<
    “你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啊?!”

    从语气上来听,爆豪是真的很生气。

    “没关系吗?这么跑出来。”然而被对话的椎名花濑完全没有这个自觉,朝向办公室方向的视线里透出显然的担忧,“我记得进入雄英高中需要老师的推荐信和学校方面的评语,这在风纪德性上是很重要的评分。”

    就那么甩了脸色走人,说不定会被记住了。

    “事到如今你关心的事情为什么都是——”爆豪一口气堵在胸口不上不下,感觉自己就要气绝身亡了,如果是被这么个理由断绝了未来的英雄之路,传出去估计是百年难得一遇的笑柄。

    “我以为很重要。”花濑轻声解释着,实际上转瞬即逝的皱眉表情更是表达了她的不赞同与费解,“万一真的在这件事上让小胜的记录留下污点,那就糟糕了。”

    “……”

    “而且真的是我先出手的,校规确实是这么……”

    “闭嘴!!”

    提到那该死的校规,爆豪恶声恶气地打断了她。

    花濑实在不明白,只好以分外坦诚相见的语气道:“抱歉,我不擅长猜测人心,让你感到不快并非我的本意。”

    不明白这人在想什么。

    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

    说到底喜欢到底是什么啊,看得顺眼就交往不对吗?

    还是说一定要多么的死去活来,或者本身的界定就有着那道需要跨过的分界线呢?

    再让椎名花濑道歉服软一次爆豪就真的不用活了,因此他狠狠地一掌拍在侧方的墙壁以阻止心底那股强烈的暴躁不安,抬眼时眼睛红得吓人:“放学后,我们打一场。”

    “……”

    花濑诚心诚意地不明白这发展。

    很迷茫。

    好好的攻略意图变成了和对方约架才能换来另外层面意义上的和平共处。

    回到教室前花濑本想去和教导主任认真解释,最终败于爆豪胜己同学的死亡视线下,不得已叹了口气走进教室,宛如被押送的犯人。

    这幅样子落在绿谷眼中可是大不妙,连忙偷偷扔了纸条过去询问情况,太过专注发呆的少女没有看到,纸条倒是被半路伸出手的爆豪成功拦截,凶狠的眼神射过来,吓得绿谷心都快不跳了。

    想着放学后去问,结果这两人居然堂而皇之跑去家附近公园里的老地方约架去了,绿谷生平第一次觉得脑子不太够用,他是真不明白花濑怎么还会同意和爆豪打架——或者说这是他们之间独有的交流方式?

    这场约架的开始绿谷没能赶上,等他到的时候这两人明显打了有一会儿,附近都没什么人,两人的书包随意地放在石凳上,半空中明艳的粉色与炽烈的黄色交错穿行,花濑的头发都被高高挽起来,侧脸可以看到紧抿的唇线与皱起的眉梢,看准时机握住了爆豪的脚腕,然而爆豪却正等着这一下般狠狠地借着力踩了下来,原本这时候花濑应该将爆豪甩了出去,但到了国三末期,异性之间的体格力量差异多少还是显露出来、影响了些许,因此花濑这一下没能成功,反倒被爆豪直接踩中肩膀狠狠摔向地面。

    绿谷能清楚看到花濑的手肘直至上部擦出了伤痕,乃是后脖都有些波及,但她好似没有感觉般立即以受伤的手握住旁边的栏杆滑至另一侧,避免了爆豪接连而下的攻击。

    爆豪和花濑对战时真的很凶。

    这点从小观战到大的绿谷最有发言权,所以他不禁无数次地想,明明小胜这方都已经算作可以将花濑当成是足以惺惺相惜高度的对手了,为什么花濑那边会突然喜欢上了小胜……难道是崇拜强者的心态吗?

    ——可小胜绝不是会把对手当成女孩子分门别类的那种人啊!

    但在观战人士所看不到的地方,居高临下踩在游乐设施顶端的爆豪几不可察地皱了皱眉,不过很快在花濑锐利尽显的新一轮攻击下消失殆尽。

    他好久没有打得这么痛快了。

    打完之后花濑躺在滑滑梯的尾部仰躺着无声喘气,并不是体力不好,而是运动量实在太大,她身上挂了不少彩,靠在滑梯扶手上就地而坐的爆豪也没好到哪儿去,但仰头投往暮色渐沉天际的视线却无比明亮。

    “喂。”

    “嗯?”

    花濑反应了会,才知道爆豪在对自己说话。

    “为什么……”爆豪顿了顿,大概是不太好意思将这种事如此直白地说出口,“……喜欢我?”

    打完之后就可以谈恋爱话题了吗?

    花濑有点高兴地猜测着,迅速地拿出早就背过的台词道:“帅气,强大,优秀,看一眼就没办法移开目光,想到你就会非常高兴……”

    “喂谁让你说这个了!”

    结果被无情地打断了。

    要不是太累,爆豪估计就腾然站起,用那无比凶狠眼神对花濑进行精神恐吓了。

    “?不然是什么。”

    “我说……”平复稍许,爆豪终是想到自己开口的主要目的,还是忍着牙酸说了下去,“能不能不要喜欢我,我们当朋友明明很合拍吧?”

    “……”

    “喂,说话啊!”

    “要我怎么说啊……”少女迟疑着回应,看得出她在努力组织语言,爆豪算是和她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虽然交情上看是绿谷那边更亲,不过对椎名花濑这个人还是有着自己确定的认知,如果换了其他人,爆豪早就没这个耐心专程来说这件事了。

    他专心等待着花濑的下文。

    “用心告白被拒绝被嫌弃就算了,好歹我前段时间才做过某个带着中二意味的宣言,这种时候小胜本人来劝退我不要喜欢你……从各种意义上,都只能说明我作为女性实在是太失败了。”平铺直叙的语调,还是不难听出其间掩藏着的失落沉闷,“这还要让我怎么说。”

    爆豪猛地一噎,不禁开始思考起自己的做法是不是太过分了,可是让他真的接受椎名花濑,又觉得这关系的转变未免太过奇怪了吧?!

    看似出神的花濑正在脑内试图和系统对话询问自己能不能放弃爆豪这个攻略对象,但这似乎被判定为变相询问“正确攻略对象”的行为,因此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不过系统大概是看她太过挫败,害怕她彻底失去信心,最终还是透露了一条无伤大雅、花濑早早就听过的消息:“大海捞针太不现实,所以攻略对象一定是在宿主周围的。”

    这种时候突然说起这句话有些前后不搭调,但花濑那神奇的小脑瓜转了转,得出了新的结论:“你的意思是,等我升上高中会遇到新的人,那里面才有我的攻略对象?”

    这问话太直接,系统再次沉寂了。

    花濑却像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侧过脑袋想对爆豪说点什么,这才发现他人已经走了,不远处的绿谷跑了过来,担忧地看着她这满身伤。

    “都是皮外伤,没事的。”花濑已经休息得差不多,撑着扶手站起来,毫无所觉地伸出一根手指认真询问,“今晚可以加餐吗?我会给出久买欧尔迈特新出的手办的!”

    “这价钱差太多了吧?!”绿谷哭笑不得地说,视线还是没办法从她手臂上的伤移开,“……去我家吧,我帮你处理。”

    伤在这种地方,不好好照料的话留下伤痕可怎么办。

    花濑顿时被感动了,郑重地拍了拍绿谷的肩想要做出习惯的姿势,结果牵动伤口后知后觉地咧嘴倒吸一口冷气,有趣的是绿谷不知道怎么了,竟然跟着开始露出大惊失色的疼痛表情:“啊啊啊扯到伤口了!!!”

    “噗。”

    花濑短促地发出笑声,又别过脸去硬生生忍住,“出久同学,您真是可爱。”

    “……”

    “用可爱形容我,我是不会感到高兴的。花濑同学。”

    “那果然还是天使?”

    “啊啊都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