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花濑的帮助下,绿谷能够明显感觉到自己身上所发生的变化,但同时他也无比清楚,没有个性的辅助,这些都只是在水平线之下的可悲挣扎罢了。

    [做总比不做好。]

    花濑总是这么说,明明在有些事情上放弃得比什么都干脆,却又总会在意想不到的事情上意外的坚持。

    学校里有关椎名花濑追求爆豪胜己的流言穿的很广,花濑对此毫不在乎,不论别人在谈论什么,她都无动于衷。

    绿谷非常担心她,换来的却是对方的安抚。

    花濑操控着楼下花园里的花朵摇曳着,一边漫不经心地道:“说的都是事实,没什么好反驳的。”

    “可是……”

    那些话,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实在是太中伤了。

    “是我的做法太高调了吧,我会反省的。”说着这样看似示弱的话,花濑神情认真地诚恳道,“如果不给其他人攻击的机会,他们会更不平衡的。”

    能够只为了追求别人这种事就传出乱七八糟的流言,不难想象平常她的高调做法引起了多少人的不快,说是反省当然是开玩笑的,连站到她面前挑衅的勇气都没有而要依靠背后的窃窃私语,这种人完全不值得放在心上。

    上课铃声响了起来,花濑如梦初醒地收回撑着栏杆的手,顺便将还在呆滞状态的绿谷也拉回教室。

    国三末期,是氛围最为混杂的时期。

    部分人跃跃欲试冲向新未来,部分人焦灼不已,小心翼翼地在升学中寻找最佳平衡,也有干脆放弃了念书的人,虽然少见但并非没有。

    下课前老师给每人发了一份升学意向调查表,这是必要程序。

    花濑没有半分犹豫,写下了“雄英高中”。

    坐在她左侧的绿谷同样,写完后朝花濑看去,后者正尝试着怎么用人力同时转动两支笔,神情寡淡的专注,这样的表情绿谷看见过很多次。

    不自觉就弯起嘴角,手下按着的升学意向表便被抽了出去。

    “喂……”

    “哈,你居然填了这个吗?”

    微弱的反抗声被更大的嗓音所掩盖,爆豪举起那份申请表,带着玩味与恶意满满的笑容大声宣布:“这种没有个性的家伙,居然想要报考雄英高中呢!”

    “小胜!”

    比绿谷颤抖的抗议声更快的,是如飓风一般席卷的花瓣,见到这久违的架势,爆豪几乎是条件反射就使出了个性,将那缠绕如绳索想勾回意向申请表的花瓣尽数轰炸,此刻少女的身形已然欺到近前,白皙的手臂毫不留情地砍了过来,指尖已经凝聚出一簇花瓣,柔软的颜色却是威风凛凛的气势。爆豪利落地下腰躲过,手腕反撑在身后的桌子边,扫腿从花濑的下盘攻了过去,被躲过后堪称灵敏地将手边的桌子推了过去,凌厉的招式丝毫没有顾忌对方是女孩子。

    动静将教室里的所有同学都惊到了,纷纷朝外散去避免被波及。这两人的个性都是校内最强,实在没人敢惹。

    花濑甩着花瓣凝成的绳索勾住窗户外的物体,在后者被拉动之前借着巧劲躲开爆豪这一击,脚后踏在地面划出摩擦的声响,花濑将绳子甩了回去,爆豪手上的火焰袭来,绳索便在空中分成三股——这是花濑目前所能做到的极限,控制得还并没有那么稳。

    爆豪眼睛一亮,表情间浮现出隐约的神采,哼笑道:“这才是你嘛。”

    他正准备大肆活动,花濑却陡然收了招式,爆豪这才看见她手上握着那份刚刚被他随手抛开的意向表,内心无端被巨大的怒火所掩盖。

    “你在愚弄我吗?!”

    爆豪咬牙切齿地看着花濑。

    “没有。”花濑皱了皱眉,解释道,“我只是想拿意向表而已。”

    并没有想和你打,也没有想愚弄你。

    可爆豪显然不会听这个解释,反而更加生气了:“哈?!那你现在是在表明立场和臭久一国了吗?!”

    “什么?”

    花濑险些以为自己出现幻听了,这种幼稚的话居然会从爆豪嘴里说出来——不过从客观角度来看,她的这位攻略对象部分时候确实有很多显然的幼稚行为。

    “既然如此,你以后也不要在我眼前晃来晃去!烦死了!”

    爆豪踹翻了一边的桌子,抄着口袋走出去。

    “……”

    花濑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眼底浮现出名为“不解”的情绪,绿谷赶紧跑了过来:“花濑!你没事吧!”

    绿谷的声音刻意压低,仿佛怕惊扰了什么,指尖都忍不住颤抖起来。

    小胜的话太过分了。

    那种决绝的态度是认真的,绝对是认真的。

    那么花濑会怎么想?

    “抱歉,都是因为我才……”

    “这和出久有什么关系?”花濑直接打断他,神色平静,“小胜不喜欢我是众所周知的事,这也没办法。”

    她将意向表递给绿谷,转身将倾斜的桌椅帮忙摆正,脸上并无半分颓丧之意。

    实际上正在心底不断地询问着系统她是否可以获得诸如“如何正确地追求青春期少年”这类的课程和指导,否则光凭她自己,实在是很难攻略谁。

    “宿主,请您对自己有信心。”

    系统总是重复着千篇一律的话语,除了任务发布外不会给她更多的信息。

    教室内的东西还没有清理完毕,花濑便被得知消息的老师传唤过去。随意在校内使用个性是违反规定的,这不仅是在校内,在全社会都是有共识的,如果被用作救助尚且事出有因,但如果是斗殴那则是绝对的恶性事件。

    分明已经不知道走去哪里的爆豪居然也被教导主任成功抓住,两人摆到一起实在是让老师无比头疼——明明都是各方面十分优秀的学生,怎么会突然在校内大打出手?

    “怎么回事?”

    教导主任的威严不可侵犯,即便是宠爱的学生也要好好询问前因后果才行。

    花濑原本是面无表情,听到这句话率先鞠躬弯下腰:“是我先动手的,非常抱歉做了错事。”

    完全没想到会这么顺利的教导主任:“……”

    “既然是椎名同学你先……”

    “喂!谁要你背锅了!”爆豪恶声恶气地开口,脸色凶恶得堪比反派分子,被那种眼神狠狠盯住,饶是见惯了不良学生的教导主任都不禁震住了,“是我惹的事,不需要别人背锅!”

    听清楚了的知道爆豪是在澄清,没听清的估计还以为他在威胁老师了。

    (所以说这种好学生为什么会满满一身的反派气质啊!)

    “不,确实是我先动的手。”花濑不卑不亢地解释,眉心几不可察地皱了皱,“小胜才是不要替我背锅。校规规定,率先使用个性攻击的视情况负绝大部分责任。”

    “我问你校规了吗?!”

    爆豪莫名其妙地更生气了。

    “?”

    花濑疑惑地看着他,“请问你在生什么气,我确定自己没有记错。”

    爆豪简直觉得有一百个椎名花濑在同时往自己脑袋上泼汽油扔火把,气得他都快要无法保持理智了:“我说了——重点不是这个!”

    “……”

    “抱歉,请你不要生气。”

    少女在短暂的沉默后,以平板的、没有起伏的语调进行了连自己都不清楚的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的示弱行为。

    爆豪真的是看见她这样就火大。

    不论是谁,对他示弱都不会出现激怒的情况,椎名花濑绝对是他生命中的bug,她越示弱、越迁就他,爆豪胜己就感觉越不对劲!浑身上下都不对劲,特别想直接打一场来个痛快。

    教导主任看这发展趋势不对,连忙阻止了对话的继续进行,反而以审视的目光在两人之间逡巡:“现在可是升学前的关键时刻,椎名同学和爆豪同学你们两个……难道在偷偷的谈恋爱吗?”

    爆豪带着地狱归来般的可怕眼神顿时扫了回来。

    “不。”花濑笃定地摇头,不知想到了什么,斟酌着措辞十分严谨地回答,“我追求失败了,请老师不用担心这种情况的发生。”

    爆豪忍无可忍地拖着她走出了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