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关那番乍听上去满是中二的宣言,绿谷听见转述时却没有发出任何的嘲笑,而是在很长久的沉默之后,面对着小心咬着粟米棒的少女发出疑问:

    “这么说的话……花濑是要打败小胜吗?”

    不让小胜忽视的、耀眼的存在,大概就是能打败他的人了吧?

    绿谷如此认真的提问,花濑却“诶”了一声,尾音拖长,神色不变地吐出表示心情苦恼的字句:“好像这么说也可以,不过大概和他站到同一个高度就能让他知道我不是可以轻易忽视的人……这种话再说一遍果然还是很羞耻呢。”

    “怎么会?!”

    绿谷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惊呼出声,对于少女这样否认自己的言论,他明显感到很不满,绿色的眼睛里满是认真,毫不回避地与花濑对视,“我认为,能够勇敢追逐自己目标,并且毫无障碍表明自己的花濑真的非常厉害!”

    “……”

    花濑眨了眨眼,专注地打量对方,“出久,你是天使吗?”

    连提问的语气都是如此诚恳。

    “呜哇——什、天、天使是什么形容啊!”仿佛遇到了什么万分害羞的事,身为男孩子的绿谷猛然向后退开一大段距离,脸色在瞬间爆红,手臂在半空夸张地挥舞了两下,而后直接覆盖到温度升高的脸上,“……请不要那么说。”

    绿谷在害羞。

    这是个不必多想便能得出的结论。

    (大概是夸的词语不太适合?)

    花濑想了想,换了个说法:“因为出久总是很体贴,除了天使,我完全想不到还有什么可以更合适的形容。”

    “可、可是……这种形容实在太过头了……算了,花濑你的说话风格本来就是这样。”

    从试图说服的反抗到最后莫名其妙的妥协,花濑甚至没来得及整理自己的感想心得,这一切就已经结束了。

    于是她原本已经移开的视线再度转回来,像是刚认识绿谷出久这个人一般仔细地打量着他。

    “出久……”

    “什、什么?”

    透过代替手臂遮在脸上的手指指缝,能够清晰看到少女微微笑着,神色恍然地说着:“你果然很特别啊。”

    特别到,不管是朋友还是伙伴都觉得非常可靠,即便是在这个「个性」遍地的世界里,没有「个性」的你也足够让人觉得拥有不落人后的某种品质,那是潜藏在看似软弱外表下的某种东西。

    ……如果出久也有个性就好了。

    花濑有些恍惚地想着,说出了自己有关爆豪胜己的最后结论:“小胜不是想考雄英吗?那么我也去考试试看好了。”

    “诶?雄英吗?!”出久瞪大了眼,好一会儿才有些讷讷地补充道,“……我也要去考呢。”

    声音太小,近在咫尺的花濑都没有听清。

    “你说什么?”

    “我说——”再次重复时,绿谷抬起眼,以和之前传达信念感受完全不同的坚定神色道,“我也要报考雄英!”

    花濑愣了愣,继而很是高兴地笑了起来:“那太好了!高中也能继续当同学的话实在是太棒了!”

    这样毫无他意的真心愉快却猛然击中了绿谷,明明最初信誓旦旦宣布的是自己,到头来绿谷却忍不住放低了声音再次确认着询问:“可是,我并没有个性,花濑你是真的觉得我……”

    没问题吗?

    面对这样的问题,花濑确实没有直接回答,她在许多问题上都相当严谨,并非拖拉,而是绝对会认真思考后再给出由自己那方深思熟虑而来的答案。每当这个时候,原本就显眼的外貌会变得更加吸引人,那股真心的情感会被对方毫无保留的感受,进而明白某些时刻语言过分直球的少女到底有多么温柔。

    “我不是很擅长说鼓励的话,雄英据说也确实是很难进入的,不过……”花濑停了停,“姑且就相信我作为女性的直觉吧,我总觉得‘出久无法进入雄英这件事’才有点难以想象呢。”

    “……”

    用这种表情说出这种话,对于第一个知道这件事的人来说,花濑给出的反应已经完全超出了绿谷的预期。仔细想想,从很久以前开始,花濑就是那个会以中肯意见支持他的人。

    她从来都没有让绿谷失望过。

    绿谷转开视线,投往远方的天际,像是在告诫又像是在承诺:“我会好好努力的!”

    ……

    宣言总是能够轻易说出口,难得是在那之后的付出与行动。

    本身拥有优秀个性的花濑尚且还好,成绩也是绝对足够过水平的知识分数线,报考雄英这件事对于花濑和爆豪来说没有那么困难,而绿谷却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寻求更有把握的途径。

    花濑注意到了这点,开始作为绿谷的训练对象教导他一些基础的战斗技巧。在这方面,说爆豪胜己是无师自通型,那椎名花濑在某种意义上同样不遑多让,她并没有接受过系统的训练,但对战斗技同样颇有心得。

    正因此,花濑在“教导他人如何战斗”这件事上的方式更加倾向于实战出真知,对于没有个性的绿谷来说这种方式多少有些吃力,第一次差点造成受伤后,花濑不再采取个性,而是以纯粹的近身格斗和绿谷进行基础的对战。

    少女白皙柔软的手臂直接接触到肌肤时,由上面传递而来的温度几乎要灼伤绿谷的手背,让人不禁恍神,下一秒那温柔的力道骤变,转为轻而易举便威胁十足的巧劲。

    绿谷紧急往后撤去,大脑在应急状况下反而转的更快,想都不想便自发地挡住了右侧。

    ——那是花濑的惯用方向。

    被预判成功的花濑脸上显出了几分吃惊,她当然知道平常自己和爆豪练习的时候绿谷并非无所事事的旁观,他那富含众多信息的大脑中储存的也不只是这一项观察所得,这一切都是经年累月而来。在其他人为自己的个性沾沾自喜时,没有得到个性的绿谷绝不是在荒废时光。

    这就是花濑从未轻视绿谷的原因。

    绿谷只是恰好没有个性,以这样坚韧不拔的姿态和聪明优秀的头脑,如果他能有个性,绝对不输于肆意张扬的爆豪才是。

    每每这个时候,花濑就会觉得很可惜。

    “预测得很棒呢。”花濑毫不吝啬自己的夸奖。

    绿谷却没有被夸的自觉,开始抱臂蹲在原地碎碎念,时不时伸出手指在地上划着什么。

    过了一会儿,绿谷抬起头来,神情又几分不安:“这么陪着我浪费时间,花濑没关系吗?”

    “这可不叫浪费时间。”花濑理所当然地回应,“先前忽视了你是我不对,现在还不加倍道歉可怎么行。”

    “诶?道歉什么的……”

    花濑说的是前段时间为了攻克爆豪而追随对方的事,这个道歉来得实在让人措手不及,绿谷一时间竟然忘了要辩解什么,只能凭本心反驳:“不需要道歉的,花濑又没有对我做什么过分的事,而且之前不是也和我说过了吗?为这种事道歉实在是……太不合适了,我也不能接受。”

    绿谷望着怔然的少女,能从那双琥珀色的眸中看清自己的倒影:“没有做错事的花濑,不需要向我道歉。”

    只是追求自己喜欢的人,只是去做了自己想做的事。

    如果因为这样就道歉、心怀歉意地相处,岂不是很可笑吗?

    且那并非是全然的忽视,有时候绿谷能够清楚察觉到花濑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每当这个时候,绿谷内心甚至是希望……她能够就那么遗忘自己就好了。

    “出久真是温柔过了头啊……”回神之后,少女轻轻地这么感叹了一句,而后并不留给对方过多喘息的机会,她干脆直接地伸手切向绿谷脆弱的脖颈处,像是某种表达感情的特殊方式,断然开启了下一轮的训练。

    “哇这也太突然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