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绿谷发现花濑没有继续跟在爆豪身后不过是第二天的事,可以说他发现得非常迅速。

    面对绿谷的询问,花濑都有些吃惊:“这么快就发现啦?……唔,他不喜欢我这样,我也没必要继续用错误的方法。”

    她在绿谷面前非常坦然,从不遮掩自己的心思和想要做的事,在非必要的情况下,花濑对待绿谷的态度几乎是首位。

    绿谷理解地点点头,但多少还是因为触及了少女心事、害怕对方受到影响而显出些许的慌乱:“不、不用那么在意的!小胜有时候是嘴硬心软,其、其实也……”

    想想爆豪对自己的态度,绿谷觉得自己好像不管说什么都没有太大说服力。

    转头去看花濑,她好像并不是很在意的样子,如同自己所说那般,就只是单纯的“他不喜欢那就不这样了”,没有任何惋惜的样子。

    实际上,花濑还是有些苦恼的。

    “追人的话……到底要怎么样才算是对的呢?”花濑无意识地喃喃自语,“我以为跟在他后面就足够让他明白我的心意了,原来明白心意后也不一定就是会成功的,那要怎么做才好呢……”

    绿谷努力地帮着想办法:“这个我也……不过理论上来说还是打动对方吧,虽、虽然怎么打动小胜这点……”

    绿谷自认目前为止都是没有成功过的。

    爆豪喜欢强大的对手,但那不是被打动,而是发自对于强者的憧憬以及挑战欲。现在完全可以说爆豪还没有到开窍的时候,或者是真的就对花濑这类型的不感兴趣。

    如果是后一种——

    花濑脸上惯常的平静继续无法维持,显出几分苍白的无措来:“真是这样的话,不就是无解题了吗?”

    她一定要攻略爆豪胜己,但后者就是不喜欢她,那应该要怎么办呢?

    绿谷觉得有些沮丧,但这种时候作为椎名花濑最好的朋友,他当然不能说明也不做的旁观,于是他说:“总之,先努力看看吧。在彻底失去希望之前放弃,那不是很可悲吗?”

    花濑觉得绿谷简直就是“鸡汤小能手”。

    就算是在判定为「无个性」之后,绿谷也没有将那种绝望的情绪持续很久,很快就重新振作了起来。以另一种方式参与着现在这个超常遍地的世界。

    如果攻略对象是绿谷的话,说不定会轻松很多呢。

    花濑有时候会这么想,不过绿谷的定位是她的朋友,攻略他的话应该会很奇怪。

    为了攻略爆豪,花濑制定了一系列的计划,但由于她经验不足又先前被爆豪那么严肃地拒绝过,多少有些底气不足,她觉得自己最好还是找个联系对象。

    绿谷当之无愧担任了这个任务。

    “练习对象?!”听到这个词的绿谷整个人都不好了,脸上的表情十分挣扎,明明是不想答应的,可是接触到花濑期盼的眼光,终于还是答应下来,“不过……我可能做不出小胜应该有的反应……”

    毕竟花濑喜欢的是爆豪嘛。

    想看的当然是爆豪的反应才对。

    “没关系的。”花濑无比自然地道,“出久的反应应该也会很可爱——如果我想的方法真的有用的话。”

    然而事实是,花濑只是刚开始了第一项,绿谷就爆红着脸不知所措地跑远了。

    “你的眉眼令我着迷。”

    “?!花、花濑……”

    “请让我永远待在你身边。”

    “————”

    仿佛承受不了什么一般,连此时此地都待不下去,非要逃离才能缓解。

    少女站在树下,目光专注地看着他,此时多少因为中途的变故而显出几分不解。

    这是她的常用“语言”,在一切开始前率先露出倾听的姿态,当那双过分澄透的眼睛望过来,明明本身没有过多的含义,被注视的人却会在那份专注下溃不成军。

    花濑真的很漂亮。

    在同龄人都对这种事懵懵懂懂的时刻,大家也能意识到椎名花濑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可以说是温和,也可以说是强硬。毕竟打起架来毫不手软,除了爆豪胜己还没有谁真的能在她手下讨着好。

    没有了实验对象,花濑想了想,决定去找同龄的女孩子商量一下。

    这下很多人都知道,椎名花濑喜欢爆豪胜己。

    这件事的传开并没有对花濑的追求起到作用,反而激起了过于骄傲的爆豪的逆反心理,使得他对花濑的接触更加不爽。

    都快要和绿谷一个等级的地位了。

    这么一来,岂不是前功尽弃?

    花濑深深地叹气,实在是无计可施。

    系统为什么要选择她这么一个不会攻略的人来做这件事呢?当然,能再有生存的机会固然很好,可是完不成任务不就是得到了希望之后又失去吗?

    真是太令人难过了。

    在被爆豪避之不及后,花濑的情绪一直很消沉,都没有注意到自己被跟踪的事,放学后就被人堵在巷子里要求交往。

    花濑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很淡定地例行回答:“抱歉,我拒绝。”

    对方的不依不饶也在意料之中。

    有时候确实会遇到这种人,部分是被拒绝了干脆离开,部分会像这样,纠缠不休。

    不过都会被花濑打到再也不敢来。

    这次花濑却没有直接出手。

    她想到了某件事,突然就觉得非常的茫然。

    这样的状况让她有些吃亏,没能像以往般迅速地结束,途径的爆豪原本认为这对于花濑来说并不算什么,但拐进店内卖完新刊后居然还能听到那个小巷里的嘈杂声,这让爆豪有些吃惊地扬了扬眉。

    ——椎名花濑没有这么弱。

    不过是一瞥,爆豪就能判断出那行人的武力值,应付起来是有点麻烦,但椎名花濑绝对是可以全身而退。

    如果再奋力一些,造成警告也是可以的。

    就算目前再怎么不想和花濑接触,爆豪并非是会看着这种不对劲情况仍然袖手旁观的类型,怎么说也是以「成为职业英雄」为目标的人,虽然平常行为看上去像是个反派预备役,实则是确凿无疑的正派人士。

    爆豪可不会像有心事的花濑一样放水,三两下将人打到落花流水,径直离开的步子却有些沉重,觉得无法忽视少女的示弱行为。

    “喂!”

    他粗声粗气地喊了一声。

    花濑的视线一直停在他身上,却没有急着道谢,声音软软的:“我叫花濑。”

    爆豪:“……”

    他还是决定忽视:“你是退步了吗?”

    面对如此态度恶劣的质问,花濑仍然面不改色,只是摇了摇头:“我没有退步,只是走神了。”

    这个答案显然不能让爆豪满意:在战斗中走神,这到底是有多敷衍啊!

    “你以为刚刚是什么过家家的情况吗?”爆豪脸色更不好看了,“我之前说的话你一句都没有听进去是吗?!”

    “我都听进去了。”

    花濑非常的平静,目光专注得让被注视的一方很容易产生被吸引的情绪以及不坚定的想法,“就是因为都听进去了,所以我刚刚在想,对于小胜来说,我和这些人是不是一样的?”

    她是指被爆豪打倒在地又落荒而逃的那些人。

    爆豪皱眉:“你在说什么?”

    花濑向前走两步,走到他面前,语气认真,姿态诚恳:“对于小胜来说,现在的我是不是和那些明明被拒绝、却又死皮赖脸纠缠不休的人一样呢?”

    爆豪一怔。

    他不知道说什么。

    但直觉并不是肯定。

    ——可他也没办法绝对地否决。

    虽然没什么感情经验,但直觉过强的爆豪胜己还是知道,这个时候的否认就是对于另一个问题的变相承认。

    花濑一直注视着他。

    良久,不知道她看出了什么,只见她稍稍后退一步,倾身小幅度鞠躬:“谢谢你救了我。还有,答案我也清楚了。”

    爆豪都不知道自己给出了什么样的答案。

    “我就是喜欢你,这点不会改变。”

    少女的身边涌动起粉色的花瓣,静静地漂浮在她周围,没有特定地凝成固有形态,却无端为其增加了某种气势。

    “你会看到更耀眼的我。”

    “绝不会让你再次忽视椎名花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