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爆豪的战斗能力越来越厉害,与此相对的是他越来越坏的脾气。

    不,也不能单纯说是坏。

    总之是很奇怪。

    据说在攻略他人时,只要达到满值就会出现提示音,这条异常咸鱼的信息让花濑不得不随处留心,并且以最好的姿态友善对待任何人。这并不简单,甚至可以说是颇有难度。

    没有目标的大海捞针使人无力,系统这时说,所谓正确的攻略目标应当就是与世界中心有关的人物。

    花濑:“世界……中心?”

    这说法听起来也太玄乎了。

    系统给出的答案是,每个世界总有那么几个人是处在世界中心范围内的,这些人通常都比较特殊或者耀眼,能够左右世界的运动发展。

    特殊?

    这个世界大部分都是特殊的人。

    耀眼……

    这点倒是可以好好想想。

    花濑以“耀眼”为中心发散点,开始搜寻起可能的人物来。

    爆豪胜己首当其冲,他优秀又张狂的个性能让他在任何人群中都足够耀眼,即便性格不太好,这点也是无可否认的。

    意识到这点的花濑开始转变对他的态度。要说先前也并不是多么坏的态度,但也绝对算不上特别就是了。自从这之后,花濑变得很关心爆豪,不论是打扫值日还是训练对战,爆豪手边的水绝对是花濑送上去的,第一个出现在眼前的物品绝对是花濑递过来的。

    不管爆豪需不需要,花濑总会提前准备好很多东西,以无微不至的态度、润物细无声的姿态慢慢地渗透进爆豪的生活。

    爆豪一开始当然是拒绝的。

    他觉得浑身不对劲,椎名花濑不管做什么都让他觉得哪儿哪儿都不对,最开始还总是忍不住想直接抬手和对方打一架,但是后来某一天,他突然意识到了。

    椎名花濑和绿谷出久以及其他那些对战练习的小伙伴都不同,她是女孩子,和他们不同、也要被不同态度对待的,女孩子。

    那天花濑仍然在他的班级门口等他,国二下进行班级整合后他们的并不在同班,还隔了两个楼层,花濑却总是不厌其烦地跑上来等着他,有时候还会送点东西过来。

    明明应该是花濑和臭久的关系更好,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花濑就更喜欢跟在他身边了。

    爆豪不愿意那么早出去,身边的人都在打趣他,这让年少期的爆豪更加烦躁,连带着看向窗外那个安静伫立的少女的眼神也带上了更多的戾气。

    花濑朝他笑了笑,完全不在意的样子,仿佛是有人叫了她的名字,她跟着侧头过去,视野中出现了一个从未见过的男生,递给了她一封情书,两个人的脸都微妙的有点红。

    ……被告白了啊。

    爆豪突然意识到,椎名花濑已经和小时候不一样了。

    头发长了很多,柔顺地垂在纤细的背脊后,五官也早就已经长开,完全就是少女模样,不复记忆中的稚嫩形象。

    她原来……

    爆豪面无表情地看着窗外,少女安静地回望他,意识到他没有出来的意思,微微歪着脑袋表示询问。

    但不等爆豪先动作,少女已经走了进来,从教室门口,一步步走得轻盈无比,转眼就到了他的身边:“怎么了?在想事情吗?”

    爆豪冷淡地瞥了眼她手里攥着的信封,粉色的,娘的要死。

    “那是什么?”

    简直是明知故问。

    “信封啊。”花濑理所当然地回答,“比起这个,小胜你今天也要去练习吗?”

    就算是战斗天才,爆豪胜己也并非凭着天赋坐吃山空的人,相反他对胜利的执着超乎想象,这使得他对自己的要求更加严格,父母双方都没有如此强悍耀眼的个性,没有前辈给予足够的经验,但即使这样,爆豪胜己也能够在独属于他的领域摸索出自己的战斗方式。

    椎名花濑很欣赏他这一点。

    很耀眼。

    仔细去发掘的话,其实身边确实有耀眼的存在。

    就算是没有个性的绿谷出久,也不是外人眼中全然的无用,不仅脑子好成绩棒,对于归纳信息进行统筹整理这件事,花濑还没有见过比他更会的人。危急情况之下的随机应变,绿谷的反射神经快得无可想象。

    但爆豪并不喜欢她,从一开始的抗拒到现在忍无可忍的冷淡,花濑不是不气馁的,有时候她甚至都想直接去问对方:“到底要怎么样你才会喜欢我一点?”

    可是这种话要是问出来,按照爆豪那种个性估计是会把她直接扔得远远的。

    某些时候真是能完美地感受到爆豪胜己这个人的直男属性,这让花濑挫败不已。

    事关生命,花濑还是很慎重的。

    爆豪随意地点了点头,算是对她问题的回答,倒是没有继续纠缠所谓“信封”的事情,迈开腿率先走了。

    花濑不在意地一笑,紧跟了上去。

    今天绿谷做值日,花濑便可以堂而皇之地先和爆豪离开。

    这句话的意思并不是说,平常都是三人小组一起回家,实际上爆豪已经不愿意与绿谷为伍,甚至连一起同框出现都有些不爽,那股贬低的不屑不论从哪个方面都是恶意满满,花濑艰难地抉择,最终还是选择了爆豪。

    但在这样绿谷确实有事不能先走的日子里,她还是会微妙地松了口气,像是负罪感减轻了一样。

    这就像是两个朋友闹掰了,明明自己是和其中一个玩得好,对方信任的不得了,可是突然有一天,自己却换阵营去了对面。这怎么看,都实在让人无法直接面对。

    简直是要羞愧得无地自容了。

    不常说话的系统就会在这时跳出来让花濑打消这些无关的想法,毕竟是个攻略者,做好自己该做的就是了。

    花濑没有反驳,心底却在对绿谷道歉。

    不过这也弥补不了什么,有些事发生就是发生了,就算道歉那也是发生了。她自己对这些事从来都分得很清。

    经过便利店的时候花濑进去买了两支棒冰,出来的时候爆豪已经不在原地了,花濑习以为常地朝着家的方向追过去,跑了一段路就见到对方的背影,她喊了一声:“小胜!”

    少女的声音清脆动听,与绿谷怯懦的语气完全不同。

    会这么喊他的,除了父母只有他们两个,纠正了多少次都改不过来的坏习惯。

    爆豪的表情仿佛在表达不耐。

    花濑将棒冰递到他面前,视线从始至终都停在他身上:“过了这个分岔口就要分别了,虽然很想和小胜一起回家,不过小胜也不会答应的吧?”

    爆豪皱眉,接过棒冰:“知道就好。不要再给我买这种东西,我一点都不喜欢。”

    花濑愣了愣,带着虚心求学的语气询问道:“可是,我观察了好久……真的不喜欢这种吗?”

    “……”

    这下失语的轮到爆豪。

    这倒成了无声的默认,花濑有些黯然地低下头:“那……你告诉我你喜欢什么,我自己去猜,很容易就猜错了。”

    软乎乎的,只要示弱,清亮润泽的声线便会变成这样。

    实在是太熟悉了。

    爆豪却不知为何愈发烦躁起来:“你这种样子……啧。”

    花濑抬眼看着他,神色认真:“我这种样子怎么了?你说。”

    总要说清楚了才知道症结在什么地方,总要说清楚了才知道到底应该用什么对策,不然像这样毫无目的地乱碰,说不定爆豪都喜欢上别人也没有她攻略的机会。

    少女就那么直白坚持地看着他,眼神里透露出一股焦急的执拗,那种焦急爆豪很清楚,当他遇到打不过的对手又很想快点找到方法撂倒对方时,也会有这样焦急的情绪出现,虽然类比可能不太合适,但差不多也就是这样执着微妙的心情了。

    她把姿态放得太低了。

    爆豪突然明白自己想说什么了。

    那自己都觉得找不到合适词语来形容的,原来就是这样的心情。

    爆豪胜己何等骄傲无匹的人,这样低眉顺眼在他眼前顺从的花濑是他不熟悉的、完全陌生的,甚至是无比违和感到不适的,那个操控着花瓣二话不说就和他打上手的椎名花濑,已经很久不出现了。

    他向后退了一步,明确地与花濑拉开了距离,两人之间顿时多出了一部分疏远的空档。

    爆豪:“你这样,姿态实在是太难看了。”

    追求人就变成这样,那又有什么意思?

    高高在上、盛气凌人,就算是用打的,也足够耀眼的你,并不需要用这么柔软懦弱的姿态。

    他最不喜欢的,就是那种畏畏缩缩的怯弱样子。

    化开一些的棒冰掉落在地,明显是主人有意为之。爆豪擦了擦手,感觉到手上液体的黏性,有些不舒服:“你,不要再跟着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