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椎名花濑是个攻略者。

    如果非要给这句话加点定义明确具体,那么就是——椎名花濑是个新手攻略者。

    她其实并不会什么攻略,但这个系统就是选择了她,攻略好感满值且达到一定的条件后会帮助系统提升,交换条件是让她再次获得生命。

    花濑没有理由拒绝,比起直接死亡,这样的选择明显更好。爱惜生命的花濑一口答应下来,开始了她的攻略之旅。

    不过在攻略正式开始之前,她需要找到【正确】的攻略对象。

    非正确的对象是不能带来任何提升的,然而系统却不会直接给出正确人物,只有在对象好感满值后才能向系统询问判断是否是正确对象,且只有两次错误机会,第三次会被自动判断为失败。

    这个世界是全民超能的世界,被称为“个性”的特质出现在接近80%的人群中,只有一小部分人是没有任何能力的普通人。

    比如说,椎名花濑现在的邻居,绿谷出久。

    花濑身为攻略者,作为监护人的父母属于隐形类,能不出现就不出现,经常以“加班”“出差”将花濑独自留在家里。隔壁家的绿谷夫人却很看不惯这点,经常将花濑接到家里一起吃饭,一来二去就和同龄的绿谷出久熟了起来。

    绿谷没有个性,花濑却有。

    人如其名,花濑的个性是花。

    和绿谷一起长大的有个叫做爆豪胜己的男生,花濑和他觉醒个性是在同一天,去找绿谷分享这件事的时候,周围漂浮的花瓣被爆豪一个爆破,“蹭”地一声,花瓣就只剩了点渣渣掉在地上。

    花濑:“……”

    不仅是她,另外两个人也愣了,尤其是没能控制好刚发掘的个性而突兀发出的爆豪,面对这个从未见过的女生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

    老好人绿谷赶紧安抚花濑,生怕她哭出来——女孩子的话,好像都比较爱哭的。

    绿谷:“花、花瓣的话,花濑的能力很可爱呢!”

    比起直接的安抚,说出口的却是更加直觉性的夸赞个性。

    果然,花濑眨了下眼,笑了:“谢谢出久。”

    在这个超能遍布的世界,居然真的体验了一把宛如漫画剧情的神奇能力。「花」,听上去都觉得过分柔软的能力。

    花濑的新鲜感很足,自然地看向了站在一边的爆豪,眼睛亮晶晶的,带点试探地问:“你的个性,是爆破吗?”

    一猜就中。

    乍看之下,有人会误认为是火。

    但其实是爆破才对。

    爆豪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对方才的失手有点伤自尊式的不太自在,因此没有多说,撇撇嘴走了。

    花濑小声对绿谷说:“你朋友好酷的样子哦。”

    其实是拽。

    绿谷弯眼笑,显得非常高兴:“小胜是个很厉害的人呢!今天花濑和小胜都觉醒了个性,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会觉醒,真期待呢。”

    花濑想了想:“我觉得出久的个性会更厉害呢。”

    绿谷吃了一惊:“咦咦?为什么?”

    花濑理所当然道:“因为出久是我的朋友啊。”

    绿谷:“噗……”

    绿谷阿姨和叔叔都具备个性,身边的异常现场也一抓一大把,因此从没有人想过,绿谷可能会是无个性的。

    在同龄人纷纷觉醒的时期,绿谷身上仍然没有产生任何变化,花濑意识到出现问题的时候,绿谷阿姨终于将绿谷带去了医院。

    医生的解释里只有结论是最重要的。

    ——[这孩子是“无个性”。]

    花濑站在半掩的门边,第一次看到向来开朗温柔的绿谷露出那种表情。

    这之后的事情就变得很奇怪。

    不是说绿谷,而是那位可以算是绿谷“竹马竹马”的爆豪胜己。他对绿谷的态度愈发恶劣起来,不仅是花濑,连绿谷本人都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会让对方厌恶到这种地步。

    好歹花濑也是心理年龄与实际不符的攻略者,在能力的运用上早期尚且能凌驾于爆豪胜己之上,然而爆豪的战斗天赋十分惊人,与其说是训练不如说是与生俱来的才能,花濑在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正式被他打败。

    在男女界限要明不明的时期,两个人在附近的公园里打得旁若无人,原本玩耍的孩子们都远远地躲开,只有绿谷出久仍然站在一定的安全距离外焦急地看着这边。

    花濑的能力看似柔弱,实则用处多不胜数,机动性与变化性极高,乘着花瓣便能自由地穿梭在空中。小胜的能力也不遑多让,反应的敏捷与意外之处的细心大胆让他在每次落于下风后都能找出纠正点。

    即便是被一次次的躲过,那个小胜也只是露出了包含怒意的神情,而后却更加认真,一反常态的没有大喊大叫表达愤怒。

    绿谷是介意的。

    最初两个人打起来就是因为他,爆豪出言侮辱,看上去安静的花濑竟然直接抬手攻了过去,两人的个性相性并不好,爆豪的爆破很容易直接摧毁花瓣,然而花濑操控的花瓣却延绵不绝,丝毫不会因为简单的损伤结束战斗。

    渐渐地,爆豪会因为引花濑出手而故意针对他,看出这点的花濑更加生气,却不能真正地对爆豪怎么样。每次将爆豪打败之后,这人又总会迅速地重整旗鼓,没几天便再度来战。

    花濑:“……”

    她第一次觉得自己是不是惹上了什么不该惹的人。

    爆豪胜己此人对战斗与胜利的执着非同小可,但花濑不想放水也不能放水——这会让拥有那过盛自尊心的少年产生莫名其妙被轻视了的感觉。

    轻视。

    战斗中的花濑好似突然明白了什么,分神之下操控不再灵敏,直接被爆豪狠狠击中,整个人随之往后仰倒,猛地摔出去。

    白皙的皮肤蹭在粗糙的地面,顿时擦出了触目惊心的血痕,伤口处混杂着砂砾与尘土,看上去狼狈又痛楚。

    花濑咬着牙低呼一声,疼得说不出话来,想要站起已经被连忙跑过来的绿谷小心翼翼地扶起来。

    “很疼吗?”绿谷满是担忧地看着她,“要去医院吗?”

    花濑感受了一下,摇头:“只是擦伤而已,没有骨折。”

    这种程度的伤还不需要去医院。

    爆豪心情颇好地站在不远处,像是在为自己的胜利高兴。

    绿谷皱了皱眉,欲言又止的样子。花濑一把抓住他的手,没注意到对方瞬间的僵硬,低声说:“我好像知道他为什么要针对你了。”

    绿谷愣愣地看着她,耳朵不知为何红了,整个人看起来都有点呆:“不是因为你吗?”

    说完就发觉这话的歧义,立刻补救道:“我不是在责怪你!我是说——”

    花濑已经截过话头,自然地回应:“我知道,出久你这么紧张做什么。”

    绿谷:“唔、哦、哦……”

    花濑好奇地盯着他的脸,被绿谷不好意思地躲开。

    “为什么突然就害羞了?”

    “没、没有……”

    爆豪受不了他们这么磨磨唧唧的样子,扔下一句“改天再打”转身就走。

    原本脸色不错的花濑,受伤时都没有露出任何异样,这时倒愁眉苦脸起来。

    绿谷紧张地问:“怎么了吗?”

    花濑很不解:“他都赢了,干嘛还要和我打?”

    绿谷:“不知道诶……”

    花濑觉得这伤白受了,想想又觉得爆豪可能只是下意识习惯性地那么说了,毕竟以前每一次打完的结束语基本都是这个,但当半个月后,花濑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时,她再次看见了斗志昂扬的爆豪。

    那身后熊熊燃烧的战斗火焰几乎要将花濑的眼睛闪瞎,过分高昂的战意让非战斗狂热分子不免心生惧意。

    花濑感觉手里拿着的甜筒都不美味了。

    “我已经输给你了。”她这么说,像是避战最好的理由。

    爆豪却不为所动:“上次你走神了吧,别以为我看不出来。”

    花濑简直是满头问号:“没必要吧,按你现在的进步速度打过我是迟早的事。你要是去挑更厉害的对手,说不定会有突飞猛进的效果。”

    爆豪皱眉,很不快的模样:“说打就打,磨蹭什么!跟臭久那家伙待久了连你都变软弱了!”

    好吧,那就打。

    花濑将没吃几口的甜筒扔进垃圾桶,打完之后几乎是平局,她摊手,一副“你看吧”的样子看着爆豪。

    爆豪似乎更不高兴了:“你上次的伤影响了发挥!”

    花濑:“所以?”

    爆豪:“下次继续。”

    花濑:“……”

    她这还是头一次,心底有种无奈的绝望感,刚想说些什么,爆豪突然问了一句:“战斗中都能走神,你到底是在想什么?”

    花濑正纠结着别的事,闻言脱口而出:“你啊。”

    爆豪:“……”

    花濑猛地反应过来:“我的意思是……”

    “哇,好惊悚。”

    爆豪肩膀一抖,脸上一副难言的神色,眼神复杂得无法用言语简单描述。

    花濑解释的话卡在嘴边,直接站起身带着身后的大片花瓣以惊人的速度冲了过去。

    ——对待爆豪胜己这种人,还是武力比较爽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