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重生六零好时光 > 第35章
    刘梅现在最怕的人就是自家大姑姐了。

    所以大姐吩咐的事情,她都放在心上呢。中午下班连饭菜都没吃, 就往老孙家去了。

    老孙家还没开饭, 看到她来了, 一家子人脸都黑了。

    咋又来了?!

    对于大家嫌弃的眼光,刘梅直接自动忽略了,一屁股坐在长凳上面, 然后从包里掏出五块钱来。

    “孙敏同志啊,这五块钱给你的。”

    “……”老孙家人都愣住了。

    孙敏指了指自己,“这是干啥啊?”

    “当然是要用得着你啊。我本来想直接把你的举报信给递上去的。但是我觉得太便宜了他了。想来想去,还是你直接去闹, 效果更好!”

    “……”孙敏顿时脸色变白了。连连摆手,“我不去, 这事情咋闹啊?”

    她一个大姑娘的去闹啥啊?

    刘梅冷笑, “你不去闹也行啊, 那我去闹, 我去闹那就和你说的不一样了。脏水到时候都往你们身上泼,你也别想好。别忘了,你还写了一封信呢, 吴国志和你说那么多肉麻的话,让人看到, 看你以后咋处对象的。”

    孙家人脸色都不好看了。孙老娘苦着脸道, “同志啊, 你到底要干啥啊, 我们家敏子以后再也不会和那个吴国志见面了, 真的。你就放心吧。”

    “我还不想我们家大姑子和他见面呢。你们家爱见就见,咱可不管。但是这事情必须闹。去找你们领导举报,把吴国志那个不要脸的东西纠缠你的事情和你们领导反映!”

    你不去闹,我们家大姑子咋有机会出场呢?

    老孙家郁闷的脸发黑。孙敏大哥直接气的背过身子坐着。心里也挺怨自己妹子和吴国志那种人搞对象,搞的家里人没面子。

    见孙敏还在犹豫,刘梅直接将钱拍桌上,脸上学着苏瑜对她说话的时候那种表情,“办完了事情,去给自己买套好衣服穿,回头谈个好对象。别到时候咱们都撕破脸了,你连对象都找不到了。”

    孙老娘抹眼泪,“敏啊,你就去举报吧。”

    “……”

    孙敏看了看家里人,然后伸手拿过了钱,小声道,“……我没布票啊。”光给钱不给票,买个屁的新衣服。

    刘梅闻言,从兜里掏出来两张布票,“这好办啊,我有两张,要不你拿别的票和我换换?”

    孙敏:“……”比吴国志还小气,难怪吴国志看不上你们家大姐!

    江东纺织厂,工会办公室里,苏瑜刚到办公室,就打了个喷嚏。

    办公室里其他人都看着她。严小芳道,“苏瑜姐,你不舒服啊?”

    “估计是这几天天气慢慢转凉了。”苏瑜揉了揉鼻子。觉得挺难受的。

    “天气是开始变冷了 ,苏瑜姐,这以后天气变冷了,你上下班也不方便,有没有想过申请厂里的单身宿舍住啊,很方便的。”

    和陌生人挤宿舍?

    不不不,绝对不行,卫生情况堪忧。对,她说的就是自己的卫生情况。到时候床没人铺,被子没人叠,衣服没人洗。洗脚水都没人烧,她的光辉形象岂不是没了?

    “不用了,家里有地方住,干啥给厂里添麻烦啊。厂里的单身青年还那么多呢。”

    胡委员笑着道,“说起单身青年,小苏啊,你啥时候结婚啊。你和你对象不是处了几年吗?”

    严小芳顿时神色复杂了,那个吴国志真的配不上苏瑜姐啊。

    苏瑜笑着道,“之前他一直忙着工作,后来我来工会也忙着工作,都没提呢。我估摸着要等明年了。”说着脸上露出一脸幸福的样子。

    胡委员笑道,“到时候要是办婚礼,和我们说一声,我们也凑个热闹。要不就在厂里办也好。”

    “还没定呢,肯定是听他安排了。”

    张委员道,“能找到小苏这么好的女同志,她那个对象真是福气大了。”

    话音刚落,办公室的电话响了起来。

    胡委员马上接了起来,“是,我们这边是。对,她是的……”抬头看了眼苏瑜,然后继续道,“没错,是几年了,还在处呢。啥?不可能,污蔑人,这简直就是污蔑人啊。好,我马上带她过去。”

    听出这电话不对劲儿,工会其他人都看着她。

    胡委员看着苏瑜,苏瑜一脸疑惑。“胡委员,咋了,是要安排我啥事吗?”

    看着她这样子,胡委员还挺不好过的,叹着气站起来,“……你跟我出去一趟吧,有些事情要你处理一下。”

    “老胡,出啥事了?”张委员担心道。

    “没事,你们都忙吧,我和小苏出去一趟。不是工作上的事情,都放心吧。”

    苏瑜一脸搞不清楚状况的样子,跟着胡委员就出了门。到了外面,苏瑜才问道,“胡委员,啥事儿啊,是不是我做错啥事儿了?”

    胡委员这才看着她道,“小苏啊,有件事情我要和你说一声,你可别激动啊。”

    “胡委员,啥事儿啊,我咋听着这么紧张的。”

    “哎呀……刚刚那个电话,就是江东机械厂打过来的。调查你和他们厂里的吴国志同志是不是在处对象。知道你们在处对象之后,就告诉我一件事情,说吴国志在他们机械厂那边纠缠一个女同志。吴国志还说你们已经分了。没关系了。”

    “啥?!胡委员,你别是搞错了吧,咋可能呢。吴国志同志咋可能会是这样的人呢,我们可是处了五年对象啊。他不可能这样对我吧。”

    话虽然这么说,可眼睛已经开始流眼泪了。

    明眼人都知道,都惊动单位领导了,那肯定就是真的了。

    “不止如此,他还在背后给你泼脏水抹黑你,说你好吃懒做脾气不好,为人有问题。所以才不和你处对象的。”

    苏瑜顿时一脸激动,“他胡说,胡说啊,我咋是这样的人呢?”

    胡委员赶紧安慰的给她拍背,“是的,你的为人我们最清楚了,他这是泼脏水,别难过了,咱们去机械厂那边看看再说。要真是这样,我肯定要让机械厂那边给个交代的。不就是一个男同志吗,省城好条件的男同志多着呢。”

    苏瑜抹着眼泪,一句话也没说。

    为了早点儿道机械厂,胡干事还特意找人借了个自行车,带着苏瑜过去。

    坐在自行车后面,苏瑜觉得除了屁股有点儿不舒服之外,其他感觉还是挺不错的。只要后座弄个真皮坐垫,也算是有点儿敞篷车的感觉了。

    她现在考虑,自己是先搞个房子呢,还是先买个车子呢。

    这么高的车子,骑起来太危险了,还要找个司机。到时候让苏大志和苏小志都学会,两个司机换着用,每天上下班的时候,就不用自己走路了。

    胡委员骑着车,感觉苏瑜一直挺沉默的,还担心她现在肯定是伤心过头了。

    到了机械厂的时候,她直接将自行车扔在厂门口,拉着苏瑜就往机械厂里面走。

    看门的老大爷拦着她们,“找谁啊?”

    “你们厂领导找我来的,去通知一声,纺织厂的人来了。”

    胡委员气势汹汹道。

    老大爷吓了一跳,赶紧儿往大门里面跑。过了一会儿又跑回来了,然后让两人进去。

    “苏瑜走,别怕。”胡委员拉着苏瑜就进了大门。

    江东机械厂的会议室里面,脸色发青的吴国志正在接受‘三堂会省’。

    旁边孙敏正趴在桌上哭,除了之前跑到厂委那边去举报的时候,长篇大论的数落了吴国志的罪行之外,就一直哭。

    “领导,我真的没骗人,我和那个苏瑜早就性格不合分了。我们真的没关系啊。我和孙敏同志也没怎么接触的,是不是孙敏同志误会了。”

    孙敏委屈的哭道,“你亲口说要和我处对象,这咋是误会呢?吴国志,你咋能骗我呢。你有对象,你咋又和我说要和我处对象呢。要不是被我无意中发现了,我真是没想到啊,你这么看着老实的人,能做出这种不要脸的事情。幸亏我没接受你的追求。”

    “我没对象啊,我真没对象。”吴国志急的喊道。他怎么也没想到,钱都给了,那个苏瑜的弟媳妇已经没来找他了,咋孙敏又闹起来了。肯定是那个苏瑜弟弟媳妇来找自己的事情被人传出去了。肯定是的!

    真是害死人了!

    机械厂的姜厂长看着他,一脸鄙视。作为男人,对于这种敢做不敢当的男同志也很看不起的。

    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的,太无耻了。

    “你说你没处对象,那我是谁?”

    门口传来一个愤怒的声音。

    吴国志回头一看,就看到苏瑜了。脸上一下子就白了。

    完了完了,这下子完了。

    姜厂长站了起来,“是纺织厂的同志吧。你们好,我是机械厂分管生产的厂长。我姓姜。”

    胡委员板着脸道,“我们是纺织厂工会的,我是分管宣传的工会委员胡春丽,这位是我们工会的苏瑜同志。姜厂长啊,有句话我说在前头了,我们苏瑜同志的人品绝对是没话说的。为人老实,待人真诚,乐于助人。工作上更是积极上进,是很受同事喜欢,受领导们看重的好同志啊。你们厂里那些关于她的那些不实的谣言,可不能再传下去了啊。”

    姜厂长一听,顿时瞪向了吴国志,这个王八羔子真是够不要脸的,竟然还背后抹黑女同志啊。

    “这位同志你放心,今天我们就是把事情搞清楚的。如果这位吴国志同志真的犯了这些错,我们会考虑把他移送公安机关的,”

    吴国志一下子冷汗淋漓,“苏瑜啊,我们都分开了,你来找我干啥啊?”

    他对着苏瑜使劲的眨眼睛,让苏瑜先配合他过了这一关再说。

    苏瑜当做没看到,一脸悲痛,“分了?啥时候分的,我咋不知道?你前几天还去我们单位和我一起吃饭呢。我们工会的同志都能作证的。吴国志,你太让我失望了。太伤我心了。之前胡委员和我说,我还不信。没想到你真的这么对我啊。说我好吃懒做,脾气大。这些年回回出去吃饭,你都要吃红烧肉,我一口都舍不得吃给你吃了。你还说我好吃。你这是睁眼说瞎话啊。”

    所有人的目光都锁定了吴国志。

    吴国志满脸通红。憋得说不出话。

    苏瑜还在哭,“吴国志,你摸着自己的良心问问,你对得起我吗。我们处了五年啊。当年认识的时候我才二十出头,那么年轻。我为了等你,我现在这把年纪了。我这边筹备着结婚,你那边就背叛我了。五年啊,将近两千个日日夜夜,人的一生能有几个五年啊,人的一生能有几个青春,你咋能做出这么禽兽不如的事情呢?”

    声音凄惨,闻者伤心,听者流泪。旁边一直趴着哭的孙敏都不敢哭了,脸色通红的趴在一边不敢看苏瑜。

    吴国志眼里漫出了眼泪,他伸手抹了一把脸,“苏瑜……”

    他是挺不喜欢苏瑜的,很多时候想要一脚踹了她。

    可是现在看着苏瑜这样,他心里也有些不好受了。仔细想想,这些年苏瑜对他真的很不错了……除了条件差点儿之外。

    胡委员红着眼睛道,“你这个畜生不如的东西,思想品德败坏啊。我们小苏在单位里都说你的好话,你背后这么污蔑她。你这良心真是被狗吃了啊。”

    “我,苏瑜,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愿意和你结婚。以后我保证对你好。”

    “啪——”

    狠狠的一耳光甩过去,苏瑜终于舒服了。

    “……”整个办公室里面一阵寂静。

    苏瑜指着左脸红肿的吴国志道,“吴国志,你是个背叛者。你的思想已经被腐蚀了。你对不起党的教诲,对不起新社会的栽培,你对不起人民群众对你的希望。你背叛了所有人,我这辈子都不可能接受你的!你这个叛徒!”

    办公室里,吴国志呆如木鸡,孙敏目瞪口呆。

    姜厂长也是一脸僵硬。

    这罪名好大哟。

    胡委员心情畅快,不愧是搞宣传的,就是觉悟高!

    “小苏说的没错,这种人我们是坚决不能再接受了。不过我们小苏的名誉必须澄清。”

    姜厂长咳了咳,“你们准备怎么做?”

    “当然是写一封检讨信,公开向我们小苏道歉了。我们小苏以后可还是要找对象的。”

    苏瑜肿着一双眼睛道,“找不找对象我已经不在乎了,我只是不能够让别人觉得我们单位不会看人。觉得我们工会招我这样的人是瞎了眼。我自己已经被人伤害了,我不能够让我的单位也被人在背后议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