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重生六零好时光 > 第33章
    虽然心虚,不过许主任也要把这个事儿和苏瑜说一声。

    所以等苏瑜上班之后, 她就把苏瑜找到了办公室里面, 把厂委那边的情况说了一声。以免苏瑜这边产生误会。

    “按道理这是正常的交接情况,厂委也是没有权利的。不过他们暂时压着了, 也没说不办,只说要等等。我这心里也是吃不准。就是想和你说一声, 让你别着急。”

    许主任说完,又道, “而且你和厂委那边的关系好, 他们应该也不会为难你的。”

    苏瑜倒是没想到厂委竟然会这样做。

    按道理, 厂委这边也不是针对她这个人啊,就算她最近是出挑了点儿, 可也只是个小干事啊,也不是啥大领导。没必要浪费资源盯着自己啊。

    当然, 这事儿她是不会和许主任说的, “可能是流程上出现什么问题了, 没事儿, 我自己去厂委那边问问。既然是正常的交接,就必然是没问题的。”

    “肯定没问题的。我这边都安排好了的。”许主任对这种事儿也算是得心应手的。干了这么多年,这种事儿总要做几次的。当然不会再苏小志的事情上面掉链子了。

    离开许主任办公室之后, 苏瑜就直接去了厂委那边。

    厂委的人最近也忙, 毕竟刚招了一批人进来了, 也忙着培训。可是和工会这边比起来, 就显得很清闲了。

    看到苏瑜来了, 高干事笑着道,“苏干事来啦,咋有功夫来我们这边啊?”

    “这不是和田干事好久没见面了吗,所以我就来看看田干事。”

    苏瑜乐呵呵道,然后对着田干事笑了笑,“田干事,我这次还是为了招工的事情来的。”

    “你是为了苏小志的事情来的吧。”田干事也勉强笑着道。

    “关我们家小志啥事儿啊,他不是最近要顶替装卸班刘师傅的工作吗。咋了,出啥问题了吗?”

    “……”田干事仔细看了看苏瑜,也不知道她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的。愣是不知道咋下嘴了。

    总不能说,你弟弟那个转正申请,我给压着了你看着办吧。

    这事儿让人家主动来问,自己这边就好掌握主动权了。

    可人家压根不知道这件事儿。自己直接提起来,反而显得有些下乘了。

    高干事喝着茶也问道,“对啊,出啥问题了?”

    田干事送了他一个白眼,叛徒!

    咋就知道拆自己人的台。要不是知道他是高厂长的侄子,都要以为是不是工会派来的特务了。

    当着工会其他人的面,这种事儿也不好说,田干事干脆拉着苏瑜往门外去。

    “苏瑜同志,我其实是准备通知你的。你弟弟年纪太小了,我觉得接替这个工作不合适。”

    “咋不合适啊,人家有点人十三岁就能接替工作了,我弟弟都十六岁了。咋就不能了。说句不好听的,要是不打结婚证,这会儿都能娶媳妇回去生娃了。”

    “……”

    田干事觉得和苏瑜这样的人没法沟通了,干脆直接了当道,“是这样的,反正呢,现在的情况就是我们厂委觉得不大合适。你弟弟的转正申请是存在问题的。不过……”

    “啥,你觉得有问题?”苏瑜没等她说话,就惊讶道。然后脸色一变,眼睛一下子就红了。

    田干事愣了,咋了,这话还没说完啊。你就不能让咱把话说完嘛?

    她赶紧道,“还是有解决办法的!”

    苏瑜闻言,激动的大声道,“啥办法,是不是会违反厂里的规定。我和你说,违反厂里规定的事情,我是坚决不能做的。”

    她说完,气匆匆的转身就进了隔壁的工会。

    工会门口,胡委员和张委员,包括严小芳和林干事都在这边看着,她们早就在办公室里听到苏瑜的说话声了,还以为发生啥事儿呢。没想到是和厂委那边的小田说话呢。

    看着苏瑜进了办公室,她们赶紧儿也跟着进办公室,然后关门。

    田干事:“……”她这啥都还没说呢!

    工会办公室里面,看着苏瑜眼睛都用了,一副难过的样子,其他人都关心的看着她,特别是严小芳,给她倒了白开水,问道,“苏瑜姐,咋回事啊?”

    胡委员道,“就是,苏瑜,有啥事儿说出来,咱们一起解决。要是厂委这边欺负你了,你就和我们说。”

    苏瑜抹了把眼泪,“你们别误会,她没欺负我。就是刚刚和我说啥我弟弟的转正申请不符合规矩。我心里觉得挺难受的。我弟弟在装卸班那边干的好,刘师傅要退休了,觉得我弟人好,要把工作转给他。我们一家人挺高兴的。谁知道就不符合规矩了。我就是觉得有些失落而已。”

    “怎么不符合规矩呢?”

    张委员皱眉道,“有人给编制,又不是要厂里的,凭啥不给啊。工人的工作想给谁就给谁,人家要是给个农民兄弟过来,厂里不止要接收,还要给人解决户口问题的。你弟弟这完全符合规定。厂委这边是胡闹。”

    严小芳点头,“对,肯定是胡闹的。”

    苏瑜狐疑道,“真的吗?那为啥他们要这样对我啊。我也没得罪他们。干啥要针对我呢?”

    “这是针对我们整个工会呢!”胡委员笃定道。

    张委员也同意这个意见,这是看着工会最近干的好,给工会的人找麻烦呢。“真是太过分了,工作是工作,咋能够这样闹呢,这是把工人当做什么了。”

    苏瑜叹气。当啥,当炮灰呗。

    她担心道,“厂委的人咋能这么做呢,就算他们手里捏着权利,也不能这么对我们啊。这么随随便便的欺负人,我们以后是不是都要必须听厂委的话了?他们会不会为难我大弟和我啊。我这好不容易日子过的轻松点了,咋就遇上这事儿呢……”

    胡委员愤怒道,“厂委这事儿做的不合规矩,我带你过去找小田。今天不止要给办了,我还要让厂委这边对小田做出处分。这样的干事怎么能够为工人办事呢。”

    “一起去!”张委员道。

    厂委这次明显是犯众怒了,平时在工作上面互相的为难就算了,可是这种针对个人家属的,那就是不符合规矩了。工作是工作,私人是私人的。你扯在一起,那就是动真格的了,这次不管,下次你还不得利用手里的权利欺负到咱们头上来了?

    隔壁办公室里面,田干事心情郁闷啊,她好不容易让苏瑜主动来办公室了,结果还没说到正题上面呢,咋就哭着跑了呢。

    简直了!

    她又没有真的不让那个苏小志转正。她不就是暂时压着,然后吓唬吓唬那个苏瑜,然后再把这事儿给解决了,让苏瑜知道厂委的能耐有多大。让她知道,跟着厂委走是没错的。以后工会这边有啥好点子啥的,就提前和她宫通个气,就这么简单的事情,她咋就没让自己这边说出口呢。

    “小田,你这事情是咋办的?!”

    张委员和胡委员呼啦啦的就冲了进来,后面跟着苏瑜和严小芳,还有林干事。

    厂委其他人看着工会这全体出动来找麻烦的样子,顿时都低着头干活。

    连高干事都一口水呛着了,趴在桌上装死。

    田干事紧张道,“啥事儿,我干啥事了?”

    “你凭什么欺负我们工会的人。苏瑜她弟弟苏小志同志的转正申请,你凭什么压着。这是你个人行为,还是厂里的行为?”

    “我没压着啊。”田干事赶紧儿解释道,“我就是还没办。”

    苏瑜带着鼻音道,“你刚不是说了吗,说有问题,说我弟弟年纪小。”

    “什么年纪小,都是这么大的年纪接的班!”胡委员生气道。她生气不止是因为田干事犯众怒,更是因为欺负到她手底下来了,这会儿不护犊子,以后咋好意思带人呢。

    田干事的脸都涨红了,后背冒冷汗。

    妈呀,这都啥事儿啊,一点小事,犯得着吗。她也没干啥伤天害理的事儿啊。

    张委员叹了口气,开始打圆场,“小田啊,我看你这个事情办的真是不大好看啊。你欺负小苏老实,从一线上来的,不知道厂委办公室的规矩,就瞎说糊弄她。可是工会还有我们呢,你这把我们也当傻子了?”

    严小芳双手一环,“就是,你倒是说说,你压着苏瑜姐的弟弟转正,到底是有什么目的,什么理由。”

    田干事生无可恋的看着前方,这让她咋说,总不能说自己准备威逼利诱吧。

    她觉得自己挺委屈的,上面给了压力。最近几个厂长副厂长整天都一副吃了火药的样子。李副厂长又是她的顶头上司,整天让她为厂委干点儿实事。她哪里去干实事啊,这才把注意力打到工会这边的。她还准备说,等把苏瑜给套住了,她就能让苏瑜也出点儿主意啥 。工会那边不是说都是苏瑜出的主意吗?谁知道闹成这样了。

    苏瑜一脸无辜道,“田干事,你说啊,你为啥要骗我啊?”

    田干事:“……”我以为你蠢啊,谁知道你还知道去告状啊。

    她憋了半天,终于在众人谴责的眼光下,憋出了一个不是理由的理由,“我搞错了……”

    胡委员气乐了,“这理由好啊。干了几年的干事,专门管招工转正的干事,还能犯这种大错,厂委这边是不是干不了这个工作了,要是干不了,我们工会这边完全可以帮忙嘛。”

    “咳咳咳……”里面办公室传来咳嗦声。

    李副厂长端着茶杯走了出来,一边走还一边拍心口,“咋了,出啥事了?”

    张委员笑着道,“李副厂长,事情不大,就是田干事干了几年招工的工作,竟然连工人接班的工作都搞不好了。我们作为工会的,必须替工人来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要维护工人的利益。”

    李副厂长严肃的看着田干事,“小田,这事情是不是真的?你怎么能出这种错误呢。我必须批评你。厂委是为厂里服务的,可以点也不能马虎,你马上把工人的手续办好。给工人一个交代。”

    田干事立马点头,“行行行,我马上做。”

    苏瑜马上诚恳的补刀,“田干事,你下次可不能再出错了啊,这次得亏我在工会里面,要是换了别人,吃了这个亏,也不知道找谁啊。这就像旧社会判错了冤案,都只能咬着牙含冤受屈是一个道理。毕竟我们厂里有没有这么一个监督机制,来专门解决这样的事情。一个不小心,就会造成旧社会欺压工人的情况啊。别让工人流汗又流泪啊。”

    田干事:“……”

    张委员道,“小苏说的还是不错的,虽然只是一个装卸工的岗位,但是对于工人来说,就是养家糊口的依靠。”

    胡委员摆了摆手,“算了,先回去吧。等孙主席回来了,我们建议还是召开一次全厂会议,针对这个个例进行讨论。进一步完善厂里的管理制度。杜绝发生类似的事情。我建议这种事情建立一个监督机制。”

    苏瑜道,“我觉得我们工会就挺合适的。”

    李副厂长黑着脸,这还有完没完了,抓着尾巴就不放手了。

    难过那个孙树春死活不和她们一个办公室的,肯定也是受不了这群女同志!

    工会的人说走就走了,林副厂长黑着脸就把田干事叫办公室去了。

    “小田啊,我觉得你这个人很机灵的。怎么现在出这么大的纰漏呢?”李副厂长也挺郁闷的,他觉得小田就是整个厂委里面最机灵的,脑子最活跃的,咋就被人扯着尾巴了。

    “我这也是有原因的啊。”田干事赶紧儿将自己的打算和李副厂长说了。

    “我真是不知道那个苏瑜看着挺老实的,咋就会去告状的。我话都没说完,她人就跑了。要等我把话说完了,没准就没这个事情了。

    李副厂长一脸失望,“小田啊,你这是小看人了。那个小苏现在不是一线工人了,她现在是工会的人。你别总是拿老眼光去看人。她天天在工会里面待着,眼界肯定比从前宽。你啊……”

    田干事顿时恍然大悟,合着被人扮猪吃老虎了!

    李副厂长叹气,“现在高厂长还在外面开会,要是到时候工会又闹,还不知道怎么办的。这些女同志就是喜欢闹事!”

    工会这边还在议论着这个事儿。

    两位委员琢磨着怎么把厂委这边搞一顿,让厂委这边好好的吃个憋。

    苏瑜沉默以对。

    胡委员道,“小苏啊,你有啥意见不?”

    苏瑜摇头,“是我给工会添麻烦了,我现在在反思刚刚的行为,不该因为我的事情让工会这边难做。是我破坏了我们江东纺织厂的和睦。俗话说家和万事兴,我觉得自己是个罪人。”

    严小芳赶紧道,“苏瑜姐,是厂委那边搞事,不关你的事情。别多想。”

    大家点头。破坏和睦是不存在的,他们就没和睦过。

    中午下工,苏瑜就背着包去门口等苏小志和苏大志。苏小志转正的这个事儿差不多已经成了,必须要让全家人都知道这事儿了。

    这算是她给家里人谋福利了。

    目前为止,一家子五口人,四口人都是参加工作的。除了刘梅那个没本事的目前还是个学徒工之外,她们姐弟三人现在都在纺织厂里面工作 。光是工资,就能攒下一笔钱了。然后再靠着苏大志那职位弄点儿料子倒腾一下,她觉得明年没准就能买房子了。

    买房子这事儿她心里一直计划着。房子是必须买的。一大家子人挤在一个通间里面,实在太拥挤了。而且以后苏小志也要结婚……

    在能够合法的请保安和保姆之前,她是不准备离开自己的弟弟妹妹的。没有他们的照顾,这日子没法过了。

    洗衣服,做饭,收拾房间……这么宝贵的时间放到这么多杂七杂八的事情上面,想想就可怕。

    她绝对不是懒惰,她是个干大事儿的人。

    而且这年头一个人住大房子,是不顺应民意的,很容易就陷入了人民群众的斗争里。还是一大家子人住在一起比较安全。

    苏瑜心里想的挺美,看到苏小志的时候,脸上还露出了一个笑容。然后还没走过去,背包就被人拉住了。

    “苏瑜!”

    听出这声音里面带出来的愤怒,苏瑜脸上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回过头来,“田干事啊,你咋没去食堂吃饭啊,要不要去我们家吃饭?如果你是专门找我道歉就不用了,事情都过去了,我已经原谅你了。”

    田干事的脸气的发青。一上午她都觉得难过啊,自己竟然被一个车间工人给摆了一道,让她在那么多人面前被人训。想想就憋屈。

    所以下班之后连饭都不想吃了,就想来找苏瑜,来告诉她,自己已经知道她的真面目了!

    “别装了,苏瑜,我没想到我竟然小看你了。你还故意去告状,让工会的人来闹事。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

    说完话,一脸我已经拆穿你,你赶紧儿着急的样子。

    然而看到的却是苏瑜松了一口气的样子,“你终于看出来了,我终于不用再装了。”

    “……”

    “没错,我就是故意的。你想整我,我就整你。”苏瑜声音小,脸上一脸笑容,别人看着,还以为在说啥好事儿。

    然而田干事被气的满脸发白。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

    “你也别生气啊,我这也是没办法。你看我带着弟弟妹妹的不容易,好不容易过个安生日子,你非要欺负我。叔叔可以忍,婶婶也不愿意忍啊。”

    苏瑜一脸为难,“你看,你要是不整我,现在事情也不会闹成这样了。现在好了,工会这边今天上午已经讨论了,要借题发挥。事情闹的大不大,我是不知道的。但是我知道,你肯定会成为炮灰。知道啥是炮灰吗。就是打仗的时候被大炮轰成渣啊。你说你就是始作俑者,大炮不轰你轰谁?指望厂长他们护着你?你看看在他们心里是厂委的权利重要还是你重要。”

    田干事脸色一变,“你瞎说,我现在就去找工会那边,就说你是故意的。”

    “我是工会的。”

    “我去找厂长他们。”

    “我是工会的。”

    “……”

    “算了,看你也是一个女同志,我一点也不想为难你。但是呢,工会这边也不能没面子。你没有正当的理由就这么欺负工会工人家属,你说这算啥?所以呢,为今之计只有一个,那就是想一个正大光明的理由,让工会这边有台阶下。”

    “你有这么好心?”田干事一脸不相信。

    “对啊,我肯定没这么好心的。所以我肯定是有点儿利益的。比如说,你之所以不给我弟弟办这个手续,是因为你为了替他这个年轻人考虑,担心他目前年龄小啊,不适合装卸岗位啊,想替他寻找一个更合适的岗位。你是一心一意的为厂里培养年轻的人才,为年轻工人考虑,所以才会耽误事儿的。这理由多漂亮啊。”

    田干事:“……”

    苏瑜笑着握了握她的手,“好了,田干事,我要回去吃饭了。你也不要生气了,为了工作的事情生气不值当,我觉得私下里,我们还是可以成为朋友的。”

    “走走走,赶紧走!”田干事咬着牙转身就走。

    她当初咋就和这样的人打交道呢,啊啊啊——

    苏瑜轻松的走到自己弟弟身边,“走,回去吃饭去。”

    苏大志好奇道,“姐,刚刚那是厂委的田干事吧,找你说啥啊,看着不高兴的样子。”

    “哦,她是姐的好朋友,工作上遇到委屈了,来找我开导一下的。”

    苏小志笑着道,“姐,你朋友真多。”

    “那可不,朋友多力量大嘛。对了,今天晚上咱们全家人在外面吃饭。”

    “姐,为啥啊?”

    “姐高兴呗。”苏瑜笑着道。她想起来,晚上还有一笔收入呢,就是不知道刘梅这边钱拿到没有。

    机械厂旁边的大树下,刘梅正面对大树背着厂门口,和吴国志一起数钱。

    林林总总的一大叠。全都是零钱,可以看出来,这真的是临时凑的。

    当然,刘梅一点儿也不嫌弃。

    数来数去,一共就四十七块钱。

    “就这么多了,我也没办法了。”吴国志破罐子破摔道。

    刘梅板着脸将钱和票塞到自己包里,“算了,我这人也不喜欢为一点钱斤斤计较的。像你说的一样,以后没准能成为一家人呢,这几块钱我就不和你计较了。”

    主要是姐交代了,给人留一线,以后好相见。也不能太贪心了。

    听到刘梅的话,吴国志差点起的吐血。他忍着气,问道,“你真的不会和苏瑜说?”

    “肯定不会说啊,对我也没好处。行了,你以后好好对我大姑子就成了。”

    “……嗯。”吴国志闷声道。

    他决定了,一定要苏瑜这边把钱搞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