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重生六零好时光 > 第30章
    作为一个机械厂的修理工,吴国志是很少和严小芳这个层次的人接触到。

    他自己长的并不算出众, 家里条件也不好。但凡是有些体面的女同志, 都不会和他接触。

    更不用说像严小芳这种穿的体面的干事了。

    和这样的人,他说话都觉得有些不自在了。

    苏瑜见他犹犹豫豫的样子, 就道,“国志同志,咋了, 你不去吗?是不是没带钱?”

    她笑着和严小芳道,“小芳你不知道,国志同志这人特别迷糊, 以前和我出去吃饭,总是忘带钱, 要不是我带钱了,都要饿肚子了。哈哈哈, 你说他是不是很迷糊,笑死我了。你说他这么大的人了……”

    “……”傻姑娘, 你被坑了!严小芳看向吴国志的眼神就不大好了。

    吴国志慌忙道,“瞎说啥呢,我带钱了。咱们以前也没吃几顿饭啊。”

    苏瑜惊讶道, “带钱啦?哦,我看你不说话, 以为你没带呢, 还说准备请你吃的。”

    吴国志:“……”

    严小芳觉得苏瑜太傻了, 挽着她的胳膊道, “男同志咋会让女同志请吃饭呢,苏瑜,你可不能这么说。”

    吴国志摸了摸额头上的汗,“就是,我怎么可能……让你请客呢。我带钱了。”

    苏瑜笑着道,“行行行,是我说错话了。以后我都不说这样的话。咱先去吃饭吧。可别让小芳同志饿着了。”

    又省一笔了。

    这时候国营饭店人正多着,别看现在都穷,可是啥时候都不缺爱吃的人。

    三人到了饭店的时候,里面都快坐满了。苏瑜这次也不跟着他一块儿,拉着严小芳找个位置坐下,让吴国志去买吃的。

    等吴国志苦着脸走了,严小芳拉着苏瑜道,“苏瑜,你咋……咋看上他啊?”

    “哦,你说吴国志同志啊,其实我也不是很看中,不过后来他和我说为了全心全意的工作,他决定等几年再结婚,我觉得这人思想觉悟挺高的。我现在也像他学习了,我也要全心全意的工作啦。你不觉得我们这样挺合适吗?”

    听到苏瑜这么说,严小芳更觉得这个吴国志不是个好东西,专门欺骗老实人。

    这话也就苏瑜相信了。换了别的姑娘,都不会信这种胡话的。

    她狠狠的瞪了眼吴国志,觉得这种男同志真是臭不要脸!

    这边,吴国志回头就被严小芳这眼神给惊到了,看了看自己手里端着的米饭和南瓜,觉得可能有点儿寒碜,又和柜台里面道,“再来一碗……三碗蛋花汤。”

    “咋不早说啊,大男人扭扭捏捏的,也不嫌弃丢人的。”

    里面的服务员嘟嘟囔囔的抱怨道。

    吴国志觉得脸都丢干净了。再回头看看笑的开心的苏瑜,心里觉得更嫌弃了。当了干事又咋样,还是那个讨人嫌的样子。

    饭菜上了桌子,苏瑜看了眼,好奇道,“国志同志,你咋没买肉啊。你不是最喜欢吃肉了吗?每回出来,顿顿要吃肉。”

    “……”吴国志感受到严小芳的视线了,脸都恨不得塞到碗里去了。

    这个蠢女人,会不会说话,不知道这样很让他丢人吗?纺织厂的工会咋会看上这种人?为啥没吃肉,还不是被她那两个弟弟给吃了!

    看到吴国志头低下了,苏瑜心情好了。没法子,看着难以下咽,就是看不得他这张丑脸。

    “小芳啊,快吃啊,来,喝汤。别客气啊。下次我请你吃肉。”苏瑜笑着给她端汤,然后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因为严小芳的存在,加上苏瑜时不时的就冒出一句话来掀吴国志以前的老底,所以一顿饭吃完,三人都没咋说话。

    吃完之后,苏瑜就拉着严小芳去上班,

    “国志同志啊,感谢你的这顿饭。我和小芳同志要去上班了,就不和你多说了。毕竟工作最重要。”

    不等吴国志说话,严小芳就等不及的拉着苏瑜走了。

    吴国志低头看了看桌上的一片狼藉,再看看空荡荡的口袋。心里拔凉拔凉的。

    来找苏瑜几次,一句有用的话没说上,饭倒是吃了不少!

    另外一边,苏瑜笑眯了眼,“小芳啊,下午我找机会请你啊。吴国志同志请的不算。我这人特别不喜欢花别人的钱。”

    严小芳叹气,“不用了,不过苏瑜,你真的要和这种人处对象?我觉得他不是个负责任的人。”

    “可是我都等了吴国志同志好几年了。就这么不处了?”

    苏瑜一脸犹豫道。

    对于吴国志,苏瑜当然是准备踹掉的。不过肯定不会这么便宜他就是了。而且这个吴国志还不一定会同意,到时候别人还以为是她苏瑜见异思迁了。作为一个五好青年,她咋能有这样的名声呢。

    所以就算要分手,也应该是吴国志同志的问题。

    而且这么多年的青春损失费,精神损失费她找谁去算啊?

    咳咳,虽然这些都是原主的损失,可是现在她也养着一大家子人呢,还是很需要钱的。

    “听我的,早点断了好。”

    严小芳劝道。

    “其实他这人思想觉悟挺高的,为了工作不结婚,多高的觉悟啊。对于这样的同志,我也不好打击人家的信心。你说是不是?”

    “……”

    说是这么说,不过晚上回到家里,苏瑜就找了刘梅过来交代事情。

    刘梅所在的钢铁厂离机械厂还是很近的,所以苏瑜给她交代一个重要的任务。

    “你就打听一下他平时干啥,和谁接触。最主要是和哪个女同志接触。不要让人知道你是特意打听就成。把事情搞清楚了,我给你奖励。”

    刘梅一听奖励,顿时眼睛一亮,“姐,这事儿我去办,肯定办好。”

    苏瑜点头,“我当然是相信你的工作能力的。所以全家人我就只安排你去了。因为你最有能力。以后呢,这个家我迟早还是要交给你的。现在我就看看你的能力到底有多大。”

    刘梅心情激荡,要是以后她当家了,一定要好好的惩治苏大志那个负心汉,王八羔子!

    事情交代出去了,苏瑜就没管这些事情了。在她心里,什么事情都没自己的事业重要,其他的事情,还不值得她花时间和精力去管。

    最近林干事已经开始走马上任,开始顶替苏瑜的工作,去车间里面走访和搜集素材。苏瑜手里的工作一下子就少了起来。于是就开始进行新的工作项目策划。

    作为工会的重要成员,当然不能让自己闲着。

    花了三天时间,苏瑜很快又策划出了一个活动——知识技能竞赛。

    这种活动在以后的几年里面还是很普遍的。不过现在还是个稀奇的事儿。

    在这个工人加班工作,一心一意搞建设的时代,工人们的娱乐时间是很少的。搞个乒乓球比赛,都是一年一度的。更何况苏瑜弄的这个知识技能竞赛是打算一个月做一次的。

    “这个会不会耽误工人的工作?”胡委员担心道。

    “胡委员,可以利用休息时间来进行。而且咱这就是为了提高工人的工作效率才举办的啊。你想啊,现在咱们厂里的工人是按照上班时间算工资的。这其中就不存在技能竞争了,大家都干一样的时间,同志们就没有那么紧迫了。所谓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所以我想着要是能搞个知识技能竞赛,就可以起到激励工人的作用了。咱不止举办个人的知识竞赛,还举办组与组之间的,甚至还有车间与车间之间的。多激励人心啊。”

    张委员闻言,也凑了过来。

    “这个倒是符合车间的需要。不过奖励从哪里来?”

    胡委员也看着苏瑜,毕竟这些奖励是需要工会拿的。

    苏瑜早就想好了,“啥奖励都不要,咱每个月就记录成绩,年终的时候,不是有分配涨工资的名额吗?主任,说实在的,每次为了这些名单,是不是厂委都挺恼火的?我觉得我们工会应该帮帮他们。”

    胡委员和张委员顿时觉得有意思了。

    是啊,每次这些涨工资的名单都是握在厂委手里。这可是一项权利呢。

    胡委员道,“这个还需要和孙主席谈谈。”谈啥,当然是谈谈咋从厂委那边把这事儿给办成了。

    又和张委员道,“另外,这事儿我们宣传组这边肯定是办不下来的,到时候还需要麻烦张委员你们了。”

    张委员笑着点头,这么大的项目,她这个生产组这边的委员的,当然是要插手的。

    苏瑜闻言,高兴道,“胡委员,张委员,你们真的同意了吗。其实我还想好了,我们在决定之前可以征求厂里工人同志的意见,通过投票的方式来进行,看看他们同不同意通过竞赛的方式获得涨工资的资格。毕竟我们现在是新社会,要尊重工人同志的意见。总不能搞独`裁嘛。”

    张委员眼睛一亮,“这个主意好。”

    那些能够涨工资的,一部分也是通过走关系才能够拿到这个资格。不过有关系的人毕竟是少数,而且因为原本的行为破坏了其他人的利益,所以大部分的工人还是愿意在这种相对公平的情况下进行竞争的。

    比关系不行,比手艺,总是还有些希望的。

    只要工人同意,厂委这边也没话好说了,厂委的职位再高,也要符合工人的需要嘛。

    张委员笑着道,“小苏啊,看来你还是很努力的。来了咱们部门之后,一直很努力的动脑筋做事啊。”

    苏瑜不好意思的笑,“我就是觉得大家给我这个机会,我就要努力把事情办好。不能够让大家失望,也不能让大家觉得工会找错了人。让人笑话。”

    胡委员笑着道,“事实证明,我这也是慧眼识人。”

    也没耽误时间,三人围在一起,将这个计划给完善了一下。第二天一早,胡委员和张委员就去找孙主席商量这事儿了。

    工会主席办公室里面,孙主席只扫了一眼这个计划书,就道,“确定不耽误工人的工作?”

    胡委员道,“不耽误,每个月休息一天,参加竞赛的工人可以调休到这一天,利用休闲时间来做。”

    孙主席满意的点头,然后在上面写了批准两字。

    “咱们工会现在干劲十足嘛,项目都是接二连三的来。”

    “这都是小苏的想法。小苏这个同志是真的挺努力的。”胡委员找着机会就夸苏瑜两句。

    毕竟当初苏瑜是她弄进工会的,做出成绩来了,也算是她会看人。

    孙主席笑着道,“就是从车间过来的那个苏瑜同志?昨天小林来给我送文件的时候,也说这个同志还不错。这样说来,她也算是有些才能啊。看来我们工会就应该不拘一格降人才。”

    事情定下来之后,孙主席就亲自去了一趟厂委办公室这边商量这事儿。

    几分钟之后,厂委办公室传来拍桌子的声音。

    然后就是桌椅倒地的声音,最后孙主席淡定的从办公室出来,“你们不同意没事情,我会组织工人进行投票。到时候你们要是还不同意,我就去上面举报你们搞独`裁!”

    “……”

    里面的高厂长和李副厂长气的差点吐血。工会的人真是越来越无耻不要脸了!

    工会这边动作也快,孙主席一句话,这边就写了通知贴在了宣传栏上面。

    稿子当然是苏瑜写的。着重的强调了工会为了保证全体工人的公平、公开、公正,所以决定组织这种竞赛活动。然后让各个部门组织统一投票。

    甭管啥时候,人都是对自己的切身利益更加看重的。甭管说的天花乱坠,只要和自己没关系,那就不会关心。现在一看这是为了保证自己能够公平的得到涨工资的机会,自然都是积极支持。只有一小部分的人不同意。

    “以前不是挺好吗,搞这么多事儿耽误我们休息。”有人在车间里面嚷嚷道。

    很快就收获了一群鄙视的眼神。为啥不想改变,都门儿清呢,不就是你们家表妹是厂委干事吗?

    投票结束之后,工会这边以绝对优势的选票获得了工人的同意。孙主席就拿着这些选票直接扔到了厂委的办公桌上。

    “咋样,是我们这边私下解决,还是我去找市委或者省委那边反馈?”

    高厂长黑着脸道,“行了,你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等孙主席走了,高厂长出来就一阵跳脚,“你们这一个个的天天坐在办公室是做什么的,也不动动脑子为厂里做点实事!”

    几个干事一脸懵逼的看着他。

    发啥神经啊,自己吃瘪怪谁啊。领导不中用,还怪他们这些虾兵蟹将呢。

    隔壁工会里面传来一阵欢呼声,整个办公室更加沉默了。

    工会办公室里面,孙主席开始组织开会,除了几个干事之外,连在其他部门兼职的同志也都喊了过来。

    苏瑜这才认全了自己部门的同志们。

    这一算下来,工会里面也有十来个人啊。

    因为这事儿是苏瑜策划的,计划书也是她写的,所以孙主席点名让苏瑜起来讲解这次活动的过程。

    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到了苏瑜这边了。

    被这么多人注视着,苏瑜总算找到了当初做老板的时候的感觉的了,心里一阵激动。

    没错,她就是希望自己走到哪里都光芒万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