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重生六零好时光 > 第27章
    东江纺织厂的规模比不上煤场和钢铁厂那样的大型企业。只能算是中等规模而已。而且还是国内不重视的轻工业, 所以工会里的人员编制也不多。

    除了一个孙主席之外, 再就是生产委员张委员,宣传委员胡委员了。另外林干事和严小芳,包括苏瑜都是里面的文员的职位差不多。

    另外还有一些下面的车间管理人员也在工会担任着兼职,配合工会平时的工作。

    别看这么小的规模, 可就是厂委那种什么厂长副厂长云集的办公室,也不能拿工会这边咋样。

    一是工会的背后就是省工会, 那可是政府单位。背靠大树好乘凉。另外一方面就是工会拥有发放福利的权利。

    没错,工会除了平时做一些厂里的宣传工作, 组织工人培训学习, 联谊, 还握着工人福利发放的权利。这年头工人最注重的除了工资, 那就是年节福利了。

    而且因为工会这些人平时和工人接触的多,在工人队伍里面的威望也是一呼百应。

    所谓一山不容二虎,孙主席的强势就造成了工会和厂委之间不可磨灭的矛盾。平时不显山露水,找着机会厂委这边就会对工会下手。

    趁着张委员和胡委员不在办公室里面,严小芳将这些事儿和苏瑜说了一个遍儿。

    以前不好说, 可现在苏瑜是工会的一份子了,必须让她知道敌人是谁。咳咳,不对,是竞争对手。

    苏瑜搞清楚了这些状况之后, 心里忍不住好笑。

    哪里有人, 哪里就有斗争啊, 就这么一个小厂里, 竟然还能够搞这么多的宫心计。

    而她就差点儿被人当枪使了。

    至于严小芳说厂委那边单方面的针对工会的事儿,苏瑜是不完全相信的。要是工会没两把刷子,还能有现在这么强势?

    不过不管咋样,她是不准备陷入这两者之间的战争的。

    在她眼里,这个东江纺织厂也不过是她暂时停留的一个根据点而已,她可不会只盯着这一亩三分地。

    一上午的时间,苏瑜不止了解了工会的内幕消息,也知道了工会平时的工作流程。

    她的工作也很简单,主要是辅助胡委员搞好宣传工作。另外组织各种活动,丰富工人的生活,顺便解决一下他们的个人问题。

    而严小芳则是在张委员手底下办事。负责关心生产部门员工的困难。对他们进行帮助。而林干事就不得了了,人家是专门为孙主席服务的。不过因为孙主席觉得自己是个男同志,带这个女同志在身边不方便,所以一般都是独来独往的,没怎么用林干事。

    苏瑜不经意的瞄了眼林干事,和她年纪差不多,已经结婚了。输着两条大辫子,一直冷冷淡淡的不怎么说话。

    然后得出一个结论,要是换了她以前,也是不用这样的秘书的。秘书干啥啊,就要八面玲珑,才能够从各个渠道替老板打听到各种有用的消息。

    看来小小的工会里面,也挺热闹啊。

    苏瑜心里暗自嘀咕。

    中午下班,严小芳邀请苏瑜去食堂吃饭。

    苏瑜笑着摇头,“我粮食关系没转过来呢,我还在家里吃。”在家里能吃好的,在食堂里面吃太好了,惹人注意哦。

    “该转过来的,我觉得你该独立了,不该管家里。”严小芳严肃道。她觉得苏瑜为家里奉献太多了。

    苏瑜叹气,“这么多年习惯了。”独立一点儿也不好,没人洗衣做饭,没人端茶倒水打扫卫生,这日子还咋过?

    严小芳叹气,也不好再劝,毕竟是人家的家事。好在现在苏瑜来工会了,工资涨了,肯定是比以前好过的。

    下工的路上,苏小志就好奇的打听苏瑜在工会里面干啥。是不是很轻松,啥事儿也不用干,就坐着喝茶看报纸。

    “瞎说!”就算是真实的,苏瑜也坚决不会承认的。

    “你是没看到姐多辛苦。工会就那么几个人,要照顾整个厂里的人,多辛苦啊。光是组织一场乒乓球比赛,都能够一个月不眠不休的。以前我就光动手,现在动脑又动手,累坏啦!”

    苏大志和苏小志目瞪口呆。这和他们想的不一样啊。

    苏大志道,“姐,要不咱还回车间里面?”

    “瞎说啥呢,你以为厂里是你们家开的呢。再说了,姐在工会能多照顾你们,累点儿怕啥?”

    苏大志和苏小志 :“……”姐总是时时刻刻的为他们想。

    中午家里吃的是粟米饭拌咸菜。另外买了一把青菜,掺了两块咸肉片在里面。吃着还挺香的。

    全家人吃的香喷喷的,就是刘梅一个人吃的闷闷不乐的。

    时不时的看看苏瑜,又看看苏大志。发现大姐和自己男人都不管自己,脸色更不好了。不过她现在也不敢像以前那样吵闹,只能够用脸色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苏瑜当做没看到,吃完饭之后就去洗脸,然后早早的去厂里上班。苏小志赶紧儿放下碗筷跟上。苏大志也准备跟上的,就被刘梅拉住了,“大志,你心里还有没有我啊。我这不高兴,你咋不管我?”

    “你为啥不高兴啊?”苏大志纳闷道。吃好喝好的,还有啥不好的?

    “就是昨天的事儿。”

    刘梅酸溜溜道,她刚一回来就看到苏琳在做衣服了。

    苏大志顿时脸色变了,沉着脸道,“你这心眼也太小了。姐给小琳买东西咋了,你这种人就是没良心,小琳和你闹的时候,还是大姐护着你呢。你现在为一块布料就怪大姐,你这人就是白眼狼!晚上你要是还给大姐摆脸色,你就回娘家去。”还想挑拨他们一家人的关系呢,他现在可不受骗了。

    说着甩开刘梅的手跑了出去。

    刘梅站在原地目瞪口呆。然后慢慢的心里也开始有些不舒服了。虽然自己男人说的话难听,不过好像……有那么点儿道理啊。大姐之前还护着她的。

    “梅子,咋了,和大志吵架了?要我说啊,你就是太老实了,你那个大姑子贼坏了。”

    刘婶端着一盆碗筷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了。

    刘梅惊了一下,然后一脸嫌弃,“二婶,你可不可以别总是盯着我家啊。”

    烦死了!

    刘婶:“……我这是为你好。”

    “为我好,咋没见你给我一口饭吃的。我大姑子好歹给我吃给我喝呢。”

    刘梅哼了一声也背着包就走了。

    她要和大姑子证明,她是和老刘家一条心的。大姑子不该这么偏心!凭啥老四有,她没有?这种事儿太不公平了!

    刘婶呆若木鸡的看着自家这个婆家侄女,差点儿气不打一处来,“这是吃啥迷药了。你大姑子就是个黑心萝卜。”

    哗啦,旁边一盆水泼了出来,差点儿泼到了刘婶的脚上。

    她惊的一跳,“干啥呢?”

    林大嫂端着盆笑眯眯的进了屋里。

    另外一边,苏瑜也在琢磨着今后的工作安排,至于追上来的苏大志一个劲儿的指天发誓会站在她这一边的事儿,她也没往心里去。

    她一点也不担心刘梅有啥幺蛾子。当一个原本嚣张的人变得只会耍小性子,甚至都不敢闹的时候,这个人基本上是不会闹出啥大事儿了。

    所以一直到厂里只会,她都没功夫搭理苏大志一句话。

    眼看着苏瑜走了,苏大志道,“姐是不是生气了?”

    苏小志得意道,“我早发现了。哈哈哈哈。”

    姐说的对,坏媳妇害三代。娶媳妇还是要好好的选啊。

    下午,苏瑜就开始进入工作状态了。开始整理材料,帮助胡委员编排厂报。

    厂里的报纸一水儿的都是一些学习文件,看着就枯燥。

    苏瑜觉得她要不是因为没法子,是不会看这种报纸的。一线工人文化水平不高,这报纸完全起不到学习作用。工作累了的工人,咋有那个心思去学习厂里的啥子思想指示呢。

    等胡委员走了之后,苏瑜就拿着笔记本也出去了。

    林干事看着苏瑜走了,就道,“才来工会就到处跑。这样可不好。”

    严小芳道,“苏瑜说了出去了解一线工人情况,是为了工作。”

    “她自己就是车间过来的,还需要了解什么?”

    “待会你自己问苏瑜呗。”

    严小芳继续低头工作。反正她是不相信苏瑜出去玩的。

    这会儿苏瑜正在厂里采访一个老员工。一个即将退休的老工人,采访她这辈子所经历过的最艰苦的故事。

    将重点记录之后,苏瑜道,“要是回头能上报纸,你乐意不,上咱们厂报。”

    老阿姨顿时来精神了,“啥,让我上报纸。那啥,要不我再多说一些,刚没说清楚。哎哟你咋不早说要上报纸呢,我都没好好准备。不行,我得和你再说说,其实那事儿还不算太伟大,我还有更伟大的事儿……”

    “阿姨,我是说没准能上。”

    “那我讲好了,不就机会更多吗?”

    “行行行,你继续讲。”苏瑜又开始重新记载。

    一直到快要下班的时候,苏瑜才回到了办公室里面。看着还有半个小时,她也没说啥,就开始整理故事。

    苏瑜通过自己润色整理,她将这位老阿姨的人生历程浓缩成几千字的文章。

    一直到下班还没写完。

    苏瑜让严小芳和苏小志说了一声,让他留下来等自己,让苏大志回去。过了一会儿,苏小志就跑来办公室等着了。

    他站在门口往里面看,看着自家大姐正拿着钢笔趴在办公桌上写字,崇拜感油然而生。

    一直等到肚子咕咕叫了,才看到苏瑜起身出来。

    “姐,你太辛苦啦。”

    苏小志真心道。他这次可真是信了。下班这么久了,姐还工作呢。这得多辛苦啊。以后他再也不相信办公室舒服了。

    还不如他搬货呢,搬一车还能休息一会儿。

    苏瑜淡然道,“都是为了工作,没啥辛不辛苦的。”

    “姐,咱们赶紧回去吃饭吧。我饿死了。”

    苏小志捂着肚子道。

    苏瑜道,“回去吃啥啊,去吃馆子去。姐留下你就是为了给你补一补的。”

    苏小志顿时眼光亮晶晶的,“姐,姐你太好了。”

    苏瑜笑了笑。长期负重体力活,不给吃点好的,身体给掏空了咋办。皇帝都不差饿兵呢。

    晚上姐弟两回到家里的时候,家里人都吃过了,不过家里气氛不大好。准确的说,是苏大志和刘梅之间的气氛不好。

    苏琳则悠哉的在边上给自己缝制新衣服,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看到苏瑜回来了,苏大志欲言又止。

    苏瑜看着刘梅咬着唇一副委委屈屈的样子,就道,“咋了?”

    “姐,没啥,我就不喜欢她摆脸色,说了几句。”

    刘梅委屈道,“我又没招你惹你了。你凭啥说我?”

    她不就是念叨了一句大姑子咋没回来吃饭吗,咋就只留小叔子了,结果苏大志这个男人就突然发火了。

    还说都怪她闹的家里不和睦。让大姐生气了。

    苏瑜看了看两人,然后皱眉看着苏大志,“大志,这样就是你的不对了。刘梅摆脸色咋了,我还没说啥呢,轮得到你说话?你这是对女同志的不尊重。刘梅是女同志,家里的男同志都不允许不尊重女同志。听到没。”

    苏大志:“……”

    大姐啊,你到底咋想的啊?

    刘梅看着苏瑜护着自己,顿时心酸的差点儿流眼泪。“姐,我真的没想法,我啥想法都没。我以后肯定不会那么小气了。”

    “这才对嘛,女同志就要想开点儿。要不然容易老的。大志啊,和刘梅好好处处,别闹了。”

    苏大志:“……”

    “对了,大志,明天我上课,你送我。”苏瑜道。

    苏大志闻言,顿时欣喜,“好嘞,姐。”

    看来姐对他的表现还是满意的。

    晚上苏瑜不可避免的听到了一些不该听到的东西。她歪着嘴翻身,决定以后有机会了一定要换个大房子。把这两口子给分的远远的。

    ……

    第二天到了工会之后,苏瑜又开始写写画画的。终于在上午的时候将自己写的稿子整理好了。然后趁着胡主任忙完了,就将自己的稿子给她看。

    “主任,这是我偶然想到的一个想法,我以前毕竟是做过一线工人的,所以我就站在我的立场上面想到了一些事儿。我觉得可以用故事的形式,将这些思想精神融入进去,让工人通过读故事来学习思想。而且我昨天去采访的时候,发现工人都很喜欢上厂报,我觉得这个可能也会激励工人。”

    旁边的严小芳听到了,笑道,“你昨天就是为了这事儿啊?”

    “是啊,光是搜集这些资料都花了好多功夫。也不知道成不成。”

    胡主任一直在看,苏瑜的文字很简单,谈不上多精彩的文笔。和那些文学巨匠比起来差很多。最多只能算是把故事给写的很清楚。不过正是因为这样,天然的有些接地气。很通俗易懂。

    她觉得随便一个识字的人,都可以看懂故事。

    当然,更关键的是故事的内容很不错,通过描写某个工人的故事,来表达工人阶级为社会发展奉献终身的伟大精神。

    “这想法不错,应该不止这一篇吧。”

    苏瑜笑着道,“要是你批准了,我就准备做一系列。名字就叫做铁人系列。不管他们贡献大小,都具备钢铁般的意志。我们甚至可以意志征稿。”

    张委员道,“小苏这个想法挺好的,这样一来,咱们可又有了一项任务了。”

    严小芳道,“厂里的工人肯定会喜欢的,到时候咱们厂报需求量就大了。和工人同志们的接触也多了。”

    “关键是我们这可以做成一个特色。我觉得我们这个是个创新。”胡委员笑着道,“小苏啊,你的这个创新很不错啊,我们可以试试。这样,下午我们就具体的议一下具体怎么实施。”

    苏瑜摸了摸自己额头。她这是拾人牙慧。

    有了这个计划,苏瑜这边很快就忙了起来,一连忙了两天才将这事儿给定下来。

    很快,苏瑜之前写的那个故事就上了厂里的报纸了。

    “这不是孙婶吗,她还上报至啦。”

    “这事儿我记得,那会儿厂里搬迁,我还帮了忙呢。”

    “哟,写的还挺好的。”

    “这是苏瑜写的,就是咱们厂里那个去工会的那个苏瑜?”

    “看看,还是咱们车间工人知道照顾咱们呢,以前咱谁上报啊?”

    ……

    报纸一等出去,苏瑜在路上就经常碰到有人找她打招呼了,聊着聊着就开始和她聊起了以前的艰苦奋斗历史。

    好不容易到了厂门口的时候,苏瑜已经一头汗了。

    她觉得自己好像给自己挖了个坑。

    “姐!”

    苏瑜刚到厂门口,苏小志就兴奋的跑过来了。身后苏大志也是一脸崇拜。

    “咋了?”

    “姐,我……咱边走边说。”

    苏小志拉着苏瑜就往外走。

    苏瑜道,“你可别和我说啥你的艰苦历史,姐今天听了挺多的。”

    “不是那事儿。”足足走了一半的路程,苏小志才迫不及待道,“姐,你知不知道,我们装卸班的班长今天找我了,说是可以让我接他的位置。姐,我真的要转正了。”

    这么快,许主任这能耐也不小啊。而且用这种方法转了个弯儿,也不容易让人看出来她们之间的交易。

    “姐,是不是你找的,刘师傅啥都不说。我知道肯定是你找的关系,你之前和我说过的。”

    苏小志激动道。

    苏瑜挑眉,幸好姐提前说了,要不然你还得以为自己走大运呢。

    她咳了咳,“淡定点儿,多大的事儿啊,姐不是早就和你说过了吗,你就一点心理准备都没?”

    “准备了,没准备好。”苏小志笑嘻嘻道。

    苏大志看着苏瑜的眼色也不一样。一个工作啊,说给弄到就给弄到了。

    大姐的能耐也太大了。

    他觉得自家大姐越发的让他看不透了,不知道大姐还能有多大的能耐。反正肯定很厉害就是啦。

    苏瑜道,“有说啥时候办手续吗。这种事儿要是没定好别往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