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重生六零好时光 > 第22章
    纺织厂说大也不算太大, 很快苏瑜上了报纸的事儿就传遍了整个纺织厂了。

    算上这次,苏瑜已经是第二次上报纸了,只不过上次上的是厂里的厂报,影响没这么大。这一次可就不一样了。上的可是省城报社的报纸啊。那可是全省人民都能看得到的。没准儿还能给全国人民看呢。

    在这个电视机还没有普及的时候,上报纸可比上电视还要来的稀奇和不得了。

    特别是上报纸的人, 还是自己身边的工人同志呢。这就和自己身边出个明星差不多的感觉了。

    而厂里的老人们对于苏瑜的印象,也慢慢的从一个默默无闻的纺织工人,大龄未嫁女青年,变成了有为女青年的形象了。

    没有能力能上报纸吗?那当然是不可能的!

    以前纺织厂里面,问问谁是苏瑜,大概认识的也不多,现在整个厂里,问起苏瑜这个人,就知道是写文章上过报纸的人了。

    就是苏大志和苏小志都跟着沾光了。

    苏小志边干活,边和大家吹牛,“我姐那是打小就会念书, 要不是为了照顾我们兄弟小妹,现在没准都是大学生了。现在我姐在学校都是班干部呢,班长。知道啥是班长吗,就是管整个办理的学生。”

    有老大爷打趣道,“小志,你咋不读书啊。你姐会念书, 你咋不念书?”

    “我是爷们, 我长这么大了, 还能靠着我姐养?”苏小志脸不红心不跳道。反正家里有个会念书的就成了。

    “你姐这些年还真是没白受累。”

    “那可不,我姐多好,我们心里都有数的。”苏小志一脸自豪道。他可不是白眼狼。知道姐的好。

    仓库这边,苏大志也被几个同事问起自家大姐的光荣事迹。

    听着大家的赞扬,他心里骄傲的不得了。以前因为家里穷,总是觉得抬不起头来,这会儿也觉得扬眉吐气了,“我姐平时就喜欢看书看报纸,自己学习。别看她没上高中,那些的字别人家大学生都写的好。我们家老四都写不出来呢。我姐有能耐,都是为了我们几个耽误了。”

    这话说完,苏大志心里原来越觉得自己对不起自家大姐了。要是当初他懂事点儿,帮着姐分担家里的事儿,没准姐就能早点儿出头了。

    这个家也会更加好了。

    都是他们拖累了大姐啦。

    就是学校里面的苏琳,还有钢铁厂的学徒工刘梅,都跟着与有荣焉。大大小小的也吹了点牛。觉得有这么个大姐是个十分长脸的事儿。

    作为当事人,苏瑜倒是挺低调的。除了许主任和她说这个好消息的时候,激动了一会儿之后,后面就很低调了,基本上没再谈论这事儿。

    毕竟一件好事说第一遍的时候是稀奇的,第二遍是个热闹。到了第三遍第四遍开始,就要变味了,很容易让人觉得反感。原本她写的文章就是为了表达自己的思想进步的一面,可不能让人觉得她是个喜好名利的。

    跟着一起干活的女同志们还特意找她谈论上报纸的事儿。“你说你和咱们天天一起纺布,你啥时候学的写文章啊,还上报纸啦。咱咋就没这个能耐的。”

    语气里多少带着点儿羡慕嫉妒的味道。

    苏瑜笑着道,“没啥稀奇的。你们要是琢磨琢磨没准也行,我当初也就是试试。也是现在社会好,要不然咱这样的人写的稿子咋有机会上报纸呢。写出一朵花来了,那也没人看啊。咱啊可没别的想法,就只想老老实实多干活。上报纸又不能让这些活自己做完。”

    听到苏瑜这么说,原本还因为苏瑜上报纸的事情,和苏瑜有些生分了,听到这话,顿时觉得苏瑜还是她们这个阶级的同志。和她们还是一个圈子里的。于是大家又开始说说笑笑的谈论各家的八卦。也没人再拿苏瑜这事儿当话头了。

    不过也有人打算了,回去之后就要和自家孩子们说说,让他们也学写文章发布出去。总不至于苏瑜都上啦,这些念书的孩子们还没这个本事吧。

    看着大家态度慢慢的恢复正常了,苏瑜心情更好了。作为一个好同志,咱们咋能脱离人民群众呢。咋能和咱们亲爱的工人阶级兄弟姐妹生分呢。

    等以后她换了工作,还是要以这些一线工人为基础的。

    哎,也不知道现在火候够不够。实在不行,就只能等到十一之后拿到结业证书参加厂里招工了。

    这会儿,工会这边胡委员正在和孙主席申请,想让苏瑜同志来工会这边工作,到时候就给她当助手。厂里的厂报还有平时外面宣传活动很多,整个工会就两个干事,而且对她这方面还没啥大的帮助,这会儿看着一个苏瑜了,她就觉得挺满意的。

    “字写的好,而且会写文章,关键是能够抓住重点。她那个文章我都看过了,中心思想抓的很准。我们搞宣传的就是要回抓思想,苏瑜同志就很合适。”

    孙主席是个五十七八岁的男同志。对于纺织厂这些女同志的事儿,他是很少管的,主要是和上一层工会进行思想沟通。所以对苏瑜这个人还不是熟悉。

    听到胡委员申请之后,他就把苏瑜写的文章都看了看。

    “这位同志……”孙主席说了说就停住了嘴。

    胡委员道,“孙主席,这同志咋样?”

    “要么是有天分,要么就是聪明。”

    作为老江湖的孙主席一下子就看出门道来了。

    这几篇文章为啥会被登上去,第一次上了厂报,究其原因还是因为里面对工会大夸特夸。

    这次上了省里的报纸,就在祖国和社会,包括主席同志的层面上面大大的赞美。

    这几篇文章都正好的瘙到了痒处了。

    “人我见过了,是个实诚人。”胡委员很肯定道,“要是聪明,也不至于在厂里十来年了也没出头。要不是因为上次晕倒的事情,得到了工会的帮衬,让她感受到了春风般的温暖,她的思想层面也不会这样得到质的飞跃。

    孙主席闻言,细细的看了看文章,“那就是有些天分了。不过学历方面还是不够啊,厂里有规定。”

    “我都找厂委高干事那边了解过了,人家说了,成绩很好,连他们那个授课的徐老师也说提前结业没问题。迟早的事儿。”胡委员坚决道。

    反正迟早要招人进来的,与其找个不知道是啥样的人,还不如找个熟悉的人进来,至少知根知底,知道品性,也知道有啥能力。

    别的不说,光是苏瑜这一手好字,以后她就能够省下不少的力气了。

    话都说这份上了,孙主席也没啥好说的,“那行吧,你和厂委人事科那边办一下手续,也和这位同志面谈一下就行。”

    胡委员才到厂委这边说这事儿,高干事就端着茶杯道,“我当初就觉得这位同志思想觉悟是非常高的,也很善于学习,对主席同志的思想精神都学习的很到位。这样的同志,我觉得比很多小年轻强多了。当初让她去学习这事儿,就是我给促成的。咱厂委就是为单位培养人才的。”

    其他干事们差点儿翻白眼。屁的培养人才,当初被他们说的时候,咋一声不吭的。这会儿就会马后炮了。

    然而胡委员是不知道这些事儿的,她点头附和,“我也是这么想的,年纪大一点儿,沉稳一些。干活的人就是要沉稳。”

    人事科的小田帮着找档案,“其实现在还没到招工的日子,现在调动是不是早了点儿?”

    “早啥啊,招工那是对外部,对咱们内部人员,啥时候都不嫌早。早点儿过来,能早点儿适应工作。”胡委员坚决道。

    既然决定要苏瑜来她这边工作,那她是一定要办成的。工会的事儿,轮不到厂委这边说三道四的。

    看胡委员这个态度,小田也没说啥,将苏瑜的档案给找了出来。

    “十一过了,我就通知她来办手续。”

    还没等到下午,苏瑜就听到信息了。

    严小芳在工会这边第一时间就得到消息了,然后没等下班就偷偷的跑过来和苏瑜通知了这个好消息。

    苏瑜整个人呆若木鸡。

    “真的假的啊,我还能去工会?”

    “当然是真的,我骗你干啥啊。苏瑜同志,恭喜你,以后你也是我们工会的一份子啦,是我们工会的干事。”

    严小芳一脸兴奋道,甚至带着点儿自豪。

    在她心里,苏瑜就是通过和她接触,所以变得越来越优秀了。她是亲眼看着苏瑜成长起来的人。

    她看到了一个在命运的打压下一蹶不振的女人,终于翻身了,从此以后,再也和以前不一样了。

    苏瑜喜极而泣,抓着严小芳的手不松开。“严干事,我咋觉得自己在做梦啊。我竟然还有这么一天。怎么可能呢,我只是一个纺织工,我在单位里干了这么多年了,我以为我一辈子就是干这个了……真的不敢想啊。严干事,谢谢你,我这辈子都记得你对我的帮助。是你给我指明了人生的道路。”

    严小芳也激动的脸色通红。“苏瑜同志,以后咱可是正儿八经的同事啦。你能去我们部门,我打心眼里替你高兴。”

    苏瑜感激的拥抱了严小芳。顿时让严小芳脸色更红了。

    “谢谢你。”

    苏瑜真心道。当初她和严小芳接触,更多的是为了自己的计划,想要在工会这边混脸熟。可是能够成功,也是因为严小芳确实是个乐意助人的好同志。

    以后,她要把严小芳当做自己的好朋友一样对待。力所能及之下也要对她提供帮助。

    因为调动要到十一之后,所以苏瑜也没和任何人吭声。包括自己的家人。担心临时出现状况。

    不过苏瑜心里又开始琢磨一个问题了。

    那就是,自己调动到工会去了之后,自己这个在生产部的这个编制咋办。

    毕竟按着严小芳的说法。工会本来是要面向社会招工的。说明工会原本是有工人的编制岗位的。

    那么她调动过去了,是占了工会这个编制,可是自己的编制咋算?

    别看她平时对老苏家这几个是使劲儿的压榨,可是关键时候,她还是分得清内外的。自家人忽悠一下,钱还能到自己口袋里面来。你要忽悠外人试一下,那就是犯罪了。

    这个工作岗位,还是得留着啊。还是要等十一之后想办法。总不能便宜别人了。

    因为十一国庆节要放假一天,所以九月最后一天下班之后,苏瑜就领了工资了。

    她一下子就领了三份工资。除了自己的三十五元,加上苏大志的四十元工资之外,还有苏小志作为临时工的十八元工资。这一下子手里就领到了将近一百块钱了。

    跟着一起来领工资的人,看到苏瑜手里捏着的厚厚的一叠钱和一大把的票证,眼睛都看红了。

    这可羡慕不过来,人家这是养了两个好弟弟呢。

    不过很快大家就反应过来了。

    现在苏瑜可不是以前那个被家里炸的干干净净的,一点儿用处都没有的老姑娘了。

    人家现在是老苏家的当家人,管着全家人的钱呢。

    有钱了,身价那自然和以前是不一样了。

    加上苏瑜多多少少的还表现出了点儿才华出来了,所以倒是惹得厂里的一些七大姑八大姨的开始动心思了。旁敲侧击的打听苏瑜的对象的事儿。

    苏瑜可没空理会这些事儿,下班之后,她就带着苏小志一起去省城煤场那边找陈秋香拿煤炉子。

    陈秋香早就在小树林里面等着了。看着苏瑜来了,吹了个口哨,两人和地下党一样的联系上了。

    “班长,虽然是个旧的,可我哥修过了,还能用好长时间呢。里面还放了点煤。以后你要用煤,就得自己去办个煤炭购买证啦。”陈秋香小声道。

    苏瑜笑着道,“你办事那就是没话说的,我也给你带了点儿复习资料,回头有空看看。都是我总结的重点。多看点书没错。”

    苏瑜将自己的笔记本递给陈秋香,“我先走啦,回头在学校再聊,省得给你找麻烦。”

    陈秋香抱着笔记本点头。也没问布料的事儿。苏瑜和她说了,布料和炉子不要放在一起换,就算被抓住了,也可以说是送东西。而不是搞交易。

    等陈秋香出了林子,苏瑜和苏小志又等了十来分钟,才离开林子。

    苏小志兴奋的拎着煤炉子,“姐,那咱家门口的那个灶台是不是要拆掉了。”

    “是该拆掉了。占位置。我准备把门口的墙给拆掉了,往外面推出去一点儿,让你哥在那地方放一张床,隔成个小房间。”

    门口放灶台的地方,别看用处就是做饭的,当时占地也有两三平米 ,加上旁边放一些煤渣柴火之类的东西,又占了一些位置,要是能够拆掉,放个小床进去,再围起来,以后苏大志和刘梅就能够和他们隔开了,不用担心他们办事的事儿让自己尴尬。至于他们两口子会不会觉得挤,那就不是她的考虑范围了。她这个做大姐的为了他们有个私密空间操碎了心,还敢要求那么多?

    两人回到家里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各家各户开始做饭了。唯独老苏家这边没做饭。

    苏瑜中午就和苏琳说了,晚上不用做饭,等她回来再做。

    对于苏瑜的话,苏琳是不敢反抗的,她最近发现大姐对刘梅态度越来越好了,这完全是因为刘梅最近表现好。苏琳多多少少的有点儿威胁感了,担心自己又被刘梅给压了一头,成为全家地位最低的人了。所以现在她对苏瑜的话是服服帖帖的,姐说啥就是啥。

    反正她就不信自己一个乖乖的亲妹子,还比不上一个乖乖的弟媳妇亲的。

    看到苏瑜和苏小志从外面进来了。苏琳高兴的跑过去,“姐,姐你们咋才回来啊。你让我不做饭,我都没做呢。大嫂一直喊饿。我都没给她做。你们没吃,凭啥给她吃啊。”

    听到苏琳给刘梅穿小鞋,苏瑜也当做没听到。指了指后面的苏小志,“咱家今天用煤炉子。”

    苏琳的眼睛顿时亮啦。做饭的人对于自己做饭的工具总是格外的亲切。

    “哪里来的?”

    “当然是买的!”苏小志硬声道。

    大姐说了,不能让人知道这是人家给的,要是引来人家羡慕嫉妒恨咋办?

    苏瑜回头道,“你整天生火做饭的也挺辛苦的,烟味也重。以后煤炉子就方便多了。”

    苏琳顿时感动的稀里哗啦的。姐终于知道她做饭是很辛苦的了。以后有了煤炉子,她可轻松多了。姐对她是真的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