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重生六零好时光 > 第19章
    苏瑜还在洗浴室这边和人家说说笑笑的, 刘婶已经窜到老苏家门口了。

    也不管老苏家人在不在家里,反正只要苏瑜不在家里,她就没啥好怕的。

    刘婶蹲在了刘梅旁边,小声道,“梅子, 你咋了,咋回来了?还洗衣服?你傻了吧,老刘家这么多人不洗,你洗啥啊?”

    看着自家二婶,刘梅心里的委屈顿时冒出来了。

    娘家人虽然不管她,可这大院里好歹有个关心自己的长辈。

    “婶儿,我命苦啊。娘家人不管我了,现在苏大志也这么狼心狗肺的,啥都听他姐的,还让我干活。不洗衣服不让吃饭,你说他们心黑不黑?”

    “太黑了。”

    刘婶连连点头。“你就该和他们闹!”最好闹的老苏家不安宁。

    她可不是关心这个侄女, 自己又不是没亲闺女,关心人家闺女干啥啊,她就是看不惯老苏家人太得意,特别是苏家那个老大,有事儿没事儿就刺她几句,现在大院里的人斜着眼睛看她了。

    刘梅气道, “我一个人咋闹啊, 他们全家人都把我当敌人, 苏大志也是个没良心的!”

    “还有婶儿呢,我还能不帮你?还有你二叔,你萍姐,大庆哥,怕啥?”

    刘婶如数家珍的把自家人给报出来,顿时让刘梅底气十足。自家还是有人给自己撑腰的。

    “田婶儿,回头咱们聊啊,上次和你说的事儿没说完呢。”院子里传来了苏瑜的声音,显然是洗漱完了回来了。

    听到声音,刘婶下意思的就起身往家里跑。一大早的,她可不想又被老苏家给酸了。

    刘梅:“……”

    苏瑜走到门口,苏琳就赶紧过来给她告状了,刚刚刘婶过来和刘梅嘀嘀咕咕的不知道说了啥,她也没好过去听,反正肯定不是啥好话。

    “没事,言论自由。”苏瑜笑着进屋里将毛巾晾了起来,然后拿着梳子把头发梳的整整齐齐的。

    收拾好了之后,就道,“小琳,早饭煮好没?”

    “好啦。”苏琳赶紧应道,然后开始将地瓜干和大米混合在一起煮的粥给盛放到搪瓷盆里面。一阵阵香气扑来,顿时让人肚子里开始翻滚闹腾了。

    就是苏大志和苏小志洗漱好了,也在院子里闻到味道了,麻溜的跑回来吃饭。

    苏瑜拿着大勺子就开始分。

    看着刘梅进来,她板着脸道,“洗完了?”

    “我吃完洗。”

    “小琳,我刚说啥了?”

    “大姐说了,啥时候洗完啥时候吃饭。”

    苏瑜看了眼刘梅,“我看你刚刚有时间说话,没时间洗衣服呢,这会儿就有时间吃饭了?洗完了再吃。不干活想吃饭。除非大志自己不吃让给你吃!”

    苏大志不满的看着刘梅,“快去洗衣服啊。”

    明明可以分到粮食的,非得偷懒不干活,来吃他的份额,让他吃不饱。

    刘梅顿时气了的跺了跺脚,“苏大志!”

    “喊啥呢,不想洗衣服也成。”苏瑜边吃边道。

    刘梅眼睛一亮。

    “每个月上交全部工资全部补贴。在家里吃住。”

    刘梅顿时脸色变了,“凭啥啊?!”

    “小琳伺候你们吃喝拉撒的,我得给她点儿补偿。别的不说,买件衣服总是需要的。要不然,我们家一个高中生,凭啥伺候你?”

    苏琳本来还有些不满,听到苏瑜后面这话,顿时扬眉吐气的仰着脖子。

    只要姐给她买新衣服,洗衣服这事儿也不算啥了。

    苏小志大口的吃完之后,也道,“我赞同大姐说的话,咱都交了,凭啥你不交?”

    刘梅看着这一家子人的模样,气的跳脚。正准备回嘴。就听着苏瑜道,“我知道你是想着这大院里面还有你刘家人帮衬,想闹是不是?我说你也特傻了,老刘家人要是真的帮衬你,就该把你接他们家去吃饭,再差也会帮你洗衣服分担一下。结果人家做啥,耽误你干活不说,还挑拨你闹事。你说说,你闹事之后有啥好处?除了被我们赶出去之外,你一点儿好处都没。老刘家人就是把你当个傻子耍呢。”

    刘梅浑身僵了僵。然后回头看了一下刘婶家的方向,那边一家人正在做着吃早饭呢。

    也没说喊她去吃……

    再回过头来看着苏瑜的方向,看着她一脸看傻子的样子,顿时心里哽住了,转身出去开始使劲儿的搓衣服。

    心里又有些怨自家二婶,啥时候说话不好,非得她干活的时候说话。真要是诚心帮她,咋不帮着她洗衣服呢?

    等到一家人都吃完开始收拾碗筷了,刘梅这边才开始晾衣服。

    苏琳看着自家哥姐出门,笑着道,“姐,放心吧,有我盯着呢。”

    然后看着刘梅,“嫂子,你利索点儿,我这边还要收拾碗筷呢。”

    出了门,苏瑜就看了眼苏大志,“大志啊,心疼不?”

    苏大志微微一愣,然后立马摇头。

    苏瑜叹气,“姐这可都是为了帮你把刘梅管好,让她以后能够真心实意对你,不把你当牲口用。你放心吧,等她变好了,我还是把她当一家人对待的。”

    “姐,我都听你的!”苏大志赶紧儿表态。

    姐连刘梅都治得住,他还有啥不信大姐的。大姐是真心为他好的。

    到了厂里,等苏大志去仓库那边了,苏瑜就拉着苏小志,“平时多看着你哥和你嫂子,要是有啥不对劲儿的记得和我说。”

    苏小志不乐意道,“为啥啊,我还要自己玩呢,谁有功夫盯着他们啊。”

    “你个傻子,姐这是为你好。把你哥和你嫂子看好了,他们才没机会再合在一起闹分家。你以为姐管刘梅就只为你大哥,还有你啊。我管住了她,以后你才有个好大嫂照顾你。”

    “让大哥和她离婚不就成了吗?”

    苏小志嘀咕道。

    苏瑜点了点他的脑袋,“说你傻还真是傻,你以为娶媳妇不花钱啊。一个人娶一个就成了,还指着娶两?有那钱还不如给你娶媳妇用呢。等你结婚,姐多给你买一床棉被。”

    苏小志恍然大悟,难怪姐把大嫂给留下来了,原来是这么回事啊。也对,上次大哥结婚,可把家里掏干净了。

    要是再来一次,那还得了?

    “姐,我肯定好好看着。不让大哥有机会叛变!”

    交代完苏小志,苏瑜就赶紧去车间那边上班,趁着还没开始开工,她拿着入学通知书去了一趟许主任的办公室,找许主任给她调班。以后她一三五是不能够上晚班了。

    看着苏瑜的录取通知书,许主任诧异道,“弄到名额了?”

    “是啊,许主任您也知道,我干活总是追不上那些老师傅们,也和我这不争气的身体有关。我心里惭愧,对不住厂里,所以我就琢磨着学点儿啥,以后能够取长补短。争取不落后,不拖厂里的后腿,做一个真正对厂里有用的人。”

    许主任叹气,“念书也辛苦,你还是要养好身体啊。行吧,回头我给你安排,你以后每个星期就上两天晚班吧。这样,这个月就不给你安排了,你先好好念书,等学习稳定了,我再给你安排晚班。”

    听到许主任的话,苏瑜满脸感激,“主任,您放心,我争取一个月学完知识,然后一个星期上六天晚班都没问题!”

    许主任:“……你还是慢慢学吧,不着急。”小苏这是不知道学习有多难呢。可别到时候把身体给熬坏了。

    出了生产部的办公室,苏瑜又赶紧儿去工会那边找严小芳,告诉她这个好消息。一方面是因为接触这几次,她觉得严小芳是个值得结交的朋友。另外一方面也是想让更多的人知道,她现在可是一名在读中专生了。要潜移默化的让大家改变对她的印象。

    严小芳一脸高兴,心里生出了欣慰的感觉。感觉自己看着一个孩子成长起来一样。咳咳,不对,是一个上进的同志终于越来越好了。

    等苏瑜去上工之后,严小芳就回办公室说了这事儿。

    “这同志还是很上进的。”张委员道。

    胡委员也跟着点头,“一般来说,这个年纪很少能学的进去了。她都落下这么长时间了还能够有这个决心,还是很不错的。”

    严小芳趁机道,“那今年咱们工会招人,要不就让苏瑜同志来吧,她有能力,现在还有学历……”

    “小芳,这学历还是两说呢,多少工人去读了,都没能拿到结业证书啊。”工会的林干事道。

    张委员点头,“是啊,这还没开始学呢,不着急。”

    胡委员也没说啥,大家都说的是事实,上学是一回事,可是真的能够正常结业的,可没多少。要不然多少人都成中专生了。

    而且听说学的还是会计专业。

    这个总要学个一年半载吧……

    严小芳听大家都这么说,也没法反驳,事实上,她自己心里也有些没底。苏瑜同志虽然说很有毅力,不过念书可不是这么简单的事儿。

    她现在就希望苏瑜能够在一年之后拿下结业证书,这样一来就算赶不上今年的招工,明年还是有机会的。

    苏瑜可不知道大家对她寄予‘厚望’,她的目标是能够一个月之内就通过考试。

    昨晚上她在家里也翻过书了,除了要记住一些理论知识之外,其他的案例题和计算题都没问题。而且中专也不像大学,学的东西真不多,就三本书。苏瑜觉得自己几天就能看完一本了。

    为了节省时间,中午吃饭的时候,她都在翻着书。

    苏琳也顺手翻了翻她手边上的书,惊讶道,“姐,你看得懂?”

    “有啥看不懂的,我看啥都是一看就懂。”苏瑜自信道。必须得让这些兔崽子知道,她这个大姐不止嘴能说,还有真材实料。

    吹牛!刘梅撇撇嘴,低着头吃饭。

    大姑子要是有这么聪明,能够在厂里窝囊这么长时间?就苏大志和苏小志那个蠢样,老苏家人啥脑子,她都门儿清的。

    不过现在她可不敢吭声了,早上饿的前胸贴后背的,中午终于分到了和大家一样多的午饭了,要是得罪这个大姑姐,回头又使坏。

    苏琳也不信,“姐,那你以前咋没读高中啊?”

    苏瑜见自己被怀疑了,翻了个白眼,眼睛扫了一圈,“为啥,还不是为了你们这些没良心的。姐当初要不是为了照顾你们,姐现在没准都读大学了!还问我咋没读高中,姐没你这么好的命,遇着姐这种好大姐!”这可是实话,当初原主的成绩也是不错的。都是被这些兔崽子耽误的!

    她神色淡然道,“我准备一个月之后就毕业的。你们要是不信,就好好看看。看看我这么多年为你们耽误多少机会。”

    老苏家人:“……”

    虽然周一才开课,不过周末的时候有个开班仪式。也就是同学之间互相认识认识。下工之后,苏瑜就和苏大志兄弟两打了招呼。

    “姐,让我去吧。我跟着你一起去。”苏小志道。她可没忘了,姐说了,谁和她一起去学校,就在外面吃饭的。

    对于苏小志这种积极的态度,苏瑜是很欣赏的,点点头,“行。”然后和苏大志道,“大志啊,你先回去好好休息吧,上班也累了。对了,要是刘梅欺负你,等我回来和我说。”

    苏大志连连点头。他现在也不是那么怕刘梅了。在姐面前,刘梅啥也不是。要是刘梅还和以前一样对他,大不了就和刘梅去办手续。

    等苏大志走了,苏小志笑眯了眼。

    “姐,咱们去吃啥?”

    “吃啥啊,吃食堂!”上次吃食堂的感觉还是很不错的。关键是这年头的国营饭店消费太贵了。

    还要一个星期才发工资呢。这些钱她可是有大用处的,可不能乱花。

    苏小志听到吃食堂,还有些失落,不过想着总算能换换口味了,心里也好受点儿了。

    “苏瑜——”

    姐弟两正准备去食堂吃饭呢,就听到大门口传来声音。

    苏瑜回头一看,一个穿着土黄色工装的男人正站在门口看着这边,见苏瑜看过去,他还故意将一只手插在裤袋里面。

    “姐,是国志哥。”苏小志道。

    苏瑜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她都要把这人给忘了。冷不丁的咋就跑出来了。

    这可真是……

    “走吧,咱们晚上的饭有着落了。”

    苏瑜挥挥手,朝着门口走去。

    苏小志不高兴道,“姐,你是准备去外面请国志哥吃饭吗?”

    “……”连苏小志都知道,看来原主没少为这土疙瘩花钱啊。要是今天不吃回来,总觉得亏了。虽然亏的不是自己的,想想也觉得心疼啊。

    “吴国志同志,你咋来了?”苏瑜微微羞涩的看了看吴国志。

    吴国志也是二十七八的人了,被生活和工作磨的早就没有了年轻人的劲儿,中分的头发,瘦长的脸,瘦削的身材,整体看起来中等偏下。

    这是到底有多自信,就这样的条件还想养备胎……哦不对,是想被备胎养着。

    看到苏瑜的神色,吴国志心里放心了。他大半个月没来找苏瑜了,就担心苏瑜被人撬走了。

    都是舍不得,不过好歹是个后路,万一自己那边没成功,等实在撑不下去的时候,娶苏瑜也不是不可能的。

    好歹长的不算太差,也有个工作。至于那些拖油瓶的弟弟妹妹也没关系,到时候嫁到自己家里之后,苏瑜的工资肯定是要交给他的。女人手里没钱,也翻不起啥子浪了。

    “苏瑜,我这几天工作太忙了,没时间来见你。今天想着过来看看你。对了,你吃饭没。一起去吃饭吧。”

    “行,听你的,去哪里吃?”苏瑜一脸温顺道。

    吴国志笑着道,“去这边新开的饭店。我可好久没吃一顿好到了。这阵子工作又累……”

    苏瑜点头,“那是该去吃一顿好的!”然后回头和苏小志道,“小志,我们去吃饭店去。”

    苏小志不情不愿的点头。虽然他很想吃饭店,可是还有个吴国志呢。都是姐拿钱,要是吴国志不去,他还能多吃几口。

    姐对这个吴国志太好了。

    吴国志看了眼苏小志,“小志也去?”

    苏瑜诧异道,“咋了,不行吗?”

    “……行,没啥不行的。”吴国志心里有些不高兴,要是只有他和苏瑜一起去,到时候点多少都是他吃的,吃不完还能带回家给他妈和妹妹吃。多个苏小志就没法剩了。

    省城饭店挺多,纺织厂附近就有一家。

    这时候工人的工资虽然不高,不过还是很多人舍得吃的。特别是从今年开始,粮食开始吃紧了,很多人拿着钱都买不着粮食,所以很多人愿意花高价来饭店吃饭。好歹一个月能吃一两顿饱饭了。

    到了国营饭店的时候,里面已经坐满了人了。

    苏瑜扯着吴国志的衣服,“吴国志同志,快点儿,待会没供应了。”

    到了窗口,苏瑜就喊道,“同志,有面条不?“

    窗口里面的服务员道,“这周都过完了,屁的面条。米饭有,吃不?“

    “吃!”苏瑜高兴点头,“还有啥肉不,有肉就行。”

    吴国志在边上翘了翘嘴角。苏瑜别的方面不好,就是挺知道体贴人的。

    “肉丝汤有。要不?”胖乎乎的女服务员一脸傲娇道。

    “要要要!”苏瑜兴奋了。“三碗米饭,再一人一碗肉丝汤。”

    女服务员道,“六两粮票三两肉票,米饭六分钱一碗,肉丝汤三毛钱。一共一元零八分。”

    苏瑜回头就扯着吴国志,“国志,快拿钱和票。”

    “啥?”吴国志一愣。

    苏小志也是微微的张嘴。

    苏瑜皱眉道,“咋了你刚不是说特意来找我和小志吃饭吗。你不会是反悔了吧,我都和人家同志说了,你可别反悔了啊。吴国志,你可是省城机械厂的工人。让人知道了笑话。”她故意把省城机械厂几个字说的重。愣是把吴国志老底给透露了。

    窗口里面的服务员看了眼吴国志,“快点儿,后面还有人排队呢。舍不得就别夸口,来了舍不得掏钱,有啥意思。”

    苏瑜也催促道,“国志,快点儿啊。”

    “……”

    后面的人催促道,“好了没啊,一个大老爷们,磨磨唧唧的。吃不吃得起哟。”

    “当然吃的起,吴国志同志可是省城机械厂的,拿工资的人。他工资高着呢!”苏瑜看着吴国志,“国志对不对?”

    吴国志下意识的想要摇头,他是拿工资,可每个月要交一大部分的给他老娘养家的。

    不过看着大家都盯着自己,他脸皮发热,愣是硬着头皮从口袋里掏出了钱和票往柜台上放。

    “磨磨唧唧的。”服务员不满的嘀咕一声,然后给了两人一张号牌,待会儿凭着号牌拿饭。

    等坐到了桌子边上的时候,吴国志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竟然掏钱了?

    “苏瑜,你刚刚咋了,咋让我掏钱?”

    吴国志黑着脸道。他一个月零花钱也就三块钱,平时都舍不得花的。这一下子就逃出来一块钱了。而且还有粮票和肉票,那都是他牙缝里省出来的。

    苏瑜一脸无辜道,“咋了,我以为你掏钱和我掏钱没啥两样的。毕竟以前我掏钱的时候,也没说啥啊。国志,你不会和我分这么清吧。我可从来没分这么清的。”

    “……没。我就问问,以前你都不让我掏钱的。”吴国志憋着气道。他要是说分得清,回头这傻大姐还不得和他分的清清楚楚的?

    “我这是给你争面子啊。人家说了,男人掏钱的时候最有面子的。我觉得以前太不给你面子了。这样不好。你看刚刚你多有面子。”

    “……”

    面子都丢干净了!这女人就是个傻子!

    “三碗白米饭肉丝汤。”窗口那边喊了起来。

    苏小志麻溜儿的去流着口水去端吃的。

    饭和汤到了桌子上面,苏瑜和苏小志就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看着两人吃的香喷喷的,吴国志顿时觉得自己的心口在滴血。

    这都吃的是他的血汗钱!

    “你咋不吃啊,不喜欢吃?”苏瑜边吃边问道。

    吴国志低着头吃了起来,嘴里味如嚼蜡一样的,啥滋味都吃不出来。

    一顿饭下来,苏瑜和苏小志吃的饱饱的。苏瑜感叹,好久没吃这么好了。难怪吴国志总喜欢吃别人的。这滋味真好。

    放下碗筷,苏瑜就拎着包准备走了,“我这还有事儿呢,国志啊,你早点回家,等我们有时间了,一起去看电影啊。”

    吴国志绷着脸不高兴道,“我最近很忙。”

    “哦,那就算了,工作为重。那我和小志就走啦。”苏瑜笑眯眯道。然后拉着苏小志就走。

    “……”看着苏瑜就这么走了,也没说来哄哄他,吴国志顿时气的拍了一下桌子。这娘们翻了天了!

    “干啥呢,公共场合,有没有点儿公德心啊?”

    窗口里的服务员大声嚷嚷道。

    吴国志:“……”

    外面,苏小志满足的摸着肚子,“姐,你不怕国志哥不高兴啊。我看他生气啦。”

    “没有,吴国志没这么小气的,放心吧。”苏瑜一脸自信道。

    苏小志看着自家姐这样,心道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那个吴国志在为了掏钱请吃饭的事儿怄气呢,也就姐这样老实的才那么相信吴国志。

    不过他才不会傻的和姐说呢,他巴不得姐和吴国志分了。

    到了学校的时候,已经快上课了,让苏小志在门口等着,苏瑜自己往教室里面跑。

    教室里面这会儿已经到了很多人了。一水儿的少年少女,偶尔几个年纪大的,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看到苏瑜进来了,大部分人都瞄了她一眼。

    苏瑜当做没看到一样,面带微笑进了教室里面,然后坐到第一排的位置上面。开始低头看书。

    很快,上课铃声响了,教室里顿时鸦雀无声,很快一阵脚步声传来。苏瑜抬头一看。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

    看着老师一脸严肃,满脸刻板的样子,苏瑜就知道这人的基调了,偷偷的从口袋面摸出了自己一直很不喜欢的黑色发夹,将自己的刘胡兰前面的刘海给别了上去。

    果然,这位老师扫视了一圈之后,在苏瑜的位置上面停顿了两秒钟。这才开始进入主题。

    老师姓徐,原来是某个单位的老会计了。是学校里面资历很深的老师。基本上新班级都是她来带。

    因为……“我不管你们是谁的家属,哪个单位的,来了学校你们就一个身份,是学生!国家给与了你们接受教育的机会,你们应该好好珍惜。来学就要学个成绩出来,不要想着混日子。被我发现了,就不止上报你们单位这么简单了。”

    还没开课,整个班级都接受了一波警告。一个个的跟霜打的茄子一样,蔫儿吧唧的。

    苏瑜则像是打了鸡血一样的,她就喜欢和这样可爱的老太太接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