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重生六零好时光 > 第18章
    苏瑜拿到录取通知书之后,又赶紧教务处领了书。看着手上的基本会计从业书,她随手翻了翻里面的内容,顿时乐滋滋的。

    这会儿的会计记账方式比起以后的各种记账方式简单太多了。她只要花时间把书给翻一遍,记记重点,就能够掌握这些知识了。

    幸好自己之前没混日子,好好的学了点儿东西,要不然这会儿还真要和人家一样在油灯下面看书呢。

    “姐,咋样,报名了吗?”

    苏小志和苏大志一直在外面等着她,看着她出来了,苏小志立马问道。

    “报名啦,你姐我还有办不成的事儿?”苏瑜难得一脸的我最厉害的神情。她得让这几个家伙知道她这个大姐的厉害。威望是要一点一点,潜移默化的积累的。

    苏小志狗腿的将苏瑜手里的书接过来。然后也翻了翻,完全看不懂,“姐,这么难啊。你能学会吗?”

    苏瑜鄙视道,“不能学也得学啊,谁让你不喜欢读书的,姐得替你多念一些书,以后你有啥不懂的就问姐。省得去求外人。”

    “嘿嘿,姐想的真周到。”苏小志一脸庆幸,幸好他有个好姐。要是让他去念这些书,那还得了哟。

    从明天开始,苏瑜一三五每天都要去上课了,到时候把课程表那去厂里,厂里会按着她的上课时间进行调班错开。

    “到时候星期一和星期三,大志送我,星期五,小志送我。”苏瑜一脸理所当然的安排道。大晚上的,还是有人一起比较安全。甭管啥时候,都不可能真的一点儿犯罪分子都没有的。总有那么几个想不开的人。她可是很爱惜自己的小命的。

    兄弟两赶紧儿点头,“行,姐。”

    苏小志道,“姐,要不然我多送送你,反正我也没事儿干。”

    万一大哥送的时间多了,和姐感情更好咋办?

    苏大志可不敢偷懒,“还是听姐的安排吧。”他给家里闹了这么多的事儿,姐还这么护着他,要是他不好好表现,姐以后肯定对他有意见了。

    不知不觉中,苏大志觉得自己的大姐就是自己的依靠。关键时候,只有大姐能够护着他。别人都不成,就是他媳妇刘梅,还找大舅子他们来打他,对他肯定不真心!

    苏瑜对两人这积极的表现很满意,欣慰的看着两人,“行了,以后轮流着送。跟着我一起下班的,以后跟着我一起在外面吃晚饭。”

    两人顿时咽了咽口水。

    跟着姐在外面吃,肯定吃的比在家里好!

    三人回到家里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才要进门呢,就看着苏琳蹲在门口,看到他们回来了,苏瑜一下子冲了过来,“姐,你们咋才回来啊,饭早就做好啦。”

    “刚去学校报名了,以后我也要上课了。”苏瑜报名心情好,难得的给了苏琳一个笑脸。

    苏琳心里微微暗喜,然后道,“姐,那咱们吃饭吧。”

    苏瑜点头,率先进屋。刚准备放东西就吓了一跳。家里竟然还坐着个人呢。

    “你咋来了?!”

    看清楚坐着的人了,苏瑜立马板着脸道。

    “我回婆家咋了,这是我家。”刘梅强撑着道。

    苏大志和苏小志也走了进来,看到刘梅了,两人脸色也是一变,苏小志立马道,“大姐都说不让你来了,你还来干啥啊,就没见过你这么脸皮厚的人。”

    “苏小志,你这啥态度,我可是你嫂子!”刘梅生气道。

    “马上就不是了,我哥要和你离婚了。”苏小志回头和苏大志道,“哥,是不是?”

    苏大志点头。

    刘梅:“……”

    苏瑜将背包放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就坐在靠椅上,“小琳,倒杯凉开水。”

    苏琳:“……哦。”赶紧儿屁颠屁颠的去倒水,然后放到苏瑜手边的桌子上面。

    苏瑜喝了口水,然后指了指自己身后,“大志小志过来。”

    苏小志和苏大志立马站在她的两边。这架势一看就是同仇敌忾的样子。

    全家人眼神都盯着刘梅一个,顿时让她浑身不自在。苏瑜拍了拍桌子,“想回来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条件我说了。你要是不答应,我现在能够立马让大志和小志把你给扔出去。这里是我们老苏家,轮不到你一个姓刘的来撒野。”

    刘梅咬着牙看着他们。自己男人看都不看自己一眼,大姑子小姑子小叔子都把自己当敌人一样的。

    心里的底气一下子就没了。

    娘家靠不上了,婆家这边要是不让她回家,她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了。

    ”……我,我答应。”

    苏瑜眉头微挑,“说啥?”

    “我答应!”刘梅大声道。啊啊啊,她咋就这么可怜,找了这么个婆家啊。当初她是咋瞎了眼,以为老苏家好摆弄,选了老苏家这个婆家,找了苏大志这么个怂蛋啊?!

    “好,这是你说的。从今天开始,工资上交一半,所有的补贴上交一半。家里的衣服你洗,家里卫生你做。小琳负责做饭。”然后对着苏琳道,“小琳,这事儿你监督,有啥做不好的你和我说。”

    苏琳兴奋道,“好嘞。”

    终于不用一个人干家务活了。

    刘梅看着这个样子,欲哭无泪。娘的,以后竟然还得被小姑子盯着,黑心烂肺的玩意儿!

    事情安排好了,苏瑜也没多说,让苏琳直接开饭。刘梅还准备自己打饭,结果就被苏瑜将勺子给拿到手里去了。

    苏琳马上在边上道,“咱们家的饭让姐分。要不然谁抢得过你啊。”之前还对姐分饭有些不习惯,现在她觉得挺好的,要不然刘梅肯定吃很多,那她不就吃的少了吗?

    苏瑜按劳分配,给家里人都给打了两勺玉米糊糊,一人分了个红薯。

    分下来,就苏大志和刘梅分的最少。

    “今天刘梅没给家里干活,也没提前说要回来,没她的饭。不过到底是大志媳妇,大志啊,就从你的分量里面分点儿刘梅吃。”

    苏琳和苏小志立马点头表示同意。

    苏大志:“……”

    “以后也是一样的,刘梅活要是没干好,也不能吃多了。要是不够就自己吃大志的。”

    苏大志:“……!!!”

    分完了之后,苏瑜就去锅里端出自己的一碗肉片蒸白米饭。这是中午走的时候吩咐苏琳给她开的小灶。毕竟她现在可是个病人呢。

    “凭啥你一个人吃这么好?!”刘梅看着苏瑜一个人吃白米饭,顿时找到挑拨的地方了。指着苏瑜的碗一脸不平道。

    苏瑜斜眼看了她一眼,“还不是因为你妈打的,把我打的身体虚的不成样子了。要不然我这几口好的肯定得留给我们大志小志,还有小琳吃的。这些年,我就是这么做的……”

    三人的目光都看向刘梅,一脸的嫌弃。

    都怪老刘家闹的!

    刘梅顿时一脸憋屈了。就没看到谁吃独食吃的这么正大光明,理直气壮的。

    大姑子心肠太黑了。

    被自己男人和小叔子小姑子盯的实在不舒服了,赶紧儿低着头继续吃玉米糊糊。

    不过看着苏瑜碗里的米饭和肉片,她嘴里吃的一点儿味道都没了。

    早知道这样,当初就不闹分家了。好歹大姑子有啥好吃的,也会留给她吃一点儿。

    因为吃晚饭吃的少,苏大志还有些不舒服,当然不是气苏瑜,毕竟苏瑜给他分了很多的。可是因为刘梅的关系,他吃的就没那么多了。所以心里对于刘梅回来的那么点儿欣喜也没冲淡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他也故意和刘梅隔得远点儿。

    “大志……”刘梅凑过来。她就不信自己男人和她睡了之后还能和她不亲的。

    “睡觉,大姐不喜欢晚上闹。”苏大志闷闷道,然后闭着眼睛睡觉。

    他发现,其实这几天刘梅不在家里的时候,他过的还是很不错的。晚上大姐总是和他们讲以前的故事,听着就觉得心里舒坦。不像现在,大家都各睡各的,谁也不说话。

    另外一边,苏瑜也在考虑一个问题。

    这屋子还是太小了,万一苏大志两口子啥时候想办事儿的时候,她是听呢还是听呢……

    第二天一早,苏瑜就听到了苏琳的喊声了,“嫂子,大姐说了,男人和女人的衣服要分开洗。男人衣服臭。”

    看看窗户外面,天还是有些黑呢,启明星还挂在天上。

    哟,这一大早的挺勤快的。

    苏琳一早就起来了,她以前是没有这么早起来的,毕竟谁也不想起来干活,虽然必须要做,可是能晚点儿做就最好了。

    今天可不一样了,有人跟着一起,而且大姐还让自己看着呢,她顿时觉得自己突然翻身农奴把歌唱了。所以天还没亮就和打了鸡血一样的起来烧饭,顺便还把刘梅从床上拉起来干活了。

    所以苏瑜端着洗漱用品走到门口的时候,苏琳已经在烧火做饭了,旁边刘梅正坐在小板凳上搓着衣服。动作有点儿慢。

    “待会吃早饭要是没洗完,就别吃了。”苏瑜交代一句就直接去洗漱。对于现在的刘梅,她是不准备给啥好脸色的。这样的人给点儿颜色就能上天。不好好压一压,就不知道这家里当家做主的是谁。

    苏琳看着苏瑜走了,立马得意道,“听到没,大姐说啦,不洗完不给吃饭。”

    刘梅气的站起来,“我出去吃。”

    “你有本事顿顿出去吃。”苏琳可不怕。刘梅再有钱,也不可顿顿在外面吃。

    刘梅:“……”

    洗浴室这边,田婶儿和李嫂子还有林大嫂都在聊着天,看着苏瑜进来,李嫂子笑眯眯道,“苏瑜啊,我刚看到你们家刘梅了,咋了,回来了?大志去接的?”

    苏瑜无奈的叹气,“她自己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回来的。反正我也不为难她,到底是一家人,知错能改,回来就回来呗。我就盼着她能够撑起这个家,以后我也对得起我爹妈了。”

    听到这话,田婶儿道,“你这孩子吃苦啦。我看你就是脾气太好了。对待这些不听话的,你就该像那天老刘家人那样狠一点儿。”

    苏瑜不好意思笑道,“我这性子也做不出来,那天也是担心我们家大志被人打呢,要不然我也没那个胆子了。实话告诉你们,我都要吓死了。不过谁要是敢欺负我们家弟弟妹妹,我就是怕,我也得拼命的。”

    林大嫂和她是邻居,最了解苏瑜的难处了,“老苏家有你这个大姐,你那弟弟妹妹们可都是有福气了。”

    苏家这边,苏大志和苏小志都打了个喷嚏,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看了看苏瑜的床,帘子已经拉起来了,赶紧儿从床上爬起来。

    姐都起床了,可不能睡懒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