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重生六零好时光 > 第16章
    苏瑜没在家里休息,第二天早早的起床就准备去上班。苏大志和苏小志咋样劝都没有用。

    “总是请假对工作不好。我还准备让你们兄弟两过好日子呢。咋能耽误工作呢。没事儿。”

    苏瑜一脸发虚,叹气道,“就是觉得浑身没劲儿,最近吃玉米糊糊,吃的人都软了。都怪我身体底子太差了。要不然你们咋都吃一样的就没事呢。我这还是营养不良啊。”

    “姐,你有钱不,我去给你买点儿肉包子吃。”

    苏小志不好意思道。他手里私房钱上次都在医院给姐买东西吃花干净了。

    苏瑜也没多少钱了,原主这些年养活弟弟妹妹,其中还有一个爱攀比的妹子,还得偶尔出去出个对象,基本上月光。好不容易存点儿钱,那也给苏大志结婚用了。最近又还没发工资呢。剩下的钱她是准备细水长流的,总不能吃完就挨饿。

    不过想到老刘家马上要给自己赔偿了,她干脆掏出点儿钱来,“就这些了,大志结婚花用干净了。早知道找的是这么个媳妇,我当初也该留点儿钱的,你们也不用跟着吃苦了。”

    “都怪大哥!”苏小志横了眼苏大志。要不是大哥不争气,他现在还能够跟着姐一起吃大肉包呢。

    就这点儿钱,也就够姐吃的了。

    苏大志被打击的头都抬不起来了。

    要赶着上班,也没时间特意出去买了。苏瑜在家里喝了一碗苏琳特意为她煮的白粥,等苏大志和苏小志两兄弟吃完了,就背着她出去上班,

    路上经过过硬饭店的时候,苏小志麻溜的拿着粮票和钱去了国营饭店里面,愣是给苏瑜抢到了两个肉包子。

    “姐,你吃,热乎呢。”苏小志咽了咽口水。

    苏瑜看着肉包子,感动的红了眼睛,“上次吃肉包子,还是小志给我买的呢。都没吃个味道出来。”

    边吃边道,“以后等发工资了,姐也给你们买肉包子吃。”

    苏小志砸吧砸吧嘴巴,心里也盘算着,等发工资啦,自己也要买肉包子吃。多香啊。

    至于工资给姐的拿的事情,他是完全忽略了,反正姐是不会亏待他的。就算姐拿了工资,肯定也会给他零花钱的。

    苏大志就更折磨了,苏瑜就趴在他背上吃着肉包子。这阵阵的香味传来,让他觉得刚吃饱的肚子又开始闹腾了。

    苏瑜趴在他背上,边吃边道,“哎,刘梅那个女人拿着我们家大志的钱,还不知道一天吃几个人包子呢。”

    苏大志:“……”

    厂里的人是知道苏瑜出事的事儿的,工会这边还准备安排人去苏瑜家里看看呢,知道苏瑜来上班了,还特意来找苏瑜。

    严小芳道,“你咋来上班,我们都听说了,昨天有人找你麻烦。听说还进医院了。今天张委员还说准备去你们家看看呢。”

    苏瑜笑着摆手,“咋能给厂里添麻烦呢,咱只要还能动,就要来上工。咱要跟着工会的精神走,给不能给厂里拖后腿。”然后咳了咳,“严干事,你上次借我的书,我都看完了。回头我还给你。”

    “两本都看完了,这么快?”严干事惊讶道。这才没几天吧。

    “我回去就没空着呢,晚上点着煤油灯看的。而且我打小就看书快,接受能力比较强。啥事儿一学就会。”苏瑜毫不脸红的吹自己。没法子,自己起点太低,必须有个拿得出手的地方才能和人竞争。

    严小芳听到苏瑜的话,果然毫不怀疑,反而一脸佩服,“苏瑜同志,你可真是有能耐。我虽然读了个高中,可我觉得自己学习能力就不太强。”

    她自己和苏瑜同志比起来,也就是命运好了点儿了。苏瑜同志就是命运折腾啊,要不然现在该有多优秀啊。

    看着严小芳这样,苏瑜笑了笑,然后腼腆道,“对了严干事,其实我有些事儿想找你打听一下。我准备报考省里的夜校,可是报名需要单位推荐的。你知道这个事儿现在是谁负责吗?”

    这会儿念书可不是有钱就能进的,各个单位也是有名额限制的,先是推荐,然后去报名考试。考试只是走个流程,但是最主要的还是推荐。

    听到苏瑜的话,严小芳惊喜道,“你准备读书啊,这是好事儿啊。你去厂委那边报名,找高科干事。他负责这事儿。应该问题不大的。追求进步是好事儿,而且你之前写的感谢信,咱们都给刊登出来了,都上了厂里的报刊呢,都说你字写的好,思想进步。”

    苏瑜闻言,高兴的握住了严小芳的手,“小芳同志,你就是我的启明星!”

    等严小芳走了,苏瑜就老老实实的干活。

    等到中午休息喝水的时候,又去找许主任请了假,然后往厂委办公室去。

    “你要报名读书?”

    高科是个三十来岁的男同志,平时斯斯文文的,听到这话,差点儿以为自己幻听了,然后再上下打量苏瑜。这咋看也不像是去读书的人啊。

    “是啊高干事,人生学无止境,我觉得像你们这样有文化的人干的事儿都是大事,为厂里贡献非常大,我希望也能成为有文化的人,提升自己的工作素养。毕竟工厂是我家,建设靠大家。只有我们提升了,厂里才能建设的更加美好。”

    高干事点头,这话是没错。可是……“那个苏瑜同志,是这样的,现在去读书的基本上是厂里的职工子女。你也知道的,学习的机会还是尽量留给孩子们……”

    “没错,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我准备自己学好了,以后自己教育自家孩子,就不给厂里添麻烦了。谁家没三五个孩子啊,都让孩子去了,厂里得多忙啊。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

    “最重要的是,主席同志说过,工人阶级要时刻学习新思想和新知识。为更好的建设祖国贡献自己的力量。”

    高干事一脸懵道,“这话是主席同志说的?”

    “是啊,我是上次听谁说来着,这脑袋里就一直记着这句话呢。高干事,你不会没听说过吧。我以为都知道。”

    主席同志这辈子说的话多了去了。

    高干事:“……我当然知道,我就考考你。”

    苏瑜激动道,“所以高干事,我必须响应主席同志的号召,我要做一个时刻学习知识的工人阶级子弟!”

    高干事抓了抓脑袋,觉得自己脑壳有些晕,不过还是将申请表拿出来给了苏瑜一份,苏瑜麻溜的拿过来填了。最后给高干事盖章。

    等苏瑜拿着厂委盖章的申请表走了之后,高干事还没回过神来。他到底该不该把这个读书的名额给苏瑜同志?

    算了算了,给都给了,总不能要回来。

    咳咳,工人要学习新知识,这是主席同志说的。回头得好好学学主席同志的精神了,总不能自己一个厂委的干事还不如人家一个纺织工懂的多,太丢人了。

    拿了报名申请表,苏瑜心里心花怒放。等拿了刘家的钱之后,她就去报名。然后就可以上学了。

    这会儿夜校可没以后那么严格,规定几年制的。这时候只要学的好,通过考试,就能拿到结业证书了。

    以后她的档案上面就能有个中专的学历了。虽然是个夜校,可也是得到官方承认的,含金量还是很不错的。可不比高中差多少。

    不过想到自己一个名校毕业生这会儿为了一个夜校中专的上学资格就沾沾自喜,顿时觉得自己没出息了。

    “总有一天我要考大学啊。”

    现在五九年。离以后变革还有几年呢,没准能混个大学毕业。要不然就要等十几年之后了。自己现在二十六了,十几年之后是没法考大学的。

    下工的铃声响了起来,苏瑜就背着包出去厂门口等苏大志和苏小志他们。

    刚出车间呢,就看着苏小志和苏大志在车间门口等着了。

    “姐,这次我们跟着你一起出去,看看老刘家人还敢不敢欺负你。”苏小志捏着拳头道。

    反正老刘家人在他姐面前就是怂蛋。

    苏大志没苏小志会说话,只能蹲在地上准备背苏瑜回去。

    “算了,你们也辛苦了。”苏瑜背着包走。这大门口的太影响形象了。

    苏大志顿时感动的看着自家姐。“姐……”

    苏瑜搓了搓胳膊,“行啦,回去吃饭了,看中午老刘家的人来不来送钱,要是不送,我还要去一探公安局呢。”

    想赖账,门都没有!

    听到苏瑜这话,苏小志立马来劲儿了,“姐,到时候我陪着你一起去。”

    苏大志道,“姐,我也去。”

    苏瑜刚要点头,就看着门口的刘梅和刘大嫂了。

    她笑着回头看自家便宜弟弟,“大志啊,刘梅来啦。”

    “啊?哪儿呢,姐,我咋办?”苏大志顿时紧张了一下。毕竟自从上次吵架之后,就没看见过刘梅了。这会儿阴影还在。不过看到苏瑜似笑非笑的脸,他很快就镇定下来了,“姐,我啥都听你的。”

    苏瑜道,“听我的,待会就别说话。我保准让刘梅以后啥都听你的。”

    刘梅看着苏瑜姐弟三人来了,咬了咬唇,还不准备过去的,结果被旁边的刘大嫂给推了一把,这才咬着牙走过来了。

    “亲家。下工啦。我这也刚下工就带梅子过来接你们呢。”刘大嫂笑着道。

    苏瑜笑道,“客气啥啊,就送点儿营养费过来而已。对了,住院费结了没,我那住院的钱可是公安同志给担保了的。你们可不能赖账啊。”

    “……待会就去,我这赶的太急了。”刘大嫂皮笑肉不笑的回道。

    “那就好那就好。”苏瑜看着她笑,然后伸手搓了搓手指头。意思显而易见。

    刘大嫂顿时恨不得吐一口再说。娘哟,就没见过这么没脸没皮的人了,要钱都要的这么直接。

    “……”

    沉默几秒钟,她推了推旁边的刘梅。刘梅这才从包里掏钱,还没掏出来就停住了,“姐,我和大志都是一家人,我的不就是你们的吗,干啥要分的这么清楚?”

    苏瑜脸立马冷了下来,“老刘家这心不诚啊!”

    “梅子你干啥呢?”刘大嫂掐了刘梅一把。这丫头就爱闹腾,给家里添这么多麻烦,还闹呢。

    刘梅这才不情不愿的将钱给拿了出来,一共三十块钱,算是苏瑜这两个月的营养费。另外还拿了两斤肉票,三斤白面票,另外还有二两红糖票。

    苏瑜拍了拍手里的钱,“就这么点儿哪儿够吃的,不说粮票啥的,这钱肯定不能少的。我这身体可不是一时半会的养好的。总不能老是去麻烦人家公安同志是不是?”

    刘大嫂和刘梅:“……”

    一个人吃这么多,也不怕撑死了!

    刘梅红着眼看着苏大志,“大志,你咋说,这钱可都是咱两的!”

    苏大志低着头不说话,坚定的站在苏瑜的身边。这几天他早就已经想明白了,大姐才是他的亲人,关键时刻保护他,刘梅和她的家人能狠心的对他动手,咋会真心对他好呢?

    刘大嫂见状,赶紧掐刘梅,“梅子,这可是你大姑子,大方点儿。”

    反正不是自家的钱,只要事儿摆平就行了。

    刘梅没办法,又掏了三十块钱出来了,“姐,你先吃着,要是不够,咱再拿。”

    看着手里的钱,苏瑜勉强道,“行吧,我先吃着,要是没养好我再找你们。你们也别嫌弃,我这身体要是不养好,随时就能复发,回头要是又惊动人家公安同志,那可就不好啦。”

    刘大嫂干笑了一下,她这辈子就没见过这样的人。“行,那亲家,我就先回去了。”

    说完就急匆匆的要走。

    苏瑜看着刘梅还没走,也不管,带着苏大志和苏小志就回家。结果才走几步,刘梅就跟着一起了。

    她回头挑眉,“跟着我们干啥啊?”

    “我回家。”刘梅理直气壮道,“老苏家也是我家。”

    “你大概忘了,是你自己回的老刘家吧,现在想回来就回来,当我们老苏家好欺负呢。”苏瑜板着脸道。

    刘梅咬着牙道,“你还想咋样,我现在也没让大志去接我,我自己回去也不成吗?”

    “以前是成,不过昨天你老娘那么对我之后,我现在更不敢和你们家做亲家了,回头还不得要我的命啊。大志,你说是不是?”

    苏大志紧张点头,一句话也不说。

    苏瑜又看着刘梅,“我们家不要当姑奶奶的媳妇。你想要回来也行,咱们得说好 ,以后你刘梅的工资,一半要交给家里家用,毕竟我没听谁家媳妇嫁人还白吃白喝的。另外,以后家里的衣服你洗,卫生你做。你要是能接受,就是我们苏家的媳妇,要是不能接受,过几天找个日子,大志给你办手续。”

    “……”刘梅目瞪口呆的看着苏瑜,然后再看看苏大志,“你们,你们这是无赖!”

    “那就是没得谈了。大志,我们走。小志,回去之后要是谁不经过我同意就进屋里,你给我赶出去。那可是咱们兄弟姐妹的家,不允许任何人侵犯!”

    “好的,姐!”苏小志一脸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