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重生六零好时光 > 第14章
    这话可把刘家两老和刘梅给惊到了。

    刘老头道,“咋会这样呢,大志不是这样的人啊。”他这个女婿可是最老实听话的。

    刘梅啥都想过了,就没想过老苏家人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大志咋可能不和她过日子呢,以前她每次一说要走,大志就啥都听她的了。

    咋可能呢?

    “嫂子,你没听错吧,这话是大志说的?”

    看着刘梅一脸不信的样子,刘大嫂翻了翻眼皮子,“要不是大志开口了,我能和你说这话?”

    “梅子,大嫂真没骗你。”刘杏帮着作证。

    ”咋可能呢?”刘梅一下子站了起来,吓得旁边的刘老娘一惊。“梅子,你干啥呢?”

    “我要去找大志问清楚,他是不是真的说这样的话了,他要是真的这么说了,我饶不了他!”

    说着就要朝着外面走。

    刘大嫂赶紧拉着她,“哎哟梅子,你别闹了。还嫌事儿不够大呢?”

    这会儿刘大嫂对自家这个小姑子也是很有意见了。这才结婚多长时间呢,就被婆家给嫌弃成这样。

    连带着她这个娘家嫂子都跟着受了这么多的气。

    刘老娘也赶紧帮着拦着自家闺女,“梅子,你先坐着,妈肯定给你做主的。”

    刘梅听到这话,才委委屈屈的坐了下来。眼睛红彤彤道,“反正我一定要找大志问清楚。”

    刘老娘板着脸道,“就是要去问,也要让他苏大志来咱们家,咋能去找他呢,那多丢人啊。”

    然后回头看着自己的两个儿子,“你们也特没用了,两个这么大的大老爷们,连老苏家那几个小崽子都摆弄不了,还有个啥用啊?”

    刘大勇早就憋了一肚子气了,回来了还被自己妹子和老娘数落,心里也是起了火,“妈,我这还没动手呢,人家就要找公安了。我能咋样啊,还真动手啊。回头我要是去了公安局,我这工作咋办?”

    “啥,老苏家的人还找公安局?咱们可是亲家关系,她们这也特不地道了。”

    刘老娘气的牙痒痒的。就没见过亲戚打架还找公安同志的。多大点儿事啊。

    刘大嫂道,“妈,可不是吗?我们压根就机会讲道理,人家不和咱们讲。反正就数落我们梅子不好。咱们不能动手,讲道理,咱们也讲不过人家。那个老苏家的大姑子就不是个简单的人,我看以前那老实样儿就是装的。”

    “没错,整个老苏家,就她心最黑!”刘梅气的脸红脖子粗的。

    刘老娘可不怕,站起来道,“我这把年纪了,我就不信她还敢找公安来抓我的。我们老刘家可不是这么好欺负的!”

    说着就要往外走,准备去找苏瑜拼命。

    “妈,你可别去啊。”刘大嫂和刘二嫂赶紧去拦着刘老娘,“我看老苏家那个大姑子是真的能够做的出来的。回头你被公安带走了可咋办啊?”

    婆婆进了局里,她们这当媳妇的还有啥面子?

    而且他们五个人都没斗得过人家,婆婆这手段就更不行了。

    “那你们说咋办啊,就让我们梅子受这个气?”

    “……”刘二嫂和刘大嫂互相看了一眼。

    其实按着老苏家那么说的,自家小姑子还真没受啥气。

    手里捏着钱和票,吃人家的住人家的,还要和人家闹分家。这谁家当姑子都不乐意了。

    不过这种事儿,两人谁也不会笨的说明白。回头得罪了婆婆和小姑子就不好了。

    刘老娘被拦了这么一下,也没刚刚那么激动了,坐在桌子边上直拍桌子,“反正这事儿不能这么算了。”

    其他人也没说话。

    各自去拿碗筷吃饭。大中午的耽误了这么久,都饿着呢。

    吃饭的时候,刘大嫂和刘二嫂互相对视一眼,虽然没说话,也知道各自的心思。

    小姑子要是不能回苏家去,以后难不成就要在家里过日子了?

    这可不行,不说吃的,光是睡觉的地方,也不能再多出一个人来了。

    苏家这边,苏大志和苏小志都乖乖的跟着苏瑜一起上班。

    一路上苏瑜都在给苏大志进行思想教育,“今天你也瞧见了,我一说你不和刘梅过日子了,刘家人就没啥底气了。所以说,现在主动权在你手里。现在已经不是刘梅愿不愿意和你过日子,而是你愿不愿意和刘梅过日子了。大志啊,你可要撑住,要不然,像今天这样被刘家人打上门来的事儿肯定还会发生的。下一次,姐可就不管啦。”

    不管啦?!

    苏大志一个激灵,赶紧道,“姐,我听你的,啥都听你的!”

    苏瑜笑而不语。

    到了厂里,苏瑜就带着苏小志一起去了一趟后勤部,苏小志这边签了字,以后工资都让苏瑜来领。

    后勤部负责发放工资的肖干事诧异道,“你们家的工资都给苏瑜同志领着啦。”

    苏小志骄傲道,“那可不,我们都听我姐的。”大哥能让姐管工资,他苏小志也一样可以。

    看着苏小志突如其来的自豪劲儿,肖干事嘴角抽了抽。

    自己的工资自己不拿着,让别人拿着,也不知道咋觉得自豪的。

    等苏小志走了,肖干事拉着苏瑜讨教,“小苏同志,你这是咋教兄弟的,我还是头次看到这么懂事的兄弟。”

    苏瑜一脸欣慰道,“我可没咋教,都是自己乐意的。都懂事啊。”

    “你这也是苦尽甘来啦。”肖干事一脸我懂的样子。

    这她可就没法学了。人家这是真的付出了,才得到的回报。

    下午苏瑜也是干的整理棉线的工作。这工作轻松,也没费什么力气。不过苏瑜心里也不想就这么干下去。她准备这周就去报省里的学校。咋样也要混学历才行。

    按着现在的招工要求来说,要是想做办公室担任比较重要的岗位,最起码也要高中。她现在是考不了高中了。只能去读夜宵的中专。

    这种学历比起正规的考上的中专虽然要差点儿,可是好歹也比她现在的中学学历要强很多。

    毕竟她看不认为凭着自己的中学学历能够轻而易举的去工会或者后勤部门那样的单位里面。就算有小聪明,让人家领导看中了想扶一把,人家也得有个依据。也得按着厂里的规矩办事。

    至于破格提拔,那也是有可能的,前提是她有个当厂里高层领导的亲戚。

    很可惜,老苏家是没这种关系网的。

    因为许主任的特别照顾,苏瑜晚上也不用加班,一下班就去厂门口等着苏小志和苏大志。

    毕竟路上有个两个跟班,这滋味还是很不错的。

    结果刚到厂门口,苏瑜就看到一个十分面熟的人了。

    那灰扑扑的褂子,盘起来的花白的头发,还有一张和尖酸刻薄的脸。

    “你这个死丫头,你可算出来了,今天你要是不给我一个交代,我就对你不客气的。我还要去你们厂里找你们厂里的领导,让你丢工作!”刘老娘咬牙切齿的看着苏瑜。

    哟,这不是自家亲家母,刘梅的老娘吗?

    这走了小的,来了老的啊。

    苏瑜顿时觉得没劲儿了。她朝着刘老娘走过去。

    刘老娘叉着腰就迎过去了,她今天非得让老苏家的人服软,她可不像自己儿子媳妇那样胆小,自己是个老人,老苏家还能对她这个老人动手?

    “死丫头……”

    “大娘,你说你这个母夜叉的样子,出来这不是吓人吗。难怪刘梅长的那么刻薄,就和你一样,一看就是尖嘴猴腮的老不正经。”

    她还没开口,苏瑜就抢先道。

    “……”刘老娘脑袋一瞬间短路了一下,随即意识到自己被苏瑜骂了,而且骂的很难听,一张老脸顿时恶狠狠的,朝着苏瑜扑过去,“老娘和你拼啦!”

    苏瑜没等她冲过来,就率先朝着大街上跑去,“救命啊,要杀人啦——救命啊——”

    刘老娘看着苏瑜跑了,势气顿时上来了。迈着腿就追了上去。她就说了,老苏家的人就怕她!

    这会儿路上全都是下班的工人,两人在人群里穿来穿去的。

    工人们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只看着一个大娘后面凶神恶煞的追着,前面一个瘦弱的女同志哭天喊地的求救。

    “救命啊,要杀人啦——”苏瑜扯着喉咙就喊了起来。

    有工人反应过来,立马就围了过去,将刘老娘围了个水泄不通。

    苏瑜这会儿跑出了汗了,脸上红彤彤的,回头一看刘老娘已经被人制服了,立马一翻眼皮子,软着倒在旁边的女工身上。

    女工站的好好的看热闹,冷不丁看着旁边的人倒在自己身上了,吓得脸色一白,啥情况呢,啥情况?!

    “救命——”苏瑜颤颤悠悠的说了一句,然后翻了个白眼,闭上了眼睛。

    “……!!!“女工吓得心口一跳,然后扯着嗓子喊了起来,“快来人啊,救人啊——”

    场面顿时更乱了。

    很快就有公安同志听到举报过来处理现场,然后又有热心人送苏瑜去附近的街道卫生所里面。

    苏大志和苏小志一到厂门口,就听说了自家姐被一个老太太给追着打,都打到进了卫生所了,顿时着急了。撒着脚丫子就去找人。

    卫生所里面,两个年轻的小公安正在给苏瑜录笔录。

    因为苏瑜是个女同志,所以还特意安排了一个女公安同志来。

    苏瑜被灌了藿香正气水,终于幽幽的醒了过来,看着女公安了,顿时拉着她的手就哭了起来,“公安同志,你可得救救我啊——”

    女公安赶紧安抚她,“同志你放心,我们肯定不会不管的。我来就是想了解事情的经过。同志,你把事情给我们说清楚了,我才能帮你啊。”

    苏瑜擦了擦脸,“要了解情况啊,这话就说来话长了……”

    作为一个守法的公民,苏瑜原原本本的将自家的情况和女公安说了,从小养活弟弟妹妹,好不容易娶媳妇了,结果接回来一个毒妇,在家里闹的鸡犬不宁,差点儿露宿街头。前几天因为新媳妇闹别扭回娘家,娘家人就几次三番的上门来闹事。刚刚她一下班,就遭到了亲家母的人身攻击。

    “他们就是看我没爹没妈好欺负,呜呜呜……公安同志,我们现在可是新社会啊。为什么还会有当街行凶这种可怕的事情?”

    “同志,这只是个例,你放心吧!“女同志安抚道,眼里带着几分气愤,对于苏瑜的经历,她简直气愤到了极点。

    公安同志刚问完情况,苏小志和苏大志也跑进来了。

    看着苏瑜躺在病床上,两人顿时着急啦,苏小志急切道,“姐你咋了,被人打了?”

    “咳咳咳,没事。”苏瑜咳了咳,一脸虚弱,“就是亲家母来了,她准备来找大志的麻烦的,说要让大志没工作,我就劝了她两句,她就追着我拼命。”

    苏大志顿时目瞪口呆。

    苏小志听了,眼睛都红了,转身就抓着苏大志,“都怪你!”

    苏瑜赶紧道,“小志啊,算啦,大夫说我没大事儿,就是身体更虚了。”

    “姐,咱们找公安同志。“苏小志可没忘了了伟大的公安同志。

    “公安同志来过了,放心吧,他们是主持正义的,不会不管我们的。”苏瑜靠着病床上道。“你们都回去吃饭吧,晚上过来看我就行啦,我估计得明天才能出来。我这住院的钱,老刘家得给我报销了。”

    老刘家的人还在厂里的时候,就听到了自家老娘出事的消息了。公安局的电话直接打到了单位里面了。

    老娘将人家打得进了医院了。

    这可不是小事儿啊。

    几人急匆匆的往医院里面跑去。

    负责案子的女公安道,“现在最主要都是伤者,幸好被人拦住了,没有造成大的伤害,但是受害的同志本来身体就不好,这一次惊吓加上耗费体力,现在人很虚弱。家里情况也不好,你们自己去看看吧。不过我可警告你们,谁要是使用暴力,就都进局里谈话。”

    老刘家的赶紧儿连连点头,然后去病房里面看苏瑜。

    刘大嫂一脸的讨好道,“亲家啊,你看这事儿是不是就算了,我妈年纪大了,这身体也不好啊。”

    苏瑜坐在床上道,“咳咳咳,我现在没精力和你们说话,我浑身没力气。饿得慌……”

    刘大嫂赶紧儿扯着刘二嫂,“去买点儿粥过来。”

    “我们家里也煮了粥呢。”苏瑜道。

    “……去买点儿饺子过来。要不红烧肉也行。”

    刘二嫂咬咬牙,赶紧儿跑去了。老太太这都干的啥事儿啊,就知道添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