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重生六零好时光 > 第11章
    “梅子都嫁出去了,又回来睡,人家看着是不是要说闲话啊。要我看,梅子既然在老苏家那边受了委屈,咱就去找老苏家算账,让老苏家看看咱们老刘家的厉害,看他们还敢不敢欺负咱们梅子。”

    刘大嫂也是个会说话的,一副一心一意为了小姑子出气的样子。

    刘老娘听了连连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就是担心别人说咱们家闲话,老苏家就几个小辈,咱们去找人家麻烦,到时候被人说以大欺小。”

    刘大嫂道,“妈,你这担心啥啊,你和爸不用出面,就我咱们几个和他们平辈的过去,别人还有啥好说的。大勇和大强都是梅子的哥,为她讨公道是应该的。”

    这话可把刘梅说的感动了。

    以前还觉得嫂子是个不好的。对自己总是没啥好脸色,这关键时候,还是自家人靠得住的。

    她眼巴巴的看着自己大哥二哥。

    刘大勇和刘大强互相对视一眼,然后点点头,“行,咱们明天就去找苏大志那个臭小子问问,咋对咱们妹子的。”

    刘梅一听,又担心真的打了苏大志了,赶紧道,“哥,你们可别真的把大志给打坏了。就吓唬一下就行了。最主要的还是我那个大姑子,她就是个祸根。”

    “一个娘们,怕啥啊?”

    刘大勇一点儿也不放在眼里。

    老苏家的那个嫁不出去的大姑子他又不是不知道,胆子小,脑子还不灵活。到时候吓唬一下,保准一家人都要来接他妹子回去。

    刘老娘满意的笑了,虽然她重男轻女,不过看着自家闺女有个强势的娘家依靠,心里还是很骄傲的。

    想起老苏家人竟然敢欺负自家闺女,她咬咬牙道,“反正这次要让老苏家那边把大志他姐的工作岗位让出来给梅子。梅子现在还是个临时工,以后没啥保障。这次她不让出来,咱就让他们好看。”

    “还要让她分家,把房子让出来。”刘梅道。

    刘老娘道,“要是不同意,梅子就不回家!”

    刘大嫂和刘二嫂嘴角抽了抽。

    幸好自家没遇着这样的媳妇,要不然那还得了。

    晚上刘梅没回家,就睡在了老刘家这边。

    苏大志等到了大半夜,刘梅都没回来,愣是连饭都有些吃不下了。

    苏小志高高兴兴的和苏瑜两人把他的那一份给分掉了。

    苏瑜没吃吃东西的时候,都是通过口腔直接进入肚子的,连咀嚼都很少。没法子,吃惯了好东西,再吃这些,总觉得有些难以下咽。

    吃完之后,让不情不愿的苏琳去洗碗,苏瑜就去冲了个澡,回来放下帘子睡觉。

    看着苏大志还坐着,她道,“有没有点儿出息呢,你信不信,刘梅正在她娘家呼呼大睡呢,人家可不会惦记你。就你傻乎乎的等着。你就是一晚上不睡觉,她也不心疼你。”

    听到这话,苏大志脑袋里就出现了一个画面,刘梅躺在床上呼噜噜的大睡的样子。顿时觉得自己等着实在有些傻,也端着盆去冲澡,然后上床睡觉。

    躺在床上的时候,他还有些不习惯。

    “都没睡吧。”苏瑜翻了个身坐了起来。

    “姐,没睡呢。”苏小志嚷嚷道。

    苏瑜叹气,“没睡就好。说起来,咱们兄弟姐妹的,好久没在一起聊天了。刘梅来了之后,咱们家以前那些事儿,也不好意思当着她的面说。我记得咱爹妈走的那会子,家里多穷啊。那会儿小志和小琳都乖,我和大志从外面带了吃的回来,两人就搬着小板凳在门口等着,不哭也不闹。”

    “姐,我记得,你每次回来,都给我带烧饼。”苏小志吸了口口水。

    “是啊,那会儿看着你们三个吃,姐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其实那会儿我也想吃,可我舍不得吃,想让门多吃点。我就盼着你们好好长大,都过好日子。”

    苏瑜的声音都有些哽咽了。

    “我总记得,大志生病那次,我是最怕的。咱大半夜的拖着板车送大志去医院,那会儿下着大雪,齐腰的雪啊,车轮子都推不动了。”

    苏大志一直听着,听到这里,也想起了那会儿的事情。本来已经忘的差不多的事儿,这会儿似乎又清晰的出现在眼前,“我记得,是姐背着我去的。”

    苏瑜哽咽的笑,“你还记得呢。不知道小志还记不记得,有一次小志发烧,为了给小志吃点儿鸡蛋,姐去爬树给你掏鸟蛋……”

    “姐从树上摔下来了。”苏小志哭道。

    “是啊,别提多疼了,我那会儿可怕了,就怕我摔出个好歹来了,我们小志咋办啊。”

    “还有小琳,小时候去逗人家的狗,那狗要咬小琳。我为了护着小琳,和人家狗打起来了。要不是有人来了,姐这会儿也不在了。”

    苏琳躺在床上默默的流泪。

    一时间,整个老苏家都在回忆着过去的日子,回忆着那个时候,大家过的多辛苦。

    而这些回忆里面,总是少不了大姐的付出。

    苏瑜说了很多以前的事儿,包括苏家爹妈在的时候,还有苏家爹妈不在的时候的事儿,有苦有甜,最后幽幽的叹了口气,“看着你们现在长大了 ,姐就安心了。姐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你们以后都能幸福。找的对象都能对你们好。不过就算对象对你们不好,也别怕,姐在一天,就要护着你们一天,谁也不能欺负你们!”

    “姐……”

    ”大姐……”

    “呜呜……”

    几个人同时发出声音。

    苏瑜弯了弯唇,抽泣了两声,然后安静的闭着眼睛睡觉。

    困死了,大半夜的讲故事,太辛苦了!

    第二天一早,不用苏瑜吩咐,苏琳已经起床做好了早饭了。不过还是没和大家说话,显然心里还是闹着别扭。

    苏大志和苏小志看着苏瑜的眼神也不一样了,带着点儿依恋和愧疚。

    昨晚上一晚上,他们都在做梦,梦到以前大姐对他们多好。梦着自己出事的时候,大姐就跑出来护着他们了。

    苏小志道,“姐,我昨晚上梦到你了,我和人打架,你跑出来帮我,还被人打了,吓死我了。”

    苏瑜微微一愣,随即笑着道,“你这孩子,还知道姐对你好呢。”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睡前听故事,晚上做个梦,再正常不过了。看来以后思想工作还是留着睡前做比较好。

    苏大志也扭扭捏捏道,“姐,我也梦到你了。”

    苏小志顿时白了他一眼,哼,学咱干啥呢,马后炮。

    苏瑜笑着道,“行,知道你们都懂事。姐这心里高兴呢。你们心里都记着,甭管外人对咱们好不好,姐总是对你们好的。”

    兄弟两都连连点头。

    苏琳一边搅动锅里的粥,看着哥哥姐姐都在边上说话,当她没存在一样的,心里又委屈又失落。

    早知道就不怄气了,反正怄气也没用!

    吃完饭,苏瑜和苏大志就带着苏小志去厂里了。

    一路上苏瑜唉声叹气道,“厂里没位置,昨天生车间的许主任说了,就一个装卸班的临时工可以去做,还说我们家小志这个身板儿肯定做不来。”

    她拍了拍心口道,“我当时就是这么和许主任保证的,我们家小志肯定做得来!我们家小志可不像以前那样了,现在是男子汉,咋可能做不来呢。人家爷们能做的,我们家小志也能做!”

    苏小志立马点头,“就是,姐,我肯定做得来。”

    苏瑜满意的笑道,“那可不,要我说啊,真正的爷们都做得来。做不来的,那就不是真爷们!小志,你争口气,知道不?”

    苏小志保证道,“姐,我肯定成。”

    苏瑜拍了拍他的肩膀,“要是实在做不来也没关系,做不来就去读书。”

    “……肯定做得来!我是爷们!”

    苏大志看着苏小志这样,心里有些虚,按着姐说的,他就不是爷们,他做的活是最轻松的……

    因为已经和厂里这边打了招呼了,而且还是个临时工,所以许主任也帮着和装卸班那边打了招呼,让苏小志试试。

    看着苏小志也长了个高个子,再看看苏瑜那个小身板,许主任边领着苏小志去干活,边道,“你姐不容易,她生病了,我让她休息都不乐意,非得工作。”

    苏小志闻言,心里酸溜溜的,姐这都是为了挣钱帮他呢。

    到了地方,和人家装卸班的师傅交代之后,许主任鼓励道,“好好的干,学学你姐。”

    “我肯定好好干,主任你放心吧!”

    苏小志一脸自信道。

    苏瑜这边也开始工作了,许主任挺照顾她的,给安排去整理棉线,这活虽然很麻烦,但是可以坐着,也没纺织那么累。

    干这些活的要么是厂里的一些老人,要么就是和厂里有些关系的。

    苏瑜才来,就和大家打成一片了。

    中途还去找了严小芳一趟,找她借一些书看。借书当然是其次的,最主要是让工会的同志知道,她一直在进步,知道她这么一个人。

    “省里不是开了夜校吗,我准备去学点儿啥。主席同志时候了,要时刻保持进步。我现在的知识不够,靠我这双手,也纺不了多少布,我想多学点儿本事。好好的为人民服务。”

    严小芳赶紧儿道,“我那边还有一些书呢,回头我拿给你。”

    看了看旁边没人,她小声和苏瑜道,“你多学点儿也好,以后厂里要是办公室招人了,你从内部考,肯定更容易。”

    苏瑜一脸惊喜,“真的吗,办公室的同志可都是做大事的!你们这么少的人要管这么多的同志,这都是要本事的。”

    “真的!你肯定成。”严小芳鼓励道。

    作为一个从小就顺顺利利,工作也轻松的年轻姑娘来说,对于苏瑜这样身世坎坷,生活困难,依然保持着积极向上的思想的同志,总是免不了抱着一些同情和责任感。

    苏瑜感激的握着严小芳的手,“严干事,真是太感谢你了,你就是我生活里的一束光,给我指明了前方的道路。我现在能有这么多想法,都是多亏了你的指点。我一定好好干,不辜负你的关心!”

    严小芳顿时一股满足感涌上来了。

    真好啊,她靠着自己的力量,帮助了一个好同志。

    中午,苏瑜就背着书,去找苏小志一起回家。

    刚去了装卸班,看着一身狼藉的苏小志,苏瑜的脸上就抽搐了两下。

    出来的时候还挺干干净净的,这才半天时间就折腾成这样了?

    “姐——”苏小志看着苏瑜来了,忍不住红了眼睛。

    好苦啊,真的好苦啊。

    苏瑜也是心疼的看着他,喊姐也没用啊,自己选的路,哭着也要走下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