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重生六零好时光 > 第8章
    这个年代的刘胡兰发型还没有得到改良。苏瑜稍微的指点了一下老师傅修一修,多多少少的还能看出点儿后代那种时尚的味道。

    理发的老师傅看了看镜子里的模样,然后仔细的研究了一下,觉得这种发型看起来似乎比之前还要精神。

    他觉得自己似乎参悟了一点儿,决定再将这个发型给研究研究,争取让每一个留着大辫子的同志都能够剪这种发型。

    女同志干啥要留头发啊,有整理头发的功夫,还不如多干活。

    “女同志,咋样?”老师傅一脸自信道。

    “好看。咋看都觉得好看。”苏瑜满意的摸了摸自己的头发。这张脸长的还真是不差,稍微打扮一下,就显得精神多了。等以后修养好了,怎么也是中上水平啊。“师傅,你手艺太好了,你看我进来的时候不咋样,出去的时候肯定回头率百分百啊。”

    “啥是回头率?”老师傅含着烟斗道。

    苏瑜笑眯眯道,“就是一百个人从我边上走过,一百个人都要看我这脑袋瓜子。师傅,你这手艺很多年吧,同样的刘同志的发型,你这剪的就是不一样。”

    老师傅顿时笑眯了眼,“那可不,我这是祖传手艺。我们家祖祖辈辈都是给人剃头的。你这头发今天不收钱了,等长长了记得来我这边修,可别让人剪坏了。”剪头发不是卖东西,不收钱这事儿他还能做主。

    “师傅,我这脑袋以后就交给你了。谁也别想碰一剪刀的。”苏瑜一脸认真道。

    这话乐呵的老师傅又笑开了花。

    离开了理发店,苏瑜也觉得脑袋上面轻松多了。头发少了,口袋里的钱没少,她心里满意极了。

    在这个年头能省则省,原主可没留下啥子家当,就算现在不用养原主那些弟妹,养自己一个人都有些困难。

    就是没想到现在的同志这么淳朴,还准备讲个价呢,人家直接给免单了。

    回到厂里的时候,已经快到中午了,苏瑜也不是为了上班,而是为了给工会的同志,特别是严小芳同志道谢。另外还有自己车间的主任和那些帮助自己的同志。

    这两天她在医院里面也没闲着,找护士借了纸笔,洋洋洒洒的写了一封感谢信。将整个厂里上上下下,包括看门的大叔都给感谢了一遍。另外表达了自己通过这次事件之后,因为单位的照顾,她因此大受激励,争取成为厂里的劳动积极分子,为厂里奉献自己的所有力量。为了将感谢信写的有水平一点儿,她还特意找大夫们借了时下先进的思想文件和书籍报纸。将里面的各种经典语录和激励人心的话都给引用进去了。

    对于一个经常发表讲话的人来说,写这种忽悠人的稿子,简直是手到擒来。

    工会办公室人不多。两个干事,两个委员。工会的孙主席并不在这边。苏瑜一进办公室就看到正在埋头写稿子的严小芳了。

    她笑着敲了敲工会的大门。

    大家循声看过去。

    苏瑜笑着道,“同志们好,我是生产部的苏瑜,前两天住院,多亏有工会的同志给与我极大的帮助照顾,我今天出院,特地来感谢各位同志的。”

    “苏瑜同志,你咋出院啦?”

    严小芳惊讶的看着她。她还打算下班之后去医院看看苏瑜的。

    苏瑜微微激动道,“我身体还扛得住,咋能耽误工作呢。就想着赶紧出院来上班。今天上午出来的,下午就正式上班了。”

    “我这次能够好的这么快,多亏了厂里上上下下,特别是工会同志对我的照顾,我……我心里感激,不知道咋说了,只能写封感谢信,表达我心里的感激之情。”

    工会的同志听到苏瑜是来感谢的,顿时一脸的笑意。干他们这个职位的,就是要得到公认的认可,这样才能体现自己的工作价值。

    工会的生产委员张委员是个四十多岁的女同志,知道苏瑜是生产部门的,首先笑道,“同志,你这可真是太客气了。还写啥感谢信啊。帮助工人,是我们工会的职责所在。是咱们应该做的。咱们都是工人阶级的兄弟姐妹。不分彼此。”

    苏瑜顿时感动的眼泪汪汪的,将自己的感谢信递给了张委员,张委员平时就是负责生产部门的同志的,原主的记忆中还是有些了解的,是个性子强势直爽的人。

    她感激道,“咱们搞生产也是职责,可是咱做得好,厂里还是给咱们表扬。工会同志干得好,咱也必须感谢。这次多亏严小芳同志在医院的时候照顾我,还宽慰我,让我得到了启发和激励。我以后一定要做一个对单位有用的人,像工会的同志这样积极进步。”

    一番话将工会的人都给夸上天了。张委员脸上笑容止也止不住的,打开苏瑜的信件一看,入目就是铿锵有力,铁画银钩的字迹。

    “哟,这是你自己写的?”张委员诧异道。

    女同志可不容易写出这么一笔好字,而且这字看着比男同志写的还有力道。

    看到张委员这反应,苏瑜心里就明白自己辛辛苦苦的写的信没白费,她微微腼腆道,“都是我一笔一划的写出来的。我没读多少书,字写的不好。”

    “啥不好啊,这字就写的太好了。”张委员将感谢信给其他人看。

    宣传委员胡委员推了推自己的眼睛,赞同道,“写的好,比我都写的好。”她平时是负责工会的宣传工作的,首先看中的就是字迹。

    苏瑜赶紧摆手,“这可不敢当。”

    严小芳羡慕道,“你是咋练的啊?”她之前还觉得自己字迹秀气,可和苏瑜比起来,觉得都不好意思放在一起了。

    苏瑜害羞道,“我这些年没机会读书,可又不想放弃学习,平时私下里有机会就自己拿着课本抄写,写多了,就写成这样了。”这当然是胡扯的,她这都是上辈子对自己的严格要求。别看后来啥子都是用电脑打字,她作为公司老板,很多时候也是要写批语的,苏瑜是个强势的人呢,不愿意比别人差,每天都会坚持花个半小时练字。这次她为了将信件写的好一点儿,可没少花功夫。

    至于和原主的字迹不一样,苏瑜倒是不怕别人拆穿,反正原主这些年忙着家里家外的,又要干纺织的工作,没有在外人面前留下过笔迹。连领工资,都只是在自己的名字上面按个手印而已。

    听到苏瑜的话,其他人都看着苏瑜。厂里的老同志都知道她们家的事情,知道苏瑜是为了家里,所以没有继续读书。

    这些年也没啥子特殊的表现,大家也没觉得可惜。现在看来,这完全就是被耽误了。有这份心思,能写这么好的字,读书还能差了?

    严小芳佩服的不要不要的,苏瑜同志还是一线工人呢,都能够练一手好字,自己还整天坐在办公室呢,字迹都只是写的秀气一点儿而已。

    张委员又看了苏瑜的感谢信,写的条理清晰,时不时的套用一下时下的激励语,让她看的都有些热血沸腾了。

    “苏瑜同志,你这封感谢信里面涉及到了其他的部门,我建议登出来。”

    宣传委员胡委员道。

    苏瑜不好意思道,“这样行吗?”

    “当然行,得让大家知道你的心意。”胡委员笑着道。最主要是,感谢信里面,工会是被排在最前面的,篇幅也是最大的。这有助于让厂里其他领导看到工会的作用。

    苏瑜点头,不好意思的摸着脑袋道,“行,我听工会的领导安排。你们说咋样就咋样。”

    严小芳这才注意到她的头发剪短了,“你这头发咋剪短了?那么长的头发留起来,多不容易啊。”

    苏瑜看着大伙道,“这次我能够熬过去,都是多亏了大家对我的关心照顾,我没啥能回报的,所以决心向刘胡兰同志学习,为了咱们祖国建设事业奉献一切!我要学习她不畏艰难的精神!全心全意为人民奉献的精神!”

    张委员拍了拍她的肩膀,“苏瑜同志,好样的!”

    等苏瑜走了,工会其他人又把苏瑜写的感谢信读了一遍。

    张委员笑着道,“老胡,我这咋一看,倒是挺像你们搞宣传的人写出来的稿子啊。”

    “是像,看着倒是读了不少先进书籍和报纸的,要不然写不出这么积极进步的内容。”这肚里有没有货,看看写的文章就能看出来了。一份感谢信都能写的这么精彩,要是写其他东西肯定也不差。

    胡委员找了找信纸,准备腾一遍。弄在厂报上。不过看到苏瑜的字迹之后,她就有些舍不得了。这么好的字迹,还是直接印刷算了。

    “可惜学历不够。”胡委员随意念叨了一句。

    她旁边的严小芳顿时心里动了动。

    来工会办公室干活,至少也要中专或者高中毕业的学历。苏瑜同志只有初中水平。要是苏瑜同志学历够的话,她字也写得好,还会学稿子,没准早就在工会来了,就不会累的晕倒了。

    苏瑜可不知道工会这边的事儿。

    她的目标虽然是工会,不过也不指望一下子就能成功。有些事儿急不来。离开工会之后,她就直接去了生产部找车间许主任。

    车间许主任也是厂里的老人了,也是看着苏瑜姐弟长大的。不过以前苏瑜性子沉默,不爱搭理人,加上平时干活也是中规中矩的,所以接触的少。

    苏瑜可没管接触的少不少,她脑袋里就记着一件事儿,反正原主和许主任是认识许多年了。

    于是见着许主任的时候,眼泪巴拉巴拉的就流下来了。“许主任,我这次差点儿就没了,感谢您对我的照顾,要不然,我都不知道咋办了……您就是我的大恩人啊,我都不知道咋报答了,以后您有啥事就和我说,我一定二话不说。”

    一下子被捧上了救命恩人的位置上面去了,许主任顿时有些飘飘的。看着苏瑜,也多了几分同情。

    多可怜啊,差点就累死在岗位上了。

    “许主任,我心里愧疚啊,咋就晕倒了呢,这得耽误多少工作啊。我都准备好了,要更加努力工作,就是为厂里累死了,我也不怕。主任您就给我安排活吧,重活累活都给我,我能撑得住!”

    累死?那可不行!

    许主任赶紧摆手,“不行不行,你这刚出院呢,这身体还是别硬撑着了。这几天你就去整理棉线,给人搭搭手。厂里人多,也不差你这份力气。等养好了身体,更好的为厂里服务。”

    “这咋行啊,厂里对我好,我不能对不起厂里。”苏瑜坚决不同意。

    “你这孩子,咋这么倔呢。这是工作安排。养好身体要紧!”

    苏瑜擦了一把眼泪,感动道,“还是咱们新中国好,新社会好,也只有咱们新社会工厂才会这样照顾我们工人。也只有新社会才能培养出许主任您这样关心工人的好领导。这要是旧社会,我这样的工人都要没活路了。等我病好了,我一定好好的回馈咱们祖国。我要做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