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重生六零好时光 > 第5章
    严小芳见她哭的来劲儿了,顿时着急了。激动的安慰道,“苏瑜同志,你咋能亏心呢。你看你都晕倒在了岗位上了,你在岗位上战斗到了最后一刻,你是咱们工人阶级的积极分子,是榜样。你不亏心!”

    “严干事,你别安慰我了,我自己的不足我知道。”

    苏瑜拉着她的手,声泪俱下,“我爹妈走的早,当初厂里给我一碗饭吃,让我能够养活弟弟妹妹。我就该给厂里当牛做马,好好回报组织的照顾的。可这些年……家里太难了,我恨不得把自己一个人劈成两个来用。我这些年一想着没有将自己整个人奉献给厂里,奉献给组织,我就觉得亏心。严干事,我决定了,以后我要向组织靠拢,我要全心全意为咱们厂里干活,多织布,帮助厂里增加产量,让全国人民都能穿上好衣服。”

    严小芳眼泪汪汪的看着苏瑜。

    苏瑜同志太不容易了,这些年养着一家子人,还要为厂里付出。生活这么困难,还能保持这么积极向上的想法。躺在病床上还想着以后的工作问题。

    多好的工人啊。

    这是咱们工人队伍里面的积极分子啊,是值得帮助的对象。

    “苏瑜同志,工会会帮助你的,你以后工作上如果遇到困难了,就找我们工会,一定帮你们解决事情。”

    “真的吗?”苏瑜感动道。

    严小芳觉得,此时的苏瑜同志的眼神就像是看到最后一根稻草一样的,心中顿时涌起了一种莫名的责任感。

    自己是工会的干事,就是要为厂里的工人解决困难的。

    “当然是真的!”她坚定道,“你以后有啥困难,都来工会找我。”

    苏瑜高兴极了,“工会果然是我们工人阶级的依靠,严干事,我要努力向工会靠拢,努力学习知识,做一个又能力的人,以后回馈工会对我的帮助。”

    “我会帮助你进步的。”严干事激动道。

    能够听到工人对工会如此的信任和依赖,严干事觉得光荣极了,使命感油然而生。

    “大姐。”

    两位女同志正有些惺惺相惜呢,苏大志从外面进来了。

    看到苏大志了,苏瑜脸上的笑容顿时没了。

    严小芳作为工会的干事,也知道苏家最近的矛盾,这会儿看着苏大志来了,也挺看不过眼的,“苏大志同志,你这来的也特晚了。”

    苏大志闻言,脸上露出尴尬的神色。他是从工厂那边走过来的。没法子,身上一毛钱都没有,连坐公交车的钱都没有……

    这种事儿他也不好意思直接说出来。更加让严小芳觉得这个男人实在是太过分了,一点儿亲情观念都没有。作为家属竟然比她这个工会的来的都晚。

    不过看到苏瑜这边还在床上躺着呢,也不好直接批评别人的弟弟,干脆起身道,“苏瑜同志,我先去吃饭了,待会来看你。”

    苏瑜抿着嘴微笑着点头,“严干事,我不需要人照顾,我一个人就可以了,你回去工作吧,可不能为了我耽误组织上的工作。”

    “没事儿,工会那边给我的任务就是照顾你。”

    严小芳笑着就离开了。

    临走的时候,还谴责的看了眼苏大志。

    苏瑜看着严小芳的背影,她都没想到,这会儿的人竟然比传说中的还要朴实……让她这种黑心肝的人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不过这倒是个可以真心交往的朋友。

    “大姐。”

    苏大志见严小芳走了,终于敢吭声了。

    苏瑜瞄了他一眼,然后坐起来,端着红糖水煮鸡蛋开始吃。

    苏大志也是刚来的,还没吃饭,看着她吃东西,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苏瑜没理会他,大口大口吃完了,然后将空碗放到了旁边的桌子上。

    “大志啊,鸡蛋真好吃。”

    苏大志:“……”口水都要忍不住了。

    “你说,我多少年没吃鸡蛋了?”

    苏大志还没咽下去的口水就堵在了喉咙里。多少年没吃……五六年,七八年?

    苏瑜叹气,“是从咱们爹妈走的那一天开始的。”

    苏大志顿时说不出话来了。

    “大志,当年咱们家多苦啊,咱才刚开始干活,一个鸡蛋,还得做成水蒸蛋,一大家子人吃,看着你们吃的香,我一口都舍不得吃。”

    “姐,以后我,我给你买鸡蛋吃。”

    这话说的有些没底气,他手里一分钱都没有,啥子都给了刘梅了。

    苏瑜看着他那样子就知道他的德性了。她皱着眉头道,“你把姐当啥了,姐是好那一口鸡蛋的?”她是要吃肉的人!

    苏大志赶紧摇头。“不,不是的。”

    苏瑜严肃道,“姐情愿一口不吃,都留给你们吃。可我就是没想到啊,你咋会觉得姐会害你,还要和姐闹分家呢?”

    苏大志这会儿心里正觉得有些亏呢,听到苏瑜的责问,心里也不知道咋回答,“我,我……”

    “我知道,是刘梅说的吧。说你们要照顾小家,要为你们那个家攒钱,要房子,是不是?”

    苏大志默认的低下了头。

    苏瑜顿时擦了擦眼睛,“大志,你自己摸着自己的良心说说。这些年姐亏待你没有?找你要过一分钱没有?你吃家里的,穿家里的。姐一心一意的为你。可你自己想想,你结婚之后,你过的啥日子?你今天是从厂里走过来的吧。”

    看着苏大志一脸被猜中的样子,苏瑜痛心疾首,“刘梅咋能这么对你啊,大志啊,你被人当成黄牛用啦,不,比黄牛还不如呢,人家黄牛还能用劳力吃口草,你呢?不用人家养,还白白的给人家糟蹋。她要是真心疼你,咋会不给你钱放着,让你从工厂走这么远?是不是饭也没吃?”

    苏大志听的心里委屈极了,赶紧儿点头。

    “你看你看,连粮票都没有。你一个月工资可不少啊。你们是双职工,日子咋就过这样?孩子还没生呢,你咋就把自己过的这样窝囊了?别说工人了,你连农民兄弟都不如,人家农民兄弟在家里好歹还能当家做主吃口干饭呢。当初姐养着你的时候,那是把你养的白白胖胖的。要不是为了养你,姐现在还能营养不良的躺在床上?”

    苏大志这会让肚子饿了,加上刚刚走的累,这会儿听到苏瑜的话,心里越发的委屈不得劲儿了。

    自己好歹一个拿工资,吃供应粮的工人呢,咋就过成这个样子了。

    “姐,我……”苏大志委屈的看着苏瑜。

    苏瑜压根就不想看他这个怂样,偏头看着病房的门,“知道姐为啥不分家吗?姐这个年纪,嫁了人就有自己的家了,还稀罕那个房子?姐这是不放心你啊!我在家的时候她刘梅就这么糟蹋你,我走了,她刘梅还不得把你给糟蹋死了。大志啊,你是我的亲弟弟啊,我咋能看着你被人欺负呢。姐心里疼啊——”

    最后一句话说的有些撕心裂肺的味道,苏大志顿时整个人一振。

    原来,原来姐不分家,是为了他。是看不惯他被刘梅欺负。

    旁边病床的人听着两人的话,心里差不多都弄明白了。

    当姐姐的拉扯大了弟弟,当弟弟的被恶媳妇给压着欺负姐姐。姐姐没怪弟弟,还当心弟弟被人欺负呢。

    这姐姐可当地真是劳心劳力啊。

    旁边病床的是个带孙子的老阿姨,看着苏大志道,“你这小伙子可真是没用。一个男人还被媳妇给压着。你爹妈要是没走,你媳妇还不得压着你爹妈了?还是不是个男人啊?”

    其他人也道,“就是,看看你自己长的多好,再看看你姐现在这样子,也该把眼睛擦亮点儿了。亲姐弟,打断骨头连着筋!”

    苏瑜叹气道,“我不指望他回报我,我就担心他被人欺负,想起我爹妈走的时候,他还那么小。我们相依为命的长大……我心疼。”

    苏大志憋红的脸终于撑不住了,一下子扑在床边上哭了起来,“姐,姐……”

    苏瑜伸手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脑袋瓜子,“乖,不哭不哭。”

    所以说啊,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原主一个劲儿的付出,从来都没有说过自己的难处,这一大家子人被养的自私了,谁还记得他们的生活都源自于原主的无私奉献了。

    苏大志哭了一会儿,才缓过气来,“姐,我,我不分家了。”

    苏瑜摇头叹气,“不分家,你不怕刘梅?你所有的钱都被她管着呢。哎,你说说,你这日子咋过得这么窝囊了。谁家男人不管钱啊?”

    “可不是,我家就是我儿子管着的。”老太太道。

    苏大志道,“姐,我,我以后钱都不给她了,我自己管着。”

    “她要是管你要咋办?”

    “……”

    “要是咱妈还在就好了,妈还能帮着管钱。毕竟你心里还是把我这个相依为命的亲大姐当外人。”

    “谁说的,姐,我没把你当外人。”

    苏瑜没管他的屁话,又道,“知道小志为啥不想读书吗,就是看着咱家太困难了,准备出来工作呢,还说以后工钱都给我存着,以后他结婚,不让我出钱,就用他自己挣的钱。小志说肯定不学你。”

    苏大志顿时想起了自己结婚的时候花了家里的钱,心虚道,“姐,我的钱你也帮我存着。”

    苏瑜看着他道,“大志啊,别说钱了,你现在能给姐买个肉包子来,姐都不信。”

    “……”

    等严小芳来了,苏大志就被苏瑜赶回去上班了。

    对于苏大志的性子,苏瑜总结出来,就是以前被原主养的太好了,没经历过啥子风雨,没啥担当,性子也软。这样的人没吃过苦,所以容易被人挑唆。比她上辈子那个怂包亲爸还不如。虽然她也不是很喜欢这样的人,不过好歹也是个正式职工啊,每个月能拿工资的,还有各种福利。这可是现成的饭票啊,必须捏在手里。

    被当成饭票的苏大志,这会儿也渴望得到饭票。

    离开医院之后,他就越发的觉得肚子饿了。说实在的,这些年虽然也经常吃不饱,可是肚子里总是能有几分饱的。所以这会儿一顿没吃,就容易觉得难受。一路走回去,闻到国营饭店里面传出来的香味,难受的咽了咽口水。

    可惜伸手进入了口袋里面,一毛钱都摸不出来。更不用说啥饭票了。

    再想起医院里面大姐和他说的那些话,他心里更是觉得难受了。

    他咋就过的这么窝囊呢,一个拿工资的工人,竟然连一口吃的都买不起!

    下午下工回到家里,苏大志就急匆匆的回到家里准备吃点儿东西了。顺便找刘梅要点儿钱和票,去国营饭店给姐买个肉包子送去。

    结果回到家里的时候,只看到小妹苏琳捂着肚子蹲在门口,看到他回来了,眼睛都冒绿光了。

    苏大志道,“你嫂子呢?”

    大姐在医院,小志在外面野惯了,刘梅咋也没回来?

    苏琳拉着他的胳膊道,“就我一个人在家,哥,你快带我去吃点儿东西吧,我要饿死了。”她这一天一夜的为了赌气,只喝了一些水,啥都没吃,尽折腾自己了。

    这可尴尬了,苏大志摸了摸空荡荡的口袋。“出去吃啥啊,咱们自己煮。”

    然后忙不迭的去开装粮食的柜子,结果发现,柜门上面不知道啥时候多了一个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