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重生六零好时光 > 第1章
    叮铃铃……

    下工的铃声刚响起,江东纺织厂的工人们就陆陆续续的离开了工作岗位,端着饭盆就急匆匆的往食堂去。

    今天周一,食堂里面供应葱油饼。那可真是实实在在的白面和豆油,滋溜溜的,在厂房里面的时候都能闻到阵阵的香味了。这会儿下了工,都赶紧儿的往食堂跑去,就怕去晚了打不着了。

    毕竟从去年初开始,食堂的供应是一天不如一天了。哪像去年五八年那会儿,吃啥都管饱,而且还不要票。敞着供应。

    现在想想过去的那日子,就觉得像做梦一样的。只盼着这难过的日子早点过去,早点儿恢复以前的供应。

    苏瑜端着饭盆,眼睛好奇的往两边瞄了几眼,然后跟着大队伍一起往食堂冲。

    这是她在食堂吃的第二餐,早上那顿只供应了稀饭和一个玉米饼,这会儿正饿着呢。

    冲到前面,看着大盆里面还剩下的葱油饼,她稀溜溜的咽了口口水,“来两个葱油饼!”

    “四两粮票!”

    食堂的牛师傅吆喝一声。

    苏瑜赶紧儿掏票,便宜,太便宜了!

    牛师傅给她打了两个葱油饼放在饭盒里面,还不忘了忙里偷闲的问一句,“小苏,你这大中午的怎么也没回家啊。这太阳打西边出来啦。家里不管了?”

    苏瑜笑着道,“都是大小伙子大姑娘了,都不要我管呢。管啥啊?牛师傅,以后我粮食关系就转到厂里食堂来了。”

    牛师傅惊讶的差点儿将饭勺都给拿掉了。

    等苏瑜走了,牛师傅边打菜,边问旁边的牛婶儿,“花花她娘,这小苏是咋回事啊。以前下工就往家里跑,啥好吃的都端回去,咋今天一整天都在这边吃,刚还说要把粮食关系转过来。这是以后自己吃自己的了?”

    这要是真的,老苏家那几个小的日子可不好过了。除了大志之外,另外两个可都是没成年的孩子呢,就算有供应粮,没钱去买,那也得挨饿。

    胖乎乎的牛婶边帮着给工人打粥,边道,“自己吃自己的咋了,那几个白眼狼,我看就不该管。大志刚结婚就闹着要分家,听说他媳妇娘家还盯着小苏这个位置呢,两个小的平时也没少让小苏操心,我看就该治治!那些要是我的娃,我一准都收拾一顿。”

    牛师傅也不吭声了。

    想想小苏这些年也挺不容易的。苏国栋和他媳妇一起帮着厂里送货,路上出了事儿,留下四个孩子,当时老大苏瑜也才十六岁的年纪,都准备说亲了,因为要管着家里弟妹,亲事也没成。这些年辛辛苦苦的拉扯弟妹,一晃眼都二十六岁了,老姑娘了,还没结婚呢,处个对象,人家也不把她当回事。

    要是小苏真的不准备管弟妹了,外人也不能说她不好。

    ……

    吃完饭之后,苏瑜就赶紧去刷了碗筷。

    这年头连点油水都没有,也用不上什么洗洁精,只需要在水龙头下面冲一冲就行了。

    路上碰到几个貌似熟悉的人,依着原主留下的记忆,倒是都有印象,不过一下子还叫不出名字。敷衍的打了招呼,苏瑜这才赶紧进了休息间里面休息。

    休息间里面也就一些陈旧的桌椅,旁边是一些架子,用来放水杯碗筷的。将碗筷放到架子上面,又拿出自己的水杯喝了一口水,她这才坐在旁边的椅子上面休息。陆陆续续的有人来了休息室里面,看到苏瑜在里面,一个一个露出惊讶的眼神。

    这江东纺织厂里面,谁不知道苏瑜每天大中午都要回家伺候一家子大大小小的,每天第一个走,最后一个来,今天这破天荒的竟然没回去做饭,拿着粮票去食堂吃饭了,而且吃完饭也没回家,跑这里来休息了。

    好奇归好奇,不过看着她趴在桌上睡觉,谁也没打扰她。

    都放下东西,有些人出去干活,有些人也留下来趴在桌上休息,乒乒乓乓的声音很快就消停下来。

    苏瑜脑袋动了动,露出一张憋红的脸。

    哎,这种日子太憋屈了。吃饭吃不饱,睡午觉都找不到一张床。

    想想以前从小到大锦衣玉食的日子,苏瑜就满心心塞。

    当年苏家因为赶上了改革的浪潮,她爷爷一大把年纪了,愣是带着全家人走向了发家致富的美好生活。所以她一出生就过上了衣食无忧的好日子。十岁之前,她是被当做独女养大的,她爷爷把她当做男娃一样的教养,那会儿苏瑜也按部就班的随着家里的安排过日子,没办法,家里这些家产要是没人管,她以后咋过还日子呢?谁知道十岁之后,她妈愣是给她生了一对龙凤胎的弟妹。老苏家有儿子了,她这个闺女就要靠边站了。

    对于苏瑜来说这是巴不得的好事儿,反正作为老苏家的一份子,总不能不管她,家里的家产肯定是有一份儿的。能不干活就能过好日子,她乐意的很。

    谁知道她爸竟然学着别人搞起‘家族联姻’,对方要是各方面条件都好,她也认了。谁知道对方就是个智商有问题的。

    这会儿苏瑜突然就领会了一句老话,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于是奋起反击。她爷爷那个智商她是对付不了的,但是她爸那个怂包,她是一对付一个准儿。找人做了个局,让她爸跟人赌博挪用了账上的钱,她爸爸直接被赶出了公司。弟弟妹妹还在上中学,她爷爷也是一把年纪了,为了家族事业,她的婚事自然也取消了,留在家里帮着打理企业。

    几年的时间,她就利用家里的职业方便,自己另外立了门户,等家里的人知道的时候,家里的企业就剩下了一个空壳子了。

    老苏家的人和她一样,都懂得识时务者为俊杰的道理。在确定怎么闹都没办法让她吐出那些吃进去的东西之后,就认怂了。就连她那个已经病入膏肓的爷爷,也和她打起了亲情牌,让她以后别不管家里的弟妹。

    对于苏瑜来说,养两个孩子当然是没问题了,不过想要自己养两个吸血鬼肯定是不行的,那得花掉她多少钱啊,所以等两人毕业之后,全都赶出去上班,一年都不能回家一趟,敢不听话,零花钱全都停掉!全家老老小小都只能看她的脸色。她在老苏家彻底的一言九鼎。

    几年的一家之主的日子让她彻底的感受到了当家做主的感觉。打定了主意要一辈子当家做主。谁知道老天爷似乎看不惯她过的太潇洒,好好的睡了一觉醒来,自己就回到了一九五九年了,而且还成为了另外一个同名同姓的人。

    她不知道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原主去哪里了。只能凭着本能离开陌生的家,然后来厂里上班,一路上看到的那些具有时代特色的街道和墙上的标语,她就觉得一切好像是做了一场梦一样的,她都不知道以前的记忆是真的还是一场梦。反正她确信现在的一切不是梦。毕竟饿的感觉是那么真实……关键是还累,这个六十年代的纺织厂里面的机器还很老旧,车间里面的温度很高,一上午,她都差点儿受不住了。

    叮铃铃……

    上工的铃声再次响了起来,休息室里面的女工们都纷纷的站了起来。拿着水杯往车间去。

    “苏瑜,上工啦!”

    有人推了推苏瑜的肩膀。

    苏瑜抬起头来,认出这是一起干活的朱玲玲。她笑了笑,“我这就来。”

    纺织厂里面有很多的工种,苏瑜属于车间里面辛苦的纺织工。

    这种工作不止辛苦,而且还没法考职称涨工资。属于厂里的陀螺,一辈子要转个不停的那种。

    虽然有原主的记忆,她也做得来这工作,不过苏瑜是不准备长期做这种工作的。除非当老板,要不然就要做轻松的工作。

    擦掉了脸上的汗水之后,苏瑜看了看旁边的女工,都在边聊天,边说话。没多少人搭理她。

    她知道,这些人并不是排斥原主,而是因为原主平时为了照顾家庭,走得早,来得晚,为了能够让厂里的领导满意,所以上工的时候一般都是埋头苦干,从来不和其他女工聊天。这样导致她在厂里这些年,真正说得上话的朋友没几个。

    这位原主同志可真是为了家人做牛做马,无私奉献啊。

    苏瑜砸吧砸吧嘴巴,觉得就算打死她,她都不会干这种傻事儿。就算是做牛做马,那也得家里人给她做牛做马。

    此时,老苏家的小单间里面走出来两个人,两人都摸着肚子,一脸的苦相。

    刚刚嫁进门的苏家大媳妇刘梅不满的皱眉头,“大姐咋今天没回来啊。早上不管咱们,中午也不管咱们。”

    她男人苏大志低着头道,“我估摸着姐是为了咱们闹分家的事情生气呢。”

    刘梅顿时不高兴了,“咋就生气了,你都结婚了,还准备养着弟弟妹妹呢,这么小的房子,他们住在里面,你以后还想不想养孩子呢!”

    “可,可这是爸妈留下的房子……”

    “你是长子,就该留给你的。反正等大姐晚上回来了,还得催催她,找个日子就搬出去。她一把年纪的人了,还不想着嫁出去,赖在家里干啥呢。”

    见自己男人还低着头不说话呢,她又道,“还有你那个弟弟妹妹也是的。都这么大了还靠着家里养,你妹子还想着去买啥新裙子,我结婚也就这么一身呢,她倒是想得美的。反正你姐愿意买是你姐的事儿,你一分钱都别想拿出来。”

    这下子苏大志倒是点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