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藏 > 第685章 鬼路被阻
    接下来的日子里,秦笛不停的四处走动,挨个接见各大堂主和留守的地仙,以及乌托邦的重要人物。除此之外,他还要去外面走亲访友,与各派的灵仙交流,彰显个人的存在,为四圣宗的宁静打下根基。

    某天上午,他抽出时间来到仙音门,见到掌门薛圣鼓。

    昔年,薛圣鼓从他那里得到巫鼓的传承,此后经过千年研究琢磨,已经顺利的进阶地仙了。

    再次见到秦笛,薛圣鼓十分欢喜,然而看到对方的修为远在自己之上,又禁不住心生感慨。

    “秦掌门,您进阶的速度太快了,简直像飞一样。要按辈份来说,我现在应该叫您师叔呢。”

    秦笛笑了笑:“师叔就免了,咱俩平辈相交。”

    随后,他大致讲了自己在灵界见到仙音门的情况,道:“仙音门在灵界势力不小,总部位于凤凰山,仙灵气十分丰富,不但有两三百位灵仙,数不清的地仙,还有势力超强的天仙师涓坐镇,薛掌门,你应该早些飞升灵界去!

    薛圣鼓听了很是向往,道:“可惜我现在还不能走,至少要等下面的人进阶地仙,才能够离开此地!”

    秦笛问道:“目前仙音门的情况怎么样?”

    薛圣鼓回答:“唉,自从您开辟了珠玉仙宫的仙路之后,每年每月,各宗各派,都有不少人离开,我们仙音门也不能免俗,现如今剩下的地仙只有我一位!我要是再走了,仙音门没有顶梁柱,害怕被人欺负。”

    秦笛想了想,道:“看来,要制定合理的制度才行,应该规定地仙进阶之后,要为宗门效力千年才能走。一千年,对于地仙来说,其实很短暂。”

    薛圣鼓道:“是啊,想当年,灵山天柱还在的时候,有些地仙需要在天柱顶上接受罡风洗礼,往往要熬五六万年,才能爬上天柱抵达灵界。可是现在有了传送阵,刚刚进阶地仙就想着走,甚至有有些合道修士都按捺不住了!”

    秦笛心想:“我们四圣宗连步虚高阶都可以上路了呢!”

    耳听薛圣鼓又道:“秦掌门,我有一种感觉,也不知道对不对。我觉得珠玉仙宫的传送阵不可能长久维持下去,早晚有一天它会出事。”

    “为什么这么说?”

    “也不仅我一个人这样想。你道为何很多修士都争着离开?因为他们都怕走晚了,万一仙路被封,那可就惨了!”

    秦笛沉吟片刻,道:“你说的也有道理。灵山天柱之所以会断,据说是有大人物插手了。有人想要斩断天地之间的联系,让仙人不得随意下凡,凡人也不能轻易上天。既然如此,他们早晚会对传送阵采取措施。”

    “如果传送阵真的被封住了,那我们怎么办?不管是仙音门,还是四圣宗的弟子,都没法去灵界了。”

    秦笛眯起眼睛道:“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四阶仙品传送阵,我随时都能炼制出来。至于五阶传送阵嘛,再给我一千年的时间,也不是没有希望。”

    薛圣鼓眼前一亮:“秦掌门,要是您开辟了新的仙路,一定给我留一张门票啊!您放心,我一定谨守秘密,就算是再好的朋友,我也不告诉他们。我只要一张门票,先保证自己能上天。”

    秦笛道:“在我派北极冰原细柳仙宫,还有一条仙路。我给你留一份玉简,届时如果珠玉仙宫被封了,你可以凭着玉简去细柳仙宫借路。”

    说着,他取出一枚玉简,用神识留下印记,还有几句简短的话,交给薛圣鼓。

    薛圣鼓愈加欢喜,小心翼翼的收起玉简,道:“多谢秦掌门了。”

    半年之后,秦笛来到阴鬼宗,见到了灵仙鬼斧。

    二人说起阴鬼宗在灵界的事,就见鬼斧苦着脸道:“秦师弟,你能不能帮哥哥一个忙,再见到灵界阴鬼宗宗主的时候,能否帮我问一声,究竟啥时候能重返灵界?能不能早些回去?我在这里已经呆腻了!”

    秦笛点头:“好说,这次回去,我就帮你去问。”

    两个聊了好大一阵,说好等鬼斧到了灵界之后,再继续加强联系。

    然后,秦笛来到至阴谷,一头扎进阴泉中。

    他轻车熟路的下潜,从阴泉的另一头出来,出现在一个小山谷中。

    然而他刚一露头,就听见有人大喝:“何方妖孽,胆敢私入幽冥!触犯天条,罪不可恕,给我拿下,五马分尸!”

    秦笛吃了一惊,转头一看,就见有一位二阶天仙,正坐在金光闪闪的大佛脚下,指挥十几位银盔银甲的冥府修士围攻过来。

    这些冥府修士中,有三位灵仙,其余的都是地仙。

    有人祭起飞剑,有人抛出捆仙绳,还有人手持灵宝砍山刀,从四面八方向着秦笛杀来。

    秦笛心道:“没想到这条黄泉鬼路被人严查,看来以后我也不能随便从这里出入冥界了。”

    此时,他并不想伤这些人的性命,因为双方无冤无仇,这些人也是奉命行事。

    可是眼见着众人围杀上来,他也不能不做出反应,不然岂不被人给杀了?

    于是他抛出了仙器山河社稷图。

    山河社稷图刚刚渡过仙劫,进阶仙器没有多久,这还是他时隔多年又一次拿出来尝试,想知道进阶仙器之后,这件仙器的威力是不是大有提高。

    一张图画从空中飘落,瞬间化成一片虚幻的世界,将十几位冥府修士包绕进去,这些人很快就迷失了方向,在群山万壑中游荡,在无尽的原野上徜徉,飘飘渺渺,不辨东西。

    “咦,这里是哪儿?我怎么到这里来了?”

    “人呢?我刚刚要杀的人去哪儿了?我那些同伴去哪里了?”

    “怎么天气忽然变了?光线这么强,这还是冥界吗?”

    这些人彻底迷失了,怎么走都走不到尽头。

    秦笛随手一收,将山河社稷图卷了起来。

    坐在小山上的二阶天仙看到这一幕,顿时被惊呆了:“你……你……你究竟是什么人?怎么会拥有如此厉害的仙器?”

    秦笛拱手道:“这位仙长,休要惊慌,也别抱这么大的敌意,我只是借条路,从这里经过,你装作没看见,不就行了吗?”

    这位二阶天仙乃是一位老者,身材瘦削,颌下一小撮山羊胡,头发披肩,眼中精光闪闪,咕噜噜不停的转动,显然心思在不断的变幻,似乎在盘算,能不能拿下秦笛。

    过了片刻,他用生硬的口气说道:“近年来,阴曹地府屡屡出事,就连黄泉海都让人掀了个底朝天。老夫受酆都大帝派遣,在各处黄泉鬼路巡逻。既然碰到你私闯冥界,就要缉拿归案,这是老夫的责任,怎么能轻易放你过去?”

    秦笛“呵呵”笑道:“这位仙长,周围又没有别人,我拿一百块仙石买路如何?”言下之意,要什么好处都可以谈,不够还可以再加嘛。

    老者说话的口吻更强硬了:“哼哼,怎么没有人?刚刚十几位冥界修士,那些人都被你拿下,你让我回去怎么交差?”

    秦笛愈加放缓了身段,细声细气的说道:“等我回来的时候,再将这些人放出来就是。”

    老者见秦笛只是三阶的灵仙,而且一味说好话不敢动手,以为他只有一件仙器,除此之外并没有别的杀伐手段。

    于是,他的心神变得坚定起来,“噌”的抽出一柄仙剑,凌空抛了出来。

    同时面带狞笑,口中大喝道:“好贼子,我差点儿被你花言巧语骗了!你不束手就擒,就给我纳命来吧!”

    飞剑来势迅猛,疾如电闪,来到秦笛面前,眼看就要将他刺个透心凉。

    “哈哈,小贼,我看你这回往哪里走!老夫杀你之后,夺了你的仙器,说不定能实力大进!怎么能放过你呢?简直是白日做梦,哈哈……”

    话音未落,他忽然看见,秦笛的身前现出四柄仙光闪闪的仙剑,每一柄都带着骇人的威压,只是一瞬间,他的眼前一花,自己的仙剑已经被绞个粉碎!

    绞个粉碎啊!不是被砍成几段!两种仙剑的级别差距太大了!

    老者心神受到重创,当即面色发白,掉头就走!

    对于他这样的天仙来说,唯一的仙剑,相当于半条命,仙剑被毁,半条命就没了,剩下的半条命,也变得十分脆弱,此时不走,不是留下来送死吗?

    这一刻,他心里禁不住后悔:“早知如此,放他过去就好了。哎呦,我怎么鬼迷心窍了呢?谁知道这家伙扮猪吃虎,看着只是三阶灵仙,怎么会有如此强大的实力?”

    他吐出一口鲜血,借着血遁瞬移出去,转眼就是数百里。

    然而他跑得再快,又怎能逃脱四柄七阶仙剑的追击?

    五百里外,他被仙剑拦住,仙光闪烁了几下,他的手足四肢都被斩断,只剩下头颅和身躯,仿佛一截树桩一样。

    “啊……饶命,饶命啊!”老者大声喊叫着。

    秦笛来到近前,抛出镇神塔,将其装了进去。

    对于天仙来说,斩去四肢并不会死,假以时日还能再生出来,但是实力大减那是肯定的了。

    秦笛之所以不杀这人,不是想放他一条生路,而是怕这人陨落之后,魂灯熄灭,会被酆都大帝很快察觉,那样对他接下来的行程不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