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藏 > 第675章 天庭纷争
    过了一会儿,秦笛问道:“前辈,您能不能给我说说,仙界是什么样子?仙界的厮杀和竞争是不是很厉害?我听说似乎有不少的仙君陨落,这是怎么回事?”

    句芒“呵呵”笑道:“仙界竞争一直很厉害!如果不厉害,我又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被人大卸八块,封印在多个地方,还不够惨吗?早年的仙界还比较平静,可是近年来,厮杀越来越残酷了。”

    秦笛皱眉道:“前辈,既然修士修炼多年,好不容易才成了仙,不应该逍遥自在无忧无虑吗?为何还不如凡人一样快活?”

    句芒哼了一声:“主要是因为天道碑!如果没有天道碑,就不会有这么多的纷争了。”

    秦笛有些吃惊:“啊?是因为天道碑?前辈您仔细说说,天道碑怎么会造成厮杀呢?”

    句芒表情变得有些严肃,道:“天道碑的正面罗列着修士的排名,既然有排名,就会有竞争。这就像大河流水,后浪推前浪,后人总想超越前辈。明着挑战风险太大,所以就想歪门邪道,陷害了前辈,自己也就上去了。为了完成超越,哪怕是培养多年的徒弟,都可能起歪心陷害师傅。正是因为这个缘故,我们这些神君,招收弟子的时候都非常谨慎,轻易不敢收嫡传弟子。往往要考察数十万年,才会倾囊相授。放心吧,你这孩子与众不同,在我最艰难的时候,帮了我和三位神君的大忙,再加上修炼了神魔炼体大法,跟祖巫一族渊源不浅,所以我会尽力教你。”

    “多谢神君眷顾。晚辈绝不会对神君起歹念。”秦笛静静的听着,不时插言说一句。

    耳听句芒又道:“在仙界有很多品德高尚的大仙,喜欢提携后辈,门客成千上万,但是这样的大仙,几乎有一半结局不好,要么被友人欺骗,横死于切磋之中,要么被门人弟子处心积虑的害死。所以你要是有机会成长到那种地步,最好做足了防范,不能一片赤诚对待任何人。”

    “多谢前辈教诲,弟子记住了。”听他这么说,秦笛不由得不警醒。一路行来,他修炼的路子太顺,所以对每个朋友都一片赤诚,但是日后再交朋友就要小心了。

    句芒又道:“敢在天界显露洞天,化成星星,并向外界修士开放的人,要么是傻大胆,一生修炼顺利,没有经受过挫折,这种人最容易受害;要么沽名钓誉,开放洞天,吸引修士过来,借以提高名望,这种人防反心重;也有人神通广大,法力无边,不怕别人捣乱。”

    “比如说鸿钧老祖,昔年在大罗天玉京山开辟道场,收下三个嫡传弟子,分别是大弟子元始天尊,也就是民间常说的盘古大神,二弟子太上老君,曾经著述《道德经》,为道家开辟了仙路,三弟子通天道人,再加上三位记名弟子,分别是女娲娘娘,准提佛母,阿弥陀佛……”

    “你看看,这都是什么弟子啊!做神仙能做到这种地步,像鸿钧老祖这样,才真的让人羡慕啊!可惜后来很多的大仙,都想仿效鸿钧,广开山门,招收弟子,但是能成功的变得越来越少。”

    秦笛赞道:“鸿钧老祖门下弟子,每一位都了不起。”

    “没错,元始天尊开天辟地,太上老君开辟仙道,通天道人开创截教,女娲娘娘炼石补天,后面两位创立了佛教,这都是顶天立地的大人物,这些人都已经超越天帝,早早的证道成神了,不在四十九位仙帝的范围之内。”

    秦笛感觉有些困惑,问道:“那这些人跟天庭是什么关系?”

    “他们都不在天庭中任职,但又地位超然于天庭之上,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一言难尽,等你道仙界之后,就能慢慢体会出来。”

    秦笛琢磨了一阵子,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个情形,只知道这些人的地位比普通的仙帝都要高。

    这时候,就听见句芒又道:“天道碑的背面,镌刻着很多的天道大法。各种天庭规则,神仙要遵守的制度,都刻在上面。这是好事,但也有不好的地方。好处是条理分明,修士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做错了就会遭受天劫、天谴。坏处是为了制定这些律法,背后又是数不清的扯皮争执。要知道,四十九位仙帝背后,都有大量的神仙作为后盾,代表着不同的利益。因此之故,很多人的眼睛都盯着轮值仙帝的宝座,于是乎这些仙帝就陷入危险之中,搞不好就陨落了,就像我跟祝融、蓐收、共工一般……现在青帝、白帝、赤帝、黑帝、黄帝也有了麻烦……”

    秦笛试探着问道:“究竟是怎样的麻烦呢?”

    句芒瞄他一眼,道:“到你该知道的时候,自然会知道。”

    秦笛跟句芒聊了许久,从他那里得到不少珍贵的信息,最后依依不舍的告辞而去。

    出了仙阵的范围,他来到那棵巨大的七阶仙树前,伸手抚摸着仙树,道:“沙棠,你也听见了,神君将你送给了我,跟我走好不好?留在这里,你已经没有上升的空间了。如果神君走了,你可能被随后而来的仙修毁坏根基,那可就不好了。”

    过了一会儿,才听见仙树传来清澈洪亮的声音:“你那里有没有七阶的仙灵脉?若是没有,我过去就要受苦。”

    秦笛答道:“有的!现在只有一条七阶仙灵脉,但是假以时日,就会有第二条七阶仙灵脉,如果不是因为没有八阶仙阵的话,说不定我能融合出一条八阶仙灵脉!”

    仙树轻快的道:“有七阶仙灵脉就够了。我决定跟你走。”

    话音一落,参天巨树就开始慢慢变小,大约花了一炷香的功法,才缩小到一尺以内。

    它原本还可以缩得更小,但是秦笛叫道:“够了!不用这么委屈自己。”

    他将沙棠树收入洞天中,然后从山谷里走出来。

    秦笛进出山谷,前后不到一天的时间,出来的时候,众女还在不停的挖掘仙木心。

    看她们热火朝天的样子,显然不准备很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