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藏 > 第662章 离离原上草
    接下来,秦笛向祝融神君请教火祭之法。

    “请问前辈,我从赤帝那里得到了培育仙火的方法,他只是寻找仙木,不停的喂给仙火,促进仙火慢慢成长;而您那种火祭,要求借助于祭坛,只要有几十种普通的灵木,收集到足够的灵火,就能让仙火融合进阶,您这种火祭的速度很快,只需要七七四十九天,就完成了。两项比较,我觉得您老的火祭之法,似乎比赤帝还要高明,是不是这样?”

    祝融转头望向外面的七彩仙阵阵膜,道:“你或许不知道,若论掌握的天道法则来说,天地间总共两千八百道火系天条,离尊掌握了两千五百多道,羲叔掌握了两千六百多道,而我掌握了两天七百道,你猜赤帝掌握了多少?”

    秦笛眨眨眼睛,问道:“难道会高过前辈您吗?”

    “没错,他掌握的火系天条至少比我多六七十道,也就是说无限接近完美了。你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是啊?为何如此呢?”

    “越是简单,越是经典,更接近自然,更容易掌握天条。赤帝不需要火祭,他只要简单的喂养仙火就够了。为了寻找更好的培育仙火的材料,昔年他尝尽百草,最终筛选出若干种仙木,还有一种极其普通的草。他用那些筛选出来的草木,不断的喂养仙火,日久天长,仙火进阶为神火,借此掌握了大量的火系天条。”

    秦笛闻言,将姜弘给他的玉简摸了出来,从头到尾又看了一遍,忽然诧异的叫起来:“咦?这里面只提到了各种仙木,并没有提及一种普通的草!这是怎么回事?”

    祝融瞄了一眼玉简,轻哼道:“因为年代久远,赤帝宫的传承发生了扭曲!他们以为那一种看似极其普通的草没有用处,却不知道它才是修炼赤帝火系功法的关键!”

    秦笛深吸一口气,道:“请教前辈,那究竟是什么草?”

    祝融沉声道:“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秦笛闻言,不觉睁大了眼睛:“嗯?晚辈昔年得到离尊神火的时候,首先听到的也是这句话!这其中有什么道理呢?”

    祝融点点头:“这种离草,乃是最普通的草,是被人们经常踩在脚下的草,它是被离尊首先发现的,正因为有了离草,离尊成了第一位火神!”

    “第二位火修羲叔,原本是一位观测太阳的文士,他领悟的火法是从日光中提取仙火进阶的能量,他也成功了。”

    “老夫出生于神魔一族,跟天巫有渊源,巫族擅长祭祀,所以我领悟的火修方法,乃是通过火祭,不断的融合吞噬。”

    “至于赤帝嘛,他本是人间帝王,跟百姓一起刀耕火种,将注意力集中到如何保存火种上。他综合了离尊的方法,将离草和各种仙木混合在一起,不断的喂养仙火,同样走出了一条与众不同的火修之路。”

    “赤帝除了领悟大量火系天条之外,还有一些其他方面的成就,总共掌握了一万多道天条,所以他的境界最高,甚至曾经一度,做了所有仙帝中的霸主,也就是天上地下唯一的天帝!但是做天帝也不容易,每个人都盯着那个位置,所以没有人能一直做下去。”

    秦笛听了,沉默片刻,问道:“请教前辈,离草究竟是哪种草?它长什么样子?”

    祝融答道:“就是那种最普通的茅草!漫山遍野,到处都是!你将地上的部分割掉,晒干,添加进仙木中,至少能将仙火进阶的速度提升五倍!它的根又叫地筋,匍匐在地下,连绵不断,性寒,凉血,对于修习水系功法有好处。这其中的道理我不太明白,只是曾见神君共工,不时在嘴里咀嚼茅根……”

    秦笛听了大喜:“多谢前辈指点!对了,我还有一朵佛火,原本是大佛圆寂后留下的心火、愿火,不知道如何能让它更快进阶。”

    祝融闻言,微微皱眉,道:“佛火与众不同,初期可以用火祭之法,但是后期必须寻找佛骨,舍利子,或者要用贝叶经喂养,才会成长为神火。这方面我也没有太多的经验,所以没法多说。”

    秦笛心道:“这就有些麻烦了,难道说我还要斩出一个分身,加入佛宗不成?”

    他先前斩出的四具分身,都有四位大神的加持,所以有独立的神性,功力境界都不低。如果再要斩出分身,就没有那么完善的品质了,功力也会低很多。不过,如果迫不得已,他还是能斩出更多的分身来。

    可惜他现在只是灵仙,没法拔根头发变成分身,否则就变得简单了。

    接下来,秦笛又向大神祝融请教了一些火修法门,最后才恋恋不舍的告辞。

    “我要走了,前辈您多保重!”

    “去吧,老夫在等头颅传回消息。不知道啥时候才能离开。”

    “前辈您要是离开了,仙火海也就没有了,对吗?”

    “没错。连这片大陆都会回复原样。”

    “那对于一般的火修来说,岂不是很大的损失?”

    “天道五行,金木水火土,五行不断,就会有火修。要不然昔年的离尊和赤帝,是怎么成长起来的?你想那么多做什么?”

    “喔,前辈您说的真好,在下告辞了!”

    秦笛钻出了仙阵,从仙火海的底下往北游了很远的距离,然后钻出火海向北方飞去。

    他绕了一大圈,才回到赤帝宫的宝船上。

    这时候,宫主姜弘和两位太上长老看他的眼光已经截然不同了!

    秦笛将斗篷还给姜弘:“宫主您收好,要没有这件仙衣,此行也不会如此顺利。”

    姜弘按捺良久,终究忍不住问道:“你先前展露了九柄仙剑,是从哪里来的?”

    秦笛抬头看着他和两位太上长老,不得不拿出同样的说辞,道:“弟子有一位同胞兄弟,曾经进入涿鹿厡,在那里得到一些仙剑。”

    他不能说仙剑得自于白帝的遗留,因为没法解释仙剑怎么会到了他这里。

    按理说那些仙剑是留给白帝宫弟子秦金的,可他这具分身乃是秦火,毕竟不是白帝宫弟子。

    要想解释清楚,就要揭开他有本体和四具分身的秘密,事实上秦金和秦火本质上都是秦笛一个人。

    姜弘闻言,眼中显出希冀的神色:“涿鹿厡?那里可是禁地啊。不过若是能找到这样的仙剑,就算是冒死一行也很值得。”

    此时,凤飞却忽然插言道:“前些日子,有人到凤凰族打听,说是有一人在涿鹿厡大展神威,凭着一朵仙火,施展出凤舞九天,一下子烧死了数百人!我当时告诉他,凤凰族并没有能施展出凤舞九天的男子。现在想问一句,秦火,你会不会我族心法凤舞九天?”

    “这个……”秦笛一下子被问住了,他不想一再撒谎,因为撒谎太多对于仙道修士来说容易形成心魔,于是点头道:“没错,弟子在下界就掌握了这门心法,还请凤长老谅解,我不会将这门心法传扬出去。”

    凤飞用惊异的眼神打量着他,道:“你是赤帝仙祖的嫡传弟子,掌握我族心法也没什么。可是你啥时候去的涿鹿厡?”

    秦笛咬牙道:“我有一母同胞,跟我长得一模一样,也能心意相通,我会的东西他都会,是他去了涿鹿厡!”

    为了掩盖一条谎言,就会出现更多的谎言。

    凤飞眼望着他,问答:“你那兄弟现今何在?”

    “他前些天还来赤帝宫呢!他是四圣宗宗主,平常居住在东北域的罗布仙山。”

    “那他也会鬼修的功夫?”

    “这个……他是帮别人收集鬼魅,有人给了他一朵佛火,让他去涿鹿厡收集高阶鬼仆……”

    “原来是这样,仙魔不两立,你让他小心一些,别被人抓住把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