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藏 > 第645章 金风梧桐
    一个月后,秦笛和白玉京离开盐湖,继续往西飞去。

    大约又飞了十余天,终于来到金风谷。这里跟以前一样,金风犀利,金煞格外浓厚。

    距离金风谷不远,也有一片废弃的仙城,秦笛依样画葫芦,在这里建立一个基地,同样构建了远距离传送阵,可以直通白帝宫。

    秦笛身上最不缺的就是各种灵材,因为他捡到那么多的灵仙洞天,利用天仙竹破开之后,真正的好东西都被他收在自身的洞天里,剩下的材料才堆积在罗布仙山中。他自身又是炼器仙师,只要有了构思阵图,就可以随手炼制出各种机关和仙阵零件,所以布阵变得相当容易。

    等到基地构建完毕之后,白玉京就急着要走,他想先回白帝宫,禀明宫主之后,就跟白嬛一起去盐湖悟道。

    因此,他不停的催促:“秦金,赶紧的,跟我回去!”

    秦笛摇头:“师叔,我要留在金风谷悟道!这里的金风很是奇特,跟盐湖的天道法则又有不同。我觉得静坐一晚,就能有不少的收获。”

    白玉京断然拒绝:“不行!这里虽然来的人很少,但是无一不是真正的高手,以你的实力还不是他们的对手,留在这里很凶险!万一出了事,我回去没法交代!”

    秦笛笑道:“师叔,我有这个基地作为依托,能有多么凶险?这里距离金风谷只有八十里,如果碰到危险,我会及时跑回来。我躲在仙阵中,等闲天仙也无法一下子破开仙阵。而且,我还能及时传送回去。有这些便利之处,你还怕什么呢?”

    白玉京依然摇头:“不行,遇到危险就晚了!”

    秦笛又道:“师叔,你难道忘了,当初在天堑边上的试炼场,是谁先发现敌人残杀本派弟子的?实不相瞒,我练了一种奇特的神通,名字叫‘顺风耳’,能够隔着千里万里,听见非常低微的声音。一旦有风吹草动,我就会迅速逃走。所以你放心吧,我的安全有保障。”

    白玉京半信半疑,可是想起当初发生的事,又觉得可能是真的。

    “那你告诉我,此时此刻,万里之外哪里有动静?”

    秦笛耳朵颤抖了片刻,道:“南方一万三千里外,有一位天仙,正驾驭飞剑,向着这个方向飞过来!”

    白玉京倏地跳起:“真的,我迎上去看一看,如果你说对了,就允许你一个人留在这儿,否则我绑也要绑你回去!”

    他将九柄仙剑合在一起,形成一柄巨大的仙剑,速度比来时提高了数倍,笔直向着南方飞去。

    结果不到盏茶功夫,他就看到了来人。

    这人穿着一袭黑衣,头上戴着头套,只有一双眼睛露在外面,身材不是太高,体型也偏瘦,看上去伶俐精干,行动敏捷。

    白玉京同样看得分明,这也是一位二阶天仙,功力不在自己之下。于是他收起脚下巨大的仙剑,重新化作九柄仙剑,护持在他的头顶。

    来人飞到里许之外,便停了下来,扬声道:“白玉京!天下这么大,你拦住我作甚?莫非想跟我厮杀一场?不死不休吗?”

    白玉京冷冷的道:“请教阁下是哪位?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来人扬天打个哈哈,声音很是清亮:“灵界所有的天仙,在我这里都有记录。每一位长什么样子,也都画影图形,藏在我的心里。白玉京,你虽然实力强悍,也未必能拿下我来,何苦在这里挡路?非要拼个两败俱伤?”

    白玉京道:“我只想知道你是谁,为什么在这儿碰到你。”

    来人道:“听闻白玉京非是多事之人,难道传言有假不成?”

    两人对峙了片刻,白玉京忽然退后一步,道:“我白帝宫行事,一向讲究道义。你我无冤无仇,实没有厮杀的必要。”

    他跑到这里来,主要是想看秦笛的判断对不对,耳朵有没有那么灵,并没想跟来人拼个你死我活。自知没有多大的胜算,他便选择了退让。

    来人拱了拱手,道:“‘金风细细,叶叶坠梧桐’。这便是我的来历。我对白帝宫也是敬重有加,从来不愿接受针对贵宗的生意。今日相逢,也算有缘。白长老,不如交个朋友,如何?”

    白玉京听见前面一句话,禁不住吃了一惊,道:“你是金风梧桐殿的殿主叶坠!”

    来人点头:“没错,正是在下。”

    白玉京赶紧拱手还礼:“久闻大名,素未谋面。叶殿主也是灵界有名的天仙,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你。”

    这样一来,两下里气氛变得没那么紧张了。

    叶坠往前走了几步,道:“我也没想到,白长老会出现在这儿。噢,我忽然想起来了,传闻竟然是真的,白长老,你是在金风谷种剑吗?”

    白玉京又是一惊:“你怎么知道这种事?”

    叶坠忽然一笑,眼睛眯缝起来,道:“白长老不要紧张,我金风梧桐殿做的就是杀人探秘的勾当,知道这种事并不奇怪。”

    白玉京却不依不饶:“那麻烦你告诉我,究竟从哪里得到的消息。这是本宫机密,事关重大,若是泄露出去,可不得了。”

    叶坠又往前迈近了一步,笑道:“这是我自己推测出来的,早就听说贵宗有种剑的法门,今日又在金风谷的边上碰到白长老,所以就想起来这件事。放心吧,我不会走漏消息,更不会跟贵宗过不去。”

    白玉京沉吟着没有说话。一时之间,不知道该不该动手。

    叶坠轻声笑道:“要是白长老不信,我愿意化名进入白帝宫,做一个客卿长老如何?”

    白玉京有些吃惊,同时又舒了一口气:“叶殿主,真的愿意这样做?现如今白帝宫的实力可是大不如前了。你进来不要失望才好。”

    叶坠道:“白长老可能不晓得,我金风梧桐殿昔年得到白帝宫的照顾,算是白帝宫的附属派门之一。自从涿鹿厡一战,老殿主死在那里,从那以后很多年,跟白帝宫的关系才变得疏远了。实不相瞒,我修的也是金系功法,如果能进入白帝宫,到藏书阁中阅读一番,就会心满意足,并不敢奢望得到白帝宫嫡传心法。”

    白玉京道:“可惜。本派的嫡传心法也丢失了很多。叶殿主,那这件事就说定了?你看什么时候,跟我回白帝宫一趟?”

    叶坠道:“还要再等几天。我来金风谷,也是为了采集金气。我家的梧桐树生了病,需要采集金气杀虫。等我弄好了,就跟你一起去,如何?”

    “好说,只是三五天而已,我还等得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