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藏 > 第617章 二阶灵仙
    章光被吓得一缩脖子,赶紧说道:“秦师弟,快把紫色的珠子拿出来,给岳师叔过目!”

    秦笛连忙取出珠子,双手捧在手心里,向前迈出了一步:“弟子秦水,拜见前辈。”因为还没有正式拜入黑帝宫,所以他不能直接称呼师叔。

    岳冰双目一眨不眨的盯着紫色的珠子,嘴唇都有些颤抖,双手却努力维持抱球的形态,过了一阵子,才轻轻舒了一口气,双眼半睁半闭,道:“好生守护这一枚珠子,里面有水系功法的传承,但要去祖师殿才能激活。一般来说,紫色的珠子内涵极为丰富,不知道蕴含着哪些神通法术,或许要每隔千年,激活一次,至少三次以上,才能获得全部的传承。”

    秦笛听得心喜,小心翼翼的捧着珠子,道:“多谢前辈指点,弟子铭记在心。”

    岳冰淡淡的道:“拜过祖师之后,你若是再见到我,要称师叔。”

    “是,弟子晓得了。”

    岳冰转过头去,用清冷的声音道:“章光,你领他们去祖师殿,带两人正式入门,然后安排在小青山暂住,等宫主回来再做安排。”

    章光躬身道:“弟子谨遵长老吩咐。”

    随后,秦笛和吴眉儿出了小世界,跟着章光来到黑水河畔的宗门事务堂,在堂主武泉和章光的见证下,来到祖师殿拜见祖师。

    祖师殿中有一个黑色石雕,高约丈许,头戴金冠,身穿皂袍,双目似睁似闭,足下有一只老龟,看着跟先前测试时碰到的老龟差不多,只不过体型略微缩小了一些,看其鳞甲坚实,不知道活了多少年,好像已经返璞归真了。

    吴眉儿手捧绿色的珠子,在黑帝石像前跪拜,三拜之后,绿色的珠子忽然放出耀眼的神光,然后缓缓飞入她的眉心之中。

    一瞬间,她觉得脑海里多了很多东西,就像喝醉了酒一样,身子微微晃动了两下,然后盘膝坐在蒲团上,陷入顿悟之中。

    秦笛手捧紫色的珠子,同样三拜之后,珠子却没有飘起来!

    此时此刻,就见黑色的石像忽然睁开了眼睛,面型变得柔和,胡须飘飘,似乎活了过来,变成一个黑面王者,浓眉大眼,不怒而威。

    金冠王者并没有说话,只是伸手一招,便将紫色的珠子收了回去。

    秦笛心里一动,不知道对方收回珠子做什么,却不敢起身,只能继续跪在地上。

    金冠王者吹了一口气,原先紫色的珠子很快就变了,变成了赤橙黄绿青蓝紫七彩之色。然后,他将珠子抛了出来,从秦笛的天门落下去,穿过胸腹,直接落入洞天之中!

    秦笛就觉得一阵眩晕,一下子趴在了地上,耳朵里传来隐隐约约的声音:“本帝颛顼受你跪拜,收你为嫡传八十七徒,传你云水大道,总共七篇,分别是:行云流水,裁云剪水,残山剩水,镜花水月,似水流年,山尽水穷……千年之后,再来见吾……”

    秦笛倒在地上,迷迷糊糊,洞天之中无数的法则不停的演化,始终都停不下来。

    等他醒过来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三年,而他自己则竟然莫名其妙的进阶为二阶灵仙了!

    只要有一具分身进阶,其余的分身和本体也都分分进阶,于是乎又产生了不小的轰动。

    中央大陆的东域,凤凰山仙音门的总部。

    秦笛正在天仙师涓面前以七阶通灵宝琴演奏“靡靡之音”,弹着弹着,忽然气机一变,进阶为二阶灵仙了!

    这让师涓和周围旁听的几位高阶灵仙都吃了一惊。

    这几位高阶灵仙都是师涓的弟子,虽然跟着师涓学习了很多年的“靡靡之音”,但是都没有达到大成的地步,其中只有两位灵仙勉强接近小成。剩下的,还有一位天仙,也就是仙音门的太上长老,算是登堂入室了,距离大成还差得很远。

    正因为如此,师涓对这些人大都不满意,便将他们叫过来,聆听秦笛弹奏仙音。

    谁知道秦笛弹着弹着,忽然进阶为二阶灵仙!这让每个人都感到吃惊!

    “奇怪,小师弟怎么忽然进阶了?”

    “是啊,先前他连一点儿征兆都没有?难道弹琴也能产生顿悟?可他琴弹得如同行云流水,根本没有停顿的痕迹,他是怎么顿悟的?”

    “我记得小师弟刚来的时候,还只是九阶地仙而已,这才过去多少年?怎么就成了二阶灵仙了呢?这太匪夷所思了!”

    “师傅,小师弟这么妖孽,您怎么看?”

    师涓微微皱眉,也觉得有些难以理解。他虽然贵为天仙,可也想不到秦笛同时拥有几个分身。作为低阶灵仙,是很难拥有分身的,即便有分身也很粗糙,只能装装样子,无法做到像秦笛这般有血有肉,而且每一具分身都有不菲的实力,这就更困难了。

    师涓回答不出,却忍不住轻哼一声:“你们跟着为师学习仙音,最长的已经有二十万年,最短的也有三五万年,可是你们演奏的靡靡之音,还不如入门最晚的秦琼呢!他虽然才学了两三百年,但是却已经达到小成了!”

    有位灵仙抓耳挠腮,嘿嘿笑道:“师傅,可惜师弟手里没有仙器,要不然他的仙音实力还会更高。”

    另有一位灵仙笑道:“不管怎么说,小师弟的功力还是太弱了,要不然我们这些人都不是他的对手。”

    师涓却微微摇头,道:“你是八阶灵仙,如果真的交手,却未必是秦琼的对手!”

    先前说话的灵仙表示不服:“师傅,您说的是真的吗?难道境界的差距就不管用了?”

    师涓道:“境界不代表实力。为师这一曲靡靡之音,能否发挥出最强的实力,关键取决于肉身和神识是否足够强悍,如果有任何一处短板,都会限制仙音的发挥。你若是不信,不妨去跟秦琼掰腕子,看看能不能赢他。”

    他说这话时,却不知道秦笛如果放出血肉之躯,将会是高达一百多丈的巨人。

    “是吗?师傅,那我得试试看。我看秦师弟文质彬彬,不像是肉体强横之人。”

    “哼,你将两只手摞起来,也扛不住他一只手!”

    师涓虽然不知道秦笛一只手有多少力气,却知道他肉体的承受力很强,当初第一次见秦笛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