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藏 > 第606章 同胞兄弟
    十几天后,身处于罗布泊深处的秦笛本体接到天宝阁传来的一封信,里面有秦金封存的玉简。

    秦笛神识一扫,阅读完玉简之后,当即带着庄云清和七八位修习金系功法的弟子出发了。

    一行人坐着传送阵,连续折腾了好几回,从中央大陆的东北域,穿过中域,抵达西域,一路之上也没有机会欣赏各地的美景,直接传送到距离白帝城最近的一个主城。

    随后,又经过一番周折,本体秦笛总算见到了分身秦金。

    如今的秦金已经成了白帝宫的宝贝疙瘩,出门的时候都有太上长老白嬛盯着。

    白嬛见了秦笛,发现两人无论高矮胖瘦,还是头面外貌,都是一模一样,禁不住暗暗惊奇:“咦,这是一对双胞胎吗?不会是不同的人易容改扮的吧?如果是同胞兄弟,相貌毫无差别,只有修炼功法不同,这倒是很有意思。不知道秦笛是什么体质?我能不能将他也收入白帝宫呢?”

    秦金望着白嬛说道:“白姑姑,我有些话要跟哥哥私下聊一聊。”

    白嬛摆了摆手:“你去吧,只要不走出白帝城,我就不担心你的安全。”

    秦金和秦笛两人关起门来,只是片刻的功夫,神识便再度同化!秦金得到的传承,不管是种剑、融剑、祭剑、唤剑,还是太白庚金剑阵,以及过去数百年的经历,作为本体的秦笛都了如指掌。而且两个人也完成了物品交换,秦笛拿到了后羿神箭和一堆仙石。

    从密室中出来之后,两个人便分开了,分身秦金留在白帝宫继续修炼。本体秦笛则代替了他,留在外面四处奔波,完成后面的任务。

    不久,庄云清通过了测试,拜入白帝宫,成为太上长老亲传弟子,因为她同样算是万剑门弟子,所以得到白嬛垂青,从此以后跟着白嬛修炼剑术,居住的地方距离秦金很近,两个人可以互相照应。

    另外,还有两位跟着同来的修士成了白帝宫内门弟子,剩下的也大都成了外门弟子。

    作为本体的秦笛在外面飘飘荡荡,通过传送阵四处游走,以兄长的身份依次见到了秦木、秦火和秦水,从他们那里获得了更高阶的阵法知识、炼丹传承,同时也掌握了靡靡之音的初步功夫。

    最后,他又回到中土大陆的西域,选择距离西方天堑最近的星辉城,作为一处立足的地方。他在星辉城的西北角买了一处很大的宅院,然后开始构建传送阵。因为距离算不上太远,没有跨过若干个仙年,只要是三四阶的仙品传送阵就够了,以他现在的实力已经能独立完成了。

    三个月后,传送阵彻底建好了。

    这是一个单向的传送阵,只允许从外面传送进来,却无法反方向发送。

    秦笛记下传送阵的坐标,然后出了星辉城,穿上幽隐藻衣,一个人横跨天堑,向西方大陆飞去。

    如果说分身秦金最适合西方大陆,体内有一颗金神蓐收的大门牙,可以吸取金风元能的话,那么本体秦笛也只是略微逊色一点,虽然不能凭空吸引大量的金风,但是神魔炼体的功夫更加强悍,丝毫不惧金风侵袭。

    而且比较而言,本体秦笛五行俱全,更加适应多种环境的变化。他可以一夕之间从西方大陆抵达东方大陆,或者南方大陆、北方大陆,而没有丝毫的不适。如果换做任何一具分身,都做不到这一点。

    秦笛很顺利的越过了天堑,或许因为穿着幽隐藻衣的缘故,途中并没有碰到一只雷兽。

    过了天堑之后,他发现在金风吹拂之下,幽隐藻衣并没有被腐蚀损坏,但也不能阻挡金风渗透到身体里,于是便没有将其脱下来,只是把它作为一件普通的衣服,最起码不是着身子了。

    不久之后,秦笛惊喜的发现,穿着幽隐藻衣,还有一桩好处,那就是能够降低自身的存在感,穿着它就像在身体表面增加了一层涂料,仿佛隐形飞机一样外面的涂层,不容易被别的修士发现。

    秦笛一路往西飞,一路之上小桃树不停的提出预警。

    “前方一千里,有一位八阶灵仙……左侧八百里,有一位七阶灵仙……”

    有时候猝不及防,多位高阶灵仙从他的前后左右飞过,距离不超过五十里,对方竟然没有做出丝毫的反应,这让秦笛对幽隐藻衣产生了充分的信心。

    “怪不得一件普通的隐藻衣能换一件九阶灵宝,如果换成一件更高级的‘幽隐藻衣’,岂不是能换好几件九阶灵宝吗?看起来,我不能随便将其送人了!除了最亲近的弟子和家人之外,一件也不能送出去!”

    直到现在,他手里还拥有近百件幽隐藻衣,而且有不少的幽隐藻,依然保存在山流水玉中。这些都是罕见的资源,用一点少一点。四位大神离开冥界之后,黄泉海中也不会有那么多的幽隐藻诞生了。日久天长,幽隐藻将渐渐绝迹。

    也就是说,这样的幽隐藻衣,只会越来越珍贵!

    到最后抛出去一件,都可能导致众多的大仙拼命争抢,甚至可能为了得到它打起来!

    秦笛手里拿着这么多幽隐藻衣,如果再像以前一样,拿出来随便送人的话,可能给自己带来莫大的麻烦,甚至可能是无边杀机。

    他一路往前飞,渐渐的目光所及之处,五六阶的仙阵多了起来。

    看到那些彩色的阵膜,秦笛忍不住问:“阿桃,这些仙阵的里面,都有五六阶的仙灵脉,你现在还能否像以前一样,将仙灵脉拉进洞天中,然后再将其吐出来?”

    小桃树轻灵的声音传过来:“这个嘛,不太容易……以前只是一二阶的仙灵脉,我可以不费力气随意吞吐。如今这里都是五六阶的仙灵脉,以我天仙二阶的实力,想要吞下去一条,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吐出来就更难了!”

    秦笛叹道:“怪不得此地还有那么多的仙灵脉,没有被往来天仙牵引到宗门里去。”

    小桃树又道:“也不是说不能抽取。如果是五阶仙灵脉,我大概要花一个甲子,才能牵引到腹内洞天中去。但是要想让我吐出来,那就会伤筋动骨了!除非我的境界还能进一步提升,如果是五六阶天仙,就不会那么麻烦了。”

    秦笛摇了摇头:“我怀疑整个灵界,都没有几位五阶天仙!低阶天仙的确不少,但是中高阶天仙,受到天道制约,很难在灵界生存下去。”

    小桃树嘻嘻笑道:“我只是说说而已,修为到了天仙,每进一阶都比登天还难,我才是天仙二阶,要想抵达天仙五阶,不知道要经历多少万年。不过,你若是有时间,也可以陪着我,让我多吸收几条五阶仙灵脉。仙灵脉多了,进阶才会更快。再者说,我吞进去一条五阶仙灵脉,再吐出一条三阶仙灵脉,还是没问题的。”

    秦笛看四周苍茫一片,轻声道:“这里是西方大陆,五行属金,金克木,气候与你不合。等到以后,我陪你去东方大陆,打开一道六七阶的仙阵,将你丢在里面,随便你牵引里面的仙灵脉。”

    “那好啊,反正我刚晋升二阶天仙还不算太久,仍需要慢慢沉淀一段时间,此事并不急。” (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