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藏 > 第602章 天堑鸿沟
    两个人站在剑田的跟前说了一会儿话。

    随后,就见白嬛取出一个拳头大的白玉葫芦,迎风抛了出去。

    葫芦飞在空中,瞬间放大开来,渐渐的化作两百丈长,单是葫芦口就有一丈多高,正对着金风吹来的风向。

    然后,就听白嬛笑着解释道:“这是一件‘金精葫芦’,乃是专门用来收集金风的仙器,可以说是白帝宫的镇宫宝贝之一。”

    秦笛问道:“姑姑,您收这些金风做什么?”

    白嬛答道:“一则带回去种剑。我在白帝宫内还有一处剑田,我在这里收集一些金精,带回去放出来,可以加速剑田的培育效果。二则,我还要交出一部分金风给宗门事务堂,用来培养中低阶弟子。”

    “喔,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姑姑每隔二三十年跑这里一趟,只是为了巡视那些仙剑呢。”

    白嬛晒然笑道:“没办法,修仙不容易,我总要做两手准备。要是这里的剑田被人破坏了,我还有白帝宫中的剑坯可堪指望。只不过,那儿的金风不够犀利,种出来的剑品质差了点儿,好在处于白帝宫内,安全有保障。”

    “姑姑,您可知道,哪里能买到像金精葫芦这样能够收集金风的容器?”

    “仙器你就别想了,但是八阶、九阶的灵宝,还有希望买到,只是价格昂贵,而且八阶灵宝可靠性差,说不定被这里的金风一吹,不出三天,就被吹散了。你如果成了白帝宫亲传弟子,宫中会赐下九阶灵宝,可靠性提高很多,至少能在金风谷支撑二三十天不会崩溃。时间再长一些,就不好说了。”

    秦笛笑起来:“那就好!只要有九阶的灵宝,我给它加一道宝禁,就可能进阶为仙器了。”

    白嬛却道:“宗门赐下的金精葫芦,都已经事先附加了两道宝禁。白帝宫乃是大宗门,宝禁也是常用的方法。要想将葫芦继续升级,其实并不容易,除非你自己能够炼制更加高阶的宝禁,或者就像你先前说的,通过阴泉、灵火反复淬炼,才有快速进阶的可能,但也不是一夕之间就能成功的。”

    秦笛点头:“嗯,我明白了。多谢姑姑告知详情”

    身处于金风谷中,耳边风声呼啸,白嬛在强烈的金风吹拂下,也不像开始时那么自然,身躯不由自主伛偻下来,她望着秦笛道:“我要施展白帝金像功,等待金精葫芦装满。你若是撑不住,不妨飞远一些。去谷外等我。”

    秦笛道:“姑姑且施展大法,不必管我。”

    白嬛摇身一变,化成了一个五尺高的白金铜人,一动不动,站在葫芦底部风力较小的地方。

    秦笛则盘膝坐在地上,光着上身,迎着金风,不停的呼吸吐纳。

    时间一天天过去,一道道金系法则在他的洞天内形成,然后在洞天石的光镜上不停的演化,不知不觉,他又领悟了近百道金系法则,将自身的功力推升到灵仙一阶巅峰。

    他的体表颜色从古铜色变成了亮银色,仿佛穿上了一层厚厚的铠甲,跟白嬛施展出的大法有些类似。

    一个月后,当白嬛恢复原貌的时候,转头看看秦笛白金覆盖体表的样子,禁不住又吃一惊:“咦,这孩子怎么早早学会了白帝金像功?难不成他先前没说实话,实际上已经是白帝宫某位长老的弟子了?”

    所谓白帝金像功,并不是单指黄灿灿的黄金之像,而是各种金属构建的法象,外表可以表现为白金色,也可能是亮银色、紫金色、青铜色,能跟着外面的环境而变化。金风谷中以亮银色为主,所以施展这项法门的时候,体表也是这样的颜色。

    白嬛念动咒语,将巨大的葫芦收做拳头大小,托在手心里,然后高声道:“秦金,醒醒,我们要回去了!”

    秦笛睁开眼看了看,问道:“姑姑,您这就收齐了金风?”

    白嬛摇了摇葫芦,答道:“金风进入葫芦里,已经被压成了晶体,也就是难得的金精。有这些金精,足够白帝宫众多的弟子修炼两三个甲子,也能让我的仙剑成长一截。”

    秦笛站起身来,道:“那好吧,我们往哪个方向飞?”

    “自然是往东飞了。穿过广褒的大陆,跨过天堑,就是中央大陆。白帝宫位于中央大陆的西域,就在天堑的另一边。”

    “姑姑,什么是天堑?”

    “那是大陆之间的鸿沟,其间有天际罡风,就像昔年原荒世界灵山天柱顶端的罡风一样,但是威力还要强数倍。中低阶的灵仙要想穿越天堑,都有一定的陨落风险。等到了地方,你就知道了。”

    秦笛跟在白嬛身侧,在对方的协助下,飞了两个月,才来到西方大陆的边缘,再往前就没有陆地了!放眼望去,竟然是一片云海!彩云翻滚,有的地方殷虹如血,有的地方洁白如棉絮。上下翻腾,似乎蕴藏着杀机。

    白嬛叮嘱他道:“你小心一些,这里的罡风跟先前的金风有所不同,它类似于纯阳之风,而且云海之中隐藏着‘雷兽’,若是不小心闯入它们的领域,就可能被雷劈击,死得就更快了!”

    “雷兽?我正想要一块儿雷兽的骨骼作为鼓槌呢!”

    “别!这里的雷兽成群结队,以你现在的功力,还是避开为好!你不要捣乱,老实跟在我的后面!”

    秦笛只好跟着对方,小心的往前飞去。

    这时候,身边吹过的风已经变了,如果换一个人,在这种天际罡风吹拂下,身上的血肉都可能一块块脱落,既然是纯阳之风,就可能剥离的肉身上的阴血和体液。活人身上怎么能没有血液呢?所以这种罡风对大多数修士来说都很凶险。

    秦笛修炼了神魔炼体大法,心念一动,体表就变得仿佛白玉一般,光彩琉璃,没有一丝空隙,所以受到的影响很小。

    过了一会儿,他忽然问道:“白姑姑,您说在这样的罡风中飞行,穿上隐藻衣管用不?”

    白嬛眼前一亮,欣喜的叫道:“管用,当然管用!不过,仙修手里很少有那东西,魔修才可能有,但是非常珍贵。拿到外面去,一件隐藻衣,能换一件九阶灵宝呢!”

    秦笛吃了一惊:“没想到隐藻衣也变得那么值钱,我手里恰好有几件,正好送给姑姑一件,算是补偿这件窦鼻短裤。”

    说着,他取出两件隐藻衣,先将一件披在自己身上,然后将另外一件递给白嬛。

    白嬛手摸柔滑无光的隐藻衣,眼中神采闪烁,道:“姑姑自己并不需要这东西,但是我有一位亲人,昔年不慎堕入魔宗……所以我就不跟你客气了。”

    “姑姑您若是需要,我手里还能拿出两件来呢!”

    “够了,够了!有这么一件,就是难得的幸事。秦金,你帮了我的大忙,等会儿到了白帝宫,即便通不过测试,我也推荐你做白帝宫记名弟子,我可以亲自传你金系的功夫,让你日后能晋升为高阶灵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