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藏 > 第599章 西陆金风
    飞舟的速度尽管很快,但也飞了一个多时辰,才飞出仙城的范围。

    仙城的中心位置有很多的五六阶仙阵,但是到了周边地区,那些仙阵都被破坏了,所以只剩下倾倒的仙宫,有的只剩下白色的根基,有的只是一堆乱石。

    飞舟再往前飞,看见的就是无尽的荒野了。

    这里的荒野呈现出苍白色,就像盐碱地一样,没有一片绿色的天地,也没有青色的杂草。甚至连河流都没有,只有同样是苍白色的河谷。

    秦笛降低了飞舟的高度,低头看去,不时能够看到倒在地上的残骨遗骸。

    他将飞舟落下来,凑近前去,考察那些遗骸。结果发现遗骸周围什么都没有,既没有遗留的洞天,也有法器储物袋,想来可能被前人捡走了。

    十九位地仙都忍不住发出叹息:“怎么会死这么多人?而且都弃尸荒野,这些人都是怎么死的?”

    “你看这些尸骸,几乎看不到兵刃砍伤的痕迹,虽然肌肤肌肉都没有了,但是骨头没有断痕,白骨呈现为苍白色,骨头上的符文都变得极为暗淡,要不了多久,就可能化为尘土。”

    “是不是这片大陆有什么古怪?难道说有一种恐怖的风暴,能够杀死行走在这方大陆上的修士?”

    这时候,忽然有人手指前方,惊叫起来:“快看前方的河谷,似乎有一条巨大的龙骨!”

    众人飞速赶了过去,就见一条宽约三十里的河谷底下,有一条巨龙的骨骼,大半的身躯都被埋在灰白色的尘土下面,只剩下百余丈长脊背和头颅!

    不一会儿的功夫,有人叫起来:“这边还有一根旗杆,还有一段圆弧的隆起,似乎有一辆仙车!”

    当即有几个人围上去,各展神通,开始挖掘,不一会儿,从尘土的下面挖出来一辆泛着金光的仙车,仙车之中还有一具骸骨,头戴金冠,身穿彩色的袍子,看起来不是普通的人物,这人的手指上还戴着一个紫金色的戒指。

    十九位地仙立马睁大了眼睛,盯着那个储物戒指,可是却不敢出手去抢,因为灵仙秦笛还站在旁边呢!

    秦笛伸手将戒指取了过来,神识一扫,发现里面主要是一些灵材,并没有高阶的仙器,于是抖手抛给了一位地仙,道:“里面的东西,你们自己分一分,我就不要了。”

    那些个地仙顿时欢喜起来,叫道:“赶紧打开打开!有什么东西大伙儿平分!”

    秦笛施展出龙抓手,在车厢里抓了一把,从尘土中抓出一个鸽子蛋大小的洞天,顺手收了起来。

    对于高阶灵仙或者天仙来说,真正的好宝贝都在洞天里藏着呢!

    昔年驾驭龙车的这位仙人可能是一位高阶灵仙,或者是一位低阶天仙,不知道碰到了何种灾难,竟然死在了这里,他的肌肤肌肉渐渐腐败消失,所以洞天滚落到车厢里。而这具车厢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成的,尽然历尽多年,还基本上保持完好。但是车厢两边可以飞翔的翅膀已经损坏了。

    秦笛看了看龙车,觉得体积也不算很大,于是探手一抓,将其收进了方寸山里,想回去看看能不能修复。

    随后,一行人再度上了飞舟,继续往前飞去。

    又飞了一会儿,就到了日暮黄昏,太阳在天边只剩下一摸血红!

    正在这时,空中忽然吹来一阵冷风!

    这阵风开始的时候并不强烈,但是穿透力极强!只是三两个呼吸的功夫,就让人浑身冰寒,忍不住打着哆嗦叫起来!

    “哎呦,这风邪性啊!”

    “太难受了!我觉得浑身难受,仿佛全身的气血都被吹散了!”

    “这风跟阴鬼宗的阴风还不一样,它的穿透力太强了!我身上穿了一阶五阶的灵宝法衣,竟然抵挡不住!”

    又过了片刻,阴风越来越强,每个人都开始面色发白,对着秦笛哀求:“秦掌门,能不能停下来?这股阴风就像一支支利箭,直接刺进骨髓里,我觉得自己的骨髓都快凝固了……”

    “哎呦呦,受不了了,我可能要死在这里!”

    “你看看,我的肌肤上出现好几道口子,虽然没有血流出来,却让我身上的灵气急剧散逸,照这样下去,我连一夜都撑不过去啊……”

    秦笛看众人都在叫苦,于是将飞舟停了下来,找了一个低凹的位置,连续施展出青龙探爪,在地上挖了个深深的地窖,然后将前面收起来的龙车放出来埋了进去,让十九位地仙进入龙车之中,然后他又在龙车的外面埋上沙土。

    直到这时候,躲在龙车里的地仙才觉得好受了一些。

    “多谢秦掌门!要是没有您,我们今夜就过不去了!”

    “秦师叔,您怎么不进来躲躲?这里面暖和多了!”

    秦笛微微一笑,道:“这似乎是西方大陆盛行的‘金风’,我练的金系功夫,所以想在金风中修炼一会儿。”

    躲在龙车里的人都感到很惊讶:“秦掌门修炼的金系功夫?真是没想到!金系功夫还能炼丹?要说炼器我相信,可要是炼丹,就令人震惊了!”

    “嗨,你别瞎说,秦师叔可能是金火双修呢!”

    “嘿嘿,秦掌门真是多才多艺……”

    秦笛也不说话,就在龙车的顶上盘膝坐下,沐浴在刺骨的金风中,开始修炼金系神通。

    他有神魔炼体的功夫,所以在这样刺骨的金风中,并没有感到特别难过。

    风声渐起,从耳边呼呼掠过,只是小半个时辰,他身上的衣服都已经残破不堪!

    秦笛觉得有些苦恼,修仙这么多年,竟然没有一件仙阶衣裳,每一次遇到危险,首先被毁坏的,都是穿在外面的衣服,至于肉体倒是没有丝毫的损伤,每次弄到最后,都变得赤身露体,这落在外人眼里,实在太难堪了!

    不过,阴风还在吹个不停,他也不想取出新衣服,因为就算是穿上新衣,过一会儿依旧还会损毁。

    时间一点点过去,大约过了两个时辰,估计快到亥时了,这时候阴风吹得格外猛烈,就连躲在地底的那些个地仙都开始忍不住叫苦。

    “哎呦呦,要死了!要死了!”

    “哪位修的火系功夫,能不能放出火焰,给大伙儿烤烤火?”

    然后就听见“砰”的一声,似乎有人放出了火焰!

    可是不一会儿的功夫,还是有人发出惨叫:“你这是什么火种?怎么不灵呢?阴风能穿过火焰,依旧刺进骨髓里!实在太难受了!”

    “嗨嗨,我这是天阶中品的火焰!已经算是高阶火种了,好不好?”

    “高阶火种?有什么用呢?看起来,除非有仙火,才能熬过去!”

    “仙火?我一个老牌的初阶地仙,没有进步的机会,相当于半个废人,怎么会有仙火?整个灵山,拥有仙火的修士,也不超过二十个!”

    “完了,完了,我终于明白先前那些人是怎么死的!原来都是阴风吹散了魂魄啊!我的魂魄都在摇摇欲坠……”

    秦笛听见龙车中那些人牙齿都在“咯咯”颤抖,浑身的骨架都快抖散了,心知这些人就算能活到明早,也可能功力大损,于是张嘴吐出一道二阶的仙火,送入龙车之中。

    在这里,他只是一具金系分身,主要的火种都跟在本体和秦火身边,这朵火种还是本体留给他以防不测的。多年以前,他身上拥有很多的仙火,虽然大部分都已经融合到一朵神火之内,但是在他斩出四具分身之后,还是又收集了一些火种,经过火祭获得几朵仙火,分配给这些分身,为的是关键的时候拿出来救命。

    龙车内的十九人原本抱成了一团,还在面色铁青,浑身颤抖,眼看着一朵明亮的火焰进来,车厢内顿时变得暖和起来,禁不住满心欢喜,连声致谢!

    “啊呀,秦师叔真是好人啊!”

    “多谢秦掌门,救苦救难,大恩大德!”

    “如果这次能活着抵达中央大陆,我一定将秦掌门的名字记在心里,每天念诵祷告!”

    “哈哈,我说吧,秦掌门是金火双修!随手抛出一朵火焰,就是仙火啊!”

    “秦掌门太厉害了,竟然坐在外面,迎着刺骨的金风,一点儿都不觉得痛苦……要是换成我,早就变成一具干尸了……”

    各种赞叹的声音,不断传过来,过了好久才平息下来。

    秦笛坐在外面,一声不吭,静静的修炼,他觉得沐浴着这样的金风,似乎能加速领悟金系的天地法则。

    风声呼呼,渐渐到了子时。

    忽然,从远处传来隐隐约约的歌声:“金风淡荡,渐秋光老,淸宵永。对千里寒光,念幽期阻,当残景……最苦碧云信断,仙乡炉杳,归鸿难倩……空赢得,悄悄无言,愁绪终难整……”

    歌曲婉转,歌喉靓丽,丝毫不亚于前世的歌星大咖。

    秦笛听声音,似乎是一个女声,在这寂静的夜晚,金风吹拂中,显得十分的怪异。听见歌声越来越近,他赶紧取出一件新衣披在身上,要不然赤身露体,实在太难堪了!

    龙车里的十九位地仙也都听见了歌声,心中忐忑,赶紧闭上了嘴巴,不敢说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