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藏 > 第596章 望洋兴叹
    终于,天亮了。

    秦笛看着眼前的宫殿群,在晨光中是那样的清晰,再加上三位鬼仙传来的消息,让他心中的恐惧随之消解。

    他现在身处于大阵之内,因为有着七色阵膜的阻挡,所以也不怕外面的人看见身影,要不是担心仙宫之中还会出现意想不到的变化,几乎可以为所欲为了。

    又过了一会儿,他沐浴着金色的晨曦,呼吸着浓郁的仙灵气,身边还有数千个鬼王陪着,心情变得好了起来,迈步往前走去。

    走在宫殿之间的石阶上,脚下发出“咔哒咔哒”的声响,心里感觉很安宁。一路行来,他没有看到一具倒地的尸骸,跟当初珠玉仙宫中遍地骸骨的景象截然不同。

    看起来,琼玉宫中并没有发生激烈的厮杀,就算是女仙杨回昔年真的陨落了,也可能发生在别处,并非发生于这里。

    因为众多的宫殿都已经被那些个鬼王搜索过,所以秦笛也不再去看第二遍,而是直奔最后一座核心宫殿“王母宫”。

    王母宫四四方方,占地近百亩,外表看气势宏伟,金碧辉煌,雕梁画栋,飞檐张开,分明悬挂着一条条飞龙的骨架,也不知道那些龙骨是不是真的。宫殿的四周栽种着一圈的桃树,因为年代久远,每一株都到了灵仙六七阶,其中最古老的一株,竟然到了天仙一阶!

    秦笛不敢贸然闯入王母殿内,生怕被里面的仙镜一照即刻化作飞灰,因此他走到那株老桃树跟前,耐心的跟对方交流。

    “话说当年,我家也有一株桃树,说不定跟你是亲戚呢。”

    老桃树没有反应,仿佛泥塑木雕一般。

    秦笛有的是时间,所以耐心的讲述自己的故事:“想当初,在我家院子里,有一棵很老的桃树,生长了好多万年,开始的时候还能结出一些桃子,后来只开花,不结果……有一年,那时候我还是十三四岁的幼童……”

    老桃树的枝叶开始动了起来,似乎对秦笛讲述的故事产生了兴趣。

    “那是一个晚上,我闻着花香,走进桃花荫里,凉风习习,月正中天,一颗仙桃,忽然掉入我的怀里,我闻着仙桃诱人的香味,不知不觉吃了桃肉,却被桃核钻到肚子里,从那以后,我带着桃核,走上了仙路……”

    秦笛一面回忆,一面缓缓讲述自己的故事。

    自言自语了一会儿,他的耳边忽然传来低沉的声音:“后来呢?那株老桃树还活着吗?桃核又去了哪里?”

    秦笛心中一动,连忙答道:“后来老桃树枯死了,只有桃核一路陪伴着我,入死海,探寻三生岛,至灵山,闯入一个又一个秘境,获得了大量的仙灵脉……如今她已经恢复到天仙二阶的实力……”

    “她现在位于何处?”

    “小桃树被我送到灵界去了,以后等我的功力提升上去,还会带她去仙界……”

    老桃树没有说话,枝叶却在不断的抖动。

    秦笛接着道:“很多年前,小桃树曾经告诉我,不知道几百万年前,仙界有一株仙桃母树,或许修炼了亿万年,最终领悟了九十九道天条,她为了躲避天道惩罚,就将所有的天条一分为三,融入三个桃核中,其中一个桃核到了仙界的王母仙宫,繁衍出整个的蟠桃园……一个来到原荒世界,就成了我家的老桃树,还有一颗桃核不知道去了哪里,可能至今都没有发芽……”

    听见这话,老桃树终于按捺不住了:“年轻人,你没有骗我?我就是被人从蟠桃园里折下的枝子,插在这里长成的第一株桃树!后花园的蟠桃都是我的子孙……”

    秦笛笑道:“你若不信,闻闻我身上的气息,是否带着桃树的味道?我跟小桃树是一体的,我的木灵根是她改造出来,所以老桃树,我们也应该是亲戚才对……”

    老桃树发出欢快的声音,语调也没有那么低沉了:“喔喔,我闻出来了!你身上的确有股仙桃树的清香,我闻着很亲切。年轻人,你跟我说这么多,想让我帮你做什么?”

    “我想问问,你有没有见过琼玉宫的主人?”

    “见过,当然见过,十几天前我还见过她呢!”

    听见这话,秦笛脑子里“嗡”的一声!面色大变,恨不得拔腿就跑!

    “啊呀呀,大事不好!我还搞个毛线啊?天仙大神就在仙宫里,随时可能出现,她只要挥挥手,就能把我斩成肉酱!”

    “不行,老桃树,我得赶紧逃命了!”

    老桃树发出欢快的声音:“哎,别走啊,我还没说完呢!琼玉宫的老主人西王母并没有回来!前些日子回来的是她门下一个女婢,名叫‘许飞琼’。”

    秦笛提到嗓子眼的心略微降低了一点,道:“许飞琼?那也是天仙中人,我同样得罪不起!”

    老桃树发出柔和的声音:“别怕别派,许飞琼并不在这儿!她从外面回来,只在朱玉宫内待了两三个时辰,拿了几件仙器,就在后花园里,坐上传送阵,飞速离开了。”

    秦笛摸了把额头的汗水,道:“她也离开了?离开了就好啊!你看看,吓我一身冷汗!”

    “没事,没事,不要慌。此刻仙宫之内以我为长,我说安全,也就安全了。”

    秦笛甩落手上的汗水,问道:“老桃树,你知道琼玉宫的老主人是否真的陨落了?”

    “不知道,我已经很久没见她了。以前,她几乎每隔三千年,就会回这儿一次,待在王母殿中,也不知道做些什么。自从上次离开之后,我已经有一百五十万年没见过她了。我猜她即便没有陨落,也可能陷入了困境,不然不会这么久都不回来。”

    “许飞琼为什么回来?她有没有说什么话?”

    “她对我说了一句话,说西王母可能不会回来了,让我好自为之。我也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秦笛听了,禁不住又松了一口气,沉吟片刻,问道:“许飞琼有没有进入王母殿?为何不将里面的仙镜取走?”

    老桃树答道:“没有!我亲眼看见,她在王母殿外徘徊了许久,也没敢踏足大殿之内。你知道为什么?因为殿中有面昆仑镜,那是一件八阶的仙器,是王母留下来的镇殿之宝。只有王母本人,才能将它拿走,只要王母不在殿中,没有人敢进入大殿之内,进去就会死在里面!”

    秦笛听了,记觉得震惊,也感到心痒。

    “那可是八阶仙器啊,如果拿在手里,该有多大的威力?我走在灵界,也不用害怕了!”

    “可是问题来了?怎么才能将昆仑镜拿过来?我怎么觉得,这就像老鼠给猫系铃铛?连许飞琼都不敢进去,我一个低阶的灵仙,又怎么能将八阶仙器取出来呢?”

    秦笛想了一阵子,无奈之下问道:“老桃树,你知道有什么办法,能够将昆仑镜拿出来?我听许飞琼话中的意思,似乎西王母出了大事,最少再来个百万年,也不会在回来。与其让仙器困守在殿中,还不如先借出来用一用。”

    老桃树迅速摇动枝叶:“别,我劝你还是别打昆仑镜的主意。就算你真能偷出来,也没法长期拿在手里。西王母在天道碑上的排名极高,这样的神仙是不会死的。就算陷入一时的困境,早晚都会从困境中走出来。昆仑镜是她心爱的宝贝,就算她将琼玉宫中别的东西都忘记了,也不会忘了昆仑镜的。”

    秦笛眨眨眼睛,问道:“这是真的昆仑镜吗?不会是一件仿品吧?如果是真的,西王母离去的时候,为何不将它携带在身边?”

    “应该是真品。我记得当年西王母手中有三件高阶仙器,离开的时候带走了其中的两件,分别是一件‘金钗’,轻轻一划,就能隔断百万仙年的空间;一件‘玉如意’,能够约束诸多的女仙,让每个女仙见到它,都会自动降低一阶。她将最后一件昆仑镜留在这儿,就是为了镇守大殿。我也不知道王母殿中,究竟留下了什么秘密。”

    秦笛站在王母殿的门外,站了整整一天,也想不出好办法。

    手下那么多的鬼王和三个鬼仙都指望不上。诸般灵宝也都不管用。他试着放出一把捡来的九阶灵宝飞剑,用一缕神识操控着进入大殿之内,谁知道刚刚跨过大殿的门槛,就有一道耀眼的白光袭来,将飞剑化成了液汁,神识也变成了虚无。

    神识被灭,秦笛觉得一阵头痛。

    他固然有几件仙器,可是大部分都被本体带到仙界去了,手里只有一根后羿神箭,偏偏还没有炼化!

    秦笛想了半天都没有用,最后只能叹一口气,决定暂时放弃了。

    试想,他连一根无主的神箭,都花费了数千年的功夫,尚未能将其完全驯服,那还是建立在后羿大神已经陨落的基础上,而西王母有可能尚未陨落,那么她留下的昆仑镜能轻易的被人炼化吗?

    因此之故,秦笛已经不想在这里折腾下去。反正他已经闯入了琼玉宫,算是完成了心愿,也在这里得到了一些好处,还不如见好就收赶紧出去呢!等再过几万年,待他成为天仙之后,还可以再回来看一看。如果到那时,琼玉宫依旧是现在这个样子,或许还能再想想办法,将昆仑镜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