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藏 > 第580章 天仙宫主
    仙鹤还在往前飞,飞着飞着,忽然不见了。

    正在秦笛感觉诧异之时,黄木仙长停了下来,转身说道:“稍等片刻,鹤仙子进去禀报,等宫主发了话,我们才能进去。”

    秦笛瞪大眼睛往前看,然而却看不见阵膜的存在。他觉得眼前的大阵不是简单的防护阵,要不然不会这样虚无缥缈。以前他也见过几次六阶防护阵,没觉得有多么神奇,只要用神箭一划,就可以轻松破解。可是眼前的大阵连阵膜都看不见,想要挥箭一划都没法做到。

    他知道,这可能是一种较为复杂的隐固阵,同时具有隐匿和防护双重效果,破解的难度比单纯的防护阵至少要增强一倍。

    两个人静静的等了小半个时辰,才又见到一只仙鹤飞了出来,口中叫着:“黄木仙长,还有这位师兄,请跟我来,宫主召见你俩了!”

    两人赶紧又跟了上来。

    仙鹤拍打着翅膀,驱散了迷雾,飞了数百丈之后,显出一道六色的阵膜。

    仙鹤的脖子上挂着一块进出大阵的令牌,因而能穿过阵膜,飞入大阵中。、

    黄木仙长催着秦笛紧随其后,趁着仙阵还没有合拢之前,赶紧飞进大阵之内。

    仙阵之内别有一番景象,阳光明媚,生机盎然,草木葱茏,风景如画。奇花异石,不一而足。

    潺潺流动的泉水,爬满藤蔓的凉亭,到处都点缀有玉石,给人以清新的感觉。前方有一个湖泊,虽然只有百十丈大小,但却清澈透亮。岸边爬满了老藤,非常美丽。在湖畔,临水而建有几座仙宫,那里仙雾朦胧,阁楼掩映在古木间,被葱郁环绕,被雾气遮拢。隐隐约约有天籁般的古筝之音,正从那里传出。古筝悠悠,含蓄柔美,清新舒展,韵味无穷。再远处,琼楼玉宇若隐若现,院落清幽,暗香浮动,果然不愧是仙家胜地。

    秦笛不知道那古筝是谁弹奏出来的,如果不是跟着黄木仙长,他还以为又回到仙音门呢。

    黄木仙长驻足于一处高大的仙宫之前,也不敢扬声禀报,只是静静的等在那里。

    时候不大,仙宫的门无风自开。有一个女子悦耳的声音传出来:“黄木,千年未见,你的修为并没有太大的长进。站在那里做什么?为何不进来说话?”

    黄木挺拔的身躯变得佝偻下来,小心翼翼的走进仙宫,对着上方拱手行礼:“弟子黄木,见过宫主和三位太上长老。”

    秦笛偷眼望去,就见大殿之内坐着一位身着宫装的仙女,云鬓高耸,身材婀娜,面容若隐若现,看不清晰,显然是功力极高之人。仙女的旁边,还坐着三位老者,每一位都相貌清奇,看上去高深莫测。

    耳听仙女问道:“黄木,你带这位年轻人过来见我,是不是在测试之中,出现了特别罕见的好苗子?”

    黄木闻言,不觉挺直了身子,道:“启禀宫主,这位少年名叫‘秦木’,乃是从原荒世界通过残存的古传送阵硬闯上来的,也算是他命大福大,竟然没有在传送的时候发生意外。先前在别宫测试的时候,青帝仙祖伸出双手拥抱了他,而且说了一句话:‘此子乃吾失踪多年的子侄,可入青帝宫,为吾座下一百三十八徒。’”

    听见这话,仙女顿时呆了!她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旁边三位老者却像屁股底下安装了弹簧,从太师椅中“噌”的弹起来,站在地上!

    “什么?你听清楚了?”

    “黄木,你可不要乱讲!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这……这怎么可能?这事儿太惊人了!老夫觉得难以置信!”

    黄木被对方威压所迫,禁不住退后一步,道:“是的,弟子听得千真万确。在场的还有两位低阶执事和几位协助测试的弟子,大伙儿都听见了!”

    听见这话,三位老者都面带惊奇的看着秦笛,仙女也上下打量着秦笛,四个人都沉吟着,没有说话。

    秦笛赶紧上前拱手:“弟子秦木,拜见宫主和三位太上长老。”

    其中一位峨冠博带面色青黑的老者问道:“秦木,你且讲讲自己的生平,我们都想知道,为何青帝仙祖说你是他失踪多年的子侄?”

    秦笛闻言,顿时显出为难之色:“这个……弟子生于下界,自幼拜入金丹宗,炼丹之余,兼修青龙诀,其后修炼六千年,整合四圣宗,成了灵山四圣宗的掌门。弟子一生,平平无奇,并无值得夸口之处。若说与青帝仙祖有瓜葛,或许跟一件小事有关。这件事虽然小,但是它涉及到天地间最大的机密,因此弟子不敢说出口,否则恐怕惹来祸事,青帝仙祖也可能会怪罪……”

    三位太上长老面面相觑,竟然没办法继续往下问。既然秦笛将青帝抬出来,还有谁敢去追究背后的原因?在这天地之间,隐藏着无数的奥秘,一个小人物,偶尔撞破了机密,被青帝收为弟子,也是完全有可能的。作为青帝宫绵延无数代的后辈弟子,谁又敢质疑青帝仙祖的举措呢?

    唯有仙女宫主赞叹了一声:“修炼六千年,就能进阶为九阶地仙,这在灵界也算是少见,在下界更是奇迹了!“说到这里,她的面容忽然变得清晰起来,原来是一位相貌姣好的女仙,柳叶眉,眉如半月,两边向下弯曲,杏眼,看上去清澈而又神采奕奕。一点朱唇,微微上翘,带着一丝笑意。

    秦笛忙躬身道:“多谢宫主夸赞,弟子愚钝,也不知道怎么修炼的,糊里糊涂就到了灵界。”

    然后就听先前说话的峨冠博带的老者板着脸道:“既然青帝仙祖发了话,我们作为晚辈也不能说什么,只有协助遵从的份。但是秦木你要明白,青帝宫有它内在运行的机制,你就算是青帝仙祖的嫡传弟子,在没有成长起来之前,也要按照青帝宫的法则行事,不能脱离于青帝宫之外,从今以后,若是在人前,你要将自己的身份忘掉,不能凭着它为所欲为。你明白吗?”

    “是,弟子明白。我只想做个普普通通的修士,尽快提高自身的修为,不想四处招惹是非。”

    老者点点头,道:“我这样要求,也是对你的保护。如果每个人都知道你是青帝仙祖的嫡传弟子,你在青帝宫未来的道路将变得步履维艰。只有藏身于普通的弟子之中,你才能顺利健康的成长。”

    秦笛忙道:“前辈您说的是。多谢您老考虑周祥。”

    老者眉毛一竖,轻哼道:“什么前辈?你既然进了青帝宫,就要参照本宫的规矩。在这青帝宫中,要按照功力高低,划分辈分等级。你才是小小的地仙,黄叶乃是灵仙,老夫和宫主还有这两位太上长老都是天仙,因此你见了我们要唤“师叔祖”,见了黄叶要称‘师叔‘!等你成了天仙,辈分自然就可以涨上去!如果没有这样的规矩,我们青帝宫不乱了套?”

    秦笛只好再度行礼:“对不起,弟子愚钝,惹您老生气。再次拜见黄叶师叔,拜见宫主和诸位师叔祖。”

    老者点点头,面色变得好看了一些,接着又道:“宫主姓风,乃是青帝仙祖的后裔;老夫姓‘孟’,还有这两位太上长老,分别姓朱、姓郑。你都要记住了,日后若有大事,你直接来找我们四人;若是小事,你找黄叶,就能帮你解决。”

    秦笛大喜:“多谢风宫主,多谢孟师叔祖、朱师叔祖、郑师叔祖,还有黄叶师叔。以后说不得要麻烦你们。”

    这时候,作为宫主的女仙才笑盈盈的道:“好了,孟师兄,你不要吓唬他了。秦木这孩子,一看就是老实人,我喜欢。你现在这么严苛,板着一副死人脸,恐怕过不了五十万年,秦木的功力就能追赶上来,到那时师兄的面子就不好看了。”

    孟长老青黑的面上显出一丝笑容,道:“新到之人,不敲打一番,我怕他心态膨胀,飞上天去。”

    宫主笑道:“好了,该让秦木拜见祖师了。拜完祖师,他才算是青帝宫门下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