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藏 > 第569章 天仙师涓
    秦笛驾驭灵宝飞舟,一路往北方飞去,每碰到一处城市,都停下来观光一番,借以增加见识。了解灵界的风土人情。

    他发现这里的城市基本上都是由修士构成的,城主经常是九阶灵仙,也可能是灵仙巅峰,极个别的城主甚至可以是留守的天仙,但是这些天仙一般都只是挂名,因为他们都要躲在特定的空间里修炼,不能长时间待在外面。

    秦笛并没有机会亲自拜见这些人,但是相关的资料,还是要尽量收集一些。

    看起来,要想支撑一方势力,必须要有九阶灵仙的势力才行。

    可他现在才只是九阶地仙,还没有踏入灵仙的门槛,差距不是一点点!要想支撑四圣宗发扬光大,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秦笛一路行来,在多个主城都看到了凌霄殿的分支机构,要么是一处简单的仙宫,要么是培养低阶弟子的武馆,看起来凌霄殿的规模似乎比想象中还要大,简直有种无处不在的感觉。

    他也同样看到了青帝宫、白帝宫、赤帝宫和黑帝宫,但是黄帝宫却一直没有看到,不知道是出于什么缘故。

    而一些大型的宗门往往坐落在高山上,那些高山连同周围数万里地界,都属于宗门的势力范围,如果是外来的弟子,只要闯入其间,就需要及时报备,否则一旦被查到,就可能被当作奸细处理。

    在众多的高山上,秦笛还惊奇的发现一些寺庙建筑,还有一些巨大的佛头雕像,更有不少的光头和尚苦行僧,显然灵界是有佛家弟子的。

    秦笛也不知道这儿的佛家教义和宗旨跟前世的地球有什么不同,他打算有机会就去接触了解一下。

    三个月后,他飞到一个名叫“凤凰山”的地方,隔着很远,就听见美妙而又熟悉的仙音。看看地图,他知道这里应该是仙音门的地盘了。

    仙音门也算是他的师门之一,因此他决定停下来去看一看。

    他从灵宝飞舟上下来,御风行空进入凤凰山万里之内,就被几位巡逻的地仙女修拦住了。

    其中一位为首的女修身材修长,长发飘飘,睁大杏眼,问道:“请问这位仙长,你是哪派的修士?为何来到我仙音门?”

    秦笛微微一笑,道:“我来自原荒世界,也算是仙音门弟子。”

    几个女子闻言,立马围了上来:“你是从下界飞升上来的?哇,这可不容易!听说灵山天柱倒塌,已经很难飞升了,是吗?”

    “这位师兄,请你出示身份令牌,如果真是仙音门弟子,我们领你去宗门事物堂报备。”

    秦笛变将仙音门的核心精英弟子令牌取了出来,这还是他很久以前在云梦大泽的时候得到的,按说后来他给仙音门做出了很大的贡献,早就可以转成仙音门长老了,但他一直没有去改换身份。

    为首的女修接过令牌看了看,笑道:“看你这令牌的样式,应该是一位兼修仙音的弟子,您能以兼修的身份成为核心精英弟子,也算是非常难得!请问师兄,除了仙音门之外,你还有别的宗门身份吗?”

    秦笛答道:“除了仙音门,我还是四圣宗弟子。”

    女修眨眨眼睛,道:“四圣宗?没听说过。似乎是原荒世界的小宗门,是吗?”

    秦笛苦笑,道:“不错,四圣宗在灵界还没有出现,但是在将来,也可能会变得赫赫有名。”

    众女都为之莞尔,显然不相信他的说辞。

    “师兄,你准备自己创立宗门?可是你要知道,灵界的宗门基本上都已经固化了,想要从中杀出一条血路,那可不容易。”

    “是啊,就算能创立宗门,也只能惨淡经营,很难支撑下去。我劝师兄不要费那个事了,何不就留在仙音门,好生修炼仙音,岂不是更好?”

    “修士在世间如何立足?提高自身的功力最重要,不是吗?”

    秦笛也不多说,只是笑道:“请问几位师妹,现如今仙音门里是何情形?”

    几个女修一面领着他往前飞,一面答道:“本门的情形还算不错,列在灵界各大宗门排行榜四十七位,也算是有名的宗门了。”

    秦笛听了有些吃惊:“喔,情况不错嘛,比我预想的要好得多,却不知道宗门内有哪位天仙坐镇?”

    “咯咯,师涓祖师还在呢。”

    “师涓祖师?”秦笛心里愈发惊讶,没想到师涓也是天仙,却不知是几阶天仙,这话他也不好开口直接问,但他心里明白,既然是天仙,就不是普通的小人物,不管怎样,都高出普通的修士一大截。

    秦笛记得,在前世的古书记载中,师涓是一个能写列代乐谱、善造新曲以取代古声的大音乐家,曾创作了大量的新曲,有四时之乐,如表现春天的《离鸿》、《应苹》,表现夏天的《明晨》、《焦泉》、《朱华》、《流金》,表现秋天的《商飙》、《白云》、《落叶》,表现冬天的《凝河》、《流阴》,《沉云》等。这些歌曲和乐曲风格新颖,曲调轻快活泼或细腻深沉,脱离了雅颂的老框框,当时的百姓都很喜爱。

    但这些还不算最著名的。其中有一件事特别值得一提,那就是关于“靡靡之音”的故事。

    话说有一次,师涓跟随卫灵公出访晋国。走到濮水边上一个叫桑间的地方时,天色已晚,他们就在附近的驿馆里住下来。夜半时分,卫灵公忽然听到濮水上有人弹琴,琴声时隐时现。卫灵公想,在宁静的夜晚,面对波光粼粼的濮水,赏月听琴,真是一件美事。卫灵公于是问左右侍从可否听到琴声,但出乎意料,竟没有人听到有什么琴声。卫灵公十分生气,命令把师涓找来。师涓匆匆赶来,问有什么事情吩咐。卫灵公说:“我明明听见有人弹琴,可是问左右却都说没听见,大概是他们耳朵有问题。我要你听了后把它记下来,然后弹给我听!”师涓马上答应:“是!”就在琴桌旁坐了下来,伏耳静听。卫灵公和侍从们都去睡了,师涓还正襟危坐在窗前。

    第二天一大早,师涓就告诉卫灵公说:“我已经记下了那支乐曲,只是还需要加以练习。请再住一天吧!”卫灵公表示同意。过了一天,师涓就将乐曲弹给卫灵公听,竟然弹得和卫灵公在濮水上听到的一模一样。卫灵公大悦。

    到了晋国,晋平公设宴招待他们。酒过三巡,卫灵公得意地对晋平公说:“我这次来,带来一首新的乐曲。现在,让我的乐师师涓为您演奏吧!”平公答应道:“好!”师涓马上理好琴弦,在众人面前绘声绘色地弹起了刚刚从濮水上学来的琴曲。

    才弹了一半,就见晋平公的乐师“师旷”激动得站起来,一把捂住师涓的琴弦说:“这可是亡国之音,不能听的呀!”

    一句话使得在场众人面面相觑,他们不知道师旷为什么要这样说。

    晋平公问师旷:“这是从何说起呢?”

    师旷说:“这首乐曲是殷纣王时流行的‘靡靡之乐’,是师延所作。殷纣王整日耽于酒色,沉湎于这种音乐之中,生活腐败,不问政事,最终亡了国。殷纣王死后,师延抱着琴逃到了濮水边上,有人看见他投水自杀了。师涓,你一定是在濮水上听到这支乐曲的吧?”

    师涓诧异地点点头。

    晋平公却满不在乎地说:“我已经老了,生平喜欢的就是音乐。你就放开手,让师涓把曲子弹完吧。”师旷无法,只得抬手,让师涓继续演奏。曲终,师旷说:“这种靡靡之乐柔弱不振,殷纣王因为听它而亡了国。主公应该引以为鉴,切不可重蹈纣王的覆辙啊!”

    最后,进平公不听劝阻,终究亡了国。

    这就是秦笛了解的关于“靡靡之音”的故事,他不知道这个世界上的天仙师涓是一个怎么样的人,也不知道师涓跟靡靡之音有什么关系,但是师涓既然能成为天仙,那就代表了他在仙音上的修为十分高强,可以作为仙音门的顶梁柱。

    秦笛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师涓跟自己的师傅师旷关系怎么样?从传说中的故事来看,师涓和师旷两个人是有冲突的,最起码师旷的境界远远超出了师涓,不知道师涓有没有羡慕嫉妒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