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藏 > 第562章 祖师恩泽
    在随后举行的炼阵比试中,秦笛炼出了四阶仙阵,顺利结束了比赛,同时确定了作为主祭参加这场四圣宗的大祭。

    等到九月九日这一天,眼看到了午时,四圣宗所有元婴以上的修士,全都来到回春谷。而那些参加了大比,获得名次的修士,都已经站好属于自己的位置,秦笛作为主祭,带着一百位精英站在祭坛上!

    秦笛回头看了一眼,发现祭坛上站了好些位自己最亲近的人,感到很欣慰。因为功力进阶很快,这些人在大比中脱颖而出,从而能站上祭坛。其中包括兰星裳,老爷子秦高岚,苗云娟,宁云芝,沈云怡,范瑶,龙瑾儿,秦萝,关尹等人。还有一些人站在祭坛下方,但都距离祭坛很近,有机会接受更多的天花。

    午时三刻,阳气最盛的时候,大祭正式开始。

    焚香!

    九十九个香炉,燃起手臂粗的香火,祭坛之上烟火缭绕!

    祷告!

    数万修士齐声对天祷告,念诵四圣宗历代祖师的名字!

    秦笛念诵祭文,禀报祖师,说自己成了修真四艺的中阶仙师,能炼制仙阶四品的丹器符阵了!作为四圣宗的现任掌门,在此求祖师庇护,让四圣宗发扬光大。

    他花了一刻钟的功夫,才将祭文念完。

    然后是呈上祭品!

    祭品并不是牛羊之类的牺牲,而是先前大比炼制出来的仙丹、灵宝、仙符和仙阵!呈上这些东西,是为了让历代祖师考察门下弟子的修为进境,知道大伙儿还在继续努力,不辜负祖师的期望。

    数十种祭品摆在祭坛上,尤其是那些四阶仙丹,散发出诱人的丹药香气。让每个登上祭坛的人都几乎要陶醉其中。

    时候不大,原本白云点点的晴空上,忽然出现一小团七色彩云!

    彩色的云彩渐渐靠近,越来越大,来到祭坛顶上,很快的便有五颜六色的天花簌簌降落!

    台上、台下的人们都翘首以待,伸出双手,承接那些彩色的天花。

    “哈哈,祖师赐福了!这样的天花,每摘下一朵,就有莫大的好处!”

    “是啊,增长功力还在其次,关键是能补充天道法则!”

    “这种天花太珍贵了!因为是祖师赐下来的,所以其中的天道法则,最容易被本宗弟子领悟!这跟前些年天仙桃树渡劫还不一样。”

    “那是当然,仙桃树乃是妖仙,虽然降下来不少的天道法则,可是却很难参悟,只能留待漫长的日子里慢慢解析。”

    天花乱坠的时间比上次延长了一倍!看起来柳华阳祖师和历代祖师都很满意如今四圣宗的状况,所以赐下了不少的奖励!

    秦笛因为是主祭之人,占据的空间最大,因此天花不停的降落在他的身上!让他刚刚进阶的身体又要面临再一次进阶的冲动!

    他强自压抑自身的境界,只是将天花收藏在洞天中某个角落,不让天道法则在天道石上演化,从而减慢进阶的速度。

    天花还在落下,整整持续了一个时辰,才慢慢减缓。

    秦笛能听见身后很多人的身体里都在发出“咔嚓咔嚓”的响声,仿佛破冰之音,显然这些人都要进阶了!

    他心里欢喜,也为苗云娟等人高兴,希望她们能成长得更快一些。

    头顶的彩云渐渐变小,眼见着快要消失了,忽然之间,从彩云之中,落下一个黑色的小箱子!

    秦笛探手接住尺许大的箱子,想要将其打开,然而却发现,箱子封闭的很紧,上面还有一行字:“宗门绝密,只有掌门和主祭人可以观看。”

    周围很多人围了上来,纷纷问道:“掌门,这次祖师赐下来的是什么?”

    秦笛看几位地仙和四大殿主都在跟前,便将黑色箱子上的一行字给他们看。

    这些人看见字迹,都赶紧避开了!

    “哈哈,掌门你收好!这不是我们能看的,肯定是柳华阳祖师对宗门有交代!”

    “是啊,灵山天柱断绝,这是自亘古以来未尝发生的大变故,祖师或许会有说法。”

    “我说大伙儿,都赶紧走吧。别在这儿待着了。掌门打开箱子,自然会做出相应的安排。我们只要听掌门的话就行了。”

    众人纷纷散去,欢声笑语不断的传过来。

    “哇呀呀,这次大祭收获很大,我可能要晋升两阶!那些去北极、南海没回来参赛的人,可能要后悔死了!”

    “是啊,没想到祖师降下来这么多的天花,不但时间长,而且密度大,总量可能是上次的三四倍!”

    “这真是四圣宗历史上千载难逢的盛世啊!这一切都跟秦掌门有关,若没有他炼制出四阶的丹器符阵,不可能讨祖师的欢喜。”

    “你说得没错,我听我师祖说,很早以前的每次大祭,降落的天花都很少,还不如上次大祭的三分之一多呢,更没法跟这次相比,可能还不到这一次的十分之一!”

    “这有什么办法呢?弟子不努力,祖师不开心,所以就懒得赐福呗。”

    “不多说了,我得赶快回去闭关,将今天的收获稳固下来。”

    秦笛对围过来的几位红颜知己和多位弟子摆摆手:“你们也赶紧回去闭关,看看能不能借机突破地仙,如果需要相关的材料,可以去仙渺峰后面的宝山上寻找,需要什么就拿什么,我还有很多的灵仙洞天,都没有开启呢。”

    听他这么说,苗云娟等人纷纷告辞离去。

    秦笛回到阿房宫,仔细研究黑色小箱子,发现上面有一个小型的仙阵,将箱子保护起来。他花了盏茶功夫,将箱子打开,就见里面有一枚玉简,还有一把金色的钥匙,两把银色的钥匙。

    他用神识扫视玉简,就听见玉简中传出一道威严而又温润的声音。

    “本尊柳华阳,晓谕后辈弟子。鉴于原荒世界灵气日渐衰微,可以将本门弟子中步虚以上的修士转移到灵界来。”

    秦笛闻言,禁不住心中欢喜,暗道:“这是要开启传送仙阵了吗?”

    威严而又温润的声音继续传出来:“我在灵界中央大陆预留了一块儿地,并且用五阶封灵阵再加上隐匿阵,封印了周遭十万里之内的灵脉,让地表变成了一片沙漠,别人都以为那是灵气匮乏的贫瘠之地,因而不会在那里建宗立派。这一把金色的钥匙,就是用来开启仙阵的。需要有人率先抵达灵界,用金色的钥匙打开封灵仙阵,再用银色的钥匙打开仙阶传送阵。”

    “在原荒世界这一端,我将仙阶传送阵设置在回春谷祭坛的下面,入地十丈,宗门宝库的后面,有一个进入祭坛的门户。需要将另外一把银色的钥匙,插进传送阵上的控制机关里,才能将其激活。”

    “这是仙阶五品的传送阵,比珠玉仙宫的传送阵高一阶,稳定性较强,但是要求也比较高。距离八百仙年,可以将步虚以上的修士,直接传送到灵界。如果不插入银色的钥匙,就没法开启传送阵。只有将两边的传送阵都打开,才能完成正常的传送。如果只打开一端,将会传送失败,让人迷失在星空中。另外,需要注意的是,功力不足,还没有踏入步虚的人,不可贸然登上传送阵,否则可能在传送中猝死。”

    “传送阵每一次开启,需要耗费一万仙石。我在传送阵旁边的密室中,只留下两万仙石,仅够两次传输之用。每次传送仅限一百人,不足之处要你们自己解决!”

    “我是天仙高阶,不能随意进入荒界、灵界,如果压制功力,贸然进入,就有陨落的风险。但我等待这一天,已经很久很久了。我期待看到门下弟子,转移到灵界之后,能有更加快速的成长。期待在仙界与你们相会!”

    “加油吧,少年!世界是我们的,也是你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你们是八九点钟的太阳,前程远大。而我这位老仙,前进的脚步已经很慢了。我将希望寄托在你们年轻人身上!如果有一天,你们在天道碑上的排名爆发,那么我这位老仙也会跟着沾光……”

    听见这话,秦笛差一点笑喷了。没想到柳华阳祖师说话这么通俗幽默,还以为要用晦涩的古文来解说呢。

    这时候,玉简中传出来的声音已经没有了,但是也将主要的内容传递了出来。

    秦笛的神识继续扫描玉简,发现上面只剩下一张中央大陆比较简单的地图,在大陆的东北角,有一片荒漠之地,荒漠之中有一个大湖,标着“罗布泊”三个字。湖心有一个大岛,被打了个红色的叉叉,看起来柳华阳准备的好地方,就在大岛上了!

    秦笛看着“罗布泊”三个字,禁不住摇摇头,心想:“柳华阳祖师身为大仙,或许有众多的分身,其中有一个分身,在地球上活了一世,留下一些仙家典籍之后,就回去与本尊相合了。所以他是知道‘罗布泊’这个名称的。在灵界,这大湖的名字,也可能是他自己取的!这么说来,我去灵界之后,还要花时间自己去找,问人是问不到的。好在大漠之中很少有这么的湖泊,应该不难找到。”

    他将玉简和钥匙都收了起来,静静的沉思了许久,决定先将神魔炼体大法修炼起来,化生出几个分身之后,最少有一个分身坐镇仙渺峰,再去灵界完成这桩艰巨的任务。

    自此,仙渺峰上变得沉寂下来,很多人都在闭关苦修。等到闭关结束,有些人就可能进阶地仙了。进阶地仙的闭关最少也要一个甲子,多的话像大衍七十三那样,持续一千年也是有可能的。

    秦笛在仙渺峰顶划出一个独立的空间,在外面布置了仙阵,在里面挖了个池子,将山流水玉瓶中的血红色泉水倒了一小部分进入池子里。然后,他将蒋云木和巫琴叫过来,讲述仙魔同修的凶险,反复叮嘱了几遍,让他们紧守秘密,不能去外面瞎说。两人都答应了。

    于是乎,三个人泡在池子里修炼神魔炼体大法。

    蒋云木一进入血水中,就禁不住叫起来:“秦哥,你从哪里弄来的血水?是不是神兽的血液啊?怎么会有如此强大的生命力?还有难以想象的灵力!更有一种无法说明的东西……感觉很奇妙……这才是绝顶的炼体灵药啊!”

    秦笛望他一眼,随口瞎说起来:“我去死海那边的鸟兽大陆跑了一趟,杀了很多的妖仙,好不容易才凑出这么多血液!”

    蒋云木眼前一亮,可是又叹口气:“妖仙啊?以我的功力,偷袭一两个还行,若是大量的杀戮,首先死的肯定是我!”

    “你还是别去了。有了这个血池,差不多能将你的肉体提升上去。”

    巫琴却在想:“难道鸟兽大陆会有那么多的妖仙?岂不是意味着那里的灵气比灵山还要丰富?”

    三个人泡在池子里,刚开始的时候觉得池子很大,渐渐的,三人的身躯变得越来越高大,逐渐长到了两丈,三丈……

    池子里的血水一点点减少,渐渐的只能到大腿根了!

    秦笛只好取出山流水玉瓶,又倒出一些血水。

    如此每隔一个月,就要增加一次,血水始终没有漫出池子,大部分都被三个人的肉身吸收了!

    一年之后,蒋云木的身躯长到十三丈,就停住不再继续长高。

    巫琴的身躯已经到了二十五丈,才开始逐渐减缓。

    而秦笛的身躯仿佛没有止境一样,长到七十多丈了!而且每天都在长高!

    蒋云木和巫琴都看得目瞪口呆,百思不得其解!因为巫族和魔族的极限身高跟它的血魔传承有关系。蒋云木有巨人族的血统,但是血脉已经变得很淡薄。巫琴出身于巫族,同时又得到刑天的一滴血,才有今天的基础。可是秦笛呢?他一个人族,哪来这么强悍的血脉传承?

    “秦哥,秦哥,一不小心,你又创造奇迹了!你这是传承了那个大神的血统啊?”

    秦笛嘿嘿笑道:“黄帝!炎帝!五老帝君中的两位!知道不?我可是炎黄子孙呐!”

    蒋云木摇头,却又想不出原因,只能惭愧的躲在一边,眼巴巴的看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