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藏 > 第559章 再度大比
    随即几个人讨论了一番,决定半个月后开始第一轮测试。凡是上次通过了测试的人,都可以直接进入第二轮。凡是合道以上的修士,也可以免试进入第二轮。凡是地仙老祖,皆可以入第三轮。第一轮测试,取前面的三千名过关;第二轮测试,取排名前列的三百名过关。

    每项排名都可以换算成积分,比如说炼丹第一名算三千分,第二名2999分,第三千名只有一分。然后还要将四项大比的成绩叠加,才会形成四项比试的最终排名。跟往年一样,只有总成绩前六十名,和单项成绩前十名,才可以登上祭坛。除此之外,哪怕是地仙巅峰的老祖,或者是掌门人,也没有登坛资格。负责主祭的,将是总积分排名第一的那个人。

    秦笛觉得,这样的比赛规则,有好的一面,也有不好一面。

    好的地方在于,通过这样的大比,的确能促进所有弟子精研丹器符阵的兴趣。不好的地方的地方则是,众弟子将全部精力集中在钻研修真四艺上,却忽略了演练杀伐技能,长此以往,无法保证宗门长盛久安。这就像瘸子一样,只有一条腿走路。

    因此,他提出一个建议,看能不能增加一项比试,那就是比武竞技!

    四位殿主听了,都纷纷摇头:“掌门,我们都知道这是一件好事,但是具体操作起来很难办啊!如果是低阶弟子登台比试,结果还可以控制。可若是步虚以上的修士交手,那动静就太大了,不但会造成伤亡,而且将打破本宗弟子间和睦的气氛,这可怎么办?”

    “是啊,如果一次大比,造成众多的弟子伤亡,那就得不偿失了?”

    秦笛禁不住皱眉,问道:“诸位可知道,别的宗门有没有类似的武技比试?”

    “魔宗最盛行这个!妖族也喜欢这么搞。但是仙修宗门的内部比试,要相对温和的多。比如说万剑门,比试的时候在百里之外放一块巨石,然后让弟子各自放出飞剑,看谁能劈开巨石,或者说刺入巨石有几丈深,从而决定比试的输赢。”

    “神箭门也是这样,在五百里外,树立一块很厚的木牌,然后让弟子射箭,看谁射的准,入木深。”

    “但是我们四圣宗就不一样了。我们的弟子主修丹器符阵,靠的是研究这四项技艺,从中揣摩天道法则,然而才能进阶。所以弟子们将杀伐的技艺作为旁修,交手的时候也都有各自的手段。有的人专精于用符,只要偷偷抛出手里的灵符,就能克制对方;有的人擅长炼制毒丹,用毒丹来克敌制胜;还有人喜欢用阵法将敌人困住……”

    “就算使用灵宝法器交手,那也是五花八门,各种各样都有,有人喜欢用剑,有人喜欢用刀,还有人喜欢用葫芦……品种很多,不一而足,若是不冒着风险直接交手,是没办法分出输赢的。而要是直接交手的话,又没法控制结果,必然造成大量的伤亡!所以很难弄啊!”

    “而且,比武竞技还会面临一个问题,那就是修为境界高的占据优势,本宗这么多弟子,如果全都参加比试的话,最后获胜的必然是地仙老祖,其次是合道修士……谁的境界高,谁手里有高阶灵宝,谁就能赢!既然这样,那就不用比了,直接考察境界和灵宝的等级就行……”

    “唉,这事儿不好办!要不然,早就修改大比章程了……掌门,您有什么好的办法,说出来大家合计合计?”

    秦笛想了想,禁不住摇头:“我也没有太好的办法,既然如此,那就暂时不做改变,但是请诸位回去之后,好好想一想,争取在下一次宗门大祭前,能增添这项内容。”

    四位殿主都躬身离去。

    随后轰轰烈烈的大比就正式开始了。

    每到大比的时候,都是四圣宗最热闹的时刻,因为修士争强好胜的心永远不会改变,而且比赛的结果决定了大祭时站立的位置,距离祭坛越近越容易承接天上落下来的天花,从而获得极大的好处,如果运气好,说不定骤然增加八百年功力,也是曾经发生过的事。

    修士的功力越高,理论上寿命越长。比如说,原本只能修到步虚,拥有一万年的寿命,可是如果在大祭的时候能承接更多的天花,就有希望跨过合道真君的门槛,拥有十万年的寿命。看上去境界只差一级,可是其中的差距太大了!所以说这就是与天争命啊!

    每次大比的时候,都会有很多的观众,主要是四圣宗的弟子,但也有不少外来人员,想要过来观看。对此秦笛也做出批示,直接将第一轮测试安排在向阳谷,然后向外卖票,允许外人观摩。

    向阳谷的位置比较开阔,既可以容纳众多弟子同时比试,也可以在旁边的山上容纳很多人旁观。正所谓两相皆宜,恰到好处。

    秦笛觉得,这种大规模的比试,也是一次弘扬四圣宗名望的机会,就像天安门阅兵一样,不但能激发宗门内弟子的士气,还能向外人展示实力。

    灵山周遭有众多的宗门,更有数不清的弟子,几乎每个宗门,都要组织人手,从事丹器符阵的炼制。很多人都对修真四艺感兴趣。不管是什么人,只要踏上修真路,就会接触这些内容。所以听说四圣宗开放观摩,便“呼啦啦”来了很多人过来旁观。

    这让四圣宗卖出了不少门票,既交了朋友也赚了灵石。

    几位殿主都很满意,下面负责此事的执事更是乐得眉开眼笑。

    “哈哈,没想到一场大比,还能赚到灵石!”

    “掌门太聪明了!竟然能想到这种方法!”

    “依我看,也就秦掌门敢这么做。只有他实力超然,能够镇压所有来宾,让心怀叵测的人也不敢添乱。要是换作以前,我们也不敢开放观摩啊!只能开启大阵,将回春谷包裹得像粽子一样,就怕有人闯进来捣乱,更担心有人趁比试偷袭四圣宗!”

    半年之后,第一轮测试结束,四项比试各自选出了三千人。

    随后,秦笛宣布将第二轮比赛转至回春谷,而且在回春谷上空设置了四阶防护仙阵,不再对所有外来人员开放,只允许少数友好宗门的弟子进来旁观。

    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越往后的比试,炼丹炼器的水平越高明,他不想泄露太多的炼制技巧,从而被别派偷师。虽然说炼制的过程很复杂,多看一眼并不能真正掌握核心的技能,但是总会有一些启发作用。

    有的人看了第一轮比试,感觉颇有收获,可是没法看第二轮比试,禁不住心痒难耐,抓耳挠腮,恨不得退出原有的宗门,转而加入四圣宗!

    两个月后,第二轮测试也结束了。总共四项比试,合计一千两百人,脱颖而出。

    平日里住在仙渺峰顶的人,主要是秦笛的亲朋好友和弟子们,基本上都通过了第二轮。有的人还通过不止一项。

    然后休息几天,开始了最后一轮大比。

    这一次,秦笛和众位地仙都亲自出场了,地仙有资格跳过前两轮测试,直接参加决赛。

    首先开始的是炼丹。每位参赛者既可以选用宗门提供的仙草,也可以使用自己带来的材料。因为所有的仙草都很珍贵,有些即便是在宗门宝库中也找不到,如果能允许参赛者自备的话,不但能节省宗门储备,还能刺激参赛者炼出更高等级的仙丹。

    譬如秦笛和祝仙屛这样的炼丹仙师,都要挑战四阶仙丹,若是单靠宗门提供仙草,就变得非常困难。老实说偌大的宗门宝库,里面储备很多年的材料,在某些高端方面,还赶不上秦笛一个人的收藏丰富呢。

    在这一场大比中,来自仙渺峰顶的合道修士们,都用了自己携带的仙草,因为她们都跟着秦笛登上灵山五、六、七、八、九峰,采集了很多的仙草,即便这些年来一直使用,但还没有用完,剩下的都储藏在她们的洞天中。

    仙草的等级有高有低,而苗云娟、范瑶等人炼丹的境界还在缓缓提升,早些年炼丹的时候,只能选用低阶的仙草,所以留下来的,往往是等级较高的仙草。

    如果没有一定的把握,她们也不舍得将高阶仙草都浪费掉,因为那些仙草都是将来进步的阶梯,如果用完了,还不知道何处找到补充的机会呢。

    可惜灵山天柱已经倾倒了,在这偌大的原荒世界,还有哪里出产大量的仙草呢?

    众人都不晓得,就连秦笛也觉得困难。

    如果原荒世界没有更多的仙草,那就只能去灵界寻找了。

    可是要想去灵界,一定要将功力提升到地仙巅峰,最好能成为灵仙,才能够踏足灵界。秦笛距离灵仙已经不远了,但是苗云娟等人还只是合道后期,有的到了合道巅峰,距离灵仙还差得很远!

    最后一轮的炼丹大比非常热闹,周围有无数的人围观,整整持续了七七四十九天。

    参加比赛的人有的三天就结束了,也有的炼制了七天、九天,也有人炼制了十八天,这些人都已经完成了炼丹,现场只剩下秦笛和祝仙屛两个人,还在丹炉前静静的坐着。

    两个人的丹炉看上去都古朴无华,没有人知道这两尊丹炉都已经是仙器了。

    祝仙屛拿到秦笛提供的三阶丹炉宝禁之后,精心准备了许多年,终于附加在她的九阶灵宝丹炉上,然后她跑到南海之上,找了个无人的小岛,让丹炉悄悄渡劫。渡劫之后,她迅速隐藏在南海仙宫,在仙阵中躲了十几年,眼见着没有危险,才又飞回仙渺峰。

    偌大的广场,只剩下孤零零的两个人,安安静静的坐着。周遭却有无数双眼睛瞧着。

    每个人都知道,这两位炼丹仙师有可能会突破以前的最好成绩,上一次大比的时候,他们都曾经炼制出三阶仙丹,有可能炼制出四阶仙丹!

    地仙金圣赢早已完成了比赛,最终炼制出七颗三级仙丹。炼丹刚结束的时候,他对自己的成绩很满意,但是此刻看看掌门秦笛,他不得不将自满的心态收了起来。

    他在心里暗暗的叹息:“掌门才五千岁,就开始炼制出四阶仙丹了。而我的岁数是他的十多倍,却只能炼制三阶仙丹!唉,没法跟他比。看他这样子,我应该感到羞愧才对!”

    正在这时,就见秦笛的身周氤氲蒸腾,头顶放出赤橙黄绿青蓝紫七色仙光,代表着他七阶地仙的实力,仙光开始不停的闪烁,整个人就像一个耀眼的七色荧光灯,让周围旁观的人纷纷转头,不敢直视。

    有人惊讶的叫起来:“哎呀,掌门境界不稳,难道要走火入魔?”

    话音未落,头顶就挨了一巴掌:“你这小兔崽子,瞎胡说什么?仙光闪烁也可能代表掌门要进阶了!”

    “师傅,你说的不对!掌门刚刚进阶没几年,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又进阶了?”

    “还敢顶嘴!掌门是金仙转世,你知道不知道!他进阶就像喝凉水一样,根本没有丝毫的障碍,你懂不懂!不懂不要瞎说!”说着照头上又是一下子。

    “师傅你别打我嘛。算你说的对还不行?”

    回春谷中围观的人都露出惊讶的神色,开始低声议论起来。

    “哎呦,这可不好,掌门怎么在这时候进阶,那这炉丹药,不就炼废了吗?”

    “是啊,进阶的时候,需要心神内敛,无法旁骛,就没法控制丹药了。”

    “嗨。能否炼成丹药并不重要,只要能顺利进阶,掌门就是八阶地仙了!哎呀呀,真是了不起!这么年轻就是八阶地仙,用不了多少年,就能白日飞升了!”

    当然,也有很多人不断叹气:“唉!掌门进阶这么快,就没法长期留在原荒世界了。恐怕用不了多久,他就要离开我们。他要是走了,我们四圣宗怎么办?”

    “是啊,若是掌门不在,四圣宗的实力将一落千丈!你说谁能挡得住灵云殿的打压?这事儿想想就让人头痛啊。”

    “那能怎么办!秦掌门也不能一直留在这儿,他总归有一天要离去的!你想让他永远做掌门?想的太美了!”

    “哎,照我说,秦掌门已经是地仙高阶了,不知道有没有可能炼出分身,若是能有一具分身就好了!”

    “分身?你是说一气化三清?可惜我们四圣宗没有类似的传承啊。”

    “秦掌门多才多艺,屡屡创造奇迹,肯定能想出办法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