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藏 > 第554章 四位神君
    这时候,秦笛心中又惊又惧,几乎有种想要拔腿就跑的冲动。他知道,在这里每多待一刻,都要冒着极大的凶险,不知道下一刻什么时候,就会有天仙进来视察。要是被天仙捉住,那可就真的完蛋了!

    同样是被捉,如果发生在其他的地方,或许还能打出瑶姬和师旷两位师傅的名号,说不定还有转圜的余地。可是到了这里,既然看见了四口棺材,他就已经陷入了死地,只要被发现,那就死定了!

    谁能想到,在黄泉海的下面,竟然有这样的秘密?谁敢让这样的秘密泄露出去?

    活人没办法守口,只有死人才做得到。

    转念之间,秦笛又在心里想:“这方小世界的外面,还有七阶仙阵的阵膜,就算是天仙也难以进来,我不会运气那么差,一进来就被捉住吧?”

    于是,他强自压抑恐惧激动的心情,静静的看着这几口棺材。

    到目前为止,他只看见棺材,并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东西。

    “或许,这只是衣冠冢?或许,里面什么都没有呢?若是啥都没有,那就没什么可怕的了。”

    不过,只要再想想小桃树所说的话,这儿有许多条高阶仙灵脉,就让他不得不相信,棺材里是有骸骨的,不说完整的骨骼,至少有一些残肢,就像刑天的一只手掌,形成了灵山九峰中的五峰,再加上后面的昆仑山!而眼前仙棺上留下名字的这几位大神,等级都不在刑天之下,若是放出去,每一位都有惊天动地的神通手段!

    这些天界大神几乎都是不死的存在,就算死也是假死,或者说暂时性的陷入沉寂,到了一定时候,都能够滴血重生。既然一滴血都能够重生,那么一部分身躯呢?岂不是更加容易复活?

    秦笛左思右想,很想揭开棺材上封印的仙符,可是又担心会出现无法挽回的后果。

    如果他现在什么都不做,就是捡几块黄泉鬼骨,然后赶紧悄悄往回走,还能够逃出生天。可是如何打开了棺材,让里面的尸骨暴露出来,那将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能将冥界掀一个底朝天!纵然冥界有金仙大能镇守,但是能不能将他们捉回去重新镇压,可就很难说了。

    更何况,对于秦笛来说,这些个大神也未必个个都像刑天一样好说话,万一弄不好,将他的性命夺去,也是很平常的事。俗话说伴君如伴虎,碰到这样的大神,哪个人不战战兢兢?

    所以想了好一会儿,他还是不敢上去揭开仙符。

    既然如此,他就选择转身离开。

    “是非之地,不可久留。打开棺材未必是好事!与其在这里逗留,我不如赶紧去山下,挖几株仙草离开的好!”

    金山银山不如自己家的土山,有时候想的太多,反而可能导致陨落。

    可是他刚一转身,正想迈步往山下走,可是却发现,身子忽然变得极其沉重,连脚都抬不起来了。

    一股莫名的威压降下,脚底下生出极强的吸引力,就像重力骤然增加了一百倍,让他的躯体都变得矮下一截。

    “啊?怎么会这样?难道是天仙进来检查了?还是棺材里的大神在发力?”

    秦笛心中惶恐,一面运起“神魔炼体大法”来抵抗重力的增加,一面放出剩下的三万七千只大鬼!

    这些鬼魂毕竟没有肉体,所以几乎不受重力的压制。它们实力不弱,全都相当于人类步虚期的修士,面对威压虽然瑟瑟发抖,可是还能够行动自如。

    众多的大鬼一拥而上,将他抬起来,急速往外走!

    眼看着秦笛就要被抬下山去,他的耳边忽然听见一个柔和的声音:“少年,你既然也会神魔炼体的功夫,说明也是祖巫神族一脉的后人,跟我们有很深的渊源,何不停下来帮忙,救助自家的老祖呢?”

    秦笛心中一震,连忙使劲摇头:“前辈,我不是祖巫神族的后裔,我只是普通的凡人啊!修炼神魔炼体,乃是机缘凑巧,得到了刑天大人的指点。我恐怕帮不上您的忙,这件事太大了,会给我带来灾难。”

    柔和的声音继续响在耳边:“少年人,你不要害怕。这里很安静,不会有人进来,别忙着走嘛。那位将我们封印的人,已经离去数百万年了。此地相对封闭,很多年都没有人进来。至少百万年内,你是唯一闯进来的,何不停下来聊聊再走?”

    秦笛听了,感觉对方似乎没有太大的恶意,于是心里稍微安定了一些,让大鬼都停下来。

    他沉声问道:“请问您老是哪位神君?”

    柔和的声音答道:“我是木神句芒。我看你不但有神魔炼体的功能功夫,身上还有丰厚的木气,似乎修炼了青帝一脉的功夫,是吗?”

    秦笛道:“不错,我的确修炼了青龙诀、神木诀、冒地诀等木系功法。请问句芒神君,您怎么会在棺材里?”

    “咳咳,这个……说起来有些惭愧……我们四位都是祖巫,属于神族一脉,修炼之路跟仙魔都有不同,观念上也有冲突。所以昔年仙魔大战,我们两边都不肯帮。也忘了是哪一年,又有一场大战,我四人过来调停,结果不但调停没成功,反而被仙魔两道联手合击。外面那些骨骼,都是被我们出手杀死的修士留下来的。”

    秦笛听得吃惊:“啊?您四位联手扛敌,那该有多强的实力!就算是仙魔两道所有人加起来,也不能拿您老怎么样啊!”

    “咳咳……开始的时候,我们并不没有准备,先吃了天帝精心制备的‘仙丹’,又喝了魔帝特意加药的‘魔酒’,后来药效发作,十成的功力发挥不出一成,结果碰到仙魔联手围杀,于是乎就陨落了!”

    秦笛听得浑身发麻,叹道:“没想到仙、魔、神之间的冲突这么激烈,我还以为能两面交好呢!”

    “少年人,我劝你小心点儿!你修炼的功法这么杂,若是在仙界败露了,最后的结局会跟我们一样……咳咳……先被五马分尸,然后将尸骨散于多个位面,分别被封印镇压。在这四口仙棺中,只有我们四颗头颅……”

    “啊?四颗头颅?”

    秦笛心中惊恐!他第一次深刻感觉到,修真之路变得崎岖不平!早知道这么残酷,干脆专修一门得了!又何必搞的这么复杂?这样子虽然实力强大,但是不敢展露于人前,在原荒世界还不要紧,天高皇帝远,别人也管不着,若是去了仙界,那可就是极大的麻烦了。

    冲着这一点,他觉得也应该将这四位大神放出来!只有让他们顶在前面,不停的给天庭添乱,他这个未来的“小神”,才能够浑水摸鱼。

    他略一沉吟,接着问道:“句芒神君,您可是青帝手下第一号大臣啊!我怎么想都想不明白:怎么有人敢跟您过不去呢?”

    柔和的声音轻叹道:“不光是我一个人,你没看见,那边还有火神祝融,赤帝手下第一臣子;金神蓐收,白帝麾下第一幕僚;水神共工,黑帝门下第一悍将。我们四个人,都都剩下四颗头颅,被困在冥界最深处,已经有数百万年了!”

    秦笛皱眉,越想越觉得匪夷所思,其中有太多的矛盾之处,于是问道:“神君,怎么会这样呢?不是说五德循环,青赤黄白黑五帝,各自执掌天下一段时间吗?既然五帝还在,那你们怎么会被害?难道是五位帝君出手对付你们?”

    “这个,说起来有些复杂,你让我先想想怎么解释为好。”

    棺材中陷入了沉寂,过了片刻,就听见一个尖锐的声音响起来:“这有什么好想的!自亘古一来,天庭不知道延续了多少代,五德循环只是其中的一个历史时期,在此之前还有别的天帝,其后更经历了数代!每一次的天帝更迭,都会导致不少神仙陨落。即便是五老帝君,也受到压迫和限制,不得不隐居起来!还有人说,这五位天帝都已经失踪了!至少在我出事之前,就已经十万年,未曾见到白帝!”

    秦笛转头冲着发出声音的仙棺问道:“请问您是哪位神君?”

    尖锐的声音答道:“某家蓐收!你这小子,年纪轻轻,问那么多做啥?知道太多,对你不是好事!年轻人应该锐意进取,想做就做,该出手时就出手!如果一味的瞻前顾后,能做成什大事?”

    秦笛被训斥的不敢反驳,只能点头道:“蓐收神君,您说的也有道理。”

    然后是一个仿佛洪钟一样的声音,道:“小伙子,我从你身上闻到了诸多火种的味道。莫非你也炼了火修之法?但是在我看来,你似乎走了不少弯路!何不帮我一个忙呢?我是火神祝融!你帮我解开外面的封印仙符,我将你身上的诸多仙火,融合为一朵神火,怎么样?”

    秦笛听得诧异,可是却不肯迈步,口中说道:“仙火,神火,怎么会有这样的分野?两者之间又有什么区别?不瞒祝融神君,我已经掌握了火祭之法,并非不能提高火焰的品级,而是怕仙火等级太高,会自动飞上天去!”

    “哼,你所掌握的火祭之法,只是老夫众多传承的一部分。只有仙火才会出现这种情形。仙火纯阳无阴,性格轻轻上扬,喜欢飞升,无以自制。若是转变为神火,就可以随遇而安,没有这么多麻烦了。”

    秦笛面对的乃是天界著名的火神,知道对方一言九鼎,不会乱说话。他心里已经相信了,可还是站着不肯动。

    然后,又听见句芒柔和的声音道:“你这少年,魔道兼修,五行俱全,更跟着刑天学了神魔炼体的法门,跟我们祖巫神族有着很深的渊源,资质也算是相当不错。况且,你能闯到此间来,便应该算是有缘人。这样吧,你帮了我们大伙,我也不会亏待你,便将木神传承赐给你,如何?”

    秦笛心中惊喜,还没来得及说话,瞬间又听见蓐收尖锐的声音响起来:“且慢,我这里有金神传承,这小子可以归在我的门下!”

    秦笛闻言,心里“砰砰”跳起来!

    他也不知道接受这些传承是好事还是坏事,但是既然同时拜入师旷和瑶姬两位神仙的门下,就没法放弃魔道双修的道路,这几乎是注定的了。既然如此,何妨将这条路走得更远一些?

    “哼!管他什么妖魔鬼怪仙佛神!只要我实力强悍,谁敢与我作对!”

    正在心思转动的时候,接着又听见祝融洪钟般的声音道:“我祝融氏的神功虽然在天上地下都还有传承,但是绵延多年之后,有可能残缺不全了。如果一直困死在这儿,再过几百万年,整个祝融氏都可能灭绝!年轻人,你就算不敢揭掉外面的仙符,我也想将火神传承交托给你!你帮我带出去转交给祝融氏家族,如何?”

    秦笛虽然已经心动,可是却还在盘算,这毕竟是一件大事,不能仓促下手,否则悔之晚矣!

    还剩下一口棺材,始终没有声音传出来,不知道里面的共工是睡着了,还是不愿开口。

    秦笛不得不开口问:“共工神君,您有什么说法?”

    他也怕放出三位大神之后,这三位都不去亲手害他,然而却假共工之手,吹一口气,将他给灭了!

    然而等了良久,棺材里没有任何的声音。

    随即就听见木神句芒柔和的声音道:“你不用问他。自从撞到了不周山之后,他就不再开口说话了!你放心,我们三位可以为他担保,保证不会害你!”

    听了这话,秦笛便道:“我可以将仙棺外面的八阶仙符揭掉,但是几位神君,有一件小事,我想请诸位答应我。等我揭开仙符之后,要给我留下逃走的机会!我可不想受到牵连死在这里!能不能给我半年的时间,让我逃出冥界去?在这期间,还请各位安静的留在这方小世界,可以吗?如果你们能答应我这个小小的要求,那我就出手帮忙,将那些仙符揭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