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藏 > 第548章 隐藻衣
    随后不久,张陆携带牵引阵盘来到仙渺峰,想要拜见天仙,拿灵脉作为贺礼。

    桃娥现身说了两句话,然后转身离去。

    张陆看不清对方的修为,只觉得仙气弥漫,威势浩大,禁不住心头凛然,觉得过来求和,也算是做对了。

    秦笛也不客气,将三条二阶仙灵脉接受下来。

    他也不想考虑太远,因为修真界的形势一时一个变化,与其思前想后惴惴不安,还不如将好处先拿在手里。

    他将仙灵脉牵引到回春谷,想等凑足灵脉之后,在那儿再建立一个小世界。

    他总觉得,回春谷是一个奇特的地方,既然柳华阳祖师在那里建立祭坛,应该是有说法的。

    随着消息的蔓延,四圣宗的声势越来越高,此时在仙门的地位,已经不在四大上门之下。不单仙门各宗常来拜见,就连魔门和妖族也常有人过来走动。

    凤族的灵仙凤仪派凤儿过来,拿了八条二阶仙灵脉,想要换取一颗天圣果。

    八条二阶仙灵脉看起来很多,但是对于灵仙来说,其中的价值远远比不上天圣果。所以凤仪也不敢奢望一定能够兑换成功。她是灵仙,早晚要回到灵界去,因此眼前的灵脉多寡,对她来说并不重要,她甚至想拿出更多的仙灵脉,可是凤族为百鸟之长,下面还有很多的鸟族修士,所以也没法一下子拿出太多的仙灵脉。如果有可能,她宁愿拿所有的仙灵脉去换天圣果!

    秦笛翻检一番,找到很久以前留下的两颗天圣果,当年他第一次去三生岛的时候,曾经摘了五颗,除了他自己吞服一颗,送给敖影和凤儿一颗之外,剩下两颗还一直留着。此时他取出一颗送给了凤仪。

    凤仪得到梦寐以求的天圣果,大喜之余,将凤族至高无上的心法“五色神光”,从地仙直到灵仙初期的法门,都传给了凤儿。

    凤儿已经是合道巅峰,距离地仙不远了。这么多年来,她一直都在修炼五色神光。然而作为凤族的一员,如果单靠本能觉醒,只能觉醒初级的功法,就像那只老龟玄武一样,因为找不到后续的功法,无法进阶为灵仙。

    所以凤儿正需要这门大法,作为自己晋身的阶梯。她得到相关法门之后,便回到仙渺峰,跟秦笛研讨了半年,才吞地仙丹,开始深度闭关。

    秦笛手持五色神光的玉简,继续静心研究。

    要想修炼五色神光,必须要有五行俱全的体质。

    很多修士为了追求速度,往往只知道沿着一个方向前进,譬如吴眉儿一直修炼水系功法,庄云清一直修炼金系功法,苗云娟一直修炼木系功法。这些单系修士在初期是出于无奈,因为灵根的限制,让她们没办法去修炼别的功法,但是到了步虚合道之后,灵根的限制已经变得很薄弱,然而此时又面临寿命和进阶的压力,让普通的修士没有时间去修炼其余各系的功法。

    步虚修士只有一万年的寿命,如果不能进阶合道,那就意味着陨落,在这样巨大的压力下,又有几个人敢花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修别的功法呢?再者说,即便你学了多系功法,真正厮杀起来,也未必能占多大优势。

    对于修士来说,真正威力巨大的杀手锏,常常只需要一招就够了!

    正是因为这些迫不得已的原因,绝大多数修士都精修一门,只有五行宗的弟子,或者像秦笛这种有时间、有精力的人,才会兼顾多项,具备修炼“五色神光”这门大法的资格。

    而像“五色神光”这种大法,乃是属于凤族的核心功法,即便能通过天道石买来初阶功法,也很难靠自身的参悟修炼出来,因为这种功法都留有暗门,需要与凤族的血脉传承结合起来,才能真正修炼成功。

    凤儿拿到这门功法之后,先花了半年的时间,将血脉传承的提示一条条罗列出来,跟秦笛一起仔细研究,将关键的地方大致掌握,然后才开始闭关。

    因为有这种机遇,秦笛才敢尝试着修炼。

    即便如此,神功大法终究不凡,他花了三十年的时间,也只是大体掌握,若是杀伐之际突然放出来,有一些骇人的效果,但是整体威力还差的很远。

    这时,大白虎秦山已经进阶合道,被他打发出去,才进入虎族不久,要想在虎族崭露头角,还需要经过多番的厮杀和争斗。对于妖族来说,能够让他们脱颖而出的,只有一次次的拼争了。将对手踩下去,自己才能出头。

    秦笛相信,这种厮杀的过程,也是对秦山的磨炼,不经风雨,难以见彩虹,前面许多年,白虎被养在阿房宫,日子过得太轻松了,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随后的日子里,秦笛不时飞入青冥,接受罡风淬体,同时研究天膜。

    每隔三十年,他还要回阴鬼宗一趟。

    他在阴鬼宗的地仙排名稳步上升,已经到了第十三位,名下的“琅琊山”也换了好多个地址,每换一次,灵气都提升一截。

    两位记名弟子关琳和傅血进步神速,已经晋升到元婴后期,快要进阶步虚了。

    这两人见到秦笛,恭敬的态度越来越盛。

    因为在他们看来,师傅太奇怪了!经常闭关,每一次闭关要么三十年,要么一个甲子,时间卡的很准。他们从来没见过师傅修炼,却看见每一次挑战都轻松获胜。师傅的地仙排名提高了,他们在阴鬼宗的地位也跟着水涨船高,走在外面都受人尊敬。

    这一天,秦笛又回到琅琊山,将二人叫过来,考察他们的功力进境,授业解惑的同时,也问起琅琊山的管理状况。

    关琳呈上一个储物戒指,里面装满了阴灵石,道:“师尊,琅琊山的产出越来越丰富,我手下雇佣的奴仆越来越多,已经有五千多人了!”

    傅血也道:“师傅,我手下有一千多位奴仆。每日巡逻,守卫琅琊山。”

    秦笛神识扫了一眼储物戒指,道:“总共雇佣六千多人,还能剩下这么多阴灵石,也算是难能可贵了。这些奴仆靠什么进阶?除了灵石之外,有谁来指导功法?”

    关琳答道:“师尊,本宗有‘传法堂’,只要有灵石,就能换来功法。”

    “喔,原来是这样,你二人可曾招收弟子?”

    “不得师傅指令,弟子不敢招徒。”

    秦笛淡淡的笑道:“为师允许你们,每人招几位记名弟子,传他们阴鬼宗寻常功法。至于《阴阳造化宝典》,先不要传授下去。”

    “是,弟子明白了。”

    “这门大法得自瑶姬祖师,源远流长,博大精深,一旦传下去,就要精心培养这些弟子,不得半途而废。你们功力尚浅,自己才学到一小部分,没有传授大法的资格。为师会将后续的功法慢慢传给你们,等你们进阶地仙,才能从记名弟子转为正式弟子,也只有到那时,才允许你们传授《阴阳造化宝典》。”

    关琳和傅血听得心里激动,连忙跪倒磕头:“多谢师尊栽培。弟子谨记在心。”

    秦笛道:“起来说话。俗话说,师徒如父子。为师既然传你们大法,就要将你们尽力向前推升。为师招收弟子,一向志存高远,不是为了找几个平庸的帮手,而是想让你们成为纵横天下的大人物。你们走的越远,为师越开心。如果半途而废,为师会很失望。”

    两个人听得心潮澎湃,眼睛里闪烁着无数的小星星。

    关琳道:“师傅,外面传言,说您境界看着不高,但是杀伐实力极强,如果放开来,早就可以进入本宗十大地仙之列了。师祖鬼玉现如今排在第七位,受到万人敬仰,她居住的仙山翠玉峰可热闹了!”

    每次来阴鬼宗,秦笛都压制了功力,展现在外面的只是地仙三阶,所以境界看上去不算太高,但他真正的实力,已经是地仙七阶了。

    闻言之下,他只是笑了笑,道:“你们先退下去,为师要出门一趟。”

    关琳和傅血赶紧躬身退下。

    随后,秦笛去拜见师傅鬼玉。

    果然,鬼玉居住的翠玉峰巍峨耸立,灵气极为丰富,相当于有三条二阶仙灵脉埋藏在仙山之下,山上的弟子也比先前多了很多倍。

    大师姐鬼嬅迎了出来,时隔多年,她才修炼到合道巅峰,尚未能进阶地仙,因此见了秦笛这位“三阶地仙”,态度很恭敬,满面笑容,说道:“师弟,您来了!我好不容易凑齐了灵火,能不能麻烦您帮我弄一朵佛火出来?”

    很久以前,鬼嬅就已经提出来想要一朵佛火,秦笛也答应了,但是时隔多年,她一直没有如愿。因为秦笛一个甲子才现身一回,匆匆完成挑战就离开了。而她自己也需要闭关修炼,所以屡屡错过见面的机会。

    秦笛微微一笑,从对方手里接过装了近千朵灵火的储物戒指,道:“好说。十天之后,我让人给师姐送来。”

    鬼嬅合掌道:“多谢师弟,感激不尽。”

    秦笛在山顶大殿中见到了鬼玉,鬼玉有佛火相助,能承受长时间的阴泉浸泡,因此功力进阶很快,此时已经到了地仙六阶,怪不得能连番挑战胜利,列在阴鬼宗十大地仙第七位。

    然而见到秦笛,鬼玉却禁不住赞叹起来:“你这孩子,进阶像飞一样,这才几年,就已经是七阶地仙了!”

    她虽然看不出秦笛压制了几成的功力,但却了解相关的消息,知道四圣宗的掌门已经进阶为七阶地仙!每一次听到秦笛进阶的消息,她都觉得震惊不已。因为这样的速度实在太恐怖了!

    好在她手里也有秦笛赠送的天魂眼镜,从中得到了莫大的好处,要不然单凭阴泉浸泡,也无法让她在短短两三千年的时间内,就能晋升为六阶地仙。别忘了,秦笛当年初上灵山见到鬼玉的时候,她只是地仙三阶,而按照平常的统计,地仙每晋升一阶,都要花一万年。三千年晋升三阶,这可是了不起的速度!但是尽管如此,跟秦笛一比还是差太多了!

    秦笛呵呵笑道:“师傅,别说我。您距离地仙巅峰也不远了。您准备啥时候飞升灵界?”

    鬼玉微微摇头,道:“积累圆满,自然飞升,这有什么好说的?”

    秦笛问道:“师傅,这些日子我飞入青冥,按照仙门的法则修炼,不断接受罡风洗礼,也在研究天膜之上的天道法则,却不知魔宗如何渡劫飞升?”

    鬼玉答道:“魔宗也分很多门派,各有各的超脱法门。阴鬼宗靠的是阴泉里生长的一种‘隐藻’,这种隐藻肉眼难辨,但是能用特制的网,从阴泉里捞出来。越是等级高的阴泉,隐藻的产量越多。如果收集到足够的隐藻,就能提炼出一种‘隐藻丝’,用它来纺织,制成衣服笼罩在身体外面,就能抵挡纯阳的罡风。”

    秦笛听得惊奇:“隐藻能抵挡罡风?”

    “是啊,隐藻生长于阴泉,阴泉为至阴之物,因此隐藻也是至阴,能够吸收一定罡风中的阳气。但是这个度要把握好,隐藻制成的衣服也不能抵挡太久,如果功力不足,飞升速度太慢,那样渡劫不成,就会被罡风灼伤,很可能就陨落了!”

    “那不会多穿两件这样的衣服?”

    “瞎说。隐藻衣服也是有重量的,能增加飞升的难度。所以一般人也不敢穿两件。”

    “师傅多弄两件,收藏在洞天之中,危急关头换上去,不是一个样?”

    鬼玉苦笑道:“你以为这样的隐藻衣很便宜吗?没有一条二阶仙灵脉,都无法换来一件!这年头仙灵脉有多贵?你也知道,对不对?”

    秦笛想了想,笑道:“师傅放心,您若是需要,我负责帮您寻找仙灵脉。不敢说多,两三条二阶仙灵脉总没有问题。”

    他从珠玉仙宫得到近千个鹅蛋样的灵仙洞天,里面都有仙灵脉。虽然破开了百余个,但还剩下八百多个保持完整。

    修士进阶需要不断的融合灵脉,如果说合道修士有一条一阶仙灵脉就已经足够了,那么说地仙就要好几条一阶仙灵脉,而灵仙则需要二阶仙灵脉,天仙就需要四五阶的仙灵脉了。所以那些灵仙洞天中,每一个都有至少一条二阶仙灵脉,多的甚至有七八条呢!

    对他来说,将那些灵脉抽出来,只需要央求桃娥多花点儿功夫就行了。

    鬼玉听了却开心的笑起来:“是吗?我知道你财大气粗,要是能找到几条仙灵脉,我帮你都换成隐藻衣,我自己只需要一件。一件就足够了,若是渡劫失败,陨落也没什么可抱怨的。”

    秦笛道:“师傅,我那些仙灵脉但都在仙渺峰上,需要花一段时间,才能慢慢牵引过来。”

    鬼玉道:“此事不急。为师才是地仙六阶,距离地仙巅峰还远,而你魔道双修,也未必用得着隐藻衣。”

    秦笛跟师傅又聊了一阵子,然后就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