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藏 > 第546章 霍龙、玄苍
    看到这种情景,祁进差一点儿被吓死!

    他目瞪口呆张大了嘴巴,心道:“我在这里待了一个月,火龙都没有醒过来,也算我运气好,要不然肯定尸骨无存!”

    秦笛也不想惊醒火龙,便悄悄的抛出镇神塔。

    镇神塔已经是三阶仙器,飞在火山顶上,毫不费力的将火龙从火山里拔出来,就像拔一条长长的胡萝卜。

    结果才拔了一小半,火龙就醒了,挣扎几下没有挣脱,很快就开始求饶:“大仙,大仙!请饶我一命!我是南海仙宫的后人!我是仙兽,不是妖兽啊!”

    秦笛便让镇神塔停下来,问道:“你既然是仙兽,怎么不跟仙宫的人一起离去,怎么留在了这里?”

    火龙身子一抖,化成了一个红脸膛的道士,悬浮在镇神塔之下,干咳两声道:“当年,当年仙人离去的时候,我还是一颗龙蛋,还没有孵化,被人忘记在这儿了!”

    秦笛哭笑不得,呵斥道:“你一个龙蛋,又没有受到仙宫教化,怎么说自己是仙兽?你跟妖兽有什么区别?”

    “咳咳,仙长,您把我放下来,我跟您慢慢说。”

    “我放了你,你不会趁机捣乱?”

    “不会的,仙长!我愿发下天道誓言,从今以后,一心听从您的吩咐。”

    “好吧,你先发誓,我就放了你!”

    道士发了一连串的天地大誓,听得秦笛头皮发麻,便将他放了下来。

    接下来,道士拍了拍身上的火山灰,上前来拜见,道:“当年仙人离去的时候,我虽然是一颗龙蛋,但是蛋壳上留下了仙人的封印,你看我背上,至今还有封印法符!”说着,他将身子转过来,露出后背上一条条印记。

    秦笛看了看,果然是一些封印,其中蕴含着复杂的法则。

    道士又道:“这些封印不全是坏事,虽然对我构成约束,让我不能吃人作恶,但也有一些仙道传承,正是靠着这些仙道传承,再加上龙族血脉传承,我才能修炼到地仙巅峰!可惜到了这种地步,传承也就到顶了。我没有更高的修炼法门,所以困在地仙巅峰,已经很多年了!我每天想着白日飞升,可是等了很久很久,总也找不到契机!每次飞到高空,接触那层天膜,就会被打下来!哎呀,我的命太苦了啊!”

    秦笛道:“你如果老实听话,我会想办法帮你,将来带你去灵界,帮你寻找传承!”

    “哇,仙长大德!小的感激涕零!我保证听话,您说什么,我就做什么!”

    秦笛道:“我来问你,关于这座仙宫,你都知道什么?”

    道长讪笑着回答:“仙人离去之后,又过了许多年,我才孵化出来,而且刚开始的时候,我灵智未开,懵懵懂懂,所以对于仙宫的了解并不是很多。”

    秦笛微微皱眉,眼睛望着仙宫沉吟起来。

    道长心里忐忑,忽然道:“不过,我跟仙长您说,此去正东方三百万里,还有一个大岛,那儿有一只老龟,它的寿命很长,最起码比我多活了二十万年,您要是将它捉来,或许能问出一些答案。”

    秦笛听了神情一震,笑道:“既然如此,我跟你同去,将那老龟捉来。”

    随后,他让祁进留在这儿,而他自己则跟着道士往东方飞去。

    他一面飞,一面问道:“火龙,你有名字吗?”

    道长答道:“有!小的后背封印上,有仙人留下的指令,其中包含了我的名字,给我取名为‘霍龙’!”

    秦笛笑道:“这名字倒是不错,有气势,也符合你的身份!”

    “嘿嘿,小的命不好,仙人临走的时候,把我忘记在这儿,要不然我也应该是大仙了。嘿嘿……”

    “那个老龟呢?它是仙兽还是妖兽?”

    “这个很难说。它居于妖兽和仙兽之间,据它自己说,当年曾经听南海仙宫的仙人讲道,想等功力晋升到一定地步,再拜入仙宫门下,可是还没等它成长起来,仙人就离开了。它没有后续的功法,一连失败了许多次,才碰巧进阶地仙,到现在才是地仙八阶,功力还不如我呢!”

    秦笛听说老龟是地仙八阶,便将最后的一丝担心也放下来。

    两人往前飞了一会儿,很快又看到一个大岛,岛上遍布绿树,跟先前的岛屿截然不同。

    霍龙笑道:“主人,您在这儿等着。我去劝它归降,若是不降,我把它捉过来!”

    秦笛点点头:“你去吧。”

    然后又过了小半个时辰,霍龙带着一位身材不高、胸背厚实的老者飞过来。

    “玄苍,赶紧行礼,这就是我家主人!”

    老者上前行礼,装模作样,文绉绉的说道:“拜见仙长,玄苍生于山野,不懂礼数,愿意跟着您聆听教诲。”

    秦笛笑了笑:“我是灵山四圣宗掌门,将来必然要飞升灵界的。你想做我门下客卿,还是像霍龙一般,发下天道誓言,认我为主?”

    玄苍惊异的看着霍龙,道:“你背上有封印,不怕升天之后,再见到南海派的修士?将到那时,你可怎么办呢?”

    霍龙抓抓头皮,苦笑道:“此事等将来再说,大不了,我躲着南海派。”

    玄苍道:“那你也要请人除掉背上的封印才好。”

    “嘿嘿,此事也等将来再说,只要能上天,总会有法子的。”

    秦笛笑道:“我与南海派无冤无仇,将来若有机会,也可以放你重归南海派。若是发生了冲突,我会将你背上的封印去除。”

    霍龙大喜,问道:“主人您能去掉我背上的封印?”

    秦笛微微一笑,道:“我能炼制四阶仙符和仙阵,等我琢磨一番,应该能破除封印。但此事不急,或许留着封印,对你将来有好处。”

    “多谢主人。”

    老龟玄苍问道:“请问仙长,做客卿和做奴仆有什么区别?”

    秦笛答道:“客卿看似自由一些,但是获得栽培的机会也少。你自己考虑清楚,我这边并不介意。”

    “能否容我思考一段日子?”

    “好说,我给你五百年时间慢慢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