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藏 > 第528章 岁月如刀
    多年过去,天星岛上增添了几座宫殿,其中一座青砖绿瓦,显得格外高大。

    殿前正有二三十位年轻的弟子在广场上操练,为首之人看见有陌生人进来,禁不住吃了一惊,赶紧跑进宫殿中禀报。

    时候不大,一位头戴逍遥巾的中年步虚修士走了出来。

    秦笛定睛一瞧,发现竟然是自己一母同胞唯一剩下的五哥秦钊。

    他面带微笑朗声喊道:“五哥,别来无恙啊!”

    秦钊吃了一惊,很快认出他来,忍不住大声叫道:“小七,小七你回来了!”

    秦笛走上前去,将秦钊抱住:“这么多年未见,你看上去略微显老了几岁。父母大人身体如何?”

    秦钊欢喜的道:“都很好!都很好!现如今,父亲乃是步虚二阶的修士,母亲也已经到了元婴第七重!来来,你跟我来!我带你去见他们!”

    周围好多人围了上来。

    有人大着胆子问:“五祖,这是谁啊?”

    秦钊一瞪眼:“去去!这是七祖!灵山四圣宗的掌门!都去修炼别挡道!”

    众人都睁大了眼睛,吓得赶紧退到了一边,显然早就听说过秦笛的事迹。

    秦笛跟着秦钊走了几步,回头看了众人一眼,道:“这些都是秦家的后人?看起来人数不少嘛,资质也还不错。”

    秦钊答道:“是啊,现如今我们秦家总计有两千多位修士,金丹真人六七位,筑基修士四五十人,跟一个中小型的门派差不多!”

    秦笛道:“这么一来,天星岛就显得有些小了。”

    “不小不小!父亲制定了一些规章,根据资质好坏,挑选出精英弟子,只有前途远大的后辈,才能登上天星岛!刚才你看到这些,都是资质比较好的。剩下的一些人,都留在赤火岛,还有人在西山密林,或者明霞岛修炼。除此之外,四圣宗联合在一起,又开辟出不少的修炼场所,年轻人都可以过去修炼。”

    秦钊一面说着话,一面领他进入大殿中。

    秦笛定睛观瞧,就见父亲正坐在太师椅中翻开玉简,母亲则坐在对面饮茶。比起当年,两人的面色并没有衰老多少,反而有了很强的仙道气息。

    看起来,经历岁月的流逝,秦王氏也渐渐摆脱了凡俗尘世的束缚。

    秦笛连忙上前见礼:“孩儿不孝,时隔多年,才回来这一趟,请父母大人原谅。”

    秦广灵只是抬头看他一眼,神态很平静,笑道:“回来就好。许多年前,有人从灵山下来,送来一块特制的令牌,我经常查看上面的消息,知道你做了四圣宗掌门,肯定比较忙。”

    母亲秦王氏站了起来,抓住秦笛的手臂道:“小七,你让我好好看看,是否跟当年一个样。”

    秦笛道:“孩儿已是地仙,寿数延展数十万年,相貌由心,想变成什么样,就是什么样。”

    秦王氏看了片刻,道:“似乎没有什么变化。看到你,我就放心了。”

    秦广灵又道:“前些年,兰真君回来一趟,说起你的大体情况,所以我和你母亲并不担心。”

    秦笛道:“父亲母亲,我这次回来,是接你们去灵山的。”

    秦广灵微微点头:“嗯,也该走了。此地虽然好,既有仙灵脉,也不缺资源,但是财侣法地,独独缺了一个侣字。没有步虚以上的修士交流,所以一味静修就容易出现偏差,近年来,我觉得进阶越来越难了。”

    秦王氏还有些恋恋不舍:“真的要走了吗?这么多子孙,以后再也见不到了?”

    秦笛微笑道:“挑几个喜欢的后人,跟着一起走就是了。”

    秦王氏眼前一亮:“可以吗?不是说只有元婴以上的修士,才能西去灵山?”

    秦笛笑了笑:“母亲,孩儿是四圣宗掌门,别说带几个金丹真人、筑基修士,就算是凡人,也可以带上灵山。”

    “那你能带多少人?”

    “母亲想带多少,我就能带多少!甚至将整个秦府,数万间房屋,全部搬过去,也不是不可以!”

    秦王氏闻言愈加欢喜,转头望着秦广灵,问答:“老爷,你说呢?此事当如何处理?”

    秦广灵微微皱眉,道:“去了灵山,也未必一帆风顺。俗话说,别把所有的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秦府家大业大,总计好几万人。其中七成人没有灵根,都带到灵山去做什么?”

    秦王氏听了,扬起的眉毛又低垂下来,道:“老爷你说的是。我只想带几个喜欢的人,你说带几个人为好?”

    秦笛笑道:“母亲,你看着挑选就是了,不管是几十还是几百,哪怕是几千人,我都没有二话。但是,凡人就不要带了。让他们在本地繁衍,也算是给秦家留点儿香火。而且,最好留一些弟子,既能够看护天星岛,还能照顾秦府旧宅,还有后花园中的洞天世界。日后这些人若是有心,修炼到元婴真君,依旧可以西去灵山。”

    秦王氏眼睛眨了眨,问道:“你先前是不是说,能将秦府老宅搬走?”

    秦笛笑道:“这有何难?想搬也就搬了,我将其植入洞天中,就可以轻松带走。”

    秦广灵却摆了摆手:“不可!若是将老宅搬走,动静太大了!不但震动越国,引起百姓慌乱,而且对于秦家后人不利,老宅没了,人心就散了!留着老宅,还能够延续香火。”

    秦王氏轻叹一口气:“那就算了。小七啊,你给我三个月时间,让准备一下再走。”

    秦笛笑道:“不急,母亲你慢慢挑人。”

    他陪着母亲在天星岛上住了几天,然后瞬移到金枪角,多年不见,金枪角封闭的大阵依然还在,各种灵树灵草生长茂盛。

    秦笛在水边垂钓了几天,缅怀昔年的往事。

    说起来有些难过,此时偌大的赤火岛上,已经没有他认识的人了!

    当年成千上万的金丹宗弟子,都已成过眼烟云。

    不管是带头师兄谢云钟,还是蒙师杨云松,现如今都已经陨落了!

    不论是仙火谷的万真人,还是他的后辈万云柏,也都入了土!

    人生苦短,岁月如刀,秦笛已经三千三百岁,而元婴巅峰的修士最多也不会超过三千岁,所以除了像他母亲秦王氏一般,延寿万载之后,还能够很好的活到今天,别的同期入门的弟子,要么西去灵山进阶步虚,要么全都化为尘埃!

    遥想当年,那都是活生生的人啊,往事历历在目,回头尽已成空。

    舞榭歌台,斜阳草树,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秦笛心中感慨不已,乘坐通天舟,飞入死海深处。此时的死海中浓郁的死气,对他来说,已经没有太大的压力了。

    这一次,他也没有去寻找洞天石。因为他不缺洞天石,单是珠玉仙宫中,他就挖出七八百个洞天,每一个洞天都有洞天石,而且还不止一块呢!

    他一路直奔三生岛,在岛上摘下三颗天圣果。然后便飞了回来。

    回来的路上,他还顺便收取了一些悟道泉水。

    三个月后,秦笛带着一百多个秦府家人,回到灵山仙渺峰。

    他将父母和五哥秦钊置于仙渺峰顶,另外在半山腰处,用崩溃的洞天拓展出一块新的领地,安置这一百多位秦府家人。他让这些人都拜入四圣宗,算是宗门低阶弟子。

    至此,留在仙渺峰顶的秦府直系家人,就是老爷子秦高岚,三叔秦广元,父亲秦广灵,母亲秦王氏还有秦笛的五哥秦钊。

    这时候,老爷子和三叔都已经进阶合道了。

    若论功力,秦笛的父亲秦广灵比他们差了一大截!母亲秦王氏更是差得很远很远!

    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在天星岛没有参照,还不觉得什么,此时上了灵山,秦广灵心里忍不住后悔,偷偷跟秦笛叹息道:“唉,我应该早点儿来!早点儿来就好了!蹉跎岁月,荒废了太多的时间。你看老爷子,看我的面色不善,肯定在责备我!”

    秦笛安慰他道:“此刻过来,也不算晚。”

    秦王氏也觉得心里不安,自此之后,不得不收拾心情努力修炼,再不敢像当年一样,过那种舒服清闲的日子。

    好在苗云娟等人不时的过来请安,拿来各种各样的仙丹,教她如何服用,如何更快的修炼,所以她的功力也开始突飞猛进。

    说起来,秦王氏年轻的时候也是大家闺秀,才智都是上上之选,不然不会嫁到秦府,更不会跟高中探花的秦广灵成为一家人。

    秦笛也不敢放任大家一个劲的修炼。每隔一段日子,他都要召集众人,聆听空山琴音碧涧流泉的仙音,通过仙音调理大家的身心气机,将仙基打造得很坚实。如此,才能让家人走得更远。

    随后不久,四圣宗要派出第二批参加仙、魔、妖大战的人员了。

    秦笛放出风声,凡是自愿报名参战的合道修士,每人奖励一件八阶灵宝!

    他手里还有一堆捡来的灵宝,并不想卖给原荒世界的修士,担心给四圣宗的弟子带来风险,所以他只是通过洞天石卖出去一部分,剩下的留着也没有用,不如慢慢作为奖赏,送给本宗的修士。

    近年来,四圣宗的合道修士越来越多,可惜大都是刚踏足合道不久,让这样的修士参战,其中的凶险太大了!所以秦笛送出高阶灵宝,也是为了增强他们的实力,借以提高生存的能力。

    在高阶灵宝的强烈吸引下,很多修士踊跃报名。很多人都想拿到灵宝。

    没有人知道这些灵宝是从哪里来的。然而每个人都知道,要想培育出八阶灵宝,没有几十万年的心血,压根儿就不可能培养出来!可是合道修士的寿命总共只有十万年,换句话说,如果不是从前人那儿得到,普通的合道修士不可能拥有高阶灵宝!

    正是因为这个缘故,每个合道修士都看着灵宝十分眼馋!

    这一天,庄云清来找秦笛,站在他的身前,面上带着淡淡的笑容,说道:“秦师弟,我想参加这次的大战!上一回我在闭关,没有来得及报名,所以错过了机会,这样的机会对我来说很重要!”

    秦笛掐指算了算,说道:“庄师姐,你现在是合道第五重,又是剑修,擅长杀伐之道,按理说可以参战,可是我刚才算了算,凶险还不小呢!”

    庄云清白玉般的脸上显出一丝红润,让她的面颊显得越发白皙,道:“师弟,让我去吧。我戴着天魂眼镜,每参加一次严峻的厮杀,都能领悟不少的天道。如此,我才能更加快速的进阶。我跟她们几位不同,平日里不去钻研修真四艺,只能指望杀伐路上进阶了!”

    秦笛点点头,道:“你去可以,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师弟你说。”

    秦笛摸出那一柄金色的仙剑,道:“你将这柄二阶仙剑带上,它的名字叫做‘紫玉芒’。你带着它,能够斩尽妖邪,屠尽强敌,哪怕是面对九阶地仙,都不用害怕!”

    庄云清接过仙剑,脸上那一丝红晕瞬间扩大了,整个人变得略有些兴奋起来:“多谢师弟!有了仙剑,能让我在杀伐之中,领悟层次更高的天道!”

    秦笛明白她说的是对的,因为天道也不是随处可见,剑修法则来自于飞剑之间的一次次撞击,高等级的飞剑自然能带来更高一级的法则,所以高阶灵宝和仙剑对于剑修来说十分重要。

    秦笛暂时并不需要仙剑护身,所以便将紫玉芒交给了庄云清。

    他手里的青霄剑已经进化为九阶巅峰的灵宝,或许用不了多久,也能够渡劫成长为仙剑。因此他并不想将重心转移到两柄仙剑“紫玉芒”、“雪青锋”上面,他自己就是炼器仙师,只要能找到仙阶材料,便能不断的淬炼青霄剑,将其一路提升上去。

    他做出这样的选择,并不仅仅是念旧,也是对自身的挑战。因为此举能逼着他提升炼器水平,借以领悟炼器相关的天道法则。

    因此之故,他的洞天之中一直在温养淬炼十几件灵宝,都是从低阶每一个都不舍得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