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藏 > 第486章 意想不到
    一也有人低声叫道:“我不信!秦师叔祖肯定能炼出丹药!你看他气定神闲的样子,像是炼不出丹药的模样吗?”

    “秦真君建立了四圣宗第一个小世界,怎么可能是那种没有自知之明的人呢?”

    然而这低弱的声音无法挽回众人的印象,绝大多数人都以为秦笛肯定炼不出丹药来!

    几位负责监考的步虚、合道真君也都忍不住摇头,意思是说:“没戏,这样子瞎整,怎么能炼出灵丹呢?”

    金圣赢看着秦笛取出一把扇子,不紧不慢的扇火,心里感到狐疑,暗道:“这家伙到底会不会炼丹?若说他不会炼丹,干嘛要出场呢?身为合道真君,只要看一眼炼丹的步骤,就能炼制出基础丹药。要想炼制金丹期丹药,难度稍微大了点,但也不是没有机会……”他百思不得其解,只能静静的看着,等待最后的结果。

    一炉金丹期的丹药往往要炼制三天。

    可是刚刚过了半天,参加比试的三百名修士都在忙碌之中,秦笛忽然站起身来,在丹炉上轻轻一拍,便有一串洁白的丹药冲破鼎盖,飞起到空中!

    于此同时,一股诱人的香气弥漫开来!

    旁观的众人又惊呆了:“啊?怎么回事?怎么有丹丸飞出来了?难道这就出丹了?”

    “秦师叔炼制的什么丹?不会是最基础的养气丹吧?要不然怎么能这么快?”

    秦笛探手抓住一串丹药,丢进一个玉瓶中,然后手持玉瓶走上前,递给金圣赢道:“宗主,你看看有没有通过测试。”

    金圣赢拿着玉瓶看了一眼,当即叫起来:“销金丹?这是金丹后期的丹药!而且竟然有两道丹纹,这是无瑕级的丹药了!”

    负责监考的几位步虚、合道修士立即围了上来:“什么?半天就炼出销金丹?这怎么可能呢?而且还是无瑕级!这太令人惊讶了!”

    “秦师叔会不会偷梁换柱,将事先准备好的丹药拿了出来?”

    “不可能!众目睽睽之下,怎么能偷偷换过来?”

    “你瞧瞧,周围有多少人!最少有两三千,这么多人看着,秦师叔也不敢作弊,若是被人看见,那也太丢人了!”

    “无瑕级的丹药?只有炼丹宗师才能炼制出来!这么说,秦师兄竟然是炼丹宗师?”

    “那是肯定的!没想到秦师叔还有着一手!”

    金圣赢眼望秦笛,禁不住又叹了口气,道:“秦师弟,你真会扮猪吃虎,隐藏的太深了!”

    秦笛“嘿嘿”笑道:“我只会炼制几种丹药,销金丹恰好是最熟悉的一种。”

    金圣赢笑道:“师弟别蒙我了!没有两三百年的经验,不可能炼制出无瑕丹。若是连这点儿都不晓得,我还做什么金丹宗主?”

    秦笛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再说什么。

    旁边围观的众人眼见秦笛通过了测试,九成的人都感到吃惊。

    “不是说秦真君修真四艺一窍不通吗?这种话究竟是哪个鸟人传出来的?”

    “哼哼!人家说的话,你就敢信?”

    “既然是金丹宗合道修士,怎么可能不会炼丹?”

    “唉,打赌我输了!我上了人家的当!”

    “早就告诉你了!我一看秦真君气定神闲的样子,就知道他能通过测试!”

    也有人表示不服:“通过测试算什么?我跟你说,这种测试最终能通过的,至少也有三千人!若不能在最终的大比中杀到前列,并没有什么用处!”

    “是啊,秦真君不可能进入前一百名!”

    “什么一百名?我看连一千名都难!”

    现场一片嘈杂,很多人议论纷纷,都以为秦笛的炼丹水平虽然不见得多么高明,但也不会像先前传言那么不堪,想想也真是,竟然有人说秦笛压根儿不会炼丹,那就是彻头彻尾的污蔑了。

    秦笛测试完了炼丹,也不愿留在当场等待苗云娟等人的测试结果,转身来到另一侧,见到仙器宗主卓圣舟。

    炼器测试早已经开始了,卓圣舟正在场中巡视。

    秦笛走过去,笑道:“卓师兄,我要测试炼器!”

    卓圣舟闻言吃了一惊:“你说啥?想测试炼器?不会是搞笑吧?”

    现场不光是卓圣舟,旁边还有十来个监测炼器的步虚、合道修士,闻言全都露出吃惊的神色!

    “什么?秦真君要测试炼器?他是不是疯了?”

    “秦真君属于金丹宗门下,炼丹都不会,难道会炼器?”

    “不不,你说错了,刚刚秦真君通过了炼丹测试,只用半天就炼出无瑕丹!可以说是炼丹宗师了!”

    “啊?真的?太可惜了!我刚刚错过了那一幕!”

    卓圣舟望着秦笛道:“秦师弟,你真要测试炼器?可是今天已经晚了,要等三天之后,再开始下一批测试。”

    秦笛转头四顾,笑道:“我看这边还有一个空置的炼器炉,暂时无人使用,能否让我用它来炼器,参加这一批测试?”

    卓圣舟身材高大,为人粗犷,笑道:“这都过去半天了!你现在才开始,岂不是吃了亏?我可告诉你,若是通不过,也不能再测一次!”

    “好说!却不知如何测试?”

    “不拘种类,你只要在三天之内,炼制出八品以上的灵器,就算是过关了!所需要的材料都在柜子里摆着,你自己过去拣选!”

    “那我就开始了啊?”

    “呵呵,随便你怎么折腾!”

    卓圣舟也没有当真,就以为秦笛过来凑热闹。

    然而外面围观的低阶弟子却不敢这么想,有些先前刚看完秦笛炼丹,此刻又跟过来,瞪大眼睛瞧着。

    这些人一面看,一面低声交谈:“哈哈,秦师叔祖准备炼器了!”

    “你觉得他能通过测试吗?”

    “天知道!应该通不过吧?这可是仙器宗弟子的长项,而秦师叔祖出自金丹宗!他若是能通过测试,那就是奇迹了。”

    也有人表示反对:“我可不这么认为。或许秦真君会炼器也未可知。”

    于是两方争执起来:“哼哼,绝不可能!我敢跟你打赌,一千块灵石!”

    “这个……还是不赌了吧。”虽然有人对秦笛抱有希望,却没有人敢下注!

    “哼哼,我就知道你不敢!”

    “谁说我不敢?我只是不想赌而已!”

    “大鲶鱼,我跟你赌!”这时候,一个年轻的金丹女修站了出来,掏出一个储物袋。

    “钱雨,你是否已然拜在苏云棠真君门下?秦真君是你的太师祖?”

    钱雨梳着两条油光发亮的辫子,柳闲,神情安详,旁观的众人都觉得,这人要么善于伪装,要么就是炼器大师。

    这两种态度,可以说泾渭分明,谁也不知道结果究竟会如何。

    这时候,周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就连金丹宗主金圣赢和另外两位宗主也凑了过来。

    四位宗主瞪大眼睛瞧着,心里狐疑,可是也不敢提前做出判断。

    既然能做宗主,就不会太过于浅薄。

    俗话说,一叶落而知秋。秦笛既然通过了炼丹测试,就不是对修真四艺一窍不通,谁又能保证他不会炼器呢?即便炼不出八阶灵器,能炼出三四阶灵器也不错!最起码算是入门了。

    一般来说,单是将灵金抛入炼丹炉融化,就要持续三个时辰,才能够炼去其中的杂质,要想将几种灵金融合,还要持续两三个时辰,然后才能取出来锻打。

    可是秦笛只是挥动扇子不紧不慢的扇了小半个时辰,就将一个灵晶疙瘩从炼器炉中取出来,置于砧板上开始敲打!

    仙器宗主卓圣舟看了,禁不住苦笑着摇头,叹道:“唉,终究是不行!我还以为秦师弟会炼器呢!”

    另外十来个负责检测的仙器宗步虚、合道修士也都一哄而散:“咳咳,秦师叔不会炼器!”

    “差点儿吓死我了!看他这架势,我还以为是炼器宗师呢!”

    “哎,秦师兄的面子不好看了!”

    “哈哈,秦师兄这么年轻,不会炼器很正常!”

    旁边围观的低阶弟子也听见了这些话,一个个捂着嘴笑起来:“钱雨,你输定了!赶紧准备好欠条!”

    “钱雨,我早就跟你说了,不能为了面子打赌,你偏偏不听!这下子你算算,要输多少灵石?”

    钱雨有些沮丧,抬头看看太师祖秦笛,依旧有条不紊的击打着灵金,转头看看师傅苏云棠和师祖范瑶,两个人还在有说有笑,显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过了一会儿,金丹宗主金圣赢走了过去,站在旁边看秦笛击打灵金。他做宗主两千多年,也算是洞彻人心,即便找不到理由,也对秦笛生出莫名的信心。

    又过片刻,仙器宗主卓圣舟转了一圈也走回来,只看了秦笛手下的灵金一眼,就禁不住吃了一惊!

    “咦?秦师弟,你这块灵金融合的很均匀,没被你炼废啊?”

    秦笛并没有展示仙炼的功夫,只是拿了个锤子轻轻敲打,笑道:“怎么会炼废呢?卓师兄,你对我这么没有信心?”

    “秦师弟,你真的学过炼器?看你这一手连绵锤击的手法,最少也是炼器大师,你老实说,究竟炼器多少年了?”

    秦笛还没来得及答话,就连另外两位宗主也走了过来。

    “真没想到,秦师弟不单是炼丹宗师,还是炼器大师,咱们都看走眼了!”

    “秦师弟天纵奇材,这么年轻就进入合道第六重,还能精通炼丹和炼器,真是令人佩服!”

    “秦师弟韬光养晦,隐藏实力,更令我惊讶!”

    秦笛沉默不语,手里不停,一柄灵剑迅速成型,又经过三次回炉淬火,不到两个时辰,就将灵剑炼制好了。

    他将灵剑递给卓圣舟,笑道:“卓师兄,你给鉴定一下,看看有没有通过测试?”

    卓圣舟拿在手中端详了一阵子,越看越是欣喜,最后他手提灵剑,来到一块八尺厚的黑色灵金跟前,用力劈了下去!

    就听见“咔嚓”一声脆响,灵剑劈入黑色灵金六尺九寸!

    卓圣舟笑道:“九阶上品!通过测试了!”

    旁边一群仙器宗监考人员看见这一幕,就像见了鬼魅一般,感到十分震惊!

    “什么?九阶上品?这怎么可能?”

    “能炼出九阶上品的灵器,那就是炼器宗师了?”

    “不得了!真让人难以置信,秦师叔竟然是炼器宗师!”

    “秦师兄太厉害了!既是炼丹宗师,也是炼器宗师,这在四圣宗历史上也是十分罕见的!”

    而旁边围观的金丹真人和筑基修士的反应就更加强烈了,尤其先前参赌的人,这会儿全都傻了眼!

    “啊?怎么会这样?”

    “秦师叔祖通过了测试?这是真的吗?是不是我眼花了?”

    “真是奇怪!他出自金丹宗,怎么还会炼器?”

    “秦真君竟然是炼器宗师!实在令人难以理解!”

    “完了,完了!我那一千颗上品灵石,就这么不见了!”

    “哎呦,钱雨,我暂时拿不出灵石怎么办?”

    钱雨圆圆的脸上笑开了花:“哇哈哈,没有灵石?拿欠条来!太师祖真厉害!竟然是双料的宗师!怪不得我师祖范真君隔空传音,让我跟你们赌了!嘻嘻,要是不赌的话,怎么能赚这么多灵石,我太开心了!太开心了!”

    周围一圈赌输的人哭丧着脸,用忧郁的眼光看向秦笛,想不明白他既然有这个实力,为何要遮遮掩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