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藏 > 第389章 白骨宝典
    随后,众人纷纷离去。

    秦笛转身要走,却被祝融灿拉住。

    “秦小兄弟,为啥着急要走?何不在这儿多留些日子?”

    秦笛心里正郁闷着呢,所以赶忙道:“多谢前辈盛情邀请。不过这次就算了,刚刚得到的天花有点儿多,我身上气机动荡,需要回去闭关,等我调理好了,再来拜见前辈。”

    听他这么说,再加上周围还有不少人,也不好强行将其留下来,于是祝融灿便放他离开了。

    秦笛下了祝融峰,取出通天舟,待沈云怡和郭真君坐上去之后,便一溜烟的飞走了。

    飞行的途中,沈云怡显得很开心,难得多说了几句,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可是秦笛心情郁闷,一句话都不愿多说。于是她便住了口。

    郭真君也很开心,面带微笑,清风袭来,感觉特别的舒畅。

    秦笛的心里则是另外一种感觉,就像把儿子卖了换来一大笔钱,或者说儿子死在战场上,自己拿到抚恤金一样。这滋味并不好受。

    沈云怡小心的问道:“师傅,你怎么了?为啥不开心?”

    秦笛微微摇头:“没事,我需要闭关一阵子。出来就好了。”

    通天舟落在蝴蝶岛上,他进入阿房宫就将自己关了起来。

    等到两年之后,他从闭关中走出来的时候,众人才赫然惊觉,他的功力已经到了元婴第七重的巅峰!一下子跨过了三个大境界!

    他的左右双肩都已经熔炼了仙火,形成了两盏仙灯。只要仙灯不灭,两侧的身子就不会受到伤害。

    对于他这种功力跳升,蝴蝶岛上的人都从沈云怡那里得到了消息,因而不觉得有什么奇怪。可是对于仙音门和金丹宗的人来说,那就是很惊人的事了。

    敖影缠着他问了半天:“小师叔,你这功力怎么像吹气泡一样?才几天就涨起来了,究竟是怎么回事?”

    秦笛不想提火祭的事,所以仅仅回答有奇遇,再问就不响了。

    “小师叔,想当年你刚刚过来的时候,才是金丹期修士,我那时就是元婴中期。可是现在呢,你都元婴后期了,我还是元婴中期!小师叔,这样下去我都不想活了!”

    秦笛淡淡的道:“你们龙族寿命长,慢慢修炼就行,着急什么呢?”

    “唉,我都三千岁了!三千岁了啊!”

    “三千岁怎么了?单是修炼到化形,你用了多少年?化形之前都不算岁数。”

    “呃,我才化形两百多年。”

    “那不就得了,你现在也才两百多岁而已!两百岁元婴中期,已经很快了!”

    “小师叔,你说的不对!我化形成功就已经是元婴初期了,就是说两百年才从元婴一重,进阶到元婴六重!”

    秦笛笑了笑:“也不算慢了。再来两百年,就可以进阶步虚。总共四百年的元婴期,怎么能说慢呢?别人都要花一两千年呢!”

    “那你怎么修炼这么快?”

    秦笛道:“等你母亲渡合道劫的时候,大劫过后,普降甘霖,你去旁边站着,也会得到很大的好处,可以加速修行。”

    “真的啊?我估计再有五六年,母亲差不多可以进阶合道了。我得回去守着。”

    秦笛见到掌门师姐的时候,再度引起师芦的惊叹。

    “师弟,你这样进阶飞速,很快就赶上我了。话说你那仙音谱上的曲子虽然基本上算是演奏熟练了,但是每一首曲子的境界有高有低,总起来说还不够强,你可要多下点儿功夫。”

    秦笛点头:“我明白,师姐。我今天过来,是想问问师傅怎样了?她老人家也闭关十几年了,你有没有最近的消息?”

    师芦低声答道:“再有两三年,就差不多了。师傅留言,进展顺利,”

    “哇,那真是太好了!”

    “仙音门最近很平静,师弟有空的时候,能不能帮着再去找几棵仙灵木?”

    “这个,不太好吧。我只要一出马,对于仙灵木来说,就是一场劫难,我都觉得不忍心了!”

    “呵呵,你是仙音门弟子,又不是青木门的修士!”

    “师姐,你有没有青木门的消息?那些人究竟去哪儿了?”

    “还能去哪儿?要么去通天河下游打出一片新天地,要么去上游投奔上位宗门。就比如我们仙音门,如果在本地站不住脚,也可以沿着通天河向上,据说在巫山神女峰一带还有一个仙音门,那儿不单有合道真君,还有位地仙老祖坐镇呢。”

    秦笛有些吃惊,道:“从这儿距离巫山也不是很远,师姐有没有见到那边的人下来?”

    师芦笑了笑,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仙道传言,往上是生路,往下是死路。所以一般的修真人都忌讳往东去,除了将死之人奔赴死海之外,就很少有人往下游去了。因此,我没见人从神女峰下来,也不觉得奇怪。”

    “师姐,玉琴岛东边的青木门虽然走了,西边的白骨门却一直还在,他们有没有过来挑衅?”

    “托你的洪福,最近白骨门也变得很老实。不但没有继续抢夺本宗的岛屿,反而向西退缩了不少,让出两个岛屿作为缓冲区域。”

    “这倒是好事啊!请问师姐,你是否晓得白骨门是靠什么修炼的?”

    师芦笑道:“你问这个干什么?难道还想拜入白骨门?”

    “多了解一点东西,可以拓展修炼的道路。”

    “其实不然,条条大路成天仙,你只要沿着一条道走下去,走到底都是相通的。如果每条道都尝试一下,反而走不了多远,除非你是那种妖孽。呵呵,师弟你就够妖孽的了。同时兼修金丹宗和仙音门的功法,既能炼制仙丹,还能制作仙阵,又能掌握仙音,这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不过师姐我也不羡慕,我只要做好自己,将仙音学到极致,一样能走到灵山。”

    秦笛点点头:“师姐你说的不错。博大精深,若揭日月而行千载,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与其每样都沾一点,学个四不像,不如专精一点,学到极致。”

    师芦转过身去,从宫殿一排书架上抽出一册金书,道:“这个是本门老祖很多年前缴获的白骨门修炼功法《白骨宝典》,师弟若有兴趣,拿回去翻一翻。至于修炼,我劝你还是算了,先将仙音意境提高上去是正经。”

    “多谢师姐。”

    秦笛拿着《白骨宝典》回到了蝴蝶岛,当做小说翻看。

    相传白骨门的祖师是一具白骨,经过风吹日晒,吸收日月精华,最后成了精,留下一本《白骨宝典》,教导人如何修炼骨骼,将全身的元力都汇聚到骨骼中,将骨骼修炼得极其坚硬,比通天灵宝还要强悍,最后甚至能将白骨练成仙器,通过这种方式进阶为天仙。

    看完之后,秦笛觉得书上的描述很有趣,如果将来陷入生不如死的卑劣环境中,说不定是一条借机超脱的途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