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藏 > 第279章 再下一城
    如此一来,金丹宗先声夺人,拿到了四分,大衍宗三分,也还不错,仙器宗两分,天符宗一分。

    结果一宣布,台下的人表情各异。

    金丹宗的年轻人很多都听过秦笛讲课,所以觉得获胜是理所当然的事,虽然也有些筑基对秦笛不了解,但是想到既然宗门派他出来,就应该在宗门强势的方面获胜。

    梁天涧和吴天桐也过来旁观了,这两人坐在高台下方不远处,那里有专门为金丹真人留下的最好席位,因而看得很清晰。

    当听说秦天笛炼出三道丹纹的至宝丹时,这两人都露出惊讶的面色。虽然说事先也听万真人说了,秦天笛的炼丹水平很高,但也不应该高到这种程度。

    至于其他的宗派,欢呼人数最多的乃是大衍宗。能在自己的弱项上拿到第二,这也算是很好的成绩了。

    对于旁观人数最多的仙器宗来说,则不能算是太开心,但也是差强人意,对这个结果还可以理解。

    而对于垫底的天符宗来说,就未免有些难堪了。

    好在这一项已经结束,接下来要比赛炼器,不管怎样,只要在自己的弱项不要垫底就行,至于强项,那可是赢定了的,没有人能将胜利的桂冠夺走。

    随着仙器宗主一声宣告,有年轻修士将炼器的材料一样样搬出来,供四个人挑选,至于运用现有的材料能打制出什么样的灵器,那就是四人自己的选择了。

    终于到了自己的长项,仙器宗的铁天柱一声长啸:“哈哈,终于轮到我了,且看我炼器的手段!给你们开开眼!”

    说着,他将寒铁材料丢进炼器炉中,开始了锻造的过程。他要拿出全部的实力,打制一把灵剑,至于能达到哪一阶,那就不好说了。他对自己有信心,不敢保证八阶、九阶,最起码七阶没有问题。

    另外两人无一例外,选择的都是铸造长剑,因为灵剑最熟悉,使用的人最多,凭着想象也能猜出铸造的方法。

    秦笛左右瞧了一眼,心道:“得了,我也不别出心裁!干脆跟你们一样,都打制灵剑得了。”

    台下的人都在热热闹闹的观望,有些人距离太远,未成形的灵剑又在炼器炉中,所以这些人看不清炼制的过程,便将目光聚集到几个人身上。

    铁天柱依然是炼器宗师,曾经偶尔打制出九阶的灵剑,所以最吸引众人的注意力。他的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的粗犷,那么的豪放,随着他的每一下敲击,台下都有人为他叫好!

    “铁真人打制得真带劲!”

    “铁真人动作纯熟,一看就是宗师!”

    “那还用说嘛,铁真人必赢,这一场比试,关键是看另外三家谁垫底。”

    另外两位金丹真人来之前显然也曾经请教过各自宗门炼器师,所以打制的过程也不算很差,但是毕竟不像铁天柱那样拿这个做职业,因而动作都有些生疏,敲两下看看,然后再敲两下。

    比较而言,秦笛的动作不紧不慢,但是幅度很小,下面的人根本看不清他的一举一动。

    就比如敲击这个环节,别人都是用力敲击,有一下是一下。而秦笛这儿则利用了材料的共振,将一次击打延续为百次细小的敲击,声音绵延不绝,就好像密集的鼓点一样,而且还有节奏的变化,仿佛组成了一首乐曲。

    下面有人哈哈大笑:“金丹宗的秦真人这是在做什么?他以为这是弹琴鼓瑟呢?”

    有人偷偷的耻笑:“哗众取宠,待会儿看他炼成一块废铁,还怎么拿出来展示?”

    “对啊,既然不会炼器,还不如像另外两位真人一样,老老实实的一步一个脚印,说不定还能打制出灵剑的坯子。”

    众人议论纷纷,俨然将秦笛看做了必然失败的那一位。

    然而台上的几位掌门就不是那样看了。因为这些人距离很近,能看清灵器在炼器炉中的变化,眼见着秦笛打制的灵剑成型得最快,比炼器宗师铁天柱都要快一倍,不由得不让人吃惊。

    才花了一个时辰,秦笛就已经将灵剑的坯子铸造好了,然后是淬火,在外层加一道秘银,再一次打制,淬火,再加一道灵金,再一次的打制,最后还要在炉火中慢慢温养一阵子。整个过程很复杂,然而却有条不紊,一丝不苟。

    三个时辰之后,仙器宗的铁天柱第一个完成了,“哈哈哈”大笑三声,叫道:“八阶上品!眼看就是九阶!虽然有些仓促,不是我的最高水平,但也相距不远了!”

    灵剑呈给五位宗主观看,众人齐齐点头:“嗯,不错,不愧是炼器宗师,只有炼器宗师才能打制八阶以上的灵兵啊!”

    台下的人听了,忍不住齐声欢呼:“还是我们的铁真人厉害!一出手就是八阶上品的灵剑,这要是拿到天宝阁去卖,价值不少的灵石呢!”

    “哈哈,我最敬服铁真人了,他出身贫家弟子,跟着师傅炼制灵器百余年才成为练器大师,后来又独自揣摩了两百多年,终于成了炼器宗师,现在是本宗除了太上长老之外最强的一位。”

    “佩服佩服,有志者事竟成。如果有铁真人这样的专心和毅力,做什么事做不成啊?”

    赞美声不绝于耳。

    其余三宗的旁观者也没有觉得不对,这一关本来就该仙器宗赢嘛,不赢才是出鬼了呢!现在的关键是剩下的三人谁会垫底。

    吴天桐和梁天涧二人对炼器一窍不通,眼睛盯着秦笛,心想:“不知道这小子最后能不能炼出成型的兵刃,别到最后还是一块废铁,那就丢人丢大了!”

    他们虽然坐的比较近,但因为是在台下,看不见炼器炉中的变化,所以心思就有些波动。

    天符宗的张天广第二个完成,将灵剑呈给几位宗主,被鉴定为三级灵剑。

    “不错不错!一个制符宗师,竟然能打制出三阶的灵剑,还真是不简单!”

    “听说张真人在加入天符宗之前乃是个打铁匠,祖上传下来的职业,所以能打出三阶灵剑也不奇怪。”

    “哈哈,我们天符宗总算拿了个第二了,不至于在两项综合之后垫底。”

    然后是大衍宗的顾天艮结束了炼制,看着手里歪歪扭扭的宝剑,面上露出尴尬的神色。

    几位宗师也不用看了,就想直接宣布炼制失败。

    顾天艮却不肯认输,说道:“虽然难看了点儿,但是这剑或许很锋利,不信你们可以试试!”

    仙器宗主将这把歪剑与张天广打制的三阶灵剑相护交击,结果轻轻一碰,歪剑就断了。

    台上几位宗主静静的看着顾天艮。

    顾天艮有些尴尬,低着头下去休息,不好意思多说一句话。

    台下天符宗的人都很郁闷,仙器宗的人却在哈哈大笑,大衍宗的人看上去很开心。不过,还有更多的人,等着瞧金丹宗的笑话。

    又过了小半个时辰,秦笛终于完成了最后一道工序,灵剑出炉,发出虎啸龙吟之声,他在炼器炉上一拍,灵剑就像一条蛟龙,散发出逼人的寒光,在空中滑过,笔直的飞到仙器宗主的手中!

    仙器宗主自身就是炼器宗师,打眼一瞄就禁不住吃惊的叫起来:“九阶上品!天呐,这么简单的材料,竟然打制出九阶上品的灵剑!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另外几人也纷纷凑过来,看着宝剑赞不绝口。

    “厉害!秦天笛太厉害了!能炼出这样的灵剑,那就是顶阶的炼器宗师啊!”

    万花门主花咏媒心里惊叹,嘴里不知道说啥好了。

    金丹宗主李真人尽管知道秦笛乃是炼器宗师,但也不晓得他能不能发挥出真正的水平,此刻眼见着九阶上品的灵剑,禁不住哈哈大笑:“我们金丹宗也有了炼器宗师,这真是大喜事啊!”

    仙器宗主心中哀叹:“我们是炼器的宗门,竟然比赛输了,这可怎们向老祖宗交代啊!”

    台下的吴星桐和梁天涧禁不住面面相觑,眼睛里闪现出震惊的神色,过了好一阵才开口说话。

    “怎么可能呢?你说这是真的吗?”

    “怎么可能不是真的?这么多人众目睽睽之下,难道还能作假不成?”

    梁天涧一拍自己的大腿:“哎呦,早知道秦天笛这么厉害,就不该跟他作对了。”

    吴星桐摸了摸自己的老脸:“是啊,以后真不好意思面对他了。”

    至于台下那上万人的观众,此时多数人都还在震惊中,尤其是现场最多的乃是仙器宗的弟子,那表情可就复杂了。有的人面色阴沉,有的人心中苦恼,有人捶胸顿足,也有人失声痛哭。

    金丹宗的弟子却在欢呼,尤其是听过秦笛讲课的人,还有秦笛的徒子徒孙,那更是兴高采烈,就差载歌载舞了。

    闹腾了好一阵,最后仙器宗主宣布,这一局金丹宗四分,仙器宗三分,天符宗两分,大衍宗一分。

    两场比试合起来,金丹宗拿到八分,遥遥领先,仙器宗五分居于第二,大衍宗四分第三,天符宗三分垫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