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藏 > 第258章 苏云棠
    接下来的日子过得很平静。万兽宗也一直没有找上门来。

    秦笛每隔几天去金丹学宫走一遭,高兴了就讲半天大课,每次下面都坐满了听课的弟子。不单是炼气期弟子,甚至还有刚刚筑基的弟子进来听讲。

    这一天,他正在上面讲课,忽然看见一个光头大汉,在下面伸手拉一个小姑娘的辫子。

    小姑娘只有十三四岁,身材单薄,似乎风一吹就能倒下,然而容貌俏丽,瓜子脸,双瞳似水,很是招人喜欢。

    她原本正在认真的听讲,忽然察觉有人拉自己的辫子,禁不住回头瞪了一眼,然后往旁边挪了挪。

    光头汉子竟然嬉皮笑脸的拉扯着发梢不放。

    小姑娘着急了,想要闹起来,又怕惊扰了课堂,惹得秦师叔不喜,于是脸憋得通红,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秦笛看不下去,下去将光头大汉提了上来,抡起乌木戒尺,在头上“梆梆”敲了两下,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光头大汉觉得脑袋上嗡嗡作响,脸上就有些不好看了,答道:“秦师兄,我是梁星峰,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能不能给我留点儿面子?我叔叔梁星涧,正在闭关结丹,出来就是金丹真人了。”

    秦笛脸上似笑非笑,问道:“你是什么时候筑基的?”

    “嘿嘿,小弟侥幸筑基,还不到三年呢。听说秦师兄讲课多出真言,所以就过来听听,果然大有收获!”

    秦笛眯起眼睛道:“一个甲子以前,我在拍卖行见过你,当时你为了一个四阶的飞舟,站在门口守着,想将飞舟抢回去!你可知道,是我买走了飞舟,差点儿被你堵在里头?”

    光头大汉皱起眉头:“啊?有这种事?秦师兄,我怎么记不起来?不可能的,或许是你记错了。”

    秦笛道:“记不起来就算了。事情都过去那么久,我也不会因此找你的麻烦,但是今天你怎么说?在这么大的讲堂中,众目睽睽之下,公然调戏一个小姑娘,你这算怎么回事?”

    光头大汉面上露出嬉笑之色,道:“我在给她摸骨,想看看她资质如何,准备收她为弟子!”

    身材瘦弱的女孩站起身,大声道:“秦师叔,我不要做他的弟子,他这人品行不端,居心叵测,不配为师!”

    秦笛面色肃然,沉声道:“你听见了吗?品行不端,这可是金丹宗的大忌!”

    光头大汉怒目望着女孩,道:“你胡说什么?一个炼气中期的弟子,竟然得罪筑基师叔,你还想在宗门待下去吗?”

    女孩面色变白了,口中依旧坚定,大声道:“有你这种师叔,是金丹宗的耻辱,我相信秦师叔会为我做主。”

    光头大汉还要再说,却被秦笛一巴掌拍在脑门上!

    秦笛怒喝道:“我让你摸骨!摸骨摸到头发上去?我让你再狡辩!当着我的面,还敢威胁后辈弟子!你胆子不小啊!”

    光头大汉整个人都被打晕了,只能将双手抱着头,蹲在了地上。

    秦笛转头大喝:“戒律殿弟子何在?”

    立马有两个人现出身来,躬身道:“秦师叔,您有何吩咐?”

    秦笛道:“把这人带回去,论罪处置。如果处罚轻了,我会找你们殿主要一个说法。”

    “是!”两人答应一声,就把人提走了。

    秦笛看了那面色苍白的女孩一眼,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哪里人士?”

    那女孩答道:“我叫苏云棠,原本是秦淮城贫家弟子,是范瑶师叔将我发掘出来的。范师叔说等我进入炼气后期,就收我为弟子。”

    秦笛听了,甚感欣慰:“好孩子,你这性格,师祖我很喜欢。范瑶是我的徒弟。论起来你算是我的徒孙了。如果受了委屈,就来跟师祖说。”

    “师……师祖?”苏云棠又惊又喜。

    她才进入金丹宗不久,还没理清宗门内部的关系,但也知道金丹学宫的宫主不是普通人,那可是连元婴真君都能灭杀的修士啊!

    想到这里,她禁不住欢喜起来,苍白的面色迅速恢复了红润。

    秦笛道:“你先回去坐下,待师祖讲完剩下的内容,再来指点你修行。”

    “是。”苏云棠老实的坐了下去。

    大殿中数千人都静静的看着苏云棠,心里面羡慕嫉妒恨,说不出什么滋味。

    有不少人都在想:“做不了秦笛的徒弟,哪怕做徒孙也行啊!”

    等到讲课完毕,秦笛将苏云棠叫了过去。

    “小苏,你是什么灵根?”

    苏云棠恭谨的回答:“师祖,弟子是二品木灵根。”

    秦笛点点头:“不错了。如果好好修行,以后金丹、元婴都不在话下,至于最后能走多远,还要看你自己的造化。你家里还有什么人?”

    苏云棠闻言,脸现悲哀之色:“启禀师祖,弟子家境贫寒,从小跟母亲一起生活,后来母亲也病死了,弟子就剩下一个人,正在孤苦之际,碰到了范瑶师傅。”

    “你父亲呢?”

    “弟子从未见过父亲,也没听母亲提到过。记得小时候每次问起来,母亲都说父亲出远门了。可是直到我长大,母亲病死,都没有见过父亲一面。”

    秦笛道:“你能有二品的灵根,祖上定然有修真人。或许你父亲也不是普通人。这些都不必多想,既然进入宗门,先把自己照顾好,争取早日炼气圆满,进阶筑基。”

    苏云棠躬身道:“多谢师祖教诲,弟子明白这个道理。如果我父亲还在,或许能有见面的机会,如果不在了,弟子想再多也没有用。”

    “嗯,第一次见面,师祖给你一个储物戒指。里面也不知道有什么东西,师祖也懒得查看,有什么就是什么,都算是你的造化。”

    苏云棠用微弱的神识往里一瞧,发现储物戒指中堆满了东西,有些已经腐化了,但还有很多的灵材、灵兵,甚至还有一大堆的灵石,禁不住心里“砰砰”的跳起来。

    “多谢师祖!多谢师祖!”

    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好东西。这一刻,她对师祖的感激之情更加强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