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藏 > 第226章 修心养性
    三个人聊到最后,老爷子忽然道:“小十九,有个事情我得跟你说一声,你把灵植园割让出去一半,可是外面也不知道来了些什么人,每天吵吵闹闹,连带着我们这边都没法静修了。”

    “喔?还有这种事?”秦笛觉得很是奇怪。

    对于修真人来说,寻求安静是最基本的要求,如果外面吵吵闹闹,那就不正常了。

    “这我得去瞧瞧,究竟是什么人在那儿折腾。”

    话音未落,外面忽然响起一阵爆竹声,“噼里啪啦”震天一样。

    秦笛飞速走了出去,穿过金刚灵竹和凌霄藤组成的围墙,来到对面一瞧,发现是一个筑基修士带着十几位内外门弟子,正在那儿燃放爆竹。

    这些人一面喝酒,一面大声喧哗,形骸狂放,不知收敛。

    秦笛走了过去,悄悄问道:“啥喜事啊?这么热闹?”

    一个年轻的外门弟子斜他一眼,道:“咦,你是什么人?打哪儿出来的?你这身上也没有金丹宗弟子的标志,是不是外面的人,偷偷跑进来?”

    另外一人喝的醉醺醺的,大声叫道:“快走开!别耽误我们的好事!知道吗?我们师祖进阶金丹了!”

    秦笛想了想,问道:“你师祖是吴星桐吴真人?”

    “滚!快滚!我师祖的名讳是你能叫的吗?”

    “快,这小子对师祖不敬,扁他!”

    二话不说,一伙人涌了上来,伸胳膊挽袖子,就想动手。

    秦笛面色一变,对站在不远处端着酒杯不声不响的筑基修士道:“这位师弟,你收的弟子很不像话,你也不管教管教?”

    那人扬脖喝了一碗酒,不咸不淡的道:“你若是能管教得了,尽管出手好了。”

    秦笛冷哼一声,一个缠丝诀施展出来,将十几个弟子全部束缚住了,然后伸出一只手,“啪啪啪啪”,每个人扇了十记耳光!

    他扇的速度极快,就像爆竹声响不分前后,等到扇完了,才听见那些弟子哭爹喊娘的叫声。

    “啊,疼死我了!师傅,给我们报仇啊!”

    “哎呦,哎呦,他娘的,敢打老子!我师祖是金丹真人,你知道不?”

    秦笛听了,抬手又是十记耳光“啪啪啪啪”。

    这些耳光打得也不算太狠,最起码牙齿还没有脱落,更不可能留下内伤,不过那一张张脸可都已经肿起来了!

    正在喝酒的筑基修士坐不住了,将酒碗往地上一摔,站起身子走过来。

    “住手!这是我的弟子,打狗还要看主人呢,你是什么人?怎么能折我的面子?”

    秦笛也懒得说话,一招青龙探爪将筑基修士也捉了过来,照着脸上“啪啪啪啪”二十记耳光!

    筑基修士恼羞成怒,奋力挣扎却没能挣脱开来,只能探手抽出了长剑,对着秦笛刺过来:“娘的,老子跟你拼了!”

    秦笛轻轻一拂对方的腕脉,宝剑就“叮”的掉在地上。

    然后他手腕一抖,就将对方的十四个肝经位,连同紫府丹田都封住了。

    秦笛不用看,也知道这一伙人都是木灵根修士,肝属于木,封住肝经大,这人身上的木灵气就施展不出来了。

    筑基修士没想到身在赤火岛上还能受到这种奇耻大辱,一时之间浑身发抖,面色又青又红:“小子,你是不是不想活了?我师傅吴星桐是新进的金丹真人,我只要传一个消息过去,他老人家立马就到!”

    旁边十来个弟子歪倒在一堆,一个个脸肿得好像猪头一样,可是看见师傅这样的筑基修士都跟着受辱,他们胆子再大,也不敢说话了。

    秦笛冷哼一声,道:“拿出你的身份令牌,给吴真人传音,就说我秦星笛出手打的,看吴真人怎么说?”

    “秦……秦星笛,你是那个煞星?”

    听见这个名字,不但那十来个炼气修士吓得白了脸,就连筑基修士也跟着面如死灰,都不敢拿出身份令牌传音给师傅了。

    因为传言中说,秦星笛不但灭杀了四位金丹真人,还将一位元婴真君的头颅带了回来。这可是金丹宗头号煞星啊!

    这时候,秦笛摸出了一块金色的令牌,在众人面前晃了晃,道:“我身为金丹宗内门长老,肩负着考察弟子风纪的责任,你们这些人白日饮酒狂妄,大呼小叫扰乱别人修行,还对宗门长老不敬,理当掌嘴百计,你们还有什么话说?”

    地上躺着的十几人都不敢抬头,只有一人叫道:“秦师叔,您作为筑基修士,为啥没带宗门的标志?您不穿红色的袍子,谁知道您是谁啊?我们以为您是外来的敌人!这事儿不能怪我们!”

    秦笛将裤脚往上提了提:“看看,我穿着红袜子呢!”

    “你!还有这么玩的!”筑基修士一口老血喷出来,差点儿气个半死。

    秦笛道:“这位师弟,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我叫王星铠。”

    “王师弟,你知道今天我为什么打人?这块儿九阶灵田是我秦星笛辛辛苦苦从一阶培养起来的!当年我来的时候,这儿是一片荒芜!如今变成九阶灵田了,就成了香饽饽,被人惦记着了。我为了促进宗门和睦,帮弟子提高修为,所以才忍痛割爱半块灵田,实指望你们潜心修持,黜嗜欲,隳聪明,视无色,听无声,恬淡纯粹,体和神清,希夷忘身,乃合至真,可是你们呢?每天大呼小叫,吵得人无法静修,如此性情,如何能修仙?”

    “我……我……也不是每天大呼小叫,就是今天为了庆祝师傅结丹……”

    秦笛又道:“更不该的是,我过来问询几句,就有弟子出言不逊,甚至有几个人想过来动手!这是什么心性?学仙之士,需要制遏情性,性常静之,情勿扰之,性情平和,与人为善,方可以有成。”

    听见这话,筑基修士也不吱声了。

    秦笛扬声道:“幸亏是我,打你们还留着手呢!如果是外人,一巴掌下来,你们就没命了!”

    众弟子一片哀嚎:“秦师叔,对不起,我们不晓得您住在旁边。”

    筑基修士王星铠也苦着脸道:“秦师兄,我以为您去天星岛了,实在是不好意思!”

    秦笛听了,探手解除了筑基修士被封的大,然后一个春风化雨,落在众人身上。

    眼看着不一会儿的功法,众人红肿的面颊都恢复了原貌,火辣辣的疼痛感也消失了,好几个人扑通跪倒在地上,口里叫道:“秦师叔,听了您的教诲,才知道我们错了。”

    秦笛摆了摆手,语重心长的道;“我们修真之人,讲究十二少,少思,少念,少欲,少事,少愁,少怒,少恶……多思则神怠,多念则志散,多欲则智损,多事则形疲,多愁则心摄,多怒则百脉不定,多恶则焦煎无欢。仙经有云,静者寿,噪者夭!你们要静下心来,努力修炼,才能得道长生,如果大呼小叫,心思不定,狂躁不安,就没法修炼了……”

    一番话讲了许久,众人一个个坐直了身子,神态越来越郑重,好似听见仙音在空中环绕。

    经过这一番教诲,这十个人大都幡然悔悟,若干年后,有五人筑基成功,谈起当年的事,都对秦笛的教诲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