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藏 > 第155章 云金岛
    出了灵植园,秦笛来到掌门大殿,求见现任掌门李真人。

    两个月不见,李真人脸上的赤红色又盛了一些,似乎功力又有了提升,将他叫进去,问道:“小秦,你不在天星岛驻守,怎么跑回来了?是不是遇到了困难?”

    秦笛取出一个中型的储物袋,笑道:“岛上有一些产出,我拿回来献给宗门。”

    李真人有些讶异:“喔?天星岛动乱之地,还有好东西进账?先前每年往外派弟子,可是从来没有拿回东西来的。我看看,都是什么玩意。”

    打开来一瞧,才发现都是枇杷果,小的二阶枇杷就像龙眼一样,大的快赶上婴儿拳头了。

    李真人抓出几个最大的枇杷果,面上惊讶的神色愈发变浓,道:“这个是六阶的枇杷了!不但筑基期的修士吃了有好处,就连金丹真人也可以吃!吃了能增加一块儿胸骨,增加前胸的保护力量!而且,它对于肺脏的补益效果最强,所以对金系的修士尤其重要。”

    秦笛熟读药典,精通药理,自然明白枇杷有这些好处,接过话来说道:“枇杷不单能直接吃,还可以作为辅料炼制很多的丹药呢。”

    李真人点点头:“不错。小秦,你真是好样的!才去天星岛两个月,就将那儿稳固下来了,还带回大批的枇杷,对宗门的贡献太大了。说吧,你做出这么大的贡献,想要宗门给你什么补偿?”

    秦笛想了想,缓缓摇头道:“弟子想不出还需要什么东西,我只盼着宗门蒸蒸日上,希望每一位朋友,每一个师长,都能够得偿夙愿,功力快速提升,我就很开心了。”

    李真人很是欣慰的道:“如果每一个弟子都像你一样,何愁我们金丹宗不能发扬光大!你或许还不知道,上次你帮宗门打通了‘大衍洞天’,我们得到的好处不是一点点!”

    “大衍洞天?”秦笛醒悟过来,说的原来是大衍七十三留下阵法的那个洞天。

    “洞天里还有什么?”

    “有很多灵田,十几处灵草园,数不清的灵草灵树,最关键的是那些阵盘,还有几千块阵法玉简。铁长老都已经高兴坏了!这些天,他已经复原出传送阵法,准备在各个重要的岛屿之间建立传送阵;而且他还修补了赤火岛的防御大阵,威力提升了一大截……”

    秦笛心想:“有灵草好啊,也免得我往外拿了。”口中却问道:“宁云芝怎么样?有没有醒过来?”

    李真人答道:“已经醒了,听说还在闭关,领悟满脑子的阵法知识,看起来收获很大。”

    秦笛松一口气:“醒了就好啊。”

    这时候,他不由得想起自己脑海里的七十二仙阵,一团一团的记忆迷雾,到现在还没有打开一个儿呢。

    说起来,他什么都不缺,最缺的内是时间,因为要学的东西太多了,如果能有时间加速的宝贝就好了。

    从宗门大殿出来,他给庄云清发了个信息:“庄师姐,你在哪儿呢?”

    过了好久,才有信息传回来:“我驻守‘云金岛’,秦师弟有事吗?”

    秦笛查了查云金岛的位置,发现距离赤火岛并不算太远,于是驾驭飞舟飞了过去。

    不一会儿,云金岛就到了。

    秦笛从飞舟上下来,一眼看见三个女子手持长剑戒备着。其中就有庄云清在里面。

    “庄师姐,我给你送东西来了!”

    庄云清收起了手中的长剑,笑道:“原来是秦师弟,两位师妹,都把剑收起来吧。”

    另外两位看服饰也都是金丹宗内门弟子,上下打量着秦笛,问道:“庄师姐,秦师弟是哪一届的?我怎么没有见过?”

    另一人也笑嘻嘻的道:“是啊,看起来这么年轻,还像新入门的弟子一样。”

    秦笛笑了笑:“请教两位师姐贵姓?小弟秦笛,才入金丹宗十年。请师姐多关照。”

    二女分别报上自己的名字,一个瓜子脸的叫黄云锦,另一个圆脸的叫张云英,都比秦笛高了两届,也就是早了二十年进入内门。

    听说秦笛才入门十年就已经进入了炼气大圆满,这二人又惊讶又羡慕。

    庄云清问道:“秦师弟,你来有什么事吗?”

    秦笛答道:“小弟驻守天星岛,收获万斤枇杷果,大部分都已经献给宗门了,手里还有些留了下来,想起这种灵果对金系修士有好处,所以就给师姐送点儿过来。”

    说着,他又取出一个小型的储物袋,道:“这里面有两百斤二三阶的枇杷果,还有一小袋高阶灵金,想来师姐筑基的时候也用得着。”

    庄云清十分感激,道:“多谢师弟,我受你的大恩已经还不清了。”

    旁边看着的圆脸女子张云英却叫起来:“灵金?我能不能瞧瞧,你送庄师姐什么灵金?”

    另一位瓜子脸的黄云锦笑道:“师弟可能还不知道,我们驻守的云金岛生产一种地阶下品的‘碧云金’,所以我们姐妹三人就来这里驻守,准备花上十年的功夫,提炼出几斤‘碧云金’,回去之后就可以考虑筑基了。”

    庄云清也想知道秦笛送的什么,便从储物袋中取出一个小布袋,掂量了一下,大概有十来斤的样子,打开来瞧了瞧,发现是一种闪着清光的紫金,禁不住问道:“师弟,这是什么灵金?”

    秦笛微微一笑,并没有开口说话,只是传音过去:“这是天阶上品的‘紫霄金’!珍稀无比,价值连城!师姐就拿它筑基好了!”

    庄云清听了手一抖,整个人都懵了:“紫霄……”

    “师姐!可以吃枇杷果了!”

    庄云清才说出两个字,立马醒悟过来,伸手捂住了嘴巴,将后面的一个“金”字吞了回去,随即把小布袋收了起来,拿出一堆枇杷果,笑道:“来,两位师妹,一起品尝秦师弟带来的灵果!”

    两位女子心里还有些疑惑,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灵金,不过眼见庄云清已经收了起来,黄灿灿的枇杷果发出诱人的香味,于是也就没再追问,伸出手来抓住枇杷往嘴里塞。

    “哇,这枇杷真不错,又甜又香,还有一股丰沛的灵气,源源不断的在胸腹间回荡……”

    “是啊,真好吃,我还没吃过这种灵果呢。秦师弟,多谢你了!”

    两人一面吃,一面不住的赞叹。

    “秦师弟,天星岛怎么那么好?竟然还出产三阶的灵果?不像我们云金岛,除了碧云金,就没有别的物产了。”

    庄云清却道:“这样才安全啊。两位师妹都忘了,天星岛是最凶险的外岛,每年都要死不少人呢。”

    听见这话,两人又抬头看秦笛:“秦师弟,你可要小心呀。”

    秦笛笑了笑:“没事,我已经在岛上布好了防御大阵,外人是进不来的。”

    “你还懂阵法,怪不得敢去驻守天星岛。”

    秦笛想起自己的金系洞天里堆积如山的灵材,于是道:“两位师姐,相见就是有缘。我手里还有一些灵金,可以送给两位。”

    两人停下抓取枇杷果的手,问道:“什么级别的灵金?能赶上碧云金吗?”

    秦笛笑了笑:“最起码是地阶上品!”

    两人半信半疑,口里却道:“要,当然要啊!”

    不过黄云锦顾虑更多:“就算有地阶上品的灵金,也需要有上品筑基丹才行,否则不但筑不成基,还可能损伤本源。我们去哪儿弄上品的筑基丹啊?别说上品,中品的都难弄到!”

    听见这话,庄云清也禁不住着急起来:“秦师弟,那可怎么办?”

    她拿到的可是天阶上品,那需要什么样的筑基丹,才能成功筑基啊?

    秦笛笑了笑:“师姐放心,我正在炼制筑基丹,再过几个月,等我炼制好了,就发信息给你。在此之前,你可别仓促筑基啊。”

    庄云清听了,虽然有些诧异,却没有说什么:“嗯,我不急,再等十年都没问题。”

    另外两人都已经“哈哈”笑起来:“秦师弟真会说笑。筑基丹哪里能轻易炼出来?这么说,你那灵金也是骗我们的?”

    秦笛耸耸肩:“你说有就有,说没有就没有。真真假假,虚实之妙,存乎一心。”

    意思是说:“你如果态度好点儿就有,态度不好就没有了。我这都是好东西,又不用求着送人。送到面前的机缘,眼看要被你错过了!”

    二女显然不信他能炼制出筑基丹,便将他提及的灵金也抛之脑后,继续笑哈哈的吃起枇杷果来。

    “秦师弟,多谢你送的枇杷。吹牛就算了,我们原谅你了。”

    庄云清却不敢等闲视之,略带歉意的看着秦笛:“师弟,我带你去喝杯灵茶。”

    秦笛摆手:“不用了。师姐,我这就回去了。时间太宝贵,我还忙着修炼呢。”说着,他又丢过来一个阵盘,连同一片玉简,道:“师姐,你把这个布置起来,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这是什么?”

    “师姐你看看玉简就明白了。”

    话没说透,秦笛就已经飞走了。

    庄云清将玉简贴在脑门上,很快便知道阵盘的使用方法了。

    等到她将阵盘布置起来的时候,整个小岛被一层白色薄膜笼罩起来。

    那一层阵膜看着很薄,可是无论用灵剑怎么戳,都没法戳破。

    吃饱了枇杷果,张云英也看见了阵膜,禁不住又有些奇怪:“这是几阶的大阵?看着很不简单!庄师姐,秦笛是什么人?你怎会认识他的?”

    庄云清淡淡的道:“那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欠他一条命,一辈子也还不清。”

    “啊?秦师弟功力很高吗?”

    庄云清摇摇头:“我也看不懂他,不知道功力深浅。这人全身上下都充满了奇迹,没法用功力高低来衡量。”

    “喔?这么说他讲的灵金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

    “那他说自己炼筑基丹也是真的?”

    庄云清的眼睛里有一丝迷惘,不过很快点点头:“我相信秦师弟。当你从死亡中被救出来,你也会相信他。”

    黄云锦拉着张云英走到一边,悄悄说道:“你看师姐这样子,是不是被骗的太深了?”

    张云英迟疑道:“我不知道。总觉得这位秦师弟有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