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藏 > 第134章 木之柔与刚
    二十个年轻学子,连同多一倍的仆人,还有十几名歌姬,乘着几十辆大车,一路上载歌载舞,出了京城。

    秦笛一个人坐在马车上,迎着春风,面对朝阳,看桃李花开,蜜蜂飞来飞去,只感到心旷神怡,说不出的舒畅。

    这时候,他的心里再没有一丝焦躁的感觉,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

    此时正是春天,万物生发,草柔如荫,绿树如盖。一切都是那样的美好。

    春这个字,从甲骨文造字来说,亦作芚。它中间有个“屯”字,上部冒芽,下面生根,就是草木破土而出的形象。所以春天五行属木,正是修习木系功法最佳的时机。

    虽然只是凡间,没有丰富的灵气,但只要有绿树青草,就会有先天木灵气散发出来。

    秦笛静静的坐着,双目半闭半合,鼻翼不断的煽动,缓缓吸收着周围的木灵气。他感到这些木灵气虽然很稀薄,但却蕴含着勃勃生机,比起洞天世界多了一分活泼,似乎更加有灵性一些。

    耳边不时的传来同行翰林的大笑,似乎有人又写出了一首诗。

    然后是歌姬放开歌喉,用美妙的嗓音演唱出来。

    歌曲一首接一首,听得随行的人心都要飞起来了。

    还有人高声喊:“记下来,记下来!这首诗很美妙!应当印刷成书,发行天下!”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有人来到秦笛的马车前,问道:“禾竹先生,该到你写一首诗了!”

    秦笛笑着摇头:“在下学识浅薄,哪里能做出诗来?”

    来人叫道:“那不行,每个人都要轮着来,先生您要是不写,活动就没法继续了。”

    “还真要写?不写不行吗?”

    “一定要写!大伙儿都等着呢!”

    “可我实在是写不出啊!”

    “您随便吟诵两句,凑凑热闹就行。”

    “会不会被记录下来,丢我们西南域的脸?”

    “这个……我倒是不确定,所以禾竹先生,您还是拿出真本事来吧。”

    秦笛实在推不过去,脑子一转,决定抄一首应付公事,于是沉声吟诵道:“春日何迟迟,东风吹紫薇。子规愁句句,杨柳恨丝丝。上帝无消息,仙飚杳去期。水长更天远,跬步成相思。”

    话音刚落,就听见有数人赞叹:“好诗!禾竹先生,您这诗既有游仙诗的飘逸,又有小儿女的情思,当谱曲唱和,记录在案,刊行天下!”

    秦笛随口应对了一番,然后不久便有歌姬唱了出来。

    众人纷纷叫好:“没想到西南域也有这样的人才,禾竹先生厉害啊!”

    秦笛只是面带微笑,起身冲着众人拱手,然后又坐下,继续不紧不慢的吸收空气中活泼的木灵气。

    到了野外,众人就在原野上搭起了帐篷,点起篝火,继续唱歌吟诗。

    秦笛既不吟诗也不唱和,干脆从仆从手里接过烤肉的活儿,随手抓了把低阶的灵草洒在上面,顿时空气中弥漫起特殊的香味,将吟诗的人都勾引了过来。

    “咦?禾竹先生还会烤肉?”

    “您撒的是什么香料?我怎么从来没闻到过?”

    秦笛笑了笑:“这是我家乡的一种‘灵香草’,带来的不多,就给大家尝尝味道。”

    “这味道太香了,唔,我已经忍不住了,啥时候能烤好?”

    “快好了!很快就好!”

    不一会儿,一块儿五斤重的牛肉烤好了,立马被众人抢了去。

    这些书生们也忘了保持风雅形象,拼抢起来帽子都抢歪了。

    吃到一块儿之后,这些人变得更加疯狂,围着火炉瞪大眼睛瞧着,就等第二块出来。

    好在秦笛烤的很快,不一会儿烤了三四十斤。

    烤肉不需要太久,只要内部温度保持一百一十度,一分钟就好了,带点儿血迹的牛肉更嫩更好吃。

    吃完之后,这些人都变得很兴奋,唱歌吟诗大半夜,最后才搂着中意的歌姬休息去了。

    秦笛不想听嘈杂欢愉的声音,所以躲入洞天世界继续跟着施八宝学习火法炼器。

    第二天早上,那些翰林院出来的年轻进士们一早就醒了,没想到折腾一夜还神采奕奕,个个脸色红润,连个黑眼圈都没有,回想起来,就知道烤肉是好东西,于是催着仆人再去买,多买点儿回来。

    秦笛也变得很受欢迎,不时有人过来请教学问,交流诗词,还有歌姬过来凑热闹,围着马车不肯离开。

    秦笛没有法子,只好拿出一小罐的低阶灵草粉末,道:“这就是我从家乡带来的灵香草,只剩下这么多,都交给诸位了,你们拿去烤肉,省着点用,用完可就没了!”

    于是呼啦一声,那些人抱着罐子全跑了!也没有人再过来问东问西。

    一行人在外面游走,先从都城往东,穿过桃花溪,来到普山野,看着满山青翠欲滴的绿树,秦笛心里欢喜,不觉加快了吞天诀的节奏,丝丝缕缕的先天木灵气被他吞进腹内,装入阴阳两气瓶的阴瓶中。

    虽然每次只是一丝,但这些木灵气却有其独特的个性。

    秦笛发现,如果单单从灵草中采集木灵气,那样的灵气太柔弱了,尤其是人工栽培的灵草园,缺乏足够的韧性,不能代表所有的木灵气。

    五行之中,木既有阴木也有阳木,具有阴阳两种属性,所以既有“幽兰露,如啼眼,无物结同心,烟花不堪剪”的柔弱,也有“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欲知松高洁,待到雪化时”的坚强。

    他从灵气匮乏的原野上采集的木灵气凝聚着更多的坚韧不屈,所以更有阳木的属性,显得尤其的珍贵。

    半个月后,那些人用完了罐子里的灵草粉末,再来找秦笛要。

    秦笛摇头:“没有了,说没有就没有!万里迢迢,哪里会带太多的东西?”

    然后那些人又变得很扫兴,唱诗也没有力气了。

    直到又过了好几天,众人才醒过神来,继续吟诗作词,但也慢慢疏远了秦笛,似乎因为讨要香料丢了面子的缘故。

    秦笛也不在意,每天乐呵呵的坐在马车中,张着大嘴,就像傻子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