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藏 > 第7章 升仙令牌
    秦笛想了半天,寻找仙缘不外乎三个办法。

    一个是守株待兔,坐在院子里呆呆的看着天空,说不定有神仙恰巧从天上经过。这法子理论上可以,但是实际上很难成功。他现在十四岁的年纪,按说去修仙都可能有些晚了,若是再晚两年,说不定就废了!

    二是去城外残破的道观,继续寻找仙家经过的蛛丝马迹,但是如果没人引荐,就算碰见了也未必有用。这法子也不是太靠谱。

    第三个办法,不妨大着胆子询问祖父。老爷子身为太傅、太宰,对越国的国事十分了解,这么大的岁数,吃过的盐比小秦笛喝的水都多,说不定知道一些仙踪道源。

    想到这里,他顿时眼睛一亮:“对,就这么办!去求老爷子!”

    换做以前的小秦笛,是不敢开口去问的,怕被祖父骂成不务正业。秦家书香世家,从来没有人抛开家业求仙的。此举不亚于离经叛道,被骂一顿算是轻的。

    然而对于融合了记忆的老秦笛来说,这就是一桩小事了。老秦笛久经考验,饱受折磨,皮糙肉厚,脸皮好比城墙,还怕什么责备啊!更别说如今名义上患了桃花醉,身子骨弱,前途渺茫,更有理由标新立异,不寻常道,说不定能找到新的路子!

    于是乎,他抬腿迈步,向秦府大院走去。

    秦府占地数千亩,房屋近万间。分为左中右三重院落。

    老爷子住的地方位于正中,唤作“拟圣堂”,前后七进的院落,处处飞檐走壁,雕梁画栋。朱红的大门,门口两个丈许高硕大的石狮子。

    秦笛也没理睬矗立在门口看门的大汉,而是径直往里走,来到第三道门户,才对守门的老苍头躬身道:“林伯,麻烦您通禀一声,我想见爷爷!”

    老苍头是秦家的老仆,名叫秦林,打小跟着老爷子,算是知根知底的家人,今年也接近七旬了,还不肯回家养老。

    满脸皱纹的老头儿笑容很和蔼,道:“十九小少爷,您还真来了!老爷说了,这两天你若是过来,随时进去就行,也不用禀告了。”

    “爷爷在书房里?”

    “在后海子钓鱼!你从侧门绕过去,不用去正堂,就能见到他了。”

    秦笛扑闪着眼睛,做出淳朴的样子:“爷爷今天气色如何?”

    老苍头笑容微敛:“天色这么好,我瞅着老爷却不是很开心,也不知咋的了。小少爷要当心,别惹老爷生气。”

    秦笛心想,赏花出事是秦家的秘闻,老苍头也未必清楚,于是点点头,穿过侧门,沿着花园鹅卵石铺成的小径,弯弯曲曲往前走,大约走了里许的距离,来到浩瀚的水边。

    说是后海子,其实就是通天河。

    秦家依水而建,后园就是通天河,这里灵气丰富,可以延年益寿,还能垂钓休憩。若是弄一条渔船,捕获的鱼虾足够秦府享用的了。

    时值春日,阳光煦暖,穿过河畔的金柳,斑斑点点洒在河岸上。

    太傅秦高岚抛去了峨冠博带,穿一身宽松的春衫,坐在柳树下,手持一根鱼竿,半闭着眼睛钓鱼。

    身后不远处,一个黑衣大汉静静的站着,纹丝不动,仿佛一根木桩。

    秦笛悄悄走过去,静静的站在祖父身旁,看着老人有些严峻的面庞,心里有些讶异,暗道:“不知道出了啥事?难道因为我的缘故?”。

    过了半晌,老爷子才转过头来,望他一眼,道:“小十九,你不去卧床调养,到这儿来有啥事?”

    秦笛躬身道:“孙儿心里苦,过来求爷爷指一条明路。”

    老爷子微微皱眉:“哦?你想要什么明路?事已至此,爷爷能有什么法子?”

    秦笛睁大了眼睛,望着老人依旧明亮的双眸,低声道:“孙儿想求仙,求爷爷指条仙缘,不知可否?”

    老爷子闻言双眉跳动了一下,挥挥手,让黑衣大汉退下,然后道:“小十九,仙路很难走,我劝你不要尝试。”

    秦笛一听还真有门!连忙道:“孙儿身体虚弱,不如此无以长寿,我想试试。”

    老爷子微微摇头:“正因为虚弱,越发不能了。你如果身强体壮,或许还有一丝机会。现在连半点机会都没有!孩子,你还是死了心吧!”

    “孙儿的心正活蹦乱跳呢!一腔热血,哪里能死的了!不信你摸摸!”

    老爷子几乎被他逗乐了:“哼!你就算想修仙,也没有灵根啊!”

    秦笛脸上浮出希冀的神色:“灵根?啥灵根?爷爷,您又未曾测试,怎知孙儿没有灵根?说不定我有灵根呢!”

    老爷子望他一眼,哂笑道:“我们越国灵气匮乏,连带着越国子民生下来就缺少灵根,有灵根的少年,百万人中没有一个!就算勉强有灵根,也只是低等灵根,没什么大用!修仙修个半吊子,到头来也是一场空!别说筑基了,连炼气中阶也无法达到,救不了你的命!”

    秦笛上前一步,拉住老人的衣袖,恳求道:“爷爷,孙儿想试试嘛。我常有丹田发热的感觉,说不定会有灵根。你信你摸摸我的脉搏,灵气活现,如珠走盘,怎么会没有灵根?”

    老爷子双眼凝视着他,表情变得严肃:“爷爷不是仙人,灵根是摸不出来的。孩子,你真想去修仙?我听说你一直在找仙缘,不只是一时的兴趣?”

    秦笛点头,神色坚定,抿着嘴:“孙儿真想修仙。”

    “你可知道,这条路很难很难,你真的下定了决心?受得了那种苦吗?”

    秦笛拿出当年忽悠导师的劲头,毅然道:“孙儿有决心,有毅力!一定能修成正果!为秦家争光!”

    老爷子沉默了片刻,道:“我也不要你为秦家争光,反而要你隐姓埋名。要想修仙,必须要假死,与秦家脱离干系,你也能做到?”

    秦笛一愣:“爷爷,这是何故?”

    老爷子叹了口:“修仙路上尔虞我诈,一不小心就会惹来仇家,我们秦家家大业大,却都是文弱书生,伤不起啊!你如果真想修仙,就只能隐姓埋名,不能说是宁城秦家的子孙!你能做到吗?”

    “不用改姓?”

    “改姓倒不至于,秦是越国大姓,姓秦的千千万万,只要不提宁城秦家就没事。”

    秦笛一咬牙:“孙儿可以假死!”

    老爷子面沉如水:“假死只是为了以防不测。更关键的是,你还要测试灵根,如果没有灵根,连尝试的机会都没有!”

    “哪里能测试灵根?”

    “此时尚早,每隔十年的三月初十,离此五百里的小岛朱家湾,有一场升仙大会。届时可以测灵根,灵根优秀的就可以进入仙门了。”

    秦笛苦笑:“十年?那也太久了!到时候孙儿都老了!”

    老爷子微微摇头:“孩子你运气好,最近的一次就是明年了!”

    秦笛闻言跳起来:“那只有一年的时间了!孙儿能去吗?朱家湾对外人开放?”

    老爷子轻哼道:“要去朱家湾,必须要能登船!爷爷保存了一张令牌,也算是登船的船票,乃是三十年前一位熟识的道长留给我的。你要真想去,就有一次测试的机会。”

    秦笛抱住老爷子的手臂:“多谢爷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