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美食猎人 > 第139章 矛盾
    鸡飞狗跳?

    如此突然的一句话,成功转移话题和注意力。

    “什么意思?”最先提出疑问的人,却是飞坦。

    “字面上的意思。”罗淡淡回道。

    飞坦顿时目露不悦之色,反观其他人,则是一脸疑惑。

    “跟长老有关?”库洛洛问道。

    罗挑眉,随即点头道:“对,明天是他的死期。”

    未有隐瞒,就这样在众人直言出来。

    明天便是长老的死期,这是罗的决定,这一趟回来,沃格特和长老都在必杀的名单里。

    这句话,令熟悉罗的人,都是意识罗离开之后的变化。

    “你想怎么做?”库洛洛反应却很冷淡,仿佛涉及到生死的谈论之人仅是一个无关紧要的陌生人。

    罗想知道旅团的态度,于是回道:“明早直接去长老家,完事了就走。”

    回答简洁有力,无半点计划性可言。

    库洛洛闻言便是沉默不语,长老的念,是他想要盗取的目标之一,若是罗想杀死长老,条件便无法成立。

    飞坦和富兰克林对罗的了解不多,听到罗这么嚣张的发言,皆是皱着眉头不语。

    流星街有四个地区,分别由四个长老管辖,彼此之间却非敌对关系,若有敌人来袭,绝对会齐心协力抗敌。

    也就是说,罗想要动的人虽然只是其中一个长老,但引发的结果会是整个流星街的报复,最坏的结果是被堵在流星街里。

    “算我一个。”窝金举手,大咧咧道。

    信长拇指一抬,顶在刀柄上,将长刀稍微推出一点,发出轻微的出鞘声,随即沉声道:“也算我一个。”

    窝金和信长表态后,玛奇也没落后太久,淡淡道:“还有我。”

    罗慢慢起身,走出几步,随后回身看了一眼玛奇三人,脸上扬起笑容,下一秒,却是因为玛奇的下一句话僵住。

    “我们帮你干掉长老,但你要加入旅团。”玛奇盯住罗,似乎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让罗加入旅团的机会。

    罗苦笑一声,他本来也没打算让玛奇他们帮忙,自然不可能答应,毕竟流星街是他们的故乡,如果陪着他一起干掉长老,基本就与流星街反目成仇了。

    无论归属感强否,故乡仍是故乡,无可替代。

    听到玛奇的话,窝金和信长对视一眼,露出原来如此的神情。

    “你们是认真的?”这是派克诺妲来到房子后所说的第一句话。

    “当然。”窝金随口道:“这不是之前就决定好的事吗?”

    “但是罗没有死。”派克诺妲不是在担心自己,而是担心这件事所引发的后果会影响到旅团的所有人,她在得到罗没有死的信息后,便是对这决定持反对意见。

    为什么旅团没有第一时间离开流星街,其实就是在解决掉长老这件事上出现分歧。

    “这事与我无关,所以我不会参与。”飞坦这时突然表态。

    他刚说完,富兰克林便是接话道:“我跟飞坦一样,不参与。”

    他们两个也是反对者之一,毕竟他们跟长老无仇无怨,而且他们是流星街出身,要为了一个不认识的人去干掉长老,本身就是件很不合理的要求。

    罗没有说话,就这样看着旅团众人。

    六个人表态,三个人想帮他,三个人反对,剩下一个库洛洛。

    这件事,罗不需要任何人帮,也不可能让玛奇他们来帮忙,但有必要知道他们的态度。

    想到这里,罗看向沉默的库洛洛。

    注意到罗的目光,库洛洛平静问道:“需要我帮忙吗?”

    没有明确的表态,只是询问,仿佛罗只要说需要,他就会选择帮忙。

    但是,给人的感觉又像是看出罗不需要帮忙,因此才这么说。

    当库洛洛也做出中立式的表态,罗笑了笑,便是说道:“心领了,这是我的事,不需要你们出手,只是,明天流星街可能会死很多人,你们有问题吗?”

    罗的目的只有抢走真主和干掉长老,但长老的手下绝对会向他出手,反击之下,难免是要死人的。

    经历过蜕变的罗,看待生命的观念也不同了。

    窝金、信长、玛奇三人愣了愣,这时,飞坦又一次用带刺的眼神看着罗。

    “你就不怕我去告密吗?”

    “哦,那你会告密吗?”罗看向飞坦,认真问道。

    飞坦嘴角一勾,冷淡道:“说不准啊。”

    “那没办法了,事情结束前,你就先睡一会吧。”罗微笑。

    “你可以试试。”飞坦也笑了,眉眼都弯了起来,泛着阴狠之意。

    客厅里的气氛,随着两人的对话发生了变化。

    “桑比卡,用不着。”罗忽然说了一句让其他人莫名其妙的话。

    桑比卡顿了顿,放下稍微抬起的手,疑惑道:“他刚才说想试试。”

    罗说道:“我知道,但要用我的方式。”

    “哦。”桑比卡点了点头。

    两人的对话吸引了在场众人的注意,随后,他们脸色微变,皆是感受到罗的气量爆发。

    罗在说完之后,便是将体内的气量最大限度爆发而出,转眼之间形成凝如实质的压迫感,狠狠压向不远处的飞坦。

    感受到罗的气场波动,飞坦像是受到刺激的小兽,豁然间起身,向后一个纵跃,敏感地拉开距离,随后一脸凝重看着罗。

    与此同时,他的练也用了出来,体内的气量喷涌而出,覆盖着身体,只是与罗的练相比,仍有差距。

    “他不弱,刀没带过来,打起来我会吃亏。”飞坦尖长的眼睛里流露出一丝阴冷,刚才那被吓到似的反应,是身体快过意识的动作。

    两人的对峙,立即让场内的气氛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这便是意味着,房子里的群体,出现两个针锋相对的不同立场。

    “飞坦不会告密。”

    便在这时,库洛洛用肯定的语气说出这么一句话,犹如夏天的烈阳,轻而易举的溶解掉叶片上的冰雪。

    争执的关键在于会不会告密,既然不会告密,就没有必要继续对峙下去。

    “嘁。”飞坦率先收敛气量,库洛洛那句话也是在对他说的,本身他也不会去告密,只是看罗这么嚣张而不顺眼,所以才会唱反调。

    见飞坦收起气量,罗也撤去了练,微笑道:“其实他告不告密对我而言并没有什么影响,如果担忧这点的话,我就不会跟你们说这件事了。”

    飞坦闻言,眉头一拧,罗的话反而显得他像个小丑。

    “飞坦,你不会告密吧?”窝金问道。

    飞坦懒得回答,刚才库洛洛开口后,他立即收掉气量便是最真实的回答。

    信长和玛奇虽然没说话,但如果飞坦要告密的话,这事没完。

    派克诺妲只是轻声一叹,而富兰克林面无表情,他对罗的第一印象不怎么样。

    “好了,再等一会,佛跳墙就好了,那可不是想吃就能吃到的好东西。”罗拍了拍手,结束这个无关紧要的小插曲。

    他的话音一落,飞坦丢下一句“我没兴趣”便是向着门口走去。

    众人看着他离开,没有人出声挽留,同样没人再次质问他会不会告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