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渣男洗白手册[快穿] > 九零年代的渣男(16)
    当初龙哥带着易晴晴来到了这个城市, 他手底下是带着几个小弟, 可来了一个新地方, 地盘没有, 熟人没有, 就相当于是重新开始打拼。

    他用了几个月的功夫,小弟都跑光了才成为杨老板的打手, 好不容易日子好过了一点,居然在这看见这个煞神。

    老实说,在看到卫明言的时候,他是跃跃欲试想要教训一个这个当初害的自己丢脸的家伙的,但当看到那些穿着整齐的保安后,想教训卫明言的想法就渣都不剩了。

    现在被点名, 就算心里再怎么不情愿, 龙哥也要站出来,他站出来了,心里却在发苦。

    当初他们那么多人一起上都打不过卫明言,更别提这次卫明言带的人还更多了。

    他怎么就这么苦命,碰上这么个煞神!

    "怎么?阿龙你认识他?"

    杨老板还保持着坐在地上的姿势,见这人跟自己的打手聊起来了,立刻问出声来。

    "以前在一起玩过。"

    龙哥是真不想回答,可谁让杨老板是他衣食父母呢。

    "那就好办了,这位小兄弟, 既然都认识,今天这事, 我就不和你追究了。"

    杨老板也是个见风使舵的人物,他只是看了一眼周围跃跃欲试拿着棍棒盯着自己的保安们,便迅速麻利的下了决定。

    好汉不吃眼前亏,大不了他走人!

    "追究?"卫明言将这两个字在口中玩味的转了一圈,接过一旁保安队长手中的棍子,垂在地上,看着坐在地上的肥胖男人挑了挑眉,"巧了,你不想追究我,我还想追究你呢。"

    杨老板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那看上去就很不好惹的棍棒,眼中带上了畏惧,面上却还要强撑着端起来,"小兄弟,咱们没见过吧?"

    "没有啊。"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卫明言唇角微勾,指向早就吓呆了挤在一起的一家人,"瞅见没?那我哥。"

    他右手拿起棍子,在左手轻轻敲打着,脸上却还微微笑着,"你打断我哥一条腿,这不,我这个弟弟就来追究了。"

    哥……

    杨老板看看面前这个怎么看都只有二十出头的年轻男人,又不可置信的看向身后病床上,头发黑白混杂,脸上满是皱纹的中年男人。

    这岁数,差的有点大吧……

    可现在已经不再是想这些的时候了,眼睁睁看着明明笑着却如同恶魔一般的男人提着棍子向自己走了过来,一棍子下来,杨老板差点吓尿,"别,别打我,我赔钱,我赔钱还不成吗!"

    卫明言停下了脚步,那张英俊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早这样不多好,也省的我跑一趟,我们都是讲道理的人,干什么要动粗呢。"

    他心里也清楚,对待杨老板这种人,好好讲道理没用的,反而武力恐吓,一吓一个准,这不,人怂了。

    眼角余光还看着男人手中的棍子,杨老板咽了一口口水,战战兢兢的应和,"对,对……"

    "和气生财,不要闹得那么僵,小兄弟,你觉得,我这赔多少合适?只要你一句话,我杨某绝对赔!"

    卫明言定定看着他,笑容更加温和,看上去颇有一种老好人的样子,"对嘛,和气生财。"

    他将棍子换了个手拿,"来,杨老板,咱们好好聊聊。"

    十分钟后,杨老板软着腿,被身边打手搀扶着,艰难的走出病房。

    "老板你没事吧……"

    "没,没事,今天还好我反应快,要不然估计这小命就交代在这了,走,跟我回去找人,今天我要让他们有来无回!!"

    他抹着额头上的汗,正恶狠狠的放着狠话,后面却传来男人磁性好听的声音,"龙哥,你等等。"

    杨老板僵在了原地,比他更僵硬的,是从刚才起就如同鹌鹑一般不敢吱声的龙哥。

    眼见身边人不动,后面又传来那个恶魔的脚步声,杨老板吓得腿一个劲打颤,他一把将龙哥推了出去,"快点去,人家找你。"

    推完人,肥胖的黑手连连拍着扶着自己的人,小声催促,"快走快走。"

    卫明言站在原地,远远望着杨老板以完全不符合自己肥胖的灵活身姿的逃离了走廊,又看着龙哥用龟速来到了自己面前。@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龙哥,听说你砸了兰兰叔婶的家?"

    一听这话头龙哥就觉得不好,他连忙澄清,"不是我,是易晴晴让我砸的!"

    "易晴晴?"

    听着男人重复这三个字,龙哥头上直冒汗,害怕卫明言报复,更害怕他身边乌泱泱的保安。

    这么些人要是招呼上来,他还不被打的吐血!

    "行了,走吧,有空咱哥俩再接着叙旧。"

    这句话就像是免死金牌一样,龙哥呼出一口气,抹了一把头上的汗,一溜烟的跑了。

    心里还在想着,谁和你这个煞神是哥俩!

    人都走了,卫明言这才重新进了病房,与之前看着是笑却比阴沉着脸更可怕的样子不同,此刻的他微微笑着,稳重又靠谱极了。

    "建国哥,嫂子,这次的事你们不用操心了。"面不改色的叫着年龄足够当自己父亲的陈建国哥,男人安慰道,"全权交给我,我保证给你们办得漂漂亮亮的!"

    说完,他没再看明显还没回过神的夫妻两个,冲着鼻青脸肿的陈北招手,"来,北北,到叔这来。"

    要是往常,才二十出头的卫明言让陈北叫他叔,这个小少年肯定是不乐意的,又不是亲叔,凭什么啊!

    但现在,见证了刚才卫明言威胁吓退走了那些坏人,陈北看向他的眼神中几乎都要有小星星了。

    他想也没想的就到了男人身边,"叔!"

    还没想清楚自己怎么就成了卫明言哥的陈建国:"……"这小子也改口的太快了吧。

    "诶!"卫明言笑眯眯的应了,摸了摸陈北的脑袋瓜,"你想保护爸妈,叔可以理解,但是在没有能力前,做事不能莽撞,知道吗?"

    正处在叛逆期,平时听不得一点父母爷奶唠叨的陈北此刻却乖巧的点头,他崇拜看向男人,"叔,我要怎么样才能像你一样有能力保护我爸妈?"

    "首先……"卫明言故意沉吟了一会,才一脸严肃的回答,果然勾的陈北眼睛又亮了几分。

    "你要考个好大学。"

    ——陈北一脸懵。

    虽然以前没有和面前人接触过,可是他明明记得卫明言也没有考大学吧?

    面对少年的提问,卫明言理直气壮的回答,"叔媳妇就是大学生,就是因为她我才会变得这么厉害,你考个大学,不就能找个大学生媳妇了吗?"

    陈北懵懵懂懂,总觉得卫明言这话像是有道理,又像是没道理的样子。

    他还在这边想着,卫明言好笑的看了看这个小少年,抬头对陈建国夫妇道,"哥,嫂子,我在隔壁订了酒店,这几天就让北北跟我住吧。"

    这要是以前的混子这么说,陈建国肯定说啥也不答应,万一偷摸着把他孩子卖了呢!

    但现在,他想都没想,直接答应,"诶,这小子就麻烦你了,等我伤好了,咱哥俩喝一杯,今天这事,真的谢谢你了。"

    "咱哥俩谈什么谢,小时候叔叔婶婶的恩情,我都记着呢。"

    王招娣看着儿子开开心心跟在男人修长身姿后走出病房,这才有些出神的问,"建国,我不是做梦吧……"

    陈建国却是想起了自己小时候,父母的争吵。

    "你有钱!那你怎么不带肉回来吃!每天都给隔壁端过去一焖碗的饭,我见那孩子也没领情啊!"

    "那孩子两天没吃了,再不吃饭眼看着就要饿死了,他长相好,以后长大了肯定知恩图报。"

    "得了吧,还知恩图报!"

    "知道你是心软看不下去,算了,权当是做善事了,我再往饭上淋点汤,你给孩子送去吧。"

    知恩图报……

    没想到,在十几年后,父亲居然猜对了。

    陈建国脸上忍不住露出一抹笑来,在妻子问自己怎么好端端发笑时道,"招娣,我爸说得对,做好事,发善心,是有回报的。"

    他以后,也一定要做个好人……

    ***

    杨老板回去之后集结人马,正准备去医院好好干他一票,又收到消息说最近严打,只好不甘心的收了人手。

    但他这心里越想越生气,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在一次千载难逢的聚会上,秃头男人用自己的小眼睛努力寻找着人群中想找到的那位,终于在聚会进行到高/潮时,找到了自己想找的人。

    "教训一个人?多大?背后有人吗?"

    "二十来岁的样子,背后……"杨老板眯着小眼睛想了想,能有陈建国那么穷酸的一个哥,能有什么人,随即肯定答道,"没人!背后没人!"

    "嗨,小事,一会结束了把地址给我,保证摆平。"那人利落答应后,脸上又带了笑出来,"不过,我帮你这摆平事,你这是不是也应该给我行个方便?"

    杨老板浸淫圈子多年,哪能不知道这其中规则,当即会意,识相道,"您说,只要您说,我这肯定办得到!"

    "其实也没啥事,就是从隔壁A市来了一位富豪,说是要来我们B市赞助,听说那可是一大笔钱,本来咱们B市就穷,上面想发展可苦于没资金,现在这位一来,问题那不是……"他一拍掌,接着道,"迎刃而解了嘛!"

    "现在我一直想搭上路子的一个领导正带着这位四处逛,准备买块地大干一场,这地要是从我们这出,那以后赚钱的机会简直跟白捡的一样,我瞅着你刚买的那块就不错,送个风水人情给我,带你一起干,咋样?"

    杨老板没想到来参加一个聚会居然还能遇见此等好事,想都没想直接应下,"好!你先把人介绍给我认识认识,这A市发展那么迅速,这位富豪得多有钱啊!"

    "不光有钱,还有权呢,我听说他和京城还搭着路子,一般人还真的招惹不起。"@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听着身边人的话,杨老板哈哈笑,"这样一个金娃娃,得多傻的人才招他!脑子进水了吧。"

    两人正说说笑笑,那人突然看着门口进来的英俊男人眼睛一亮,拍拍身边人肩膀,"快看,就是他!"

    "走过来了,赶紧趁此机会拉拉关系。"

    杨老板连忙站直了身子,低头将扣子扣好,耳边是那人恭敬中甚至带了点巴结的声音,"卫总,你好。"

    秃头男人咳嗽一声,清清嗓子,抬头也跟着打招呼,"卫总,你……"

    ‘好’字卡在了嗓子眼里。

    杨老板见鬼一样的直愣愣盯着面前的英俊男人,而卫明言也并不奇怪他的反应。

    他举杯,冲着杨老板露出了一个和善的笑容。

    看着面前男人脸上熟悉的,让人心头一寒的笑容,杨老板眼前一黑,真的要晕过去了。

    脑海里,是他刚才的话。

    ——这样一个金娃娃,得多傻的人才招他!脑子进水了吧。

    他只想知道,现在把脑子里的水倒出来,还来得及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是的,还有三更,预计更晚,可能天亮了都不一定日的完……

    依旧,坚/挺着,我能行,我可以,我是最棒的!

    今天不日了万!我还不睡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