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渣男洗白手册[快穿] > 九零年代的渣男(11-12)
    "不好意思这位同学, 我要去上课了。"

    她一如既往的拒绝之后离开, 甚至连他的名字都没有叫, 这位同学看着她的背影渐渐远去, 眼中闪过不甘, 握紧了手中的自行车把。

    同学叫柳文,家境非常不错, 要不然也不能有钱买这辆自行车,作为一个学生,他在进这所大学以前,都是一门心思读书,想要靠自己的努力成为一名大学生。

    可等他真的进入了这座大学,在一次偶然中, 看到了身穿长裙, 皮肤白皙,坐在湖边拿着手机笑着与那边人对话后,就深深地迷恋上了这位名叫易芷兰的同学。

    芷兰,多么好听的名字。

    在看到那张清丽面容后,柳文觉得自己恋爱了。

    他快速的展开了追求,得到的答案却是已经有了恋人。

    柳文不甘心,他都听说了,易芷兰的恋人根本就不是大学生,他有什么资格得到她!

    可为什么, 她就是不肯接受自己呢。

    他阴着脸走在学校小路上,想着, 一辆自行车还是不够的,也许那个男人也有自行车呢!

    听说最近有家公司推出了手表,如果他能买上一块……

    ***

    "兰兰,下午要跟我们一起出去逛逛吗?"安勤脾气好,人也开朗,现在每天晚上都喜欢和一堆同学一起出去玩。

    现在大家都喜欢在黄昏下,一起骑着自行车或者一起漫步,安勤喜欢上了这个‘活动’,几乎每次出去玩之前,都要邀请易芷兰。

    "我不去了,下午要去明言那一趟。"

    易芷兰笑着说着开始收拾东西,安勤无奈耸肩,"好吧,那你可一定要注意安全。"

    宿舍里现在都知道易芷兰有个男友,还是订了婚一到年龄就要领证的那种,平日里时不时的更是要去外面见他。

    她又开始吆喝其他人,"今儿谁要和我一起出去啊?"

    其中一个舍友捶捶肩,"我还是不去了,走路也怪累得慌。"

    "我听说柳文买了自行车,带着他们寝室那几个也来了,不想走路可以坐车啊。"

    另外几个舍友都没什么兴趣,只有黄苗突然应道,"我也去。"

    安勤脸上的表情有点不自然,可刚刚是她自己问的,当然也不好反口,只好道,"那你下午跟我一起去吧。"

    黄苗在宿舍里的人缘不怎么样,大概是因为她总有一种奇怪的心理,对待家境明显很好的易芷兰与安勤,说话总是阴阳怪气,而对于另外几个家境一般或者有些差的舍友,又友好极了。

    易芷兰现在白天忙着上课,晚上又忙着监督卫明言好好吃饭,还顺带着要帮他看公司账本,还真的没空去思考自己这位舍友的想法。

    倒是安勤,她是被宠着长大的,对于黄苗当然不惯着她这个臭毛病,这都一个月了,两人关系还是不冷不热,每天打声招呼也就算了。

    等黄苗出去了,安勤一脸不高兴的凑在易芷兰身边吐槽,"她不是一直看不上我么,怎么还要跟我一起出去了,肯定有猫腻。"

    "谁让你要在寝室吆喝的,来来来,让一让,我走啦!"

    易芷兰性格本来就平和,现在生活幸福,又有卫明言宠着,更加是懒得与人计较,她拎着自己的小背包,笑着冲安勤挥手,"晚上回来给你带好吃的。"

    "赶紧走吧!知道你和你家明言好,一刻钟都等不了!"

    安勤一看见她这个幸福小女人的样子心里就遗憾,这么好的姑娘,又好看,学习成绩还好,怎么就早早地找了男友了呢!

    要不然,配她哥哥该有多好啊!

    易芷兰刚刚走到校门口,就见男人站在车边,一双修长的长腿斜斜的,嘴里叼着根牙签,虽然相貌英俊,表情却颇有些痞子样。

    她突然有一瞬间的心慌,那时候在村里,明言也总是这个样子。

    "明言……"

    卫明言听到女孩清脆的声音在喊自己,拿出口中牙签,脸上立刻露出笑来,"兰兰!"

    等到女孩走近了,他才有点委屈的抱怨,"中午吃肉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弄的塞牙了,我一下午都没把它弄出来,难受死了。"

    易芷兰听着他的话,彻底忘了刚才那种奇怪思绪,她踮起脚,"你张开嘴,我给你看看。"

    "你看看,就是这里,可难受了……"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男人顺从的张开嘴,女孩努力的踮着脚,用牙签轻轻挑着,不一会,就将肉弄了出来。

    她松了一口气,脚跟落地,正要对恋人说些什么,看着他张大嘴望着自己的傻样子,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卫明言不明白她在笑什么,还保持着张嘴的姿势,含糊问道,"好了吗?"

    "好了好了……"易芷兰清丽的面容上满是忍不住的笑意,"我一下就弄出来了,你居然弄了一下午!"

    "诶,这牙签太小,不好捏。"

    男人有点郁闷的揉了揉腮帮子,"走吧,小公主,今天带你去玩。"

    易芷兰笑着看他,提起裙子,从卫明言拉开的车门那里上了车。

    车窗打开,微风吹了进来,她笑着偏头去看身边男人,"今天打算去哪里买东西?"

    女孩早就习惯了卫明言所谓的出去玩就是买买买,一开始她还会惶恐不安,可随着每天帮恋人对账,知道他打下了多大的一份基业后,这些不安便消失了。

    因为身边这人不止一次的跟她说过,他赚钱,不是为了别的,就是为了给心爱的人买最好的东西。

    这句话对于任何一个女人都是最好的情话,易芷兰也不例外。

    她看向英俊男人,目光里充满了爱恋与崇拜。

    卫明言感受到了女孩的视线,唇勾起,颇有些洋洋得意道,"这次咱们不买,直接拿!不付钱!"

    12

    黄苗是第一次出来,她以前听安勤说过,他们会沿着江边漫步,会带着书籍,一起探讨书籍,但怎么也没想到,最后会演变成去商场买东西。

    起因是柳文说起要买块手表,有个同学就说学校附近新开了一家商场,他去过一次,里面的东西好看实用,除了贵一点,没有别的缺点。

    如果他不加最后一句话也就算了,当着这么多同学的面,柳文好面子的心又起了来,他故作轻松的道,"没事,我正好要买,就顺便去看看吧。"

    大家本来就是漫无目的的闲逛,听到他这番话,几乎都纷纷应和起来,也都说着要不要再给自己买点东西。

    这些人中,只有黄苗一言不发,脸上带了些阴沉。

    她家里穷,怎么可能有钱去商场买东西,到时候别人都买了就她没买,那些人该怎么看她!

    心里想着,可大家都兴致勃勃的,黄苗也只能迈着缓慢的脚步,跟在了大部队后面。

    等到了商场,看着这个漂亮的建筑,在场的人几乎都愣了愣,就连柳文都没想到,这个传说中新建的商场,居然这么现代化。

    虽然心中都被震惊了一下,但大家都自持身份,面上还是若无其事的走了进去,只是脚下发了些虚。

    唯有那个来过一次的同学一边走一边介绍,"柳文你要买手表的话就去左边柜台,那边的东西都是高档的。"

    安勤好奇的看向这个光是用眼睛看都觉得四处都很高档的商城,"那右边呢?我看那边好像是卖衣服的?"

    "这个商场的东西价格好像是按照左右来分的,越往左边东西越贵,越往右边越便宜,最右边的东西都是一些打折促销的便宜货,咱们一会要不要去逛逛?"

    几人听了,都望了过去,果然见到最右边基本上都是一些年纪大的老人,在挑挑拣拣着什么,而左边这边大半部分都是年轻人。

    倒不是年轻人比较有钱,而是大家都只有右边的东西便宜,年轻人都好面子,宁愿在左边闲逛不买东西,也不想到右边去,让别人知道自己穷。

    因此,在场的几人脸色顿时讪讪起来,他们还真不好意思去右边买东西。

    最后还是柳文拍板,"我先去那边看看手表,大家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他们连忙附和,一时间,所有人,包括黄苗,都跟着一起去了手表那边的柜台。

    看着被装在精致小盒子里,灯光下仿佛闪耀着光芒的一块块漂亮手表,几乎所有人眼中都带上了向往。

    相对而言,现在已经有了便宜的手表,柳文手上原本戴着的那个就是,但此刻看着柜台里的手表,他只觉得自己原来的那块满满的都是土气!

    这才叫手表!

    要是买了它,兰兰肯定能对他刮目相看。

    一切的雄心壮志,都在看到上面标着的价码后,被打击成了粉碎。

    这手表是真漂亮,也是真贵,他这才带的钱是往常所有的积攒,还有跟母亲要的生活费,也才堪堪好够这块手表的钱,如果买了,这还有两个月的时间,他吃喝就麻烦了。

    但如果不买,身后这么多同学看着呢。

    柳文开始后悔为什么要说来商场了,要是平常他一个人过来,就算看了不买也没什么,但现在……骑虎难下啊!

    "真的好漂亮啊……"

    几人都围在柜台前,看着这些漂亮的手表互相说着话,黄苗也克制不住的去看那块手表,可她又清楚地知道,自己买不起的。

    一旁的女士手表柜台是侧着的,那里没有站着人,从她这个角度,完全可以拿出一块来。

    手表漂亮,可是又不能用来吃喝,只是给那些有钱没处花的人衬身份的,她拿上一块,带回去给弟弟,让他不至于被人看不起……

    黄苗的手,渐渐伸了过去……

    只要悄悄地拿起来,放在口袋里,没有人会知道是她干的……

    "这位女士,切勿触摸。"

    女士柜台去拿外套的营业员一回来就看到这一幕,连忙上前拦下了她的手,"抱歉,我们这里不让触碰的,您喜欢哪一款,这里有详细的图文介绍,您要看我拿过来给您。"

    正都各自看向四周的学生们被营业员的声音吸引,纷纷都看了过来。

    黄苗僵住,浑身血液仿佛冻住了一般。

    她脸猛地涨红,慌乱下,下意识的为自己开脱,"我就是想看看,哪有买东西不让看的道理!"

    营业员是受过专业培训的,虽然听到她的语气皱了皱眉,却还是耐心的解释道,"不好意思,手表之类的贵重物品,都是放在柜台内禁止触摸的,希望您谅解。"

    要是黄苗真的是想看一看也就算了,可偏偏她刚才是想要偷走,此刻听到贵重物品四个字,顿时就觉得像是被羞辱了一般。

    "你什么意思,你是觉得我会偷走这块表吗?"

    营业员的态度一直很好,也没有怪罪的意思,黄苗就这么突然发飙,让周围的学生们都懵了懵。

    安勤尤其咬牙,黄苗是她带出来的,她这么不讲理,还不是丢自己的脸。

    她上前扯出黄苗胳膊,"好了黄苗,没什么大事,我们继续看吧。"

    黄苗却不领情,她甩开了安勤的手,一脸的愤愤,却也没再继续开口说话了。

    都是开开心心出来玩的,又闹成这样,几个同学面面相觑,虽然不好意思说她点什么,但都不自觉的离黄苗远了点。

    虽然他们自诩自己是大学生,天之骄子,但是人家营业员又没有做错事,黄苗闹成这样,就非常让人看不起了。

    黄苗本来就是个心思敏感的人,刚才差点被发现偷东西已经让她心绪不宁了,此刻有察觉到周围同学看向自己的怪异目光,这心里就更加难受了。

    她家里穷,自尊心却也很强。

    这时就开始忍不住胡思乱想,刚才,会不会有人已经猜到她是想偷偷拿走那块手表,等到回了学校,他们会不会将这件事当成是笑料一般告诉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