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渣男洗白手册[快穿] > 九零年代的渣男(5-8)
    一进来就见一屋子人都在看着自己, 他有些羞涩的停下了, 冲着愣愣望过来的易婶婶道, "婶, 你看我这, 金链子,还有外面那车, 我这麻袋的钱,都是按照你要求来的,那个,我……"

    他说着说着,眼睛黏在了红着眼望过来的易芷兰身上,"我和兰兰的婚事, 想让你和叔答应一下。"

    说完之后, 卫明言这才发现他们的不对,有些疑惑的皱眉,"你们怎么都哭了?怎么了?"

    屋子里站了一堆人,可偏偏没有一个人搭话。

    不是不想说话,而是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了。

    混子他,开车回来了?

    想到一个月前他走的时候信誓旦旦说要带着两千回来时他们还暗暗不信呢,结果他居然还开车回来了!

    之前他们还说易家可怜,摊上这么一个女儿呢,结果刚刚同情了没多久, 一个金女婿就从天而降了。

    最后还是易叔叔先反应了过来,他僵硬的张张嘴, 用着沙哑声音问道,"车,是你自己的?"

    "对,明天兰兰不是上学吗?坐火车去不方便,我就想着买辆车,到时候直接开到学校去,还方便带行李,我本来能早点回来的,买车费功夫,又是一路上开回来的,不过还好赶上了。"

    卫明言说着说着,眼又忍不住落在了同样还没反应过来的易芷兰身上,这副明显处于爱恋中的样子可算是屋子里的人回过了神。

    "混子啊,你这,你这发财了?"

    "也算不上发财吧,我搭上人家货车,跟着到处卖货,后来赚了点钱,就去买了点股,结果运气好,赚了不老少。"

    男人说着说着,又问起来,"你们这是怎么了?怎么都在这呢?"

    他说话行事还是像以前一样,这让其他人没那么感觉像是在做梦了,七嘴八舌的就把这事给说清楚了。

    "太过分了!我找他们去!"

    见卫明言说着转身就要走,其他人连忙拦住了他,"你去没用,他们今天下午从老三家出去就坐火车走了,现在去也没人。"

    见人也是追不到了,卫明言索性来到易叔叔易婶婶面前,安慰道,"叔,婶,你们也别担心,我有钱,兰兰还能上大学,你们也享享清福,就让我和兰兰来好好孝敬你们。"

    两个老人都还没缓过来,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刚才还因为失去了兰兰的学费而痛哭,一眨眼,混子就变成了大老板了。

    不光是他们,村中人也觉得这事情变得也太快了。

    但不管怎么说,这都是好事啊!

    知道他们肯定还要商量商量结婚的事,其他人八卦了几句,都跟着走了。

    只是心里又是激动,又是不可置信,只恨不得抓上一个没看到这一幕的人好好的告诉他刚才发生了什么。

    现在的村里没有别的娱乐活动,平时人们做完活都是三三两两凑在一起说着各个村的八卦,所以消息也就传的格外快。

    混子开轿车,戴金项链回来的事,估计不超过一晚上,全村人都能知道了。

    等人都走了,卫明言迈开两条修长的腿到了易芷兰身边,从兜里掏出一条银项链就递给了她。

    "兰兰,我给你买的。"

    说着,他生怕易芷兰误会自己不给买金的,解释道,"我看那些人带着金项链一点都不好看,还是白色的好看,就给你买的铂金项链,现在城里可流行这个了,你戴上肯定好看。"

    易芷兰现在仿佛还如在梦中一般,她愣愣的接过项链,"明言……"

    "我说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

    女孩怔怔的看着恋人冲自己笑,有一点孩子气,还有一点点的得意,"以后,你不会受苦了。"

    说着,他掂着麻袋,打开来给易芷兰看,"看,这些钱都是咱们的。"

    看着里面满满当当的钱,易芷兰神情恍惚,"为什么要用麻袋装?"

    "婶要的。"

    男人理直气壮的道,"金链子,开车,还有麻袋赚钱,陈婶都跟我说了。"

    说着,他看向一边呆呆看过来,连哭都忘了的易婶婶,"对吧婶?"

    易婶婶:……她就随口那么一说。

    谁知道,混子他居然还真的做到了!

    事情到了这一地步,两人结婚的事也就没有悬念了。

    只是在结婚时间上,有一点分歧。

    卫明言坚持早点办婚礼,最早明天就办的那种。

    "叔,不是我不想大操大办,眼看着兰兰就要去上学了,我也在她上学的那地方开了家公司,一大堆事都等着呢,要不然这样,兰兰年龄还没到结婚年龄,咱们明天摆酒,就算第一次操办,等兰兰到年龄了,再好好大办一场,您看行不行?"

    易叔叔一时之间有点不知道该怎么拒绝,要是往常他还能说先定下,结婚的事再慢慢商量,但现在兰兰明显要用卫明言的钱去上大学,这先订婚的话,就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你们这么赶,家里也什么都没准备,结婚的时候看着不像样啊。"

    卫明言拍胸脯保证道,"这事您交给我,您和我婶先去休息,我保证明天的婚礼办得漂漂亮亮,风风光光。"

    易叔叔和易婶婶一步三回头,不放心的回房间了,这个小屋里,只剩下了卫明言与易芷兰两人。

    他们两人本就是恋人关系,此刻长辈一走,气氛顿时就变得不一样起来了。

    看着只是一个月没见就如同换了一个人的恋人,易芷兰红着脸,轻声道,"干什么那么着急,咱们时间还长着呢。"

    "想早点娶你回家。"卫明言脸上露出了浅浅笑容,对着女孩温柔道,"咱们结了婚,等去了A城,不就名正言顺了吗?"

    A城正是易芷兰上大学的地方。

    "还有,兰兰……"卫明言来到低头羞怯的女孩身边,磁性声音悄悄在她耳边响起,"你这几天,有没有什么感觉?"

    "感觉?"易芷兰不太明白的抬起头看向恋人,"什么感觉?"

    "上次在我家的时候,什么措施都没做……"卫明言提示道。

    女孩猛地睁大眼,有些不敢相信的,捂住了自己小腹,"你是说?"

    她迷茫起来,手下轻柔的不敢用力。

    这个里面,难道已经存在了一个小生命了吗?

    算算日子,她这个月的经期确实没有来。

    害怕,惊慌,还有不知所措,彻底席卷了易芷兰。

    "对,如果已经有了,咱们就要早点做好准备。"卫明言点点头,轻声安抚着,"别担心,现在我们有钱了,就算真的有孩子,我们也会让它过的很好的。"

    易芷兰还是很胆怯,她第一次主动躲进了男人怀中,声音里面满是迷茫,"可是我还要上学……"

    在她心中,从没有想过这么早就要孩子,这一个月发生的事情太多,让她根本就没有心思和机会去想这件事,现在一想到自己可能已经怀孕,心里就沉甸甸的可怕。

    "上学就上学,我听说是可以请假的,我手头上的钱够在学校附近买房子的,我们好好安置,等孩子出生了,你继续上学,我带着它。"

    "明言,我好怕,我们真的能养好一个孩子吗?"

    易芷兰毕竟还年轻,想着不可预知的未来,忍不住就害怕。

    "别怕,有我在呢,大不了到时候把叔叔婶婶接过来住,咱们没经验,他们可有。"

    卫明言揽着女孩,声音温柔的向她描述着未来,"我们明天结婚,然后开车去学校,买房子,添置东西,要是你没怀孕,我们就等到你毕了业再要孩子,要是怀孕了,我们就给它买婴儿床,小玩具,让它健健康康的长大,等到再长大一点了,你来教它学习,让它也像是妈妈一样考大学生,好不好?"

    听着恋人的话,易芷兰心中的不安渐渐被抚平。

    对啊,有明言在,她不需要害怕,明言一定能处理好的。

    去掉恐惧后,易芷兰对这个不知道存不存在的孩子又开始期待起来。

    这是,她和明言的孩子啊。

    他们这么相爱,如果真的有孩子,一定会很幸福吧?

    6

    卫明言开着车去了镇上。

    有钱能使鬼推磨,只要钱给够了,再怎么加急的婚礼都能办得妥妥帖帖。

    易叔叔说的桌椅不够的事根本就不算事,他直接去买的新的,给了钱,那些人便都运了过来。

    等到天刚蒙蒙亮的时候,易家旁边的邻居出来倒马桶,路过他家院子时诧异的发现上面居然绑上了红绳,院子里桌子椅子,摆放的满满当当,还正有陌生的中年女人在烧着大锅准备炒菜。

    他揉了揉眼睛,几乎以为自己没有睡醒。

    正在自我怀疑的时候,穿着一身新衣服的易叔叔笑呵呵的走了出来,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脸上的笑容就没下去过。

    易婶婶跟在他身后出来,也是穿的一身新,邻居瞪大了眼睛看她身上的衣服,上次她去城里看儿子的时候,儿子带她逛商场,就有这么一件一模一样的。

    要是没记错的话,这件衣服要一百多块吧!

    一百多块,她儿子一个半月的工钱啊!

    还有她脖子上的那个大金项链,那是真的吧?

    我的妈呀,这得要多少钱啊!

    这位邻居连忙放下马桶就迎了上去,"三嫂子,你们家这是要办喜事啊?"@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易婶婶昨天晚上被卫明言送了一条粗项链,翻来覆去一晚上没睡,又是想着离家出走的女儿,又是想着这个发达了的侄女婿,等到天蒙蒙亮,听见公鸡打鸣就迫不及待的起了身,结果出来一看,短短一晚上,院子里居然就大变样了。

    她正迷茫着,就见邻居来问,条件反射的挤出一个笑来,"对,我家兰兰要和混……明言结婚。"

    "怎么这么着急啊?他不是昨天晚上才回来吗!"邻居这下是真的愣了。

    一般他们村里结婚,不都要先找媒人,两家看过之后定下,然后选个好日子吗?

    想着,她眼神就有点怪异起来,不会是有什么猫腻吧?

    易婶婶接触到她的眼神后就是一个激灵,打起精神脸上笑呵呵道,"还不是明言那孩子,说是在兰兰上学的城市建了个公司,一大堆事都等着他回去弄,还有兰兰这不是马上就要上学吗?他着急娶媳妇,非要快点弄。"

    她不遗余力的将话题往卫明言太喜欢易芷兰身上引,"我和她叔都说不用那么着急,这孩子非不听,大晚上的开着他的车跑去买这个买那个,非说虽然办得仓促,但是也绝对不能比村里其他人家差。"

    "你看看我这身衣裳,就是他昨天晚上开车去买的,她叔也有,这么好的布料,你说我们种地的,穿这么好干嘛?还有这金项链,这么粗一个,值好多钱呢,他为啥对我们这么好?还不是因为兰兰!"

    "看见他是真的稀罕我们兰兰,我这心里啊,就算是放下了。"

    对面的邻居听的眼睛都快掉出来了。

    没想到这个混子洗心革面之后,居然会变得这么好,她望着易婶婶脖子上的大金项链,还有她身上的新衣服,羡慕的只恨不得这女婿是自家的!

    羡慕着羡慕着,也就对这么快结婚的事情没了想法,等到陆陆续续的,村中人都醒了,或是路过,或是听说混子开回一辆车特意跑过来打听消息的人,都被邻居科普了一遍。

    大致内容就是混子多么多么喜欢易芷兰,多么多么尊重她的叔叔婶婶,重点描述一下那个价值一百多块钱的新衣服还有大金项链,再说一说外面的那辆车。

    一直说到中午,说的唾沫横飞,口都干了,才算是歇了口气。

    她也不为别的,就是为村中人那惊叹与羡慕的眼神,就觉得仿佛这些羡慕都成了自己的一般。

    她正要走了,易婶婶拉住了她,"还走什么啊,我家下午就要摆酒,就在我家吃了。"

    "正好去看看我家兰兰的新娘衣服,这还是明言从城里带回来的,兰兰穿着可好看了。"

    女儿离家出走的哀痛,在今天被易婶婶压了下来,专心的为侄女高兴。

    两人正往屋子走呢,几个小孩子玩闹着跑了过来,拉着易婶婶的衣服问,"三婶婶三婶婶,大轿车呢?我妈妈说你家有大轿车!"

    易婶婶脸上低着慈爱的笑,轻轻拍了拍其中一个小孩子的脑袋,温声道,"大轿车在你明言哥哥家呢,他要用车接兰兰姐姐。"

    "那我们去他家看去!"

    等孩子们走了,易婶婶对着邻居一笑,"明言把车开回家了,说要开着轿车来接兰兰,这么近,还开什么车啊。"

    嘴上说着抱怨的话,可看她笑的合不拢嘴,就该知道易婶婶心里有多么高兴了。

    开轿车来接新娘,这才他们村里还是头一份呢,不,不光是村里,就连镇上的新娘子们都没有这个待遇。

    果然邻居眼中的羡慕更加多了,"兰兰可真是好命啊,自己是个大学生,明言又这么疼她,她以后的日子啊,肯定好极了。"

    "谁说不是呢,兰兰这孩子小时候吃的苦头多,也可算是熬出头了。"

    "兰兰那么孝顺,明言又这么疼她,以后你们两口子,也跟着享清福!"

    易叔叔正挨个的检查桌子椅子有没有哪里不好,见两个女人笑呵呵的进屋了,总是深锁着眉头的黝黑脸上也露出一个笑来,皱纹都仿佛舒展开来一般。

    兰兰过得好,他以后就算是死了,到底下去,也有脸见二哥了。

    而就在易家人越来越多的时候,新郎官卫明言,已经敲响了老陈头家的门。

    "啥?"老陈头震惊的旱烟也不抽了,"让我去当你的长辈?"

    这新郎新娘的长辈,没有亲密到一定地步,是绝对当不了的。

    "对,叔你也知道,我家里没人了,到时候拜长辈,总不能光拜兰兰叔婶。"

    卫明言笑着将准备好的新衣服拿出来,"您和婶看着我长大,要不是你们,我早就饿死了,就冲这个,您也当得了我的长辈。"

    "这是新衣服,这次就拜托您和我婶了。"

    老陈头有些迟疑的接过,"可是我这个,我这个……"

    一般拜长辈,都是直系长辈或者德高望重的,他昨天晚上听到消息的时候还在想卫明言会不会请村子里辈分最高的九叔公,没想到他找到的居然是自己。

    "叔,我是真的把您当成长辈,敬酒茶喝了,以后您就是我亲叔,我以后,也就不会回趟家,连个热乎饭都吃不上了。"

    最后一句话说的老陈头心里发软,一咬牙,答应了下来,"行!我就做你们的长辈,喝一次敬酒茶!"

    老陈头和老陈婶一起郑重的穿上新衣服,又把自己脸好好洗干净,老陈婶还拿了自己压箱底的银手镯戴在手上,两个人穿的齐齐整整的,像是上战场一样,坐上了卫明言的车。

    7

    易家外面早就围满了人,正等着交礼金。

    这也是村中不成文的规矩了,谁家办喜事,村里人想要来吃宴席的,都要带上一些钱或者东西,主家就记上是谁家带了什么东西,一般都会在这一家办事时按照这个规格送回去。

    本来婚礼要在男家办得,但卫明言觉得自己家又小又破,反正他家也没人,索性就在易家办了。

    在女方家办喜事在村中代表着男方重视,再加上卫明言送给易家叔婶的一身新衣,大金链子,还要他那城里都少见的轿车,村中人几乎来了大半。

    个个都带着好奇,想要来看看这个只出门了一个月就发大财的混子,不对,要叫卫明言才对。

    "来了来了,新郎官来了。"

    小孩子们永远都是第一个通风报信的,他们跑在前面,后面,一辆轿车缓缓地行驶而来,上面还绑着大红花,显眼极了。

    车门打开,卫明言打开门走了下来。

    看着站在车边的英俊男人,村中人眼睛一亮。

    他长相好这是村中人公认的,但往常混子不是对着龙哥点头哈腰,就是走路每个正行,衣服也邋里邋遢的不洗,都发黄有味了还穿在身上,老远就能闻到一股头油的臭味。

    如果不是他救易芷兰是在水中,上了岸两人都是一身的狼狈,易芷兰绝对不会喜欢上他,后来两人在一起后,才在易芷兰的催促下没那么邋遢了。

    可现在,他穿着一身笔挺西装,脚上是黑到发亮的皮鞋,修长身姿,笑盈盈的脸,看的人们一愣一愣的。

    真是浪子回头金不换啊。

    没想到混子拾掇出来,居然这么好看。

    卫明言先是将车上的老陈头老陈婶扶了下来,这才对着周围都望着自己的村民们扬声道:"我卫明言小时候没了爹娘,全靠乡里乡亲的照料,以前年轻不懂事,做了不少错事,在这里,趁着结婚这个日子,好好地跟大家道个歉,今天这个礼金,我就不收了,只当是赔罪礼物。"

    众人哗然。

    不收礼金,天底下还有这么好的事。

    一时之间,满场都是对卫明言的夸赞,等到进了院,看到桌子上的鱼肉,又是一阵震惊。

    现在家家户户都不富裕,办事的时候,意思意思,炖个鱼汤,鸡汤,也就算了,这可是一整条鱼,一整只鸡啊!这得要花多少钱啊!

    村民惊叹着坐下了,看着一道道菜端上桌,都是实打实的鱼鱼肉肉,直看得人吞口水。

    卫明言进房子接新娘,这里没有要钱才能进门的规矩,是一群小孩子拦门,他拿出一大袋糖就打发掉了。

    身边跟着几个村中血缘相近的,一同进了屋。@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老陈婶下了车就进了屋,站在易芷兰门口,她是最后一道屏障。

    算得上是媒人,也是长辈,老陈婶也就是意思意思的拦了拦,便让他进去了。

    卫明言进了屋,炕上,易芷兰穿着漂亮的婚纱,不好意思的垂着头,他走上前,轻轻的牵起了她的手。

    以后,他就是她的丈夫了。

    "兰兰,虽然早就说过,但我还是要说上一遍。"

    卫明言郑重的道,"我一定要让你,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让你跟着我,过上好日子,让我们的孩子,快快乐乐,健健康康的长大。"

    易芷兰红了眼,想说什么又发现自己居然有点词穷,于是点了点头,轻声应道:"我相信你。"

    得到信任的答案,英俊男人笑了,他小心的掏出戒指盒,拿出里面的漂亮戒指,戴在了女孩葱白手指上。

    见易芷兰疑惑的看向自己,他回答道,"这是白金戒指,你一个,我一个。"

    说着,他拿出另一只戒指,递给了穿着美丽婚纱的女孩。

    "兰兰,你愿意帮我戴上吗?"

    易芷兰眼中带泪,噗嗤一声笑了,接过戒指,缓慢而又认真的,戴在了男人的无名指上。

    "以后,我就真的嫁给你了。"

    "对,以后,你就是我老婆了。"

    卫明言宠溺笑着,隔着婚纱,在女孩头上,印下轻轻一吻。

    "我会,一直保护你。"

    ***

    "新郎新娘出来了!"

    "好漂亮啊!"

    易芷兰挽着男人的手,在长辈面前跪下敬酒。

    这个婚礼可能办的半个中式半个西式,有些不伦不类,但无疑是村民们见过的最好的婚礼,他们祝福着这对新人,也羡慕着易家人。

    这种羡慕,在卫明言将早就准备好的金项链金手镯金戒指拿出来时,到达了定峰。

    虽然他觉得金项链没有铂金好看,但三金是必不可少的,而且因为没想着让易芷兰戴,卫明言买的都是越厚重越好。

    这些金饰粗重,其实并不是多么好看,甚至还可以称得上是有点丑了,但在场的每一个女人,看向它们的目光都是灼热而带着向往的。

    在村里,有个新首饰就足够秒杀大部分人了,更何况是金的呢!

    轮到彩礼的时候,众人已经连惊叹都发不出来了。

    三千块!

    这代表什么!

    在他们这个破旧的小山村里,彩礼三百就已经很多了,而卫明言他居然给了三千!

    那可是三千块啊!

    够买多少东西啊!

    羡慕嫉妒的眼神几乎要将易家叔婶戳穿。

    易叔叔和易婶婶自己也没反应过来呢。

    怎么,怎么会有三千块这么多呢?

    但现在被这么多人看着,就算再怎么懵也要把场面端住了,两人轻咳一声,装作很淡定的点了点头。

    敬完茶之后,卫明言明显很高兴,四处敬酒,喝的脸通红,他越是这样,越是证明易芷兰在他心中的地位,易婶婶完全忘记了自己之前有多么嫌弃他,此刻看这个侄女婿,越看越满意。

    招呼了两声之后,她拿着卫明言给的三千块,去小屋里找正含笑透过窗户往外看的侄女。

    "兰兰,这钱你收好了,以后要是有个什么事啊,也方便。"

    易芷兰没有收,"婶,这钱你就拿着吧,明言跟我说了,他那还有不少,这钱是你和我叔该得的。"

    说着说着,她眼圈又红了,声音也哽咽起来,"我爸妈死的早,要不是有你们,我哪里还能有几天,你们为了给我筹学费,忙活了大半辈子,也该歇歇了。"

    说起这个,想起这么多年来,她是小心翼翼的将一个小小的女娃娃养成现在这个乖巧又懂事的女孩,还是个大学生,又马上嫁人了,易婶婶眼也跟着不舍的红了。

    "你就听婶婶的啊,我和你叔还年轻,以后日子长着呢,真要是想我们了,你就回来看看,这钱我们是真的不能收,这可是三千块,村里面哪个疼姑娘的人不是都把彩礼当成嫁妆再还回去,叔婶要是拿了这钱,明言心里肯定不高兴。"

    "不会的。"易芷兰有点不好意思,又有一点小自豪的抿唇笑,"明言说了,这个钱他没打算要回来,他说……"

    女孩羞怯的红了脸,声音小小的道,"他说我能嫁给他,就是最大的嫁妆了。"

    其实卫明言的原话是,她能嫁给他,肚子里面说不定还有孩子,这就是最好的嫁妆了。

    易芷兰此刻对于未来的担忧已经全部没有了,她现在甚至还有点小期盼。

    她和明言的孩子,会是什么样的呢?

    两人一番推拒,易芷兰说什么也不肯收,最后易婶婶只要将钱收了起来。

    "这钱叔叔婶婶不动,就在家里存着,你要是想用,就跟这里拿。"

    知道叔叔婶婶是什么性格,不答应这钱他们是绝对不会收的,易芷兰乖巧的点头答应了。

    因为她还要赶着去上学,下午两人在易叔叔和易婶婶不舍的目光下上了车,踏上了去A城的道路。

    8

    见女孩一个劲的往后看,卫明言柔声安慰道,"等到咱们再A城安定下来了,就把叔叔婶婶接过来,好不好?"

    "嗯。"易芷兰红着眼睛信任的点头,又偏头去看恋人,"明言,大城市是什么样子的啊?"

    "路很平,商场里面衣服很多,楼也挺高的,除了这个没什么特别的。"

    "他们穿衣服都是什么样的啊?"

    卫明言想了想,根据自己这一个月看到的形形色色的人,挑挑拣拣的说了,"有那种大老板,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有钱,大金链子,金手镯,还有金戒指,戴的满满一手都是,走路像是大猩猩一样,慢吞吞的,你知道为什么慢吗?那些金子太沉了,压得慌。"

    "扑哧!"易芷兰被他的形容逗笑了,"你不是也那么穿吗?"

    "我?我那是婶婶要求的,陈婶回去跟我学了,要金链子,一麻袋钱,还要开辆车,车好说,一麻袋钱有点费事但是也不难办,就是那个大金链子,可沉死我了,一路上带着脖子都要掉了。"

    易芷兰笑得不行,离开家的忧愁也被男人的话逗没了,"你不会先放在车子上,等到了我家门口再戴上啊。"

    卫明言愣了一秒,"对哦……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兰兰你还是多看着我吧,我怎么总这么粗心。"

    女孩脸上的笑容就没下来过,第一次出门在外的紧张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她自信道,"放心,我肯定看着你!"

    车中的气氛变得欢快而又温馨,车窗外的景象一点点划过,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易芷兰也有点困了,她打了个哈欠,安心的睡着了。

    卫明言偏头,目光温和的看着少女,慢慢将车停下,将自己外套脱下来盖在了她身上。

    外套到了身上,易芷兰动了动身子,像是感受到了动静要睁开眼,耳边传来恋人温和宠溺的声音,"继续睡吧,到了我叫你。"

    几乎是立刻,女孩的眉目舒展了开来,安心的沉入了梦乡。

    等她再醒来的时候,已经睡的饱饱的了,卫明言将车停在宾馆门口,开了房,对着精神奕奕,好奇看着四周的女孩笑道。

    "走,咱们去买东西。"

    "买东西?"

    "是啊,你去上大学,怎么也要穿的好看一点吧,别的不说,我听说大学生眼光都可高了,咱们可不能让他们看不起。"

    易芷兰却还有点犹豫,从小穷到大的她对于买任何新的东西都会潜意识的想省钱。

    "乖,老公有钱,你就算是买一屋子的漂亮衣服,我也穷不了。"

    "再说了,我赚钱,不就是为了让你花吗!"

    一眼就看穿了女孩心中在想着什么,卫明言揽住她的腰,"走,逛街去!"

    两人身上的衣服都是新买的,再加上男的俊女的俏,走在街上也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等进了商场,易芷兰还在小心翼翼的看着,卫明言倒是先眼睛亮了。

    "这件,这件,还有这件,兰兰你穿一定好看!"

    "明言……"易芷兰虽然也喜欢那些衣服,但上面昂贵的标价就已经要将她吓退了,她小心的摇晃了一下恋人手臂,轻声道,"别买这么多……"

    "我不是随便买的。"卫明言也学她,在她耳边说悄悄话,"你看那边的男装,我刚刚点的那几件,男装那边有一样款式的,到时候你穿这件白衣裳,我也穿白衣裳,走出去,别人不都知道咱们是一对了吗?"

    易芷兰被他描述的场景弄的又是脸一红,小力的锤了一下他肩膀,"说什么呢你!"

    到最后,他们还是买下了那几件衣裳。

    看着眉目俊朗的男人笑着冲自己走来,易芷兰心中仿佛一股热流轻轻地飘过了。

    一个月前,她哪里想到自己会有今天。

    穿着漂亮的衣服,站在这么大的商场里,看着恋人眼眨也不眨的买下昂贵的衣服送给她。

    "兰兰?想什么呢?眼睛都要放空了。"男人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易芷兰微微侧身,第一次在外面主动的亲昵的靠近了他,"就是突然觉得,我好幸福啊,像是做梦一样。"

    卫明言笑了,许诺道,"那我可要好好努力了,争取让你别醒过来!"

    两人逛了一晚上的街,等到第二天,卫明言又送女孩去了学校。

    站在大学门口,易芷兰呼出一口气,从今天开始,这就是她的学校了。

    女生寝室不让男人上去,卫明言只好止步于楼下,不放心的细细叮嘱着,"我就在学校门口那家茶馆等着,好了就来找我,要是有什么东西搬不动,也过来找我。"

    "嗯!放心吧!"

    易芷兰眼中满是幸福的点了点头,踏进了这栋寝室楼,走了两步,心中突然一阵慌乱,连忙转头望去,却见英俊男人站在原地正看着她,见她转身连忙往前走,"怎么了兰兰?忘记什么了吗?"

    "没,我上去了。"

    看着卫明言关心的目光,易芷兰心中慌乱不再,安心了下来。

    是啊,她不用害怕。

    明言为了她,把公司地址定在这里,还在隔壁买了房,她还怕什么呢。

    易芷兰打开寝室门,却见里面已经坐了两个人,正笑着说话,见到她俱是一愣,神情有些诧异。

    "你们好,我叫易芷兰。"

    不清楚她们为什么用这样的目光看着自己,易芷兰有点小紧张的打着招呼。

    "你好,我叫安勤。"

    最后还是其中一个女孩子反应了过来,也跟着回了一句。

    另一个也连忙道,"你好,我是黄苗。"

    这下,三个人就算是认识了。

    有些尴尬的开场之后,聊了一会天,安勤才道,"兰兰,你好漂亮啊,看见你第一眼我都愣了,我还是第一次看见你这么漂亮的人呢。"

    被夸耀了,易芷兰有点不好意思,谦虚了两句,正要继续问关于学校的其他事,黄苗突然插嘴,"我觉得兰兰你也算不上多漂亮,是这身衣服好看。"

    场面顿时尴尬起来。

    收拾好东西,易芷兰出了学校去找卫明言。

    今天这一晚还是可以睡在外面的,两人的新房还没有装修好,还是睡在宾馆里。

    外面是黑漆漆的天色,远处有星星点点的灯,两人坐在床上,空气中充满了暧昧。

    卫明言手伸进口袋,悄悄地掏出一个小东西。

    易芷兰好奇的看了过来,"这是什么啊?"

    英俊男人轻咳一声,尽量保持平静的回答。

    "验孕棒。"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了不显示呜呜呜呜我重发一遍!!

    谢谢小天使们的支持,本章留言的小天使截止下章更新前都有红包的哦么么哒(づ ̄3 ̄)づ╭

    下章更新时间,9号(星期六)凌晨,爱你们(づ ̄3 ̄)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