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渣男洗白手册[快穿] > 九零男年代的渣男(4)
    老陈婶也有点虚,可想到卫明言刚才说的话,心中底气又足了起来。

    “她婶子,我也知道你不愿意,可你想想,兰兰马上就要去上学了,她成绩好,去的也是大城市,那学费就要不老少,她去了,总要吃要喝吧,大城市的学生娃都穿得好,总不能人家穿花戴绿,咱们兰兰穿的灰扑扑的搁在中间被人笑。”

    易婶婶承认老陈婶说的对,可这和混子想娶她家兰兰有什么关系?

    “混子可是说了,如果你们这边答应了,他彩礼给一千,一千块啊,咱们这累死累活的,一年都攒不下这么多钱来,而且他还说了,赚了钱,一分不留的都给兰兰,到时候,兰兰上大学的钱他来出!”

    “他出?他自己都养不活了还拿什么养活我家兰兰!”易婶婶差点没有被气笑了,村子里谁不知道混子是个什么德行,拿了他的鱼夸两句也就算了,真要是把兰兰嫁给这种人,那不是把她亲手养大的侄女往火坑里面推吗!

    “别说了,我绝对不会同意的!”

    易芷兰和易晴晴坐在屋子里,一起听着外面动静。

    易晴晴心里着急,恨不得冲出去告诉老陈婶他们同意了,今天她一整天没出去,还以为没戏了,没想到晚上老陈婶就来帮着提亲来了。

    易芷兰也好不到哪里去,她今天一整天都魂不守舍的,等着恋人说的提亲,却完全忘了叔叔婶婶根本不可能答应的事。

    也是,如果不是明言救了她,两人又相处了这么久,她也还一直以为他就是一个混日子的混子呢。

    易叔叔完全没有察觉到姐妹两个都是吃不下饭,还在大口大口的吃着饭,吃了没两口抬眼就见到了侄女有些担忧的神情,顿时哈哈一笑,自以为知道她在担心什么。

    安慰道,“兰兰别怕,叔肯定不让你嫁给那个混子,你可是大学生,以后工作了自由恋爱,找个城里人。”

    易晴晴嫉妒的眼睛都快要滴出血来了。

    外面,易婶婶已经开始送客了,易芷兰一着急,咬咬牙坦白道,“叔,我和明言,我俩在一起了。”

    易叔叔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她说的是混子,震惊的筷子都掉了,“你,你说啥?”

    “我喜欢明言,他来提亲,是我让的。”

    外面的老陈婶正尴尬笑着往外走,“她婶,你再好好想想吧,要不然先看看也行,要是他做不到,你就不答应。”

    “我给他一辈子都做不到!”

    易婶婶一想到自家乖巧懂事的侄女被那个满村子闲逛的混子给看上了,就觉得浑身难受。

    她说呢,怎么突然那么好心送鱼,闹了半天原来是看上兰兰了,这就叫黄鼠狼给鸡送虫子,养肥了好宰!

    “我明儿就让我家当家的上镇上买条鱼回去还给他,陈婶,你转告他,让他别想了,不可能!”

    “除非他真的像那些城里的大老板一样,穿金戴银,开着轿车,带一麻袋的钱回来,能给我家兰兰好日子,否则别想!”

    “诶,她婶,你这不是难为人呢吗……”

    两人正说着,易叔叔沉着脸,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他站在台阶上,脸色难看,“陈婶,你告诉混子,要是他真的能在兰兰开学之前,赚到她大学所有的学费,我们就答应了。”

    易芷兰和混子的亲事,一夜之间传遍了整个村子。

    当然,不是老陈婶说的,谁让现在的房子,站在院子里说话几乎就不隔音呢?

    大部分人都觉得,这是易家不想得罪混子,可又不想答应,才提出这个要求。

    要知道,易芷兰还有不到一个半月的时间就要开学了,大学学费那加起来可是要两千以上的,一年一交就很吃力了,一口气拿出来,怎么可能呢!

    就在这个时候,村子里又悄悄的冒出了另一种声音,易家之所以答应,是因为易芷兰和那个混子在谈对象,想嫁给他,才答应的。

    一开始还有人觉得不可能,但在知道这些话是易晴晴说的后,又不得不相信了。

    村中的风向变了又变,易叔叔却是大发雷霆。

    “我不是让你别出去瞎说吗!啊?你现在告诉村里人你姐在和混子谈对象!你让她以后怎么做人!啊?!”

    易晴晴从未被父亲这样吼过,红着眼不服气的与他对视,“我怎么就是瞎说了!我说的本来就是对的!他们就是在谈对象!”

    “你……你还瞎说……我今天,我非要教训你……”

    眼见易叔叔额头冒着青筋就要扬手去打,易芷兰连忙拦住了他。

    “叔,你别生气了,晴晴也不是故意的,再说了,她说的也对,我和明言是在一起了。”

    “兰兰啊!你怎么就是不懂!”易叔叔被这姐妹两个气的不轻,“之前他来提亲,叔给他提要求,他做不到,你们不在一起,这没什么,可是如果村里人知道他和你在谈对象,你就是不嫁也要嫁了!”

    说起来,刚听到这个谣言的时候,易叔叔第一反应就是混子为了娶到他侄女故意说出去的,但怎么也没想到,居然是自己的女儿。

    不,不对。

    易叔叔沉了眼,看向躲在易婶婶后面哭的女儿,“你老实告诉我,是谁教你这么说的!是不是混子!”

    “叔!”

    易芷兰连忙拦住了他,“明言他不会的,晴晴就是嘴上没把门,没坏心的。”

    易晴晴哭声一顿,心中只觉得易芷兰傻,那男人怎么就没不会了,要不是昨天不知道出了什么差错,易芷兰现在早就被全村人看光身子了。

    却不知道在易芷兰心中,恋人愿意为了自己被打成那个样子,死死护着不让那些人闯进来看到她在卫明言屋里,这就是证明。

    她现在担忧的,是恋人会不会真的为了那两千块累坏了身子。

    而正在被易芷兰担忧的卫明言正提着一麻袋鱼往回走,他这些天形象变得好了一点,现在走在路上也有人敢跟他搭话了。

    “混子,你就真打算指望卖鱼来娶易芷兰啊?”

    “哪能啊?我这不是正在存路费呢吗?打算去大城市找点活干。”

    得了吧,他们村里也不是没人去大城市做活的,听说一个月能拿一百多,就算混子真去了,那不是要两年才能攒够两千。

    这时候有好事者就问了,“晴晴说你和兰兰是一对?真的假的啊?”

    卫明言这时就笑了,“要真的是就好了,我跟兰兰表白过,她没答应,估计晴晴看见误会了,不跟你们说了,我得赶紧去城里卖鱼。”

    看着拎着个麻袋的男人走远了,几个人摇着头啧啧出声。

    “这几天看他勤快的,我都快不认识了。”

    “想娶媳妇的小伙都这样,隔壁那个,半瞎他家小儿子,以前混的跟个什么一样,后来娶了媳妇,别管的服服帖帖的,前几天我还瞅见他抱着小儿子去买糖呢。”

    “可惜了,这要是一般姑娘,也许他还真的能娶到手,两千块,一个月,怎么可能呢?”

    卫明言最近打鱼越来越勤快,不能不勤快啊,未来老婆肚子里面还揣着一个呢。

    最后一天,他去后山,抓了只野鸡回来,下午的时候就守在易芷兰回家的路上,见那道清丽的身影渐渐走近了,才从树后面钻了出来。

    易芷兰吓了一条,脚下一歪就要摔倒,卫明言连忙将人扶住,“兰兰你没事吧!”

    “明言……”易芷兰好几天没见到他,一对上男人关怀的视线,眼睛一红差点没哭出来。

    “好了好了别怕,我肯定能把你风风光光娶回来的,来,把这野鸡拿着,我不在的时候好好照顾自己。”

    易芷兰疑惑地接过野鸡,“你要去哪啊?”

    “去城市里做点买卖,这几天打鱼攒的钱差不多够本金了,兰兰你放心,我都打听过了,现在城里卖衣服挺赚钱的,我好好卖,肯定能攒够。”

    “明言,那可是两千块,要不这样,我继续做家教,你打鱼……”

    “兰兰,我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卫明言突然打断了她的话,眼中闪烁着认真。

    易芷兰怔怔的看着他,最终还是缓缓地点了头。

    “我等你回来。”

    卫明言带着自己卖鱼赚的钱走了,易芷兰不能送她,只能在屋里,心神不宁的看着墙上挂钟。

    一个月的时间一晃而过,说是去城里的卫明言音讯全无,眼看着开学的时间就要到了,易芷兰心中又是焦急又是担心。

    焦急他不回来,叔叔婶婶绝不会同意两人的婚事,担心这么久没个消息,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易晴晴看着这样因为一个混子魂不守舍的样子,心中又是鄙夷又是不屑。

    她对着家里人说是去镇上找事做,实际上跟龙哥厮混在了一起,每次看到龙哥的那些小弟叫她晴晴姐,易晴晴就得意无比。

    她做的决定才是对的,早晚有易芷兰后悔的一天。

    村子里的人也是始终如一的保持着不相信的态度。

    随着时间越来越长,大家对于混子不回来也越来越肯定。

    这一天易叔叔正挑着扁担往家中方向走,几个干完农活在树底下聊天的老汉叫住了他。

    “三子,明天就是兰兰开学的日子,混子还没回来,你也算是了了一桩心事啊。”

    易叔叔讪讪笑了笑,心中却愁苦无比。

    他现在眼睁睁看着自己侄女每天‘路过’好几遍村口,哪里不知道她是在等着混子。

    虽然不后悔开出这个条件吓退那小子,但看着侄女不开心,他这心里也高兴不起来啊。

    正在想着,突然有个人跑过来冲着易叔叔大喊,“三叔,快点回去吧,你家里出事了!”

    易叔叔大惊,连忙扛着扁担往家里跑去,他心里想了各种可能,可怎么也没想到,回了家却看到一堆混混正站在门外吊儿郎当的看门,看见他回来,还有人嘲讽的吹口哨。

    他心里咯噔一声,难不成是混子赚不到钱,直接来强抢来了?

    正在惊疑不定,却听到屋里传来了易婶婶悲惨的哭声,他心中一紧,连忙冲了进去,那些人也没拦着,嬉皮笑脸的看着他进屋。

    “晴晴,那是你姐姐上大学的钱啊!”

    易叔叔冲进去,没看到混子,却看到自己的亲生女儿正抱着龙哥的肩膀,居高临下的看向了坐在地上嚎哭的妻子。

    易晴晴清脆的声音充满恶意,“她算我什么姐姐,我才是你们的亲生女儿,我缺钱了,拿家里的钱花花怎么了?”

    “不能拿啊!!”易婶婶哭的满脸是泪,只是重复着,“那是你姐姐上学的钱,不能拿,不能拿啊……”

    看着面前的一副景象,易叔叔愣在了原地。

    易晴晴得意的转头,看到是父亲回来了,眼中立刻多了几分惧怕,可很快想起来自己现在是龙哥的女人了,那丝惧怕也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她通知道,“爸,我要和龙哥一起去大城市打拼,家里的钱我就拿走了。”

    “那是你姐姐……”

    “我知道!”她尖利的声音打断了父亲的话,“只是堂姐而已!我才是你们的亲生女儿!你们有钱给她上大学,怎么就没钱让我买新衣服了?”

    “反正这钱我就拿了,就当是你们这些年偏心易芷兰对我的补偿,龙哥,咱们走吧。”

    龙哥看着地上哀嚎的女人,又看了眼僵硬站着,老泪纵横,满脸不可置信的易叔叔,嗤笑一声,揽住了身旁人的腰,“走。”

    他上次带着小弟远远躲着卫明言走,总觉得丢面子,思来想去,这个小镇子已经不能满足他了,要走的时候,易晴晴这个主动凑上来的女人也说要跟着走。

    带个女人也好,龙哥想着就答应了,反正他也不缺这口饭,没想到这女人走之前,还想带走家里全部的钱。

    龙哥嫌麻烦,可谁嫌钱多啊。

    一听说能到手小一千,他带着人就来了。

    不是没想过混子会帮他未来老丈人出头,但等他回来,自己早就带着人走了,他还上哪去找。

    易晴晴带着家中所有的钱走了。

    那是易家全部的积蓄,为了给易芷兰上大学,累出了一身的病才存下的。

    易芷兰家教完回家时,就见邻里都围着她家家门,她心中一喜,难不成是明言回来提亲来了?

    正想着,却看到了敞开的屋门里,是坐在地上哀哀痛哭的婶婶。

    她顿时慌了,连忙冲了进去,想要扶起易婶婶,“婶,怎么了?家里出什么事了?”

    “冤孽啊!冤孽啊!!”

    易婶婶哭的肝肠寸断,满脸泪水,“当初生下来,我怎么没有把她溺死啊!!”

    “到底出什么事了?我叔呢?婶?”

    易叔叔的声音,在灰暗的墙边响起,枯老极了,“兰兰……”

    易芷兰愣住,这才发现叔叔就在后面,她连忙转身想问,却在看到易叔叔的神情后愣住。

    易叔叔一直都比较显老,但他心态好,平时虽然满脸皱纹,但也总是乐呵呵的。

    可现在的他,就像是老了十岁一般。

    易叔叔沙哑的声音响起,带着悔恨与愧疚,“你上不了大学了,咱家的钱,都被拿了……”

    “叔对不住你啊……”

    易芷兰愣了:“叔,到底出什么事了?”

    等到她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有好心的邻居将两个老人扶着坐下,易婶婶哭的直按心脏,一个劲的说冤孽。

    “没事没事,高中生也挺吃香的,我去城里做事,一个月能有好几百呢。”

    易芷兰强忍着心中的酸涩,安抚叔婶,“没什么差别的,别难受了,晴晴走了还有我呢,我给你们养老。”

    要说上不了大学不难受是假的,这些年她吃了多少苦,每天努力的读书,就是为了能上大学。

    可那些钱,本来就是叔叔婶婶的,她能读到高中就已经很幸运了。

    易芷兰甚至有些苦中作乐的想,这样也好,她不用上大学,明言也就不用去赚那两千块了。

    村中来帮忙的人也是唏嘘不已,本来家里出了大学生,是大好事,结果谁知道,能闹成这样呢。

    诶。

    人都是有同情心理的,此刻易家出事,大家都帮着安慰,正在说着话呢,外面外的小孩突然跑了进来。

    手舞足蹈的比划着,“有个好漂亮的车停在三爷爷家门口了,特别好看,跟书上的一模一样。”

    几人都愣了,尤其是易叔叔,更是撑着身子要站起来。

    “是不是那个畜生又回来了!”

    正在气氛紧张时,小孩子们抱着糖果又飞一样的跑进来报信,“是混子回来了!他还给我们糖吃!”

    混子?他开轿车回来的??

    一屋子的人都不相信,目光都汇聚在了门口。

    在众人的视线下,卫明言穿着一身笔挺西装,脖子上十分不协调的挂了一条粗长粗长的大金链子,左手提着一个麻袋走了进来。

    穿金戴银,开轿车,一麻袋钱,都齐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