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渣男洗白手册[快穿] > 九零年代的渣男(3)
    看着这条肥硕的大鱼,老陈头懵了一秒,随即反应过来,连忙推拒起来,要知道,一条鱼可是值不少钱呢,更何况这条鱼看起来就个头不小,他怎么好意思要啊!

    “叔,不是你说我捞了鱼送过来就做鱼汤给我吗?”卫明言早就猜到他会拒绝,一副无辜模样的,硬是将鱼塞到了老陈头手中,“我自己又不会开火,这鱼就算是给我,我也弄不来啊,我婶手艺好,我还记得小时候她给我端过一碗鱼汤,好喝的不得了。”

    说起这个老陈头心里就发酸,那个时候家里都穷,盐粒都舍不得放,鱼汤又能好喝到哪里去,还不是他爹不给吃的,饿了两天,眼见着那么小的孩子饿的挖土吃,老陈头看不过眼,才叫老婆端了鱼汤去。

    听说那孩子喝的狼吞虎咽的,他还对有点不舍的老婆念叨,“这孩子也算是咱们看着长大的,能帮一把就是一把,说不定以后他记恩,也会帮咱们呢。”

    老陈婶还是不高兴,那条鱼多珍贵啊,他们一家子吃还不够呢,还给一个外人,“你说的轻巧,我倒要看看这孩子会不会帮咱们!”

    话是这么说,她也是嘴硬心软的人,平常还是时不时的照拂着。

    混子人虽然坏,但对这些将自己从小养到大的邻居们还算可以,可以的意思是他从来不偷他们的鸡蛋,见了面也会打声招呼。

    其他的,也就没了。

    但卫明言成了他,想要娶到易芷兰,混子原本的形象就不行了。

    他的小板凳已经打好了,卫明言接过板凳,将老陈头非要还的一块钱又塞回去,晃晃悠悠的,提着板凳往家里走。

    正乘凉的几个邻居看了心里又开始嘀咕。

    村子挺大,但大家平常都喜欢八卦一下,混子捞了一麻袋鱼的事几乎很快就传遍了。

    这小子以前去别人家混吃混喝的时候都说发达了会还,但他们也没当真,这可是混子,等到他发达,他们半截身子都入土了。

    可今天看这个事,怎么跟真真的一样。

    几个人商量来商量去,决定还是去老陈头家里问问,老陈头家儿子在城里做工,只剩下一个孙子在镇上上学,平时儿子寄回来的钱够家里生活,他生活也就过的挺好,虽然腿瘸了但喜欢四处溜达,也算是村子里过的比较好的那种老头。

    邻居去敲门的时候,老陈婶正在喜气洋洋的炖着鱼汤,老陈头叼着自己的旱烟,吧嗒吧嗒抽,一边抽一边得意道:“当初是怎么跟你说的,我就说这孩子记恩吧。”

    “以前是他自己都穷的吃不上饭,不过这孩子以前要不就在家里缩着,要不就去镇上,怎么想起打鱼来了?”

    “长大了吧,他都二十一了,这个年纪都该抱孩子了。”

    “说的也是。”

    两人正说着,门外传来敲门声,老陈头一乐,“肯定是老张他们过来找我,这几人,蚂蚁搬家的动静都能听见。”

    “我去好好跟他们说说,让他们别总把那孩子当成妖怪一样的,这么多年了,说是混子混子,也没见他真的欺负村里人呐。”

    不知道老陈头正在如何帮自己跟邻居开脱,卫明言背着麻袋,提着小板凳,晃晃悠悠的去了镇里。

    镇里肯定是比村里繁荣的,有个专门的地方来卖东西,卫明言放下板凳,往那一坐,就把麻袋里的鱼掏出来开始摆弄。

    现在的鱼还是很少见的,他弄出这么多鱼来,很快吸引了路人驻足观看。

    见卫明言按着大小顺序都分好了,有个大娘试探着问了,“小伙子,这鱼多少钱一斤啊?”

    卫明言拍拍手,“我不按斤称,按条卖。”

    “大的七八斤,五块,一共三条,这边的三四斤的两块,那边小的,一块钱一条,最小的那种五毛。”

    围观的人面面相觑,都有些懵。

    现在市场上鱼的价格一般都是一两块钱一斤,这么买肯定是他们有赚头,可现在的人都相信天底下没有掉下来的馅饼,一时之间小板凳前围满了人,却没一个人敢上前去买。

    这么多人看着窃窃私语,小板凳上坐着的痞里痞气的男人也不着急,慢条斯理的开始用小刀给一条大鱼刮鳞片,眼看着那鱼鳞要被刮没了,就有人忍不住问了。

    “小伙子,你刮鱼鳞干什么?”

    卫明言手下不停的回答,“刮完鱼鳞,这条鱼就卖四块九,要是没人买我就带回家自己吃。”

    刚才还犹豫的几个人眼睛顿时亮了,少一毛钱,那也是钱啊!

    当即就有人站出来表示,“我买一半行吗?”

    现在的人家境都不太富裕,尤其是他们这个小镇子,逢年过节才会买鱼买肉,如果不是今天这鱼太便宜,他们是宁愿眼馋也不会买的。

    卫明言利落点头,拿着小刀把鱼肚子一划,切成了两半,“给,一半,给你免个零头,四块四毛。”

    居然还能再省五分钱!

    那人看着肥硕的大鱼,喜滋滋的从小布袋里面数了钱,递给了卫明言,又提着鱼高高兴兴走了。

    在场的人都是经常买菜的,东西在手上就知道个大概斤两,这次绝对是赚了。

    有第一个人开了先河,其他人也纷纷上前买鱼,等到了最后剩下最后一条大鱼时,卫明言收摊不卖了。

    他口袋里鼓鼓囊囊的装满了钱,一块的很少,大部分是五毛一毛,还有一些分钱。

    算了算差不多应该是三十块,这点钱看着是不多,但在现在这个小镇子上,一个壮劳力干一个月的活才能有三十块,混子一辈子的积蓄也就这么多钱。

    他拎着着麻袋里最后一条鱼,正要回家抬眼就看到龙哥带着人从对面走过来。

    卫明言冲着他们笑了笑。

    龙哥几乎没有犹豫,带着人转身就走。

    他唯一的优点就是识时务,也很清楚知道自己在这个小镇子上耀武扬威靠的就是能打,现在都被打趴下了,还不赶紧怂才叫傻。

    见他溜了,卫明言提着鱼回去,再一次敲响了老陈头家的门。

    “陈叔,我陈婶呢?想让她帮我个忙。”

    二十分钟后

    易婶婶诧异的睁大眼,“啥?混子想要娶我家兰兰?”

    不行!这怎么行呢!

    她家兰兰可是大学生!

    怎么能嫁给混子!